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放浪不羈,三次當眾舌吻已婚女導演,這個90後男星居然收心了?

電影特搜2019-06-29 03:33:13

橡樹出版之【精彩書摘】

編者按
 
oaktreepublishing
如果你從閲讀中瞭解過巴刻,或許會渴望瞭解他的那批“導師們”——清教徒,而循着這樣的興趣閲讀下去,你會逐漸矯正頭腦中固有的對清教徒的成見,進而發現那種在生活的各個層面都持守信仰的鮮活生命,他們竟然那樣具有魅力。今天麥格拉思的文章從清教徒對巴刻的影響,寫到巴刻反過來介紹清教徒的觀點,對當下的我們不啻為雙重收穫。
我們要在此釐清什麼是“清教徒主義”(Puritanism),也許會有幫助。對巴刻來説,這個詞指的是十六到十七世紀之間,英國聖公會謀求改革與更新的一個運動,後來在伊麗莎白一世統治時期達成。
 
一開始,“清教徒”這個詞是帶有貶義的,尤其在一五六四至一六四二年間,指的是一羣帶有改革宗色彩、持有相同聖經詮釋、受到加爾文主義影響的信仰羣體。那麼,為什麼清教徒主義可以如此吸引巴刻、約翰斯頓和當時的其他人呢?


這個問題可以從兩個不同卻相關的方面來回答。
 
首先,我們知道,清教徒著作深遠地影響巴刻的屬靈生命和神學發展;清教徒傳統附有創意的分析和內在的應用,也塑造了他對於信仰獨特的思想。用“最後一位清教徒”這個名稱來形容巴刻,實在當之無愧。
 
再來,我們可以在巴刻的思想中,探討他如何認為清教徒主義為現代福音派提供資源,同時又提出挑戰。
 

清教徒對於巴刻的重要影響

 
接下來,我們要採用這兩種途徑來探討這個問題。
 
巴刻稱清教徒著作為“偉人之路”(Avenue of the Giants),他與這些偉人同行,又在閲讀和消化這些著作時,從很多方面受益。
 
清教徒對於巴刻最重要的影響之一,是奠定他早期的信仰。他們將靈性的現實狀態傳達給巴刻,就是在靈命的路途上一些實際的情況,特別是內在之罪的嚴重性。
 
巴刻在早年的基督徒生命中經歷了一段危機時刻,因為他在“個人聖潔主義”的論點上走得非常顛簸。後來,等到發現歐文的著作,他才知道自己所得到的答案,對於這些複雜的問題來説實在不夠充分。
 
雖然清教徒著作中有一大堆“令人發昏的拉丁文術語”,卻幫助他避免陷入之前那努力成聖、卻一再面臨的絕望中。這些“成聖的過程”的看法雖有瑕疵,在當時的英國福音派中卻很流行。“要不是有歐文,我可能會陷入泥淖,停滯在對於神祕主義的狂熱中。”
 
關於“有限的代贖”(又稱為“特殊救贖”)的概念,巴刻被稱作是一位非常重要的護衞者。直到讀了清教徒著作,他才開始採用這個立場。在巴刻詳細研究歐文的論文《基督之死中死亡之滅絕》裏面,他脱離了早期對於基督救贖工作的看法。
 
巴刻早期著作的焦點是巴克斯特,其論點可被形容為接近亞目拉都對於救贖的看法(雖然巴克斯特似乎沒有從其著作中直接導出這個論點)。巴刻對歐文論點的反思,確立了巴刻的加爾文主義觀點,特別在神的主權和救贖這兩個議題上(從他一九五五年之後的著作,大都能看出此見解)。


預備好死亡是學習活着的第一步

 
如果説巴刻在救贖的議題上與巴克斯特漸行漸遠,但是在其他的題目上,他可以説是深受這位基德明斯特市(Kidderminster)改革宗牧師的影響。巴克斯特讓巴刻學到“規律論證默想”(regular discursive meditation)的重要性——基督徒要操練“對自己講道”,對自已講述聖經的真理,好比另一個牧師在教導他那樣。巴刻對於教牧事工本質的見解,也深受巴克斯特著作《改革宗牧師》(Reformed Pastor)的影響。
 
事實上,巴刻也肯定,他對於“教會身份”(churchly identity)的認知,是來自於清教徒的異象(這裏説的“教會身份”,是指巴刻對於神學的正統性、禮儀、個人決志、靈命成長、教會結構和社會上的見證,這些論點之間相互關聯和倚賴的概念)。
 
此外,巴刻也強調另一個概念的重要——清教徒把基督徒的生命,看作是“為了之後到天堂演出,而建立來預演的體育館和試衣間”。生命短暫的本質,本是基督徒生命的經典概念,這個概念在現代福音派中卻已經失落了;取而代之的是信徒對於世界高程度的投入。
 
巴刻則認為,基督徒需要恢復個概念,那就是“預備好死亡”,才是“學習活着的第一步”。
 
現代西方的福音派已經被進步的醫療科技、舒適的居家生活,以及安定的社會給寵壞了。那些對清教徒來説非常真實的生活壓力,早已消失無蹤。當時的清教徒常處於肉體的痛苦中,以至於眼目總是盼望個更美的天上家鄉,作為惟一真實的安慰。“認清死亡,才能更加為活着的每一天來感恩。”
 
