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麼樂觀,怎麼可能有心理問題?” | 每一句無知的話,都在扼殺想活下去的人

怪誕心理學2019-07-12 07:20:53


女神説



我希望你知道,勇敢地尋求幫助,並不是一件可恥的事情。該羞恥的不是你,是那些不瞭解你卻肆意評判你的人。同時,我也希望我們在不瞭解情況的下,不要隨意評判他人,因為你隨口一句話,可能會給別人帶來無窮的痛苦。


01
怪誕女神


“看心理諮詢,太作了.....”


這幾天,我喜歡的一個B站搞笑健身博主“楊老師”,火了。


因為,他最近脱單了。然而,戀愛過程中,他有心理障礙。在某些情況下,他沒辦法像正常人一樣做出迴應。


於是,他求助心理諮詢師。


有人覺得,“你這種人還要看心理醫生?”、“你每天都在講免費笑話,怎麼可能有心理問題?”



現實卻是,很多搞笑UP主、喜劇演員表面上嘻嘻哈哈,其實都是有心理問題的。



電影《守望者》裏,面具守望者羅夏就講了這樣一個故事:


一個男人去看心理醫生,説他很沮喪,感覺人生很無情,很殘酷,很孤獨。


醫生説:“偉大的小丑帕格里亞齊來了,去看看他的表演吧,他能讓你振作起來的。”


然後,男人突然大哭:“但是醫生,我就是帕格里亞齊啊。”


類似的誤解還有:


“好丟人好弱啊, 這種事情也要説出來”;

“你有什麼可抑鬱的,矯情”;

“你是在裝酷嗎?”




最重要的,是那句心理問題者最害怕聽到的三連:


加油,堅持,挺一挺。


這就像如果你跑一百米,然後腿斷了。

加油,堅持,挺一挺。

你發燒拉肚子患上肺炎。

加油,堅持,挺一挺。


你要是説他,他會説,我也是出於好心啊。問題是,腿斷了,生病了,為什麼要加油堅持挺一挺?


你以為在做平板支撐嗎?應該直接去看醫生啊!


當那些有心理問題的人,因為這些話而退縮,沒有及時進行心理治療,有一天心理崩潰了。


可能你們都是幫兇。


我有一個得抑鬱症的朋友説,那段時間的確有非常深的感受。


那就是覺得自己是一個斷了腿的人,想要找一根枴杖。


可是周圍的人卻不停地鼓勵她:樂觀點,堅強點,跟我們一樣跑起來啊!可就好像在問她:你為什麼要生病?你為什麼找藉口?


在我們的社會裏,產生心理問題,是一件極度羞恥的事情。


一個癌症病人堅持化療,熬過一次次痛苦,人們會表揚他很堅強。


一個有心理問題的人堅持活下去,每天和各種心理掙扎作鬥爭,人們會説他很脆弱。


可是,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從來無法真正理解一個有心理問題的人?


02
怪誕女神


這個社會

容不下一個患了感冒的人


與其説,我們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心裏有問題,倒不如説,我們的從來沒有正視過“情緒”的存在。


所有表達脆弱,表達需要幫助的行為,都是羞恥的。


這,從最近幾年流行的雞湯裏就能看出來。


“高情商的人都戒掉情緒”,“控制情緒才能控制人生”,“沒有人同情弱者”......


每個人都在教你怎樣把情緒當作敵人一樣對付,卻從來沒有人説過:


沒關係,撐不住也是可以的。


看過一個短視頻,他們請來幾個不同年齡, 不同職業的人,讀一些微博:


“愛了一個少年1574天,其中鬧了27天,等了825天,現在連等待的機會都沒有了。”


“沒吃晚飯,加班到一點,到家整個人都是暈的,好希望有個人可以看穿我的內心,明白我的感受,不離不棄的陪伴我。”


“我戴上面具,然後再也摘不下來了。這就是我初中的磕磕絆絆。”


“我經常連哭幾個小時,哭到手腳發麻,又有時候像沒事人一樣,我真的好累我不想上課不想見室友,我害怕學校,我好想休學。”



一個男生讀完後,笑了起來,説很尷尬。



其他人讀完微博內容後,也全都笑了。


“哇塞,現在的人都好早熟啊”



“一看就是單身狗寫的。”



“太年輕,一看就沒有經歷過生活”



“我也不想工作”



“既然這麼痛苦,那就分了算了”



然而,當攝影組讓他們讀紙條的反面,所有人都沉默了。


那個笑着説太年輕的男生,笑容僵住了:“當你看到這條微博的時候,我已經走了,我熬過了1584天,終於在今天凌晨結束了……”



