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世界現象級的作品,天鵝湖傳奇

iWeekly週末畫報2019-07-12 08:11:51



美麗無瑕的天鵝,身為至上純潔與曖昧肉慾兩者的象徵,充斥着北歐和凱爾特的傳説,以及俄羅斯和波斯的預言。芭蕾舞的核心在於天鵝那種致命又危險的誘惑力,無關扮演者的性別。布封在法國大革命前在著作《自然史》中對天鵝的政治和肉慾屬性發表過真知灼見:天鵝象徵王族,代表理想化的權力形式。君王統治“所有水域、建立起和平帝國,崇高、威嚴、温存。”傳奇的芭蕾舞劇《天鵝湖》作為十九世紀古典芭蕾的基石,被視為“芭蕾舞”的代名詞


 

I. 經典音樂


《天鵝湖》是柴可夫斯基“最詩意的夢”,於1877年2月20日首演於莫斯科大劇院,至今已達140年之久,之後不斷地被重新研究,重新思考、編排、錘鍊,也誕生了多個舞劇版本。1894年,馬林斯基劇院為紀念柴科夫斯基逝世,老柴的好朋友——芭蕾巨匠彼季帕(Marius Petipa),以及彼季帕那別具心裁的編導助手列夫·伊凡諾夫(LevIvanov)改編了《天鵝湖》。


柴可夫斯基創作的《天鵝湖》組曲出版於1900年11月,整部芭蕾的作品編號為OP.20。


美麗的少女奧傑塔被兇惡的魔王羅斯巴特施展魔法變成了白天鵝,夜裏才能恢復人的樣貌;只有忠貞的愛情可以破解這個可怕的魔法。這一天,度過了自己成年禮的王子齊格弗裏德被女王勒令擇日成婚,悶悶不樂的他夜裏來到湖畔打獵,不料竟看見優雅的白天鵝變回少女奧傑塔。王子迅速地墜入愛河,並邀請奧傑塔第二天蒞臨自己的選妃宴會,然而這一切都被躲在暗處的魔王羅斯巴特看在眼裏......


II. 俄版的經典天鵝

有着“芭蕾航母”之稱的俄羅斯馬林斯基劇院芭蕾舞團的版本是緣起。馬林斯基劇院是沙皇俄國時期的皇家劇院。現行版《天鵝湖》是由舞蹈名家康斯坦丁-謝爾蓋耶夫(Konstantin Sergeyev)在前蘇聯時期重新編排的,雖不是聖彼得堡版本,但卻被公認為是最接近1895年原版的版本。

全世界有無數個版本的天鵝湖,其中也有一些讓人印象深刻的改編,各版本的結局也不相同,光悲劇的演繹就有雙雙投湖、天人永隔、白天鵝被魔王帶走、或兩人都死於魔王之手等形式。但萬變不離其宗,基本都是從聖彼得堡這一版本發展出來的,由此可見該版的影響之大。

III 法國版的文藝創新


作為世界歷史最悠久的舞團之一,巴黎歌劇院成立於17世紀後半葉,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是由“太陽王”路易十四一手打造的古老且具傳奇色彩的舞團,在古典芭蕾及現代作品的演繹方面,都呈現出了極高的藝術造詣。路易十四(1638-1715)出了名的喜歡芭蕾,他自號“太陽王”,也和他扮演過太陽神阿波羅有關。在1661年——他決定創辦皇家舞蹈學院,就是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的前身。


亞森特·裏戈所繪製的的路易十四肖像畫作於1701年,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皇家肖像之一。


君主對文化的品味會直接影響文化政策


1984年,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當時的總監魯道夫·努裏耶夫在馬裏烏斯·彼季帕、列夫·伊萬諾夫版《天鵝湖》的基礎上,為自家舞團量身打造了新一版的芭蕾舞劇,努裏耶夫賦予作品以弗洛伊德的新維度,以絕望深邃的基調勾勒柴可夫斯基詩意的夢。


努裏耶夫在聖彼得堡期間,就從俄羅斯芭蕾中獲取了許多靈感,而來到歐洲使他改變了對舞蹈的看法。歐洲芭蕾更強調故事性和戲劇性,他從中獲得很多啟發;從心理維度探討芭蕾舞努裏耶夫版《天鵝湖》首次登陸上海,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帶來了大約100位舞者,團內的明星舞者首席舞者將擔綱重要角色。


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


雖然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經歷了這麼多年的演變,但其法國身份和精神依然存在。新聞發佈會期間舞團代表不無驕傲地説:“如果今天把我們的舞者放到比如説紐約的或者俄羅斯的舞團,大家很快就可以認出來這是來自巴黎歌劇院的舞者,因為他們的動作,他們熱身的方法都是帶有巴黎歌劇院印記的。”


在法國古典芭蕾裏,編舞融入了更為深層的人格分析,給王子增加了細膩的心理戲。同時強調舞者肢體和音樂之間的關聯這部《天鵝湖》中新出現的魔王角色,開始是王子的老師,後來演變成為王子的人格黑暗面。半人半鳥,揮舞着碩大閃亮斗篷的魔王作為異類登場,該角色有兩個名字:在第一幕是叫Wolfgang後來變成一個類似巫師的角色,開始引導王子對很多事情產生懷疑。

魔王的角色實則為王子的另一個分身


IV. 叛逆的男版英倫天鵝


在過去五年間,馬修·伯恩(Matthew Bourne)的名字曾多次出現在中國觀眾的視野裏,“哥特版睡美人”“二戰版灰姑娘”接連上演……但卻沒有一部作品可以與他的“男版天鵝湖”的地位相抗衡。自1995年於倫敦薩德勒威爾斯劇院首演以來,這部倫敦西區和百老匯上演時間最長的芭蕾舞劇便定義了“馬修·伯恩”這個名字,也定義了現代芭蕾舞劇的一座里程碑。


 

馬修·伯恩創作的《天鵝湖》大膽、機智,扣人心絃,情感豐富,它最為人熟知的地方仍是用一個極具威脅性的男性團體取代了女性主導的芭蕾舞團,顛覆傳統,如風暴般席捲了舞蹈世界。對柴可夫斯基這一備受喜愛的故事強有力的演繹,造就了我們這個時代充滿激情的當代《天鵝湖》,並以此獲得30多個國際戲劇獎項,包括英國的一項奧利維爾獎和百老匯的三項託尼獎,《泰晤士報》曾稱其為“一部世界現象級作品”。



V.畫作中的靈感


著名畫家德加長年累月沉浸在巴黎的歌劇院之中,孜孜不倦地描繪着芭蕾舞女。如果説誰能夠把舞蹈的瞬間表現得淋漓盡致德加畫中大多數舞女並不是名演員,甚至算不上普通演員。他最喜歡畫的,其實是芭蕾舞學員。



法版舞美設計師艾奇奧·弗裏傑里奧此次從印象派大師克勞德·莫奈的畫作中汲取靈感,摒棄了鮮亮、辨識度高的佈景,使用燈光塑造的體積感線條,為舞劇營造了迷夢般的空間,任王子齊格弗裏德在夢與現實中翱翔,編織出那令人唏噓的故事。


莫奈,Saint-Martin島的風景,1881



撰文、編輯:LX

圖片提供:上海大劇院以及網絡


👇點擊下圖,即可訂閲《週末畫報》




https://hk.wxwenku.com/d/201136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