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濟南土生導演的日常:帶着一羣素人,演繹那些他們未曾領略的生活

齊魯晚報2019-07-12 06:07:36

大家想象中導演的生活是怎樣的?


是不是那種

“一睜眼中午12點

起來吃個飯就着手組織排練 

然後對着演員“指指點點”,

拿着大喇叭喊“action"喊“cut”

晚上喝點酒之後開始點上煙 

拿起鍵盤 搞搞創作

不知不覺

寫劇本一下就到凌晨兩三點”


這樣的生活節奏呢?



導演這個職業

離大多數人的日常生活很遙遠

我們瞭解喜歡一個導演

更多時候是通過一部電影、一部戲劇

透過他的作品 

瞭解導演的內心  


且不説

“每個人都是自己生活的導演”

這麼文縐縐的話

真正的好導演

他的作品可以調動起你的各種心情

讓你的情緒隨着劇情而起伏


最近,

小編就結交到一個濟南本地的導演

窺探了一下導演的“私下生活”


早上6:00  起牀,梳洗打扮,自戀


亓惠博,男,土生土長的濟南人,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專業畢業。



自稱和外人看來都是一個沒有長大的“大孩子”:和他接觸過的人在他身上感受不到社會氣息;他自己覺得就像一個充滿彩虹糖的氣球,會在外界刺激和自我探索時,突然頭腦“爆炸”,經常性顱內“開花” ,不斷地想法和情景就像彩虹糖一樣禿嚕出來。小時候學過小提琴,自覺有點“軸”(其實就是變相地説自己完美主義)。



早上起來狀態好的時候,他就會變得特別開心雀躍,靈感也來了,手下的筆也閒不住。他開心的時候笑起來,有一丟丟丟的傻孩子氣,臉上經常露出老母親般的微笑…總之也不知道為啥,大家就習慣喊他:“亓媽”了。



亓媽是一個感性動物。喜歡有儀式感的打扮:比如襯衫,馬甲…強調着精緻是對別人的尊重。


自稱強迫症患者,尤其在專業領域,畢竟能做成一件事的人都多少有點強迫症。我倒覺得他是一個表面樂觀,骨子悲觀的人。因為情感豐富淚點很低,但又總提醒自己説:堅強的男人不能哭。


有豐富內心的亓導

獨獨喜歡黑白攝影



喜歡黑白影像的人

聽説都有一顆講故事的心

觀看者會拋棄那些對畫面無用的細節

直切事物本質

倒是也很符合導演的屬性


10點固定位置喝咖啡 看書觀察寫劇本


跟許多人以為的,熬夜寫劇本的導演不同,亓導習慣白天在咖啡廳的固定角落看書創作。


梳洗打扮完,上午騎着摩托車出門了,這時候耳機裏突然聽到屠洪剛的《精忠報國》,立馬腦子就開始不停地放炮:“我自己是個將軍,是一個漢朝西域都護府的將軍,替父帶兵打仗……”


亓媽和他的伴侶小摩托


是的,演員,導演就是這麼不能缺乏想象力。


到了常去的熟悉的XX咖啡館,必須是那一個固定的高椅子。強迫症:必須。只有坐在那兒,才能寫下東西去。


然後經歷大半天的創作的過程:先看一陣子喜歡讀的書,而且必須開着音樂BGM,説着就給我打開了他的網易雲歌單,一些讀書寫作時會聽的安靜的曲子。

“寫東西的時候會時不時習慣抬頭看周圍經過的人,這樣能給我帶來靈感。”

這就是亓導和一般人印象中的導演不太一樣的:白天看書,寫東西。和正常寫字樓的白領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同。


他説自己看書是挑名字的,名字覺得吸引他就會立馬買下來,當然不是那種噱頭的名字,比如:《哈扎爾辭典》、《島》、《孤獨的城市》。


除了需要伴音樂寫作,值得一提的是,晚上睡前還要聽鬼故事入眠,一臉驚恐地説自己不怕鬼。

所以,亓導自己比喻自己是一個幽靈,還是個想要光的幽靈。我第一反應腦海中有個卡通形象,拿給他看:特別像,你看——


他説:

“這不就是我麼?


