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李彥宏潑水,男子身份曝光!百度深夜迴應"自導自演"

郎club2019-07-12 08:36:51

感謝您的關注,為了可以讓您接收更多消息,我們又開通了另一個公眾號:明知財經(mingzhicaijing),歡迎大家添加關注!



警方通報:潑水男子被行政拘留5日


4日上午,@平安朝陽通報了李彥宏被潑水事件,潑水男子被行政拘留5日。


2019年7月3日11時許,朝陽分局奧園派出所接到百度公司工作人員報警稱,一男子擾亂其公司活動現場秩序。警方接到報警後,依法開展調查,目前已對嫌疑人程某某尋釁滋事的行為處以行政拘留5日的處罰。 



百度深夜譴責


事故發生後,在網上掀起巨大爭議,一方認為面對突發事故李彥宏現場反應沉穩機智,另一方則質疑該事故是百度方面為了製造噱頭人為安排。


3日晚上,@百度 第二次在微博發表聲明稱,對發生在AI開發者大會現場的事件,我們感到憤怒,並強烈譴責肇事者的行為!聲明強調,肇事者已被公安機關依法帶走並調查。



以下為聲明原文:


此前潑水事件發生後第一時間,百度曾簡單迴應:



潑水者身份曝光


據媒體報道,潑水男子名為程某旗,是山西運城人。


程某旗前妻説,他們曾開過一家網店。網店關閉後,程某旗平日在家。離婚前,程某旗一直沒上班,離婚後是否有工作,她便不知道了。


她與程某旗育有孩子。離婚後,對方獨自一人離家,未支付過孩子撫養費。


@直男上樹此前在微博發過一張前往北京的車票,車票上的名字也是程某旗。


@直男上樹 此前微博截圖


李彥宏遭遇“潑水門”


“當時我是懵逼的。”談及今天上午的潑水事件,有參會嘉賓向21tech表示,“根本反應不過來去拍照錄像,一時不知道現場到底發生了什麼。”


除了那位網名為“直男上樹”的疑似肇事者,應該沒有任何人能夠預料到,這個國內科技巨頭全年最重要的活動之一,現場會發生這樣尷尬的一幕。上台10分鐘左右,正解讀百度自動泊車最後一公里時,李彥宏被一瓶礦泉水照頭澆了一兩秒。他身上的白襯衣瞬間濕透了。


對於向來以帥氣面容現身公眾的李彥宏而言,這樣的事件無疑是一場災難。


今年5月底,李彥宏於2015年現身復旦大學活動的視頻被重新“挖墳”,視頻中的女生“獻唱”李彥宏,甚至將對他的溢美之詞寫成了歌;


2014年11月,在首屆“烏鎮峯會”上,李彥宏在眾大佬面前收到一位女生獻花,女生T恤的背後寫着六個大大的黑體字:“李彥宏我愛你”。


但即便是面對今日的突發狀況,李彥宏在沉默拂去臉上的水流後,最終只是略帶怒氣地脱口而出一句“What’s your problem?”——甚至都不是人們慣常熟知的以F打頭的短語。“他真的是太有涵養了。”有人這樣評論道。


更令現場欽佩的,是這位突發事件的主人公,在沉默十數秒後,吐出了第二句話:“AI發展的前路上會有很多困難,但不會影響百度的決心。”話音落地,不知場下的誰大聲喊出“加油!”,之後,李彥宏開始繼續演講了約35分鐘。


這樣冷靜的反應,甚至一度讓外界猜測是否為百度的策劃。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們好幾個同事都看哭了。”一位在場的百度內部員工向21tech感念道,“現場被潑了一整瓶,還沒法發火沒法下來。老闆太慘了。


隨後,百度官方兩度迴應此事。


在7月3日晚間的一個聲明中,百度方面表示,“針對今天發生在AI開發者大會現場的事件,我們感到憤怒,並強烈譴責肇事者的行為!”“如果今天我們的社會容忍了這樣的極端行為,那麼將來每一場會議和活動,都可能被肇事者如法炮製;每一個暴露在公眾場合的人,都可能成為被襲擊者!”


