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六不只是排放標準,更是汽車行業洗牌的催化劑

麻辣車事2019-07-12 05:26:44

國六標準提前實施,不僅僅是相關部門大力治理環保的體現,對於汽車行業而言,更是洗牌加速的開始。


何為國六?


國六的全稱是輕型汽車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測試方法(中國第六階段)的簡稱,它其實包含了燃油標準和排放標準兩大方面。



油品的區別, 國六的油品在芳烴、苯含量等值上有所降低,簡言之就是相比國五油品更環保了。由於在2019年的1月1日起全國範圍內就開始推行國六燃油了,所以今天跟大家重點聊的就是國六的排放標準。


至於排放標準,就是目前大家議論的最多的地方。最早的政策是從2020年的7月1日起實行,分為國六a和國六b兩個階段,國六b就是真正的國六排放標準。相比於國五,國六b的限制要高了不少,其中氮氧化物減少77%,顆粒物減少67%,整體排放要求提升了30%。而且國六b還引入了顆粒數量的限制和OBD的相關要求。



國五的發動機在經過三元催化器的改進和ECU的升級後,可以滿足過渡階段的國六a標準,但是想要完全滿足國六b,就不只是這麼簡單的事情了。相應的還要在這個基礎上進行更多的升級,帶來的成本上升是肯定的。


嚴苛標準催生的淘汰危機


如果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的話,排放標準的切換實際上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影響。但是從行業的角度來看的話,號稱史上最嚴的國六排放標準,可以説是促進中國汽車產業洗牌的利器了。


實際上國六的標準是在三年前就頒佈了的,當時計劃的日期是2020年的7月1日實施國六a標準,國六b則是要到2023年的7月1日。而近日北上廣等地區直接跨入國六b,時間直接提前了4年,4年已經接近一代產品的生命週期了,換言之,政策的提前基本沒給很多車企留過度時間。



在這樣的環境下,即便是強如南北大眾也不得不發動內部員工來消化庫存,當然對於這些家大業大的合資品牌們來説,影響的充其量是銷量的下滑。對於那些體量不大,研發能力不強的國產品牌來説,可謂災難。



最尷尬的,就是叫好不叫座的代表品牌觀致。國六全面普及後,觀致面臨的是無車可賣的局面,旗下僅有的觀致3、觀致5都沒有明確國六車型的上線日期,不過好消息是滿足國六標準的觀致3已經出現在了工信部新車目錄裏,這下老車主不用擔心觀致絕版了。


▲圖據工信部公示信息截圖


當然,不好的消息是新款的觀致3還沒有什麼大的改變,雖然談不上過時,但是算起來觀致3已經六年沒換代了,對於一款6年不換代的車型,市場接受度就是最大的問題,法系車和鈴木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換言之,國六的實施讓觀致在部分地區不得不面臨產品斷檔的窘境,即便是幾個月的時間,在無形中也加快了淘汰的速度。



至於那些本就瀕臨淘汰邊緣的品牌,例如江淮、海馬、華泰、力帆、寶沃等等,國六的到來基本就宣告了它們的下場。


如果有興趣的話,翻閲今年年初的工信部新車目錄就能發現,除了吉利、傳祺、長城、比亞迪、榮威名爵和奇瑞等品牌以外,其他中國品牌對國六的推進明顯要滯後不少,2019年7月1日以前推出國六車型的幾乎沒有,所以能預見的是洗牌的必然性。


升級國六b的難處


前面説了,從國五升級到國六a相對簡單,而升級到國六b則面臨着至少千元的成本上浮。同樣的還是以那些體量不大的品牌為例,千元的成本上浮在這個車市寒冬裏並不是小數目,所以對於這些品牌來説無疑是雪上加霜的事情,同樣這也是洗牌的因素。


洗牌的催化劑


誠然作為汽車行業的從業者,我們不願意看到中國品牌的倒下。但是換個角度,洗牌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沒有能力的品牌被淘汰,有能力的繼續競爭,市場環境好轉,低價換量將不復存在,這對市場的健康發展又是有好處的。所以與其説國六標準加速了市場的淘汰,不如説國六標準的執行帶來的不只是環保,更帶來了健康的汽車產業發展環境。


對於那些將希望寄於在新能源領域“彎道超車”的企業來説,個人認為還是算了吧。即便是各種消息都在説2025年停售燃油車云云,但是除了公共交通、城市物流和出租車等行業以外,電動車的競爭力遠遠不如燃油車。寶馬董事會成員Klaus Frolich在此前就説過,燃油車才是未來,燃油車還能再火30年。

所以有誰是因為愛才買的電動車?恐怕都是因為那一張牌照。所以不管是國幾,排放標準越嚴格,意味着內燃機的技術水平將越先進,燃油經濟性越好。這不就意味着,我們能買到越來越好的燃油車麼?電動車是未來,但至少近十幾年來不是,所以國六的實施對中國汽車市場絕對是一大利好。


客官別走,下面還有


圍觀

國六排放實施首日,成都車市價格平穩,消費者可以出手了


圍觀

搭載思域同款發動機,新XR-V用實力詮釋何為小型SUV市場中的王者


圍觀

都在唱衰實體店,廣汽傳祺卻把全國特約店升級得更好


在看點這裏
https://hk.wxwenku.com/d/201133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