薦讀 | 1848:革命之年——短暫而深厚的歷史苗圃

社會科學報2019-07-12 07:39:52

 

點擊上方“社會科學報”關注我們


1848:革命之年

1848年,一場革命風暴橫掃歐洲。2月,革命聖地巴黎,人民走上街頭、築起街壘,七月王朝統治崩潰。3月,保守秩序的締造者、歐洲的“消防隊長”梅特涅倉皇逃出維也納。革命之火隨即燃遍歐洲大陸,保守體系土崩瓦解。巴黎、維也納、柏林、布達佩斯、米蘭、威尼斯,各大城市揚起了三色旗,自由派組建了政府,各地熱火朝天地開起了制憲會議。“民族之春”來臨,流亡他鄉的馬志尼、加里波第趕回祖國,期待一個統一的意大利;德意志各邦代表齊集法蘭克福,雄心勃勃地要打造一部德意志帝國憲法。同年,《共產黨宣言》發表。備受大工業打擊的手工業者、工廠裏食不果腹的勞工紛紛組織起來,爭取工作的權利,要求擺脱貧困。


[美] 邁克·拉波特(Mike Rapport) 著

郭東波 杜利敏 譯


以下內容節選自我社新書《1848:革命之年》前言

1848年,一場革命風暴橫掃歐洲

暴力革命發展速度驚人,很快就席捲了巴黎、米蘭、威尼斯、那不勒斯、巴勒莫、維也納、布拉格、布達佩斯、克拉科夫和柏林。激進的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自由主義人士推翻舊政權,着手建立新的自由秩序。從歐洲範圍來看,如此大規模的政治事件自 1789 年法國大革命以來尚屬首次,也是1917年布爾什維克革命乃至1989年東歐劇變之前歐洲規模最大的革命運動。1815年拿破崙戰爭後的很長時間以來,保守統治秩序雖然維持了歐洲的穩定,但也壓制了一些國家實現民族獨立和組建立憲政府的夢想。革命襲來後,保守秩序遭受巨大沖擊。在起義的重壓下,壓迫了近兩代歐洲人的專制大山出現裂痕。




有歷史學家説它是個“歷史同步性”問題,相較而言,意大利人的描述更顯生動:“un vero quarantotto”——“一個真正的1848”,亦即“應時而生的王朝困境”。 





擺在 1848 年的革命者面前的問題是如何構建自由秩序,如何建立憲政體制。對德意志人、意大利人、匈牙利人、羅馬尼亞人、波蘭人、捷克人、克羅地亞人和塞爾維亞人來講,革命帶來了“民族之春”,因為他們獲得了思考民族認同和政治認同的機會。在德意志和意大利,人們迎來了實現自由秩序,甚至民主秩序下的民族統一的機會。因此,民族主義成為1848 革命中歐洲政治領域浮現的重要問題。這種民族主義植根於憲政主義和公民權利之中,不幸的是,它對其他族羣爭取自身權益呼聲的正當合法性並沒有多大益處。在很多地方,這種狹隘性導致了激烈的種族衝突。最後,這些衝突也成了中歐和東歐革命中政權毀滅的一大原因。


另一個問題是立憲和民主。革命所到之處,無不充斥着憤怒與仇恨,以暴力為表現形式的政治兩極分化時有發生。温和派希望建立議會制政府,但他們認為沒有必要將選舉權賦予每個人。激進派向温和派發起挑戰,他們不接受任何搪塞推託,想要立刻實現民主,而且這種民主常常與激烈的社會改革相伴。自由派和民主派的革命聯盟曾輕而易舉地推翻了保守的統治秩序,但兩個派別之間政見的分歧割裂了革命聯盟,導致政治兩極分化,進而帶來悲劇性的結果。這種問題不是1848年所特有的,今天歐洲很多自由政府和民主政權仍舊被這個問題所困擾。


1848年浮現的第三個問題是“社會問題”,這個政治議題一直困擾着日後的歐洲。拿破崙戰爭後的30多年,城鄉人民一直籠罩在悲慘生活的陰影中。人口極速增長,經濟發展緩慢,貧困隨之而來。很大程度上,是政府置民生於不顧的做法導致了1848年新的政治呼聲——社會主義的出現。革命者把矛頭堅定地指向了“社會問題”,進而不可避免地指向政治事務。隨後產生的所有政權,保守也好,專制也罷,都忽視了這一點,這種忽視是很可怕的。在1848年,如何解決貧困問題是自由革命政權必須面對的問題,也是上天給予他們的懲罰。

