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福特GT40,它讓“拉利、林寶、波子”在角落瑟瑟發抖

無敵汽車網2019-07-12 20:58:45

福特GT40,這是一款代表着“逆襲”和“碾壓”的經典賽車,從1966年成功擊敗法拉利並取得碾壓性的勝利後,強大的GT40就開始了四連冠之路。雖然1966年福特逆襲法拉利的故事深入人心,但在福特取得最後一個勒芒全場冠軍的1969年,但似乎沒有多少車迷知道其間發生了什麼趣事。



長江後浪推前浪


首先我們要來説説1969年勒芒賽場上的冠軍爭奪者,昔日的勒芒霸主法拉利在經歷了1966年的慘敗後一蹶不振,而來自西德的保時捷則以908系列原型賽車成為了GT40的新對手;至於GT40陣營,強大的John Wyer AutomotiveEngineering車隊成為抗擊德國對手的主力部隊。除此之外,保時捷花費10個月的時間火速研發出來的917賽車也讓比賽增加了不少未知數。


保時捷首款12缸原型賽車917成為了1969年勒芒賽場的焦點所在,它到底有多強的實力?沒有人知道。



不過,John Wyer車隊是那麼的自信,他們派出了兩台GT40 Mk I參加這一年的勒芒大賽,而打頭陣的6號賽車就由著名比利時F1車手Jacky Ickx和英國F1車手Jackie Oliver共同駕駛;他們的6號GT40賽車被戲稱為“Old Lady”,這是因為John Wyer車隊直接使用了獲得1968年勒芒冠軍的GT40參賽,用一年前的“老傢伙”對抗全新升級的保時捷賽車,足以看出JohnWyer車隊對GT40的強大信心。



賽車史上最帥的步行


在排位賽中,保時捷全新研發的917賽車果然展示出明顯的速度優勢,14號和12號917賽車包攬第一排,而緊隨其後的是兩台908,法拉利派出的兩台312P分享了第三排發車格;至於John Wyer車隊的兩台GT40,卻是排在了第13和14個發車格。從排位賽表現來看,GT40的奪冠難度頗高。



正賽日,旗幟揮動,1969年勒芒24小時耐力賽正式開始;車手們奮力跑向自己的賽車,這是傳統的“勒芒式”發車。然而,當人們都以為排位賽中失利的6號GT40首棒車手Jacky Ickx會嘗試用更快的起跑來縮減與對手的差距時,奇怪的一幕發生了:JackyIckx不急不躁地走向自己的賽車、坐好、綁上安全帶,隨後才將賽車駛出發車格。


傳統的勒芒發車要求車手從賽道一側跑向位於賽道另一側的賽車,然後用最快的速度啟動賽車出發,有很多車手為了縮減發車時間,安全帶都沒綁好就出發了,這種行為直接導致了不少在發車第一圈期間的事故。


看到圖中最左側的那位車手了麼?那就是“慢吞吞”地走向6號GT40賽車的Jacky Ickx。


Jacky Ickx的這一舉動是在抗議勒芒式發車帶來的巨大安全隱患,為了在發車中取得時間優勢,不少車手不僅不繫安全帶,甚至連車門都未關好就將賽車開上了賽道。那些沒有繫好安全帶甚至沒關好車門的車手會選擇在慕尚大直路(當時慕尚大直路還未設置減速彎道)完成這些動作,但是在速度極高的大直路上系安全帶、關車門,都是非常危險的。就在1968年的勒芒大賽,JackyIckx的隊友WillyMairesse就曾因嘗試在慕尚大直路關上車門而發生嚴重事故。



事實上,Jacky Ickx的“步行抗議”是非常有效的,勒芒式發車在1970年被正式取消,所有車手被要求坐在賽車內,繫好安全帶進行靜態發車,這一舉措大大提高了勒芒比賽期間的安全性,尤其是比賽第一圈因需要中途系安全帶所導致的事故被杜絕。


冒險而又囂張的“讓車”


1969年的勒芒大賽事故頻發,由於過分追求低阻,保時捷的全新917賽車操控性極差,在比賽第一圈,駕駛10號917賽車的John Woolfe就因賽車失控發生事故,John Woolfe因此喪生;John Woolfe駕駛的917賽車在事故中翻滾,油箱脱落並落在了賽道上,緊隨其後的19號法拉利312P賽車碾過了這個油箱,隨後也發生了燃燒,被迫退賽。嚴重的事故導致比賽中斷了2小時,當比賽重新啟動後,保時捷的917和908賽車陸續因為變速箱故障、燃油泄漏、事故等原因退賽;而因步行發車而落至最後一位的6號GT40此時已追至前排。





在比賽中的最後階段,是保時捷908和GT40的激戰。一開始,由Hans Herrmann和Gérard Larrousse駕駛的64號908賽車遙遙領先,是奪冠大熱門,但很快他們遇上了剎車故障,圈速受到影響;這讓JackyIckx和Jackie Oliver得以駕駛6號GT40追近。


比賽的最後階段,是64號908和6號GT40的精彩纏鬥。



不過,隨着6號GT40也遇上排氣系統故障,GT40的優勢被削弱,兩台賽車的冠軍爭奪就變得更加激烈了。在比賽最後一圈,Jacky Ickx與Hans Herrmann纏鬥至慕尚大直路;突然,Jacky Ickx的GT40慢了下來,HansHerrmann馬上超車,確信引擎排量更大(GT40Mk I採用了4.9公升V8引擎,而保時捷908採用的是3公升水平對置8缸引擎)的GT40遇上了燃油不足的問題。



兩台“故障車”在比賽的最後幾圈裏鬥得難捨難分,雙方車手都在等待着對方出錯,當Hans Herrmann見到Jacky Ickx慢下來的時候,他欣喜若狂,認為對方肯定是遇上了更嚴重的機械故障,或是那台V8引擎已經把油缸裏的燃油喝得乾乾淨淨。


正當Hans Herrmann認為自己已經緊緊握住冠軍獎盃的時候,他突然發現剛剛的“讓車”竟是Jacky Ickx施展的障眼法!Hans Herrmann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後視鏡裏的GT40快速逼近並在慕尚大直路的末端跑在了前頭。


依靠這樣一個“騙術”,Jacky Ickx在最後關頭超越了那台908,與隊友Jackie Oliver一起站上了最高領獎台。


最終,HansHerrmann沒能再次超越JackyIckx,6號GT40以僅僅120米(1.5秒)的微弱差距贏下了1969年的勒芒全場冠軍,這是勒芒史上差距最小的冠亞軍成績之一。而由於底盤號為1075的6號GT40曾在1968年贏得冠軍,這台賽車也成為第二台能夠在勒芒實現連冠的賽車;而Jacky Ickx的勝利也證實了“走着去開車也能拿冠軍”。

無論是“步行發車”這一抗議之舉還是在比賽最後一刻冒險的“主動讓車”,都讓Jacky Ickx成為賽車界個性最突出的車手之一,並且讓1969年的勒芒大賽成為非常值得回味的經典。


模型


早前,筆者從日本淘到了這款1/43的全開6號GT40,雖然這款模型外形還原方面具有非常明顯的偏差,但其全開設計確實非常吸引人。而在這台GT40到手後,筆者又馬上購入了這台Ebbro出品的1/43 64號908 Long Tail,湊齊了這一對故事性極強的“冤家”。



從模型中尋找故事,又或者跟着故事尋找模型,或許這就是筆者收藏汽車模型最大的樂趣所在吧。


文中有幾張圖片是由歷史照片和模型照片合成的喔!大家注意到了嗎?

https://hk.wxwenku.com/d/201141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