如果成聖有一把鑰匙,那就是掙扎戰鬥

橡樹文字工作室2019-08-17 12:48:49

橡樹出版之【精彩書摘】

編者按
 
oaktreepublishing

萊爾説,“真正的基督信仰是一場‘爭戰’”,對於基督徒來説,“如果聖經是他信仰和實踐的準則,他會發現聖經已經給他指明瞭道路,他必須‘爭戰’”。“在我們的內心深處,我們是否感受到屬靈的衝突?我們是否感受到“情慾和聖靈相爭,聖靈和情慾相爭,這兩個是彼此相敵,使你們不能作所願意做的”(加5:17)?我們是否感受到在我們裏面有兩個律在爭戰,爭着要作我們的主?我們是否感受到我們裏面的人在經歷爭戰?若是這樣,讓我們為此感謝上帝!這是一件好事。非常可能這就是成聖之工的證據。

我們已經看到成聖是神的工作。他打破了罪的權勢,他把他的力量賜給我們。然而在這一點上,“另外一方”,認為這“唯獨是神做的”那一羣人,犯了一個錯誤。

他們讀聖經,看到我們已經看到的這一切,並且意識到,“但是我還是在與罪掙扎,它的權勢還沒有被擊破。我在我生命中還沒有像我認為應當的那樣經歷神的大能。”所以他們開始去找他們基督徒經歷中缺失的成分。在過去150年間,這個世界上並不缺乏願意為他們提供那成分的人。

◆ 一些人把成聖看作是通過一種特別的信心作為發生的事,藉此信心作為,人算作,或者“當作”自己“向罪是死的”(羅6:11)。當人正確地這樣“當作”罪是死的時候,就在這一刻憑着信心經歷了成聖,就像人在某一時刻憑着信經歷了稱義一樣。

◆ 其他人以為,通過被動地把自己交給神這種舉動,人就可以成聖。按照這種方案,大多數基督徒全部的問題就在於他們在努力。他們必須停止努力。他們必須把自己交給神,“放手交給神”。只有這樣做的時候,他們才能到達一種“高等生活”,按照不同的叫法,經歷一種“得勝生活”,或者“豐盛生活”。

◆ 還有其他人認為有一種歸正之後聖靈的第二次動工。在一個人得救和第一次接受聖靈之後的某個時間,人可能受到聖靈特別的加力,這有時候被稱作聖靈的“洗”或聖靈“充滿”。

所有這些教導的目的都是為了消除基督徒與罪的掙扎,但它們讓人生出不符合實際和有害的期望。這些觀點都嘗試極盡淡化基督徒人生固有的爭戰。

人會被引着去相信,只要有足夠的信心,或者能正確地交託,或把自己“算為”怎樣怎樣,或接受“充滿”,或“聖靈的洗”,他們就會飛躍到更高層次的基督徒人生,超越其餘所有人人經歷的一切掙扎和努力。對他們來説,人生成了一場為找到那種更高境界的不斷奮鬥(這就夠諷刺的了),那種境界,若真有人能找到,找到的也是寥寥無幾。他們找不到,原因很清楚。


成聖的路上,我們需要不斷地尋求引導!


這裏我們不討論所有的釋經細節(讀者可以參考斯托得的《洗禮與全備的聖靈》,巴刻的《活在聖靈中》,華腓德的《完全成聖説》),單説基本的問題,那就是對我們基督徒在今世可以期盼什麼存有誤解。而實情就是如下所説的那樣:

◆ 首先,成聖的過程,顧名思義是一個過程。和稱義不同,成聖(成為聖潔,有基督的樣式)不是片刻之間發生的事。它不是一個瞬時發生的事件,而是一個一天又一天在恩典裏成長的過程。稱義是被宣告為義,就像法庭上的宣告一樣。成聖是在一個人的品格和行為舉止中遂及義,實際變為義。我們是每天和漸進地向罪死,變得越來越有義。

◆ 其次,成聖的過程可以描述為爭戰。我們能同意這種説法,就是很多基督徒沒有使用屬於他們的聖靈裏的資源;我們能同意這種説法,就是一些努力、卻沒有喜樂,並在遭遇失敗的人需要知道,在基督裏我們已經是得勝有餘了。

但是解決之道不是迴避衝突與爭戰這個現實,而是承認這個事實。要直面這個事實。這實際上是聖經描繪的圖景。要想勝過罪,就需要採取努力、甚至猛烈的行動。

萊爾在他的經典著作《聖潔》中説,“聖潔的勇力、衝突、爭戰、打仗、戰士的生活、較力,都是作為真基督徒的特徵被提到的。”他引用《天路歷程》一書“久經考驗和廣受承認”的教導,以此作為對基督徒人生的經典描述。他的人生是一場持續衝突的人生。



但你會問,“聖經怎麼説?”那麼請聽,讓聖經對你説話。

聖經説我們要“要穿戴神的全副軍裝”,在同一段中説到我們的“爭戰”!這是一個遭人藐視的詞,“爭戰”我們與“掌管這幽暗世界的……”進行“爭戰”,我們一定要“穿戴”我們的軍裝。我們一定要“站穩”。我們要“隨時多方禱告祈求”。

聖經要求我們“把肉體連肉體的邪情私慾,同釘在十字架上”。這要求我們這一方採取激烈的行動。

耶穌教導説,如果我們的右眼使我們跌倒,就要把它剜出來,如果我們的右手使我們跌倒,就要把它砍掉(太5:29,30)。

我們要“治死(我們)在地上的肢體”,“棄絕這一切的事(我們的罪)”,“穿上新人”。這也不是一次的努力。它是持續性的。“你們若靠着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必要活着”(羅8:13)。