“我以為時間會讓我好些,但這幾年就算出來了,還是擺脱不了這個想法,抱歉。我不期望有人能原諒我。再見。”



那個評價説太早熟的女孩,讀到的是:“我知道我會這樣做,是因為我無法忍受和麪對未來還要與這些痛苦和劇痛相處。”



那個説“分了算了”的女孩,讀到了:“請理解我的掙扎和無奈,原諒我的自私和懦弱,再見”。



他們讀到的微博,都是抑鬱症患者在這世界上留下最後的求救信號。


悲哀的是,這些求救信號,在別人眼裏是“矯情”“脆弱”,甚至伴隨着嘲笑。


可我想問,“脆弱”的反義詞,難道就是堅強嗎?


難道真的是加油,堅持,挺一挺,就能過去嗎?


如果不是的話,為什麼人們還會對他們如此苛刻?


曾奇峯説過,一個人心裏有什麼,他就對別人身上有什麼敏感。


我們的社會從來都不尊重負性情緒,覺得表達脆弱是一件很沒面子,沒有擔當的事情。


所以他們會盡力嘲笑那些不夠堅強的人,要求每個人都抹掉情緒,做個面目模糊,永遠微笑的人。


可是,脆弱本來就是人身上的一部分,但我們對它嚴防死守到,會敏感地“攻擊”任何一個脆弱的的人。



其次,是因為人們對心理問題本身有恐懼。


《社會心理手冊》中所提到,痛苦的事件隨時會發生的可能,會給人造成一種強大而無力應對的焦慮。


誰知道自己會不會出現心理問題呢?所以,有些人會給心理疾病安上一個“脆弱”的標籤,反過來説就是,如果你自己不脆弱,那沒有東西可以打倒你。


否認心理問題的合理性,正是他們的防禦手段。


另外,很多人的印象中,看心理諮詢=心裏有病=腦子有病=隨時攻擊別人。


這種對心理問題的無知,恰恰成為了壓垮心理問題者的最後一根稻草。


03
怪誕女神


你的理解,是最大的支持


我很喜歡的一部電影,是《丈夫得了抑鬱症》。


妻子小晴是一名毫不賣座的漫畫家,為人懶散,喜歡宅在家裏畫漫畫和睡覺,靠丈夫一個人賺錢養家。


丈夫髙野幹夫內向老實,事事追求完美和極致,出門前都要用尺子量直褲腿,工作也一絲不苟。


不知從哪天開始,他發現自己越來越不對勁,看什麼都特別消極,扔垃圾的時候都覺得自己是垃圾。


那種無法抑制的孤獨和悲傷綁架了他,就像社會和家人遺棄一樣痛苦。


他常常頭痛、腰痛,身體各個部位都會不舒服。沒有食慾,渾身無力,做什麼都提不起興趣,甚至一度爬到單位最頂層打算自殺。


表面上看,他原本的生活一切正常,但其實他早就“生病了”。


可是對心理疾病的羞恥感,讓他覺得自己必須撐住。


因為,上司跟他説,現在誰還沒點壓力,你怎麼就抑鬱了呢?


岳母也説他,你必須堅強、樂觀,擔當起你的責任,好像一切都是他的錯。


養家、工作、社會競爭的壓力都堆到他身上,他不敢選擇不努力。



但是,小晴沒有責備他。


她以離婚為要挾,讓丈夫立刻辭職休息看醫生,自己開始找工作賺錢養家。


抑鬱症確診後,高野開始完全否定自己,常因為一點小事情就激發消極情緒:我是壞掉的人,是沒用的、沒有存在價值的。


妻子讓他睡個午覺,丈夫卻覺得大白天睡覺,好對不起社會。


他無法容忍自己放鬆下來。



小晴一直用自己的方式陪伴着丈夫。她不急着要丈夫馬上康復,而是告訴他:


做自己想做的事,吃自己想吃的東西,如果痛苦的話,不努力也是可以的。



非常觸動我的一個畫面是,小晴教丈夫睡午覺,四肢要慵懶地散開,但丈夫還是四肢僵硬地趴着。


小晴在旁邊滾來滾去,然後爬到他的身上,兩個人舒舒服服地漫無邊際地聊天。


他們會緊緊地擁抱着對方,聊天花板上的污漬,養的寵物蜥蜴igu。


丈夫問:它會不會寂寞?