我説這個感覺這個幽靈非常善良,又可愛。


傍晚下班後組織素人排劇,履行導演職責


到了傍晚,亓導這個導演才會慢慢"甦醒"-----


用亓導的話説,就是他帶着一羣人認真的玩兒,特別強調是認真的玩兒。萵苣工坊就是他們的根據地。

“萵苣工坊”,亓導解釋寓意是→“我具有"。讓更多的人接觸到話劇,讓更多的人喜歡、更多的人蔘與進話劇表演,不必再跑去北上廣去看話劇,在濟南就能看,還能親自參與其中,大家一起去演。


再後來…經過大家頭腦風暴的激烈碰撞,以及導演慘無人道和藹可親的指導,它改名了。


【七十一劇社】


亓導解釋取自諧音是→“其實這是一個戲劇"……好吧,其實是同一件事情。


一開始張羅籌劃做戲劇社這個事兒,就是想完成自己的理想,在自己的家鄉;也是想證明自己的想法:不是隻有北上廣等發達的城市有戲劇的土壤和好的戲劇氛圍,濟南照樣不差。


亓導和素人演員一起


公務員、英語老師、攝影師、

地鐵安保、職業白領、生意人

這是戲劇社裏素人的白天身份

當太陽西沉

結束一天的工作

TA們就化身為演員小白



下班後,大家湊在一起讀劇本


最開始,戲劇社其實沒想做純素人的招募,開始是想"專業表演+素人"這樣的模式。後來在過程中,亓導一次次被素人的表演所驚喜, 發現從他們身上更能吸收能量。這才慢慢明確,並且堅定純素人的戲劇表演。

“一個頑石,是你想要雕刻最好用的形狀。

亓導説,他從來不會試圖改變素人的思路,糾正素人的表演,只是引領他們。他有時還會把工作室的窗簾拉上,安靜地,一對一地開發他們的想法,他管這個叫“瑜伽式的排練”。


話劇《走來走去》表演現場


一部戲劇從選完演員到真正表演,亓導要帶着大傢伙差不多要經歷歷時一個半月到兩個月的排練時間。


亓導自己寫的導演手記


由於大家都還有自己日常的職業工作,所以排練時間集中在晚上下班以後:對台詞,走位,彩排……每晚都需要差不多兩個小時時間,如果你遲到缺席三次,就要和這裏説拜拜了。


這樣的密集排練程度,不是有熱愛,不是有天賦,是很難堅持下來的。執着、堅持亦或笨拙,只為心底那份對戲劇舞台表演嚮往。



話劇《羣猴》表演現場


到真正演出的時候,亓媽都是緊繃着的,比素人演員都緊張,也不敢跟他們説,因為導演和演員想給觀眾傳達的東西,可能跟舞台上真正呈現的不完全一樣,這份“落差”可能就是緊張的原因。


“好在濟南的觀眾都非常好,現場總會有很多熱烈持續的掌聲。”

亓媽説到這就是欣慰且自信的,

我想做的不是讓你學到表演多少東西,是真正給你一個舞台,讓底下的觀眾真正為你這個人鼓掌,真正讓你開心了,我就很開心了。



話劇表演結束謝幕時


沒有一個導演是不喜歡,不渴望大舞台的。但是由於前期條件資源有限,亓媽的萵苣工坊表演舞台暫時設到了品藝雅然的大畫室,變成了“移動舞台”的概念,和觀眾“0距離”的表演,對觀眾來説,身臨其境;對演員來説,又是一個大的挑戰。



看着一次次演出過後,觀眾人數越來越多,從最開始的稀稀拉拉,到後來大家都擠到吧枱上看錶演,對每一個人來説,都是特有成就感的。


“無潛規則”式亓導素人演員選拔流程


首先要明確的是,導演的眼都挺毒的。


亓導一般和人交流幾個回合就能做到心中有數了:你合不合適這個角色,想象他們換上粧表演的樣子,很快就能確定下來。


2017年萵苣開始第一次素人演員招募,此後奉出《熊》、《走來走去》兩部話劇;


2018年開始第二次招募,此後《窺視》、《走來走去復排版》上演;


2019年再次招募演員,為話劇《羣猴》做準備,兩個上午一共來了30位朋友面試,競爭5個角色,其中女孩子有19位競爭2個角色。

大體的選角過程會經歷下面這幾個步驟:

1、無實物表演:我讓他們表演無實物喝水,沒有一個會的。這個表演會產生矛盾: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不是因為口渴,你會為什麼而喝水,怎麼喝水 ?怎麼喝到的水?