不僅是百度內部的人,多位與會者也心有慼慼焉。“有一個場景是,李彥宏用略帶變調的聲音與小度互動,叫了小度好幾次卻沒有反應。那時我看到他頭髮襯衣全濕,臉上也帶着水漬的樣子,看到他狼狽又無奈的神色,心裏真的很難受。”一位參會者回憶道,“自此之後,真的要對他路轉粉了。”



“換成周鴻禕,估計當場就打起來


周鴻禕曾在自傳《顛覆者》中,記錄了第一次見到李彥宏時的印象。


“我發現Robin和我的性格形成了強烈的反差,我像機關槍一樣,把想説的話一股腦兒地都説了,”周鴻禕稱,“但是對面坐着的Robin很沉靜,一直在聽,也不表態。”



那是2002年的時候。


當年,周鴻禕攥着插件安裝軟件、後來被稱為“流氓軟件”的3721,收穫1.4億元的銷售額,通過在春晚打廣告,周鴻禕把“不管3721,中文上網更容易”的廣告詞送到了千家萬户;李彥宏的百度則剛開始轉型,從賣搜索技術和解決方案,轉向自營搜索引擎,依靠競價排名廣告獲利。


周鴻禕找到李彥宏,希望進行合作,在百度搜索框前放一條3721的鏈接。不過,李彥宏在沉靜地聽完周鴻禕“機關槍”式發言後,最終緩緩以一句“3721本質上做的也是搜索,以後肯定會有競爭”,令這場合作無疾而終。


沉靜、內斂、深藏情緒,構成了此次對話中李彥宏的特點,而它也一直是李彥宏身上的標籤。


這也就難怪,在7月3日的2019百度AI開發者大會甫一開場,當着數萬名來賓,被走上台前的不明人士潑了整整一瓶礦泉水後,李彥宏最終只是飆了一句“What’s your problem?”的英文。


“要是換成周鴻禕,估計當場就打起來了。一位在場人士向21tech感歎道。



“Robin一生只跟人吵過一次架


一次突發事件,讓李彥宏最真實的一面強烈地折射在公眾面前。


“為什麼不發火?”許多人在得知此事後,都不可置信李彥宏的當場反應。但在一位熟悉互聯網歷史的人士看來,李彥宏不發火很正常。“Robin一生只跟人吵過一次架,17年前。”


即便是那一次吵架,也並非人事糾葛,而是完全因為業務。據《沸騰十五年》記載,2001年8月,病倒在深圳的李彥宏通過電話,與分散於新加坡、美國、北京的董事吵架,焦點是百度是否要轉型搜索引擎。“吵了三個小時,李彥宏怒了:‘我他媽的不做了,大家也別做了,把公司關閉了拉倒!’”


説完這句話,李彥宏還把手機摔到了桌上。


這是李彥宏流傳在外的情緒表達最激烈的一次。除了這次,在公眾及旁人的口碑中,李彥宏一直温和而情緒內斂,“他是一個不易被外界刺激的人。”


不過,內斂的同時,李彥宏也明確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否則就不會有他在2001年的那次爭執,也不會有2002年他與周鴻禕對談的結果。甚至,從這次“潑水門”中也可窺一斑:李彥宏頂着巨大的壓力,堅持撐完全場——他不願讓偶然事件影響大會正常的流程。


也正是這樣的性格,令李彥宏能夠突破外在的迷霧,操持着百度這艘大船穩步前進。2001年9月,在李彥宏的堅持下,百度決裂門户網站,不再向後者輸出搜索技術,轉而正式獨立對外提供搜索服務。短短三年後的2004年,百度搜索引擎市場份額達到33.1%,高出第二名雅虎中國約3%,超出第三名谷歌份額10.7%。


自此之後,百度市場份額一路走高,再也沒有走下國內搜索引擎老大的寶座。


2005年8月,百度納斯達克上市,開始經歷PC互聯網的黃金時間。2010年,谷歌退出中國,搜索引擎百度一家獨大。2011年3月,百度市值達到460.7億美元,首次超過騰訊,摘下中國互聯網市值之冠。


“我後來經常教育年輕人,創業者不要過早地想着去掙錢,而是要定準一個行業,紮紮實實地投入進去。這也是為什麼李彥宏最後能成功,他是一個很堅韌的人,看準了一個事,能夠堅持下來。”周鴻禕在自傳中評論道。


 

李彥宏“嗅覺”失靈?


曾經百度一路向前,與李彥宏最初的敏感嗅覺密切相關。然而到了2010年之後的移動互聯網時代,李彥宏的“嗅覺”失靈了。


幾乎壟斷PC時代流量入口的百度,長期以來處於躺着賺錢的狀態。當時的李彥宏怎麼也想不明白,移動互聯網怎麼可能成為一個機會,“因為我覺得網速很慢啊、手機屏幕很小啊、上網很貴啊,我都是想這些不好的東西。”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李彥宏曾表示。


然而當時針轉向2014年,李彥宏在首屆烏鎮峯會上,當着馬雲、劉強東、張朝陽、雷軍等一眾大佬及台下觀眾,坦言自己每天12點多睡覺,早上5點多就會醒來,“我很着急。


在李彥宏看來,這是一個魔幻般的時代,“機會太多了,我不可能全都做,我一定得決定把哪些機會放棄,聚焦一些自己喜歡和擅長的東西。”