妻子答:不會的,它是爬蟲類是冷血動物,沒有複雜的情感。


丈夫感歎道:我也想成為爬蟲類。


妻子坐起來,抓住丈夫的手放貼近自己的胸膛,温柔地説:變成爬蟲類,就沒有那麼温暖了哦。



妻子的陪伴讓他知道,自己從不是孤身一人。


在最困難的時候,身邊最親近的人,從未想過放棄你,就是最大的心理支持。


可一個抑鬱症患者説,這部片看到一半就看不下去了。


高野身邊圍繞着那麼多善良温柔的人,自己被感動得一塌糊塗的同時,也非常非常羨慕。


因為實卻是,那些鼓起勇氣表露自我,尋求幫助的人,很容易遭到父母,親友,甚至陌生網友的否定。


小晴那種積極的愛和關注是從何而來的?


我想,是因為深深的理解。


因為理解,才不會輕易對他們説,你們只是不堅強,忍一忍就好了。


04
怪誕女神


關注自己的心理健康並不可恥


我想了很久:“為什麼我們會對心理問題有如此深的污名化?”


哥倫比亞大學一位心理學教授Helen Verdeli 在做研究的時候發現,那些來自中國的留學生,更容易面臨心理健康問題。


她發現,中國文化有一種根深蒂固的價值觀,認為人必須要承受痛苦,吃得住苦。



所以,人們更傾向於把自己的困難或情緒留在心裏。


因為有心理問題,就等於脆弱,就等於人生的失敗,這是社會不允許的,也是他們所不能承受的。


但就算我們再怎麼否認,心理問題依舊存在。


據世衞組織統計,全球有超過3億人正在被抑鬱症折磨,在中國,抑鬱症患者人數已達5400萬人


《中國城鎮居民心理健康白皮書》數據表示,73.6%的人處於心理亞健康狀態,16.1%的人存在不同程度心理問題,而心理健康的人數比例, 僅為10.3%。



心理問題如此常見,可我們卻仍然在用偏見“謀殺”那些想活下去的人。


Nikki Webber 是一名黑人女性。


她從小也被教育,千萬不能對別人展露脆弱。所以,在她被診斷為抑鬱症後,她一度不承認這個事實,覺得自己脆弱,情緒低落,扛不住壓力,是件十分羞恥的事。


直到有一天,媽媽給她打了一個電話説,她22歲的侄子自殺了。


那一刻她才知道, 原來侄子得抑鬱症很多年了。可是兩個人關係那麼好,他卻一次都沒有提過這件事。


Nikki有點自責,如果她當時敢表露自己也患了抑鬱症,如果她當時多問問侄子......


所以,她決定站出來,告訴大家:


你們都被“堅強”害慘了。



總以為一個正常的人,必須駕馭情緒,所以一旦負性情緒出現,下意識就會逃避,否認,自責。


甚至,來自家人,朋友的嘲笑和不解,朋友圈裏清一色的“戒掉情緒”,會讓你覺得真的是自己做錯了。


但Nikki説,不是的。


如果我們連自己的人性都否定了,那就會成為空心人。終其一生都無法填滿內心的空白。


撐不下去的時候,尋求幫助,真的沒什麼大不了。


同樣飽受心理疾病和病恥感困擾的桑谷·德爾説,我們必須意識到:


心理上的掙扎, 並不會減損我們的力量。

心理創傷,也不會腐蝕我們的人生。


真誠地面對自己的心理問題,並不會使我們變得脆弱,或者失去理智。


相反,這會使我們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接受心理諮詢,並不是因為我有病,是因為我想直面自己內心的感受,我不想再逃避與否認過去的經歷,我想真正地成為我自己。


作為一個普通人,如果你身邊有朋友告訴你TA在看心理諮詢,TA有心理疾病,請不要輕易問“你怎麼可能得病”。


也不要輕易評判:“你不要心情那麼喪”“你要積極一點”“你就是一天想太多了”“你怎麼那麼矯情”......



你的一句話,很可能會給他們帶來雙倍的痛苦。


而如果你面對着情緒的困擾,一些輕微的心理問題;如果你面對心理疾病,抑鬱症,精神障礙的困擾——


我希望你知道,勇敢地尋求幫助,並不是一件可恥的事情。


該羞恥的不是你,是那些不瞭解你卻肆意評判你的人。


我很喜歡的一句話是,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


在裂痕上追逐光芒的人,不應該被嘲笑。


我會給你們一個擁抱。


世界和我愛着你。


來加我私人微信吧

內含海量高清自拍美照


作者: 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有心事,看壹心理。2000萬年輕人的心理進化部落,人生的重要命題在這裏找到答案。


https://hk.wxwenku.com/d/201135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