更終極來説——巴刻的許多讀者也一致認為,清教徒對巴刻最重要的影響就是“神學即靈性”(all theology is also spirituality)。這個重要的思想是巴刻經典著作《認識神》的基礎。清教徒瞭解實踐教義的重要性。靈性的來源就是實踐神學——如果神學錯誤,靈性也會墮落。“如果我們的神學不能使良知更加警醒,心腸更加柔軟,就會讓這兩者都逐漸僵硬。”
 
關於清教徒主義影響巴刻思想的部分,先在此告一段落,顯然巴刻從歐文和巴克斯特的著作學到了很多,也成為他們思想的推崇者。但是在他看來,其他人能從清教徒著作學到什麼呢?

《聖徒永恆的安息》
巴克斯特(著)
 

清教徒可以影響現代福音派臻於成熟

 
清教徒可以帶給現代福音派什麼呢?對巴刻來説,清教徒對於現代福音派的影響可以用四個字總結:臻於成熟(maturity)。在一個著名的比喻中,他將現代福音派形容為矮人,清教徒則像高大的紅木(Redwoods),俯視矮人。
 
巴刻認為在現代福音派裏,有三種人能從清教徒煉淨的智慧中獲益。巴刻巧妙地為這些人勾勒出矮小、如拇指一般大的輪廓,又透過他們描述了福音派裏面,那些無論是為自己,還是為福音的緣故,都需要聽見温柔敬虔勸誡的人。
 
第一種人——“浮躁的經驗論者”。在西方福音派中,依靠經驗的個人主義逐漸取得重要位置。巴刻認為清教徒對這種有害的經驗論個人主義,提供了強大有效的解毒劑。
 
他指出,這些人受害於一種世俗的、以人為中心、反理性的個人主義,把基督徒生命視為一種尋找刺激的自我滿足體驗。針對這個問題,清教徒提出的解答是以神為中心、個人操練、謙卑和思想的重要性。
 
巴刻強調的清教徒教導是:“即使感覺會有所起伏,神卻時常透過那些平淡情緒的荒原,來試煉我們。”
 
雖然經驗在基督徒的生命中仍然扮演重要的角色,但是巴刻表明,清教徒堅持經驗必須有正確的詮釋。他更進一步指出,操練乃是迴應神在我們裏面的工作,這件事至關重大。聖靈的工作“不是提供刺激,而是創造像基督的品格”。

 
第二種人——“墨守成規的知識分子”。巴刻將這種人描述為“性情呆板、好辯論、愛批評,自以為是神正統真理的擁護者”。他們在乎的是保護個人“自以為是的真理”。他們堅持不懈地努力,只為了贏得“改正思想”的戰爭,使得他們往往“缺乏温情”。
 
這種“堅持己見的基督徒知識分子”,“對於完好的言辭滿有熱情,對於其他事物卻一概冷漠,造成靈性停滯不前”。他們只看見知識有多重要,忽略了其他東西的價值,包括人與人之間關係的重要性。“在關係上來説,他們很難以親近”。
 
要對付這種枯乾的“改正傾向”,巴刻提倡恢復清教徒的異象:真正的信仰除了注重知識,也注重情感。信徒必須從“理性上認識神”,走向“與神建立關係”。
 
第三種人——“忿忿不平的偏差者”。巴刻認為這些人因為“太過天真”,有不切實際的期待,而對福音派感到幻滅。如同多數人所言,受傷的福音派信徒大有人在。
 
巴刻認為,清教徒遺留下來的傳統,為基督徒生命提供了深刻實際的異象,不像今日福音派的教導那麼過分簡單,又可能誤導人、老調重彈。巴刻指出,清教徒在十七世紀時經歷了“靈性創傷”(spiritual casualties),所以設計了以聖經為根據的解決之道。在這點上,現代福音派可以從老祖宗身上學到不少東西。

(本文摘自《全民神學家巴刻》,校園書房,2016.11。)

相關閲讀:

1、教會中普遍存在着欲振乏力的生命

2、面對選擇,不再焦慮! | 巴刻新書《尋求引導》介紹

3、“我們都是乞丐,這是真的” | 路德的人生智慧

《尋求引導》徵稿啟事

你信主後的人生有篤定的引導嗎?還是如那隨風飄散的蒲公英肆意追求所謂的自由?在自己靈脩之餘、忙碌休息時刻,以“引導”為主題詞來一場默想吧!歡迎把默想後的感受發來分享給我們:[email protected]


用稿説明

橡樹對橡果的來稿一直堅持熱切歡迎和支持態度!但由於來稿較多,橡樹無法保證一一回復是否採用以及何時採用。為不消滅橡果們寶貴的熱情,橡樹決定做此通告。橡果投稿三個月後若無收到用稿通知,可郵件詢問是否收到稿件,以避免郵件丟失情況;或者發郵件提出稿件轉投其他平台,以避免造成一稿多用。

橡樹文字工作室
我信文字的力量!
微信號:oaktreepublishing
長按二維碼識別關注

購買《尋求引導》,請點擊下方閲讀原文——

https://hk.wxwenku.com/d/201153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