然而,在那前後數年內,李彥宏始終沒有找到“自己喜歡和擅長的東西”。


2013年7月,彼時移動端APP分發平台和O2O市場已被瓜分殆盡,百度匆忙以19億美元收購91手機助手。一年之後,手機廠商與百度手機助手續約預裝合作的態度卻並不積極。直至2016年百度出售其iOS業務,2017年裁撤91無線辦公所在地,91無線最終在百度的歷程畫上了句號。




2015年,李彥宏又高調宣佈,將向糯米砸下200億美元,賭注O2O市場。剩下來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在燒錢兩年後,陸奇主政下的百度,將外賣業務打包出售給餓了麼,百度糯米也僅淪為搜索公司旗下產品。至此,百度O2O大旗也倒了下來。




2016年,百度開始發力AI,並在2017年引入微軟公司中華人最高職銜的陸奇。陸奇上任後,為百度確立“主航道”與“護城河”的戰略思路。主航道包括Feed流和人工智能兩大業務,代表百度的未來,護城河則指能夠讓主航道業務航行更穩健的業務。


然而,2018年5月,陸奇出走,百度又開始重回百度。據騰訊科技報道,百度彼時的投入重心已開始偏移,“主航道”正在瘦身——對DuerOS和智能駕駛更要求實用化和商業化。


與此同時,百度開始重磅押注信息流——它是百度維持賬面好看的唯一稻草。




百度如何一步步失去口碑?


回到這次的突發事件,它僅僅只是一次行為藝術嗎?即便答案是肯定的,其中也有疑惑:為何對象是李彥宏?


不排除肇事者可能存在的陰暗心理。李彥宏已經51歲了,然而台前依然帥氣年輕,成為眾多女生心目中的不老男神。用一瓶礦泉水對之祛魅,就彷彿一場小人得志——確實,“直男上樹”出名了,這個名字本身短暫上了熱搜。


然而,這個行為,也或許是一種情緒的發泄。經歷了“血友病吧出售”、“魏則西事件”後的百度,如今已經被貼上了固定的標籤。——重建品牌與公眾認知,依然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百度是如何一步一步失去口碑的?


事實上,正是在搖擺不定的這段時間內,百度埋下了“作惡”的病根。“百度的信息之海已經從根本上枯竭了,如今的百度沒有能力去抓取到優質的信息。”有評論人士如此分析道。


具體而言,用户如今在搜索服務時,已經有了自己固定的應用:需要買東西,打開天貓、淘寶或京東;需要美食,點開大眾點評、美團或餓了麼;想旅遊了,點開攜程、螞蜂窩;想看新聞,今日頭條、微信會提供……用户不會再第一時間打開那個搜索引擎,再一點一點地通過關鍵詞來尋找答案。


這樣一塊一塊的內容脱離出百度的話語體系,意味着一個一個領域的廣告金主在出逃,而它對於百度而言,就如一場曠日持久的凌遲。2016年百度收穫116.31億元的淨利潤,僅為頭一年的三分之一。2019年第一季度,百度迎來上市後的首次虧損,淨虧3.27億元。


這也難怪用户有一天突然發現:百度上搜不到有用的東西了。它是一種惡性循環,如今公眾對百度的搜索需求,大部分恰好是近年來多次遭遇詬病的領域:醫療、教育、金融……在這些領域,它們暫時還未湧現殺手級的應用。而唯有這些領域,百度的金主才會砸錢,疊加上百度的盈利危機,才有了滿目的廣告氾濫、過度的商業化開發,與用户的怨言。


怨氣應該向誰發泄、或者説那瓶水究竟應該潑向誰?其實沒有正確的答案。事實上,單純責怪百度沒有價值觀云云,毫無意義,它早已自身難保——就如一個垂死掙扎的人,會抓住手中的任何一根稻草,誰也不會例外。


因此,今天這場向李彥宏的發難,其實最終只是一場公眾狂歡,順便讓一些人對李彥宏其人印象再次複雜化。正如一些看客所言:沒有任何人有權利,在公眾場合下向另一個人澆下一瓶礦泉水。它是才是一種真正的、赤裸裸的“作惡”。


哪怕,李彥宏曾如是坦陳,“我是創始人、CEO,百度任何的好和不好,肯定歸功和歸罪都應該是我。説這話時的他,依然是那個收斂情緒的人。


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公眾號立場;文中投資建議僅供參考。


來源:21Tech(News-21)

作者:王二柯

另據中國經濟網、紅星新聞

圖/圖蟲

掃描郎CLUB微信加為好友,及時瞭解最新點評,點擊分享,讓更多朋友關注。

廣告合作、版權請聯繫微信號:jishi0701


為加強聯繫,請掃描下方二維碼,添加我們另一個微信號,接收更多不一樣的內容!


https://hk.wxwenku.com/d/201137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