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發現場,他用一根頭髮絲定了兇手的罪

更成都2019-07-11 23:52:04



刑警給人的感覺,大概是像《白夜追兇》裏面的關隊,或者《重案六組》的男女主角那樣,一身正氣,分分鐘把罪犯繩之以法,無論對方是窮兇極惡還是陰險狡猾。


小時候總有一些孩子説,自己的理想是當警察,想當的大概就是這樣的警察——腰裏有槍,走路帶風。可其實案件偵破是協同作戰,刑警也不全是腰裏彆着槍的。




 痕跡追蹤者 


痕跡檢驗是什麼呢?簡言之就是通過犯罪現場的蛛絲馬跡來找到犯罪證據,查出在這個地方,到底有誰來過、發生過什麼,最後把兇手繩之以法。


現場是安靜的,不會説話,但是在痕檢員的眼裏,它就像一個人一樣,能告訴你很多答案。《法醫秦明》裏面説,法醫的工作就是讓受害人開口説話,痕檢員也是一樣,他們的工作就是讓安靜的犯罪現場開口説話,讓它告訴警察,這裏曾經發生過什麼。



痕檢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多到超乎普通人的想象。


比如鞋印提取,通過腳印的長度和寬度,可大致判斷人的身高。如果可以提取到一串的腳印,其中的步長、步寬、步角等和行走運動習慣相關的數據,可以反映出犯罪人的年齡階段、性別、身高、體態和行走姿勢。


除了人留下的痕跡,還有很多工具都會留下對偵破一個案件很有價值的東西,比如車痕、打擊痕跡、撬壓痕跡、擦劃痕跡等。這類痕跡可以反映出來作案的工具、手法,有時候通過作案手法,還可以推理出罪犯的某些職業特點。



他從哪兒來,從哪兒走,做過什麼?只要做了,總能被找出來。這樣不停地通過一些蛛絲馬跡,給罪犯畫像,最終鎖定某個人或者某幾個人,是現代刑偵的手段之一。除了“找人”,他們做的事情,還能給這個人“定罪”。


破案要講究一個人證物證俱在,這個“物證”大部分時候要靠痕檢,比如犯罪現場留下的一個指紋、作案工具上留下的一根頭髮,都是“鐵證如山”。




 耐得住寂寞 


趙強辦的第一個案子,是個盜竊案。那時候的趙強年輕氣盛,覺得小偷小摸的案子辦起來不夠“刺激”,表現得興致缺缺,帶他的師父看出來了,什麼也沒説,只是帶着他一點一點找到了這名嫌疑人。


九年過去了,趙強從一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成長成為一名資深警察,現在的他,對於痕檢工作也有了更多的理解。



在現在的趙強眼裏,沒有什麼大案子小案子,一個小案子,不處理好,也可能會發展成一個大案子,作大案的罪犯不少都是從小偷小摸開始的。一個警察哪能挑案子呢?對待所有的案件,都要一視同仁,一絲不苟。


痕檢的工作,有時候是很寂寞的,從提取細節再到檢驗,都是自己安安靜靜地完成的。最後抓住罪犯的那一刻,痕檢人員卻並不會出現;嚴絲合縫的推理和法庭上的控訴,再到最後的定罪,他們也都不會直接參與。



所以一個合格的痕檢員,要耐得住寂寞,也要扛得住辛苦。痕檢工作可沒有什麼幾小時工作制,什麼時候有警情,什麼時候就得出發,有時候甚至是半夜三更。


罪犯不會按着工作時間作案,警察自然也就沒有什麼工作時間可言,總不能前一天晚上的案子等到第二天上班了再去出現場——證據是不等人的。


每一個痕檢員都有一雙慧眼,穿透所有的迷霧看見真相,守護所有值得守護的人和事。




相比較在一線直面犯罪現場的偵查人員,這羣人面對的是無聲的黑暗面,他們用蛛絲馬跡還原複雜的案情,讓無聲的證據擲地有聲。


這個世界並非完全光明,但因為有這麼一羣人穿越迷霧找尋真相,正義就不會缺席。




設 計:王 凱 祺       撰 文:夢 蝶




https://hk.wxwenku.com/d/201126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