這場革命屬於歐洲

革命運動橫跨了整個歐洲大陸。就連英國和俄國這些沒有發生動亂的國家也受到了革命的影響。這個全歐洲範圍的運動引出了一個人們關心的問題:歷史發展進程裏的歐洲在何種程度上僅僅是不同國家的集合,這些國家又在何種程度上擁有共同的經驗、面臨相同的問題、懷有相似的理想和訴求。這個問題也有很重要的現實意義。




本書將對1848—1849年間發生的各種事件進行敍述,進而對上述重要問題進行探索。對所選事件的敍述均來自親歷者的目擊實錄、回憶及大量二手資料。





除學術研究者外,很少有作者探索這段歐洲歷史,但這段歷史本身確實飽含戲劇性:歐洲革命的眾多畫面——街壘前的工人和學生、紅色的旗幟、三色旗——無不出現在1848年。歷史舞台上上演着一幕幕起義與鎮壓的劇目,其中的很多角色讓人印象深刻,包括:保守舊秩序的締造者克萊門斯·馮·梅特涅(Klemens von Metternich);利用自己伯父的名字,使法蘭西第二共和國招致厄運的路易–拿破崙·波拿巴(Louis-Napoleon Bonaparte,後稱拿破崙三世);紅衫披身,為意大利統一而奮鬥的英雄朱塞佩·加里波第(Giuseppe Garibaldi);意大利民主共和主義者所虔信的精神領袖朱塞佩·馬志尼(Giuseppe Mazzini);德意志歷史上的馬基雅維利主義(Machiavellianism)黑馬奧托·馮·俾斯麥(Otto von Bismarck);老謀深算的八旬老人、奧地利戰地將軍、當之無愧的哈布斯堡王朝救世主約瑟夫·拉德茨基(Joseph Radetzky)。還有一些人的名字在英語世界裏可能不算家喻户曉,但他們也是這場革命劇目中的重要演員,他們是:克羅地亞指揮官約西普·耶拉契奇(Josip Jelačić);充滿激情的匈牙利革命者科蘇特·拉約什(Kossuth Lajos);戴着眼鏡的威尼斯共和派人物達尼埃萊·馬寧(Daniele Manin);法國曆史學家、詩人阿爾封斯·德·拉馬丁(Alphonse de Lamartine),他的主張也與這場戲劇般的運動不謀而合。1848年革命很複雜,但革命的情節卻引人入勝。這裏有高超的政治手腕,有國家的建立,還有憲法的制定。同時又糅合了人類的革命悲劇、戰爭和悲慘的社會景象。與此同時,它也有鼓舞人心、催人奮進的瞬間 1848年革命既是滿載希望的革命,又是充滿失望的革命。

作者簡介

邁克·拉波特(Mike Rapport),生於美國紐約,在布里斯托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師從法國史學者威廉·多伊爾(William Doyle)。曾任教於斯特林大學,2000年被選為英國皇家歷史學會成員,現就職于格拉斯哥大學。

拉波特主要研究方向為現代革命,包括1789年法國大革命、英法美革命的比較,曾參與“革命的多米諾骨牌”項目,探討1848年革命對現代世界的影響。代表作包括:《反叛的城市》《法國革命中的民族問題和公民權利》《拿破崙戰爭導論》(牛津通識系列)等。

拉波特學術功底深厚,對歷史和生活充滿熱情,喜愛在城市中漫步,研究歷史事件是如何在大街小巷展開的。他充分利用檔案及歷史參與者的私人記錄,使得其作品不僅翔實地展現了歷史的發展,而且描繪出當事者的體驗,生動有趣。






《1848:革命之年》

[美] 邁克·拉波特  著

郭東波 杜利敏 譯

定價:92.00元

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紙間悦動

聯合出版






點擊閲讀原文,即可購買


長按二維碼關注


社會科學報

做優質的思想產品


http://www.shekebao.com.cn/


https://hk.wxwenku.com/d/201135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