2、講述一件你最喜歡的故事:可以通過描述,感受你表達你的情感的能力。我不喜歡木訥的人。

3、讀劇本讀台詞:通過這個我可以確定他們的人物狀態,看看適不適合角色。

4、做人物小傳:這是理解表演人物的根基。


亓導説:其實每個人都帶着“面具”(多重社會身份角色導致),他到這裏來表演,面具不可能脱掉,是刮薄了一層。難就難在,不能控制刮掉哪一面。

我特別喜歡新鮮“血液"的加入,很喜歡素人身上帶來的突然的驚喜,但久而久之,也很害怕會找不到他們身上的“問題”。


亓導面試中



在那麼多場的面試中,

我試圖問亓導哪個是留下深刻印象的人?


亓媽幾乎是簡短回憶就有了答案:

是一個姑娘。

然後他開始了自己的“表白”:

“她的表演讓我感覺到害怕,是嚇着我了,瘋癲狀態,聊天的感覺是她在背後看着我,我喜歡跟瘋子交流,我們是同類人。聊天的方式,説話的方式,表演的方式,都給我很驚喜。


她走之後,我內心依舊是很難平復:雞皮疙瘩、汗毛豎起來了……以至於事後我一想到她還是讓我害怕,這個姑娘就是後來《熊》的女主。”

面試過程中的眾生相


做導演夜不能寐,"徒弟"出師後還是不能寐


追求一部戲的完美,可能是每個導演的追求。


亓導的第一部戲是《無人生還》,2個半小時的大戲。當時天天失眠,腦子裏的想法多到爆炸,有過很長時間的困惑,大戲很難找個線索穿起來。當時培訓大約12個人,有一個淄博的大學老師,每次排練都是從淄博趕過來。


壓力+劇本難度,這些都成了困難,後來這個戲就被擱置了。


後來是契訶夫的《熊》,一個三人劇。這部戲的成功,讓亓導對自己能做什麼,可以做什麼,都有了一個把握。


再後來,《窺視》走來走去的成功,讓一切事情都不再那麼擰巴,夜也差不多能寐了。


《窺視》現場劇照


排了這麼多場的演出,憑良心講,這麼多人背後的付出,對劇本的推敲,30元/一場,真的不貴。就這樣,每年一次,亓媽都會準備一場封箱演出,完全免費的,算是對喜歡戲劇觀眾的一次答謝。


"徒弟"有話説

陳蔚是所有素人演員中很突出的一個。最近的一次戲劇《羣猴》,有一場就是完全她來張羅彩排,由素人演員化身為了一個素人導演。


陳蔚在大學的專業是會計學,現在是一個朝九晚五的打卡上班族,目前她的狀態是597,每天早晨5點就會醒來,琢磨下話劇調度配樂走位道具諸如此類,8點到下午5點在格子間數字堆裏打交道,下班後到晚上9點,在排練場“擦地”,一週七天不間斷。


以下,是這位野生導演的排練手記,大家一起感受感受。

野生導演手記

2019年4月21日

當康公侯站在那裏開始炫耀自己的臉的時候,我曾經讀過的文章,看過的電影,就從腦海中冒了出來,那一刻,似乎真的與宋之的進行了一場異時空的對話,他文字背後的東西,就這樣開始復甦了;當錢小方,瑪瑞,康公侯開始爭論的時候,我曾經看過的林奕華也從腦海中冒了出來。於是,我把他們揉在一起,組成一個我認為的《羣猴》。


2019年4月30日

假期前夜繼續排戲,兩個組一塊場地各自忙活。我做示範如何合理地摔倒在地,在地上滾的時候抬眼看到A組導演也正在地上摸爬滾打,一邊爬一邊説“看到嗎,就要這樣演。”好的,我們是一個愛擦地的劇組。


2019年5月14日

野生導演筆記之不能穿裙子。最近一直是中性休閒打扮,因為排戲的時候動不動就要示範就地躺倒、滿地爬滾。昨天晚上把排練室的地板又用衣服擦了幾個來回。原來,我導的是一部動作片?!


2019年5月22日

野生導演筆記之公演倒計時三天。第二次當導演,演員人數是第一次的2倍,羣戲難度是第一次的2次方。6個人同時在舞台上,要有主旋、插曲、小節奏。這部戲的主旋已成形,精雕那些插曲和小節奏的時候,感覺好像在給一首歌編曲啊,讓她更加靈動,讓她更有神韻。


《羣猴》表演現場


亓媽把這個“徒弟”比喻成“戲精本精”:

她比我敬業多了,還認真:導演筆記,調度場景,音樂,各方面的配合。雖然我對她很放心,但是直到真正表演結束那一天,我的心才放下來。


採訪到這,

亓媽也戲精附身,

讓我來配合一段和他的表演

——《耍大牌》

 action

問:
作為一個導演,你有什麼夢想?
答:

不耐煩地,不屑的眼神回答:夢想?那是用來做的。

cut


一段由亓媽和我參演的10秒短劇結束了。表演完自己就在那嘎嘎樂:

“可能人家真不是裝的,我可能還沒到那個層次境界。”


表演真得很使他快樂! 

