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朓集校注》:文章冠冕,述作楷模

中華書局19122019-07-11 23:35:38

《謝朓集校注》,[南朝齊]謝朓撰,曹融南校注。謝朓是南朝齊著名詩人,其詩圓美流轉,清新秀麗,上承建安,下啟盛唐,開創後世山水詩之先河。本書收錄謝朓詩歌五卷,賦、表、章等各體文章一卷,是謝朓存世作品全集。


本書所收詩賦以傅增湘校閲吳騫拜經樓正本為底本,文則以嚴可均《全齊文》所收謝朓文為底本,收錄齊備,校勘眾本,斟酌優劣。註釋考訂典故,疏通文意,表見作者的用心。又輯錄佚文、序跋以及諸家評論等,對研讀、鑑賞大有裨益。書末附錄《謝朓事蹟詩文系年》。

 

我國古典詩歌發展到齊樑時期,呈現出了新的面貌:在題材、內容上,繼前人已闢的蹊徑又有所拓展;在表現形式上,除上承建安以來漸重辭采、偶對和用事而踵事增華以外,又進而講求聲律,轉尚清綺。一時作者眾多,蔚成風氣。其中,可以冠冕羣倫、獨步一代,又深遠地影響後來的,允推謝朓。



謝朓像


謝朓(四六四—四九九),字玄暉,祖籍陳郡陽夏(今河南太康縣),而大約出生在南朝都城建康(今南京市)。他是南朝大姓謝氏家族的一員,曾對鞏固東晉政權建立大功的謝安、謝玄是他族中的高、曾祖輩。祖父謝述,吳興太守。祖母是後漢書作者范曄之姊。父親謝緯,散騎侍郎。母親是宋文帝劉義隆(太祖)的第五女長城公主。歷宋至齊,謝氏家族已漸陵替。謝朓高祖早卒,曾祖以來,亦無高位,又因范曄謀反被誅事的牽連,招致家禍,因而愈見衰微。但謝朓畢竟還是“衣冠子弟”,自幼有着較好的文化教養,所以史傳上説他“少好學,有美名,文章清麗”,且“善草隸,長五言詩”。他的家世出身,無疑在他思想意識上打上深刻烙印,也給他生活和創作以很大影響。


謝朓入仕,當齊武帝蕭賾即位之初。這時,武帝弟豫章王嶷為太尉,朓解褐任太尉行參軍,年才十九。永明四年(486),武帝第八子隨郡王子隆遷東中郎將、會稽太守,朓任其官屬。繼又轉任衞將軍王儉東閣祭酒、文惠太子長懋舍人。武帝次子竟陵王子良為護軍將軍兼司徒,在雞籠山下開西邸,招接文士,一時作者麕集,朓和沈約、王融等並稱“竟陵八友”,相與講論音律,創作詩賦,酬答唱和,極一時之盛。這期間,謝朓受着聲病論的薰染和寫作技巧上的鍛鍊,大有助於他日後文學創作的成就。


永明八年(490),子隆受命為鎮西將軍、荊州刺史,翌年親府州事。朓被任為鎮西功曹,轉文學,隨藩赴任。史稱子隆“性和美,有文才”,武帝曾向國子祭酒王儉誇讚他説:“我家東阿也。”因為愛好相同,意氣投合,所以謝朓“尤被賞愛,流連晤對,不捨日夕”。這便引起當時任鎮西長史的“儒林祭酒”、舊派官僚王秀之的嫉忌,以朓“年少相動”,密報武帝。朓終被敕令還都。這是他十年平穩仕途中所遭受的一次沉重打擊。他在《暫使下都夜發新林至京邑贈西府同僚》詩裏説:“常恐鷹隼擊,時菊委嚴霜。寄言罻羅者,寥廓已高翔。”真實地反映出遭受打擊後悚懼畏禍和倖免災害的複雜心情。