聖經把我們比作士兵、運動員,“勞力的”農夫、工人、僕人(提後2:1-24)。

在這方面,使徒保羅的經歷很有啟發性。他把他的基督徒人生比作他為奪冠參加的賽跑,為得勝參加的拳賽。他説,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林前9:27)。

然後是羅馬書第7章。對於14節以及後面經文所講的,是使徒保羅歸正之前還是之後的經歷,人們存在着相當大的爭論。我堅信這是在描寫使徒保羅歸正後的經歷,因為他希望行善,甚至説,“按着我裏面的意思(原文作‘人’),我是喜歡神的律”(羅7:22)。屬血氣的人,他裏面的人甚至不能明白神的靈的事,更不用説以此為樂了(林前2:14)。


我相信他是在描寫基督徒經歷的信心爭戰。他要做正確的事,但他常常失敗。確實,他説:“我所恨惡的,我倒去作”(羅7:15)。這是怎麼一回事?他裏面罪的殘渣餘孽還在困擾着他。加拉太書5:17可能是對羅馬書第7章的最好註釋:因為情慾和聖靈相爭,聖靈和情慾相爭,這兩個是彼此相敵,使你們不能作所願意作的(加5:17)。


成聖的路上,我們都需要學習屬靈前輩的智慧。


我與羅馬書第7章的第一次相遇,是發生在我讀大學的時候,當時我在過基督徒生活方面有掙扎。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當時我正在讀一本推薦“高等生活”方法的書。在這本小冊子開始的前幾頁,作者引用了羅馬書7:14以及後面的經文,那時神的話語向我跳出來。

因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願意的,我並不作;我所恨惡的,我倒去作……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羅7:15,19)。

我對自己説,“這就是我啊!”它完全表達出我在基督徒生活中經歷的事。這之前我得到教導,相信基督徒生活將是容易的。我卻發現這是艱難的。世界在朝相反的方向走,肉體折磨着我,魔鬼糾纏着我。我想和使徒保羅一樣大聲對神説,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脱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7:24)

現在來看下一節經文,也不要讀了“感謝神”就停下來。請讀整節經文。

感謝神,靠着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脱離了。這樣看來,我以內心順服神的律;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羅7:25)。



“拉比”鄧肯常對他的會眾説,“只要你還在我的教會,就絕不會離開羅馬書第7章。”主張“高等生活”的人説,我們要離開羅馬書第7章,進入羅馬書第8章。他説,“在我的事奉之下你們不會這樣。

改革宗信仰摒棄一切形式的完全成聖説。今生你絕不會完全成聖,你絕不會逃脱衝突、爭戰、苦難,直到你進入榮耀為止。在這方面,使徒保羅澄清了人對他可能有的任何誤解,他説,這不是説,我已經得着了,已經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着基督耶穌所以得着我的(腓3:12)。

聽起來太暗淡了嗎?不,這只不過是現實而已。“我竭力追求”,這是成聖的關鍵。目標是完全。你今生絕不會達到完全,但是靠着聖靈的幫助,我們朝着目標竭力追求。我們對準目標,就是與基督形象相符。

在成聖這件事上,正如我們已經看到的那樣,改革宗信仰在實際方面帶來很大不同。它對人性的悲觀態度帶出對依靠聖靈的極大重視。然而,在強調依靠聖靈的同時,又沒有對所要求於我們的不切實際。不付出極大努力,罪就不能被勝過,即使在已經得救贖的人心內也是如此。

沒有任何神奇的方法,沒有任何隱藏的“祕訣”,沒有任何特別的“鑰匙”。

神在動工,他一定要動工,否則我們就沒有盼望。但我們也一定要“作成我們得救的功夫”。如果有一把鑰匙的話,那就是:作成得救的功夫,掙扎、戰鬥——因為神在動工。


(本文摘自特里·約翰遜《恩典切中要害的時候》,改革宗經典出版社。)


相關閲讀:

1、教會中普遍存在着欲振乏力的生命

2、面對選擇,不再焦慮! | 巴刻新書《尋求引導》介紹

3、“我們都是乞丐,這是真的” | 路德的人生智慧

徵稿啟事

在崇尚精明與工於算計的年代裏,有多少人還在渴慕智慧?在你心目中,一個智慧人的人生意味着什麼——格局、大智若愚、舉重若輕?還是和這些都無關,只是像路德那樣的“十架與自由”?遇見路德的你,從他的人生智慧裏得到了什麼?拿起筆,迅速記錄下你閲讀間的靈光乍現並與我們分享吧!來稿請寄:[email protected]

用稿説明

橡樹對橡果的來稿一直堅持熱切歡迎和支持態度!但由於來稿較多,橡樹無法保證一一回復是否採用以及何時採用。為不消滅橡果們寶貴的熱情,橡樹決定做此通告。橡果投稿三個月後若無收到用稿通知,可郵件詢問是否收到稿件,以避免郵件丟失情況;或者發郵件提出稿件轉投其他平台,以避免造成一稿多用。

橡樹文字工作室
我信文字的力量!
微信號:oaktreepublishing
長按二維碼識別關注

購買《尋求引導》,請點擊下方閲讀原文——

https://hk.wxwenku.com/d/201153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