“亓媽”快問快答

Q:你是什麼星座?

A:射手座,上升獅子:人多的時候不愛表達,尤其在舞台上,謝幕的時候,根本不知道該説什麼,就是鞠躬感謝。對熟悉的人可以滔滔不絕講很久,要麼就不説話。


Q:最討厭別人對你做什麼?

A:千萬別逼我去做,我可以逼我自己,但是你別逼我。


Q:個人喜歡什麼類型的戲劇?

A特別喜歡在人物情感細節上有內容的劇本,對氣勢恢宏的大場面不太感冒。最近感興趣日本戲劇和電影,感覺他們處理人物很細膩,處理人物一些小的點處理的印象深刻。


Q:最喜歡的戲劇有哪些?喜歡的演員有哪些?

A《雷雨》,《窩頭會館》,《譁變》,阿加莎的戲等等。最喜歡的演員大多還是人藝那些老演員:馮遠征,陳道明,楊立新等。


特別羨慕老些年前,那種都是演員的北京大院裏的場景:很苦,但那樣一個院裏都是大腕兒,那得學多少東西啊!也非常欣賞老一輩人藝那些人。


國外的,比如《穿Prada的女王》裏的禿子:斯坦利·圖齊,還有……卷福。


Q:卷福?好像有點亂入。

A有次我在B站看到卷福拍《霍比特人2》的花絮,飾演史矛革(一條龍)時候,他敬業地趴在地上,模仿一條龍,那表演時説台詞的樣子,讓人一臉敬佩。

Q:這兩個月在做什麼劇?

A:一場關於愛情真相拷問的話劇《旋渦》,已經開始彩排了。還有一個長期的,“天空之城”戲劇計劃。

Q:有什麼近期的心願?

A:等時機成熟了,一定請爹媽來看一場他的戲,我更希望在他們面前像個孩子,這是我應該做的。

Q:在濟南做戲劇社,有什麼想説的?

A:想要濟南有越來越多的不同的戲劇社,一羣人在一起磨合,開心得在一起做某件事情。讓更多人知道我想做的事情,想表達的東西:像畫畫一樣,有人會欣賞喜歡我的表達。


Q:對喜歡錶演的人,説幾句給他們勇氣的話吧!

A:想讓你害怕,想讓你哭,想讓你樂,你在我這兒,不需要去壓抑自己的情緒,可以換一個人生去思考。


Q:最後還有想説的嘛?(亓媽説起來就停不下)

A:最重要的吧,特別感謝幫助過我的朋友以及我的工作團隊,沒有他們,我做不了任何事情。

其次,那我……徵個婚吧!留個個人微信號,徵婚,我想找對象。

我的後記:媽嚷嚷找對象,但又不説條件,話裏話外,就説他高中的時候喜歡了一個大一的。所以,我就推測他喜歡比自己大一點的。

和他的第二次約稿前


如果你站在舞台上,可能會是一個羞澀的人,當眾表演也會很緊張的。但如果你渴望表演,能感知到角色的感知,你就會旁若無人式的,在一個自我、孤獨的狀態裏,慢慢變得鬆弛、享受。


舞台夢,也不是那麼遙不可及

那些未曾領略的生活

可以由你親自上演



來源:齊魯晚報(qiluwanbao002)


文:7 7


這個城市裏

他們有着“不一樣”的生活選擇,

不拘泥於朝九晚五;


走着“不一樣”的人生道路,

不侷限於樓宇大廈;



他們用“不一樣”的視角看待世界,

不只活在朋友圈;


這些“不一樣”的選擇背後

都有着“不一樣”的故事

他們聽從着內心的召喚……


齊魯晚報微信繼續“趣聽”分享

每期將有嘉賓分享自己的經歷

展示“不一樣”的世界和故事

也許這這些故事

可以改變你的態度或者選擇

有趣會“傳染”

如果你有一顆好奇心

對生活充滿熱情

那麼,

兩個有趣的靈魂會越來越有趣!

如果你身邊也有 有故事或有趣兒的人

用“不一樣”的方式生活的人

歡迎留言推薦給我們

我們幫你們約ta!

https://hk.wxwenku.com/d/201134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