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飛地”,也有“反向飛地”,杭州的飛地經濟有新意

城市怎麼辦2019-07-12 17:45:39


“飛地經濟”正成為長三角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的熱詞。事實上,飛地模式由來已久,在過去二十年的發展中,“飛地經濟”的成效也眾説紛紜。在高質量、一體化發展的新背景下,長三角地區的“飛地經濟”又將靠什麼突圍?如何通過新的合作模式釋放發展新動能?


01

飛不起來的“產業飛地”


2003年,國內首個“產業飛地”在長三角地區的江陰、靖江兩座城市的努力下,悄然揭牌。之後,以江陰-靖江工業園區為代表的“產業飛地”開始被寄予厚望。


何為“產業飛地”?依據學術界定義,“產業飛地”是指兩個相互獨立、經濟發展有一定落差的行政地區打破原有行政區劃限制,通過跨空間的行政管理和經濟開發,實現兩地資源互補、經濟協調發展的一種區域經濟合作模式。


然而,不只在長三角,全國各地越來越多的“產業飛地”也變得步履維艱,“飛地”距離騰飛似乎變得越來越遙遠。


在“產業飛地”模式受到各方質疑的背景下,2017年6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土資源部、環境保護部等八部門聯合印發了《關於支持“飛地經濟”發展的指導意見》。《意見》明確,要創新“產業飛地”合作機制,發揮不同地區比較優勢,優化資源配置,強化資源集約節約利用,提升市場化運作水平,完善發展成果分享機制,加快統一市場建設,促進要素自由有序流動,為推進區域協同發展作出新貢獻。這似乎是對之前產業界對“產業飛地”普遍定義的一次“修正”,也體現了國家層面對優化重構地域產業分工和經濟地理格局的宏觀設想。


02

“飛地經濟”在杭州有了“反向”操作


在理論研究和實際建設中,總是把發達地區和欠發達地區分別默認為飛出地和飛入地。傳統的“飛地經濟”合作模式主要是經濟較為發達的城市在落後的城市設置飛地園區,或者兩地園區之間開展產業、技術等方面的合作,從而實現“強扶弱”。


“飛地經濟”示意圖


隨着創新日益成為經濟社會轉型發展的第一驅動力,“飛地經濟”的發展模式出現了重要變化,“飛地經濟”在杭州有了“反向”操作。


在杭州未來科技城,2016年4月開園的衢州海創園,是浙江首個跨行政區建設的創新飛地。更為特殊的是,這是一塊“反向飛地”,是衢州市反向進入杭州市未來科技城腹地,按照全新機制運行的人才改革發展試驗區、集聚海內外高層次人才的創新創業高地。


衢州海創園


2002年杭州衢州結對合作以來,合作程度不斷加深、合作效益不斷提升,實現了山海攜手、共進共贏,這為衢州海創園的誕生奠定了歷史基礎。2012年8月,衢州市政府和未來科技城管委會簽訂合作協議,在未來科技城借用一塊“飛地”,2013年1月衢州海創園開工建設,2016年4月正式投入使用。園區一期佔地25畝,建築面積67598 m²,ABC三棟樓以科技企業孵化器為主,負責創新產業研發和孵化,D樓是“產業+資本”的多業態融合平台,負責創業投資和吸引金融資本。


衢州海創園規劃示意圖


2017年3月,杭衢“山海協作”進一步升級,衢州海創園瞄準更高目標:培育新興業態的新基地、產業轉型的新引擎、高端人才的新特區和財政税收的新增長點。2018年1月,浙江省委省政府出台《關於深入實施山海協作工程,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若干意見》,特別提出要支持發展飛地經濟,“加快推進衢州(杭州)海創園建設”。二期項目已於2018年10月開工建設,計劃2020年底完成建設,共佔地面積48.96畝,建築面積13萬m²。


03

“反向飛地”的發展模式解讀


“反向飛地”打破了地緣限制,實現了創新資源的異地集聚和跳躍式轉移、輸送。以衢州海創園為例:


第一次跳躍,以“人才+資本”為核心,發展創新型產業。與一般飛地經濟承接產業轉移,主要發展資源密集型和勞動密集型的傳統工業經濟不同,創新飛地適應新經濟發展趨勢,以“人才+資本”為核心,通過發展高端創新產業增強區域競爭力。衢州海創園通過主動的“第一次反向跳躍”獲得創新發展的必要區位,空間上層層嵌套的關係,尤其是未來科技城的集聚、擴散效應使衢州海創園吸引創新資源具有很強優勢,特別是對高端人才和金融資本具有強大吸引力。自開園運營以來,衢州海創園已引進海內外高層次人才超過50人,包括7位國千、省千儲備人才;引進博碩士54人,高質量創新創業團隊12個。通過人才、資本等創新要素的培植和協同,適應未來科技城高精尖的產業環境,園區迅速集聚了一批創新項目,以發展生物醫藥、電子信息、新材料、高端裝備製造等高新產業為主,同時重點引進和培育數字經濟、智慧產業和科技金融類產業,形成產業良性循環和優化升級。


“反向飛地”運行機制


第二次跳躍,以“孵化+產業化”模式,聯動“飛地+本地”。衢州海創園是衢州異地借勢借智,主動參與城西科創大走廊創新體系建設的平台,創造出“研發孵化在杭州,落地生產在衢州”的新模式,實現飛地和本地聯動、人才需求鏈和人才供給鏈有效鏈接,打通了欠發達地區創新要素需求和發達地區高端資源供給的通道。


衢州海創園導流回衢的產業化項目,衢州優先保障項目用地和實施場地,並在政策和服務上給予優先保障,例如成立領導專班、組織社保局和市場監督管理局等進行對接落實。積極引導本地企業以直接投資、股權投資、固定資產投資等多種方式,為孵化項目注入動力,通過產業紐帶及資本紐帶實現二者間的無縫對接和優勢互補。


衢州海創園幫助改變衢州以化工產業、傳統制造業為主,產能過剩、市場需求不足的困境,並與衢州當地產業基礎和規劃方向相結合,助力衢州打造電子化學品、新材料、光伏、生物醫藥等4大500億級產業,形成產業集羣效,真正成為衢州新興業態的新基地、產業轉型的新引擎和高端人才的新特區。


截至2018年5月底,衢州海創園招商引資項目164個,其中產業項目75個,總註冊資本5.462億元,註冊衢州項目9個,總投資額18億元;基金項目89個,總註冊資本56.05億元,基金管理規模54.29億元,註冊衢州基金項目61個,管理規模44.28億元。


04

杭州成為浙江各地建造“飛地”首選


城市化的主體形態是城市羣。只有以城市羣作為推進城鎮化的主體形態,才有可能推進城市網絡化發展,才有可能集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之長,避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之短。堅持城市羣為主體形態,就是要處理好“自轉”與“公轉”的關係。對衢州而言,2018年衢州正式加入杭州都市圈,未來將繼續立足於杭衢天然的地理接近性和優勢互補性,完善杭衢鐵路等基礎設施,壓縮時空距離,使衢州海創園成為杭衢一體化的加速器,以經濟一體化推動政策等多元結構重組,讓杭衢一體化進入更加制度化的軌道。


目前,德清、淳安、諸暨、上虞、長興等區縣也紛紛落户杭州設立“飛地”,憑藉良好的創業創新環境,杭州成為浙江各地建造“飛地”首選。在長三角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的背景下,這些“反向飛地”不僅僅發揮招商引資、產業轉移等傳統功能,還正試圖打破行政區劃限制,在企業註冊、行政許可互認銜接、知識產權保護、信息共享等方面,探索建立跨區域發展合作機制和利益共享機制。


水積而魚聚,木茂而鳥集。在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的大背景下,作為創新資源集聚地,杭州吸引了各地爭相設立離岸科創平台,突顯了各地對優質科創資源的強烈渴求,也折射出人才、產業領域的區域競爭日趨激烈。


當“雙創”成為全國統一命題的試卷,杭州的答卷則成了各方垂範的樣卷,而“飛地經濟”的發展也印證了創新創業創造之於杭州的重大意義。


【參考文獻】

1.張煜、任旭麗:又見“飛地”,這次它能否在長三角真正飛起來,上觀新聞,2018-11-28

2.丁偉偉:反向飛地經濟現象研究——以金磐扶貧開發區和衢州海創園為例,杭州師範大學2019年碩士學位論文。


供稿:接棟正、丁偉偉

審核:接棟正

點擊閲讀原文歡迎參加“兩獎徵集”

↓↓↓


https://hk.wxwenku.com/d/201141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