謝朓還都,正遇上齊武帝病歿、皇孫鬱林王昭業即位(太子長懋已先死)的大事。這時,武帝的堂弟蕭鸞受遺命輔政,卻乘此把持國柄,陰謀篡奪。次年一年之間,便先後廢黜了昭業、昭文兄弟,自登帝位,是為明帝,改元建武。是年“三改年號”,這在我國曆史上極為罕見。還都之後,謝朓先是任新安王昭文中軍記室,後又兼尚書殿中郎。當昭文繼其兄被扶上帝位時,蕭鸞為驃騎大將軍、錄尚書事,朓任驃騎諮議,領記室,管霸府文筆。蕭鸞即位,他轉官中書郎,掌中書詔誥。中書是勢利之職,謝朓所受信任之重,可以想見。建武二年夏,他出任宣城太守。在這次蕭齊皇室內部爭攘的政治風暴中,密切接近最高統治人物、處身漩渦中心的謝朓,雖是官位逐步升遷,卻也親見了統治集團內部爭奪、屠戮的慘烈。他的好友王融因圖擁立子良,在昭業即位十多天後即“於獄賜死”;接着,他曾長期追隨的竟陵王子良“以憂卒”,隨郡王子隆也因蕭鸞的忌憚“見殺”。在血腥瀰漫的嚴峻現實中,他內心震動的強烈,精神創痛的深重,不言可喻。所以,在他出守山川秀麗的宣城時,一面發着“皇恩竟已矣”的感歎,一面也懷有“囂塵自茲隔,賞心於此遇”的欣快。


宣州謝朓樓


出守宣城只一年有餘,約在建武三年(496)冬或稍後,他“以選復為中書郎”。不久,又出為明帝長子鎮北將軍、晉安王寶義的諮議、南東海郡太守,行南徐州事。永泰元年(498),明帝病篤,對曾輔佐齊高帝開國有功、官至司空、任會稽太守、居東南重鎮的王敬則深懷猜忌,密加防範。敬則也有所察覺,準備發難。王敬則是謝朓的岳丈,於是敬則第五子幼隆派人祕密告知謝朓,欲共商所計。朓出於自保圖存,即拘執來使,馳報明帝。敬則終於兵敗被殺。明帝對朓深為嘉賞,升任他為尚書吏部郎。朓上表三讓,終不見許。謝朓告發岳丈反事,他妻子當然痛恨入骨,同時的人也深加砭刺,後來史家,更多所譏評。謝朓在這事上所表現的懦怯畏葸,勉求避禍,確無庸置辯。但他面對的是一個“性猜忌多慮”,“雄忍”而善“用計數”的“嚴能”之主,得位之後,正時刻嚴防異己,南徐州密邇京畿,處在他眉睫之下;為防範王敬則,並先已明授親信而“素着幹略”的宿將張瓌為平東將軍、吳郡太守,恰可以拊南徐州之背。所以,謝朓的舉動,確是“實逼處此”,有所不得已的。


這年七月,明帝病死,太子寶卷即位。寶卷失德,明帝的表弟江祏、江祀兄弟議立明帝第三子寶玄。既而忽又回惑變計,謀立明帝之侄遙光,祕密徵取謝朓的意見,遙光也遣人致意籠絡。朓因自感受恩明帝,不肯置答,並以祏等密謀告知輔國將軍左興盛。遙光、江祏等得訊,立即先發制人,稱敕召朓,收付廷尉,並下獄誅死。對他的死,他的知己沈約曾在《傷謝朓》詩裏説:“尺璧爾何冤!”後人也每惋惜地指出他的死是“以冤”。這都是就當時的具體人事而論,是不錯的。我們卻覺得謝朓以才華秀髮、正處盛年而疏於世務的一代作者,就這樣無謂地在蕭姓一家的爭權奪位中丟失了性命,才真是大冤,深可歎惜!

 

謝朓的文學創作業績,除樂府、五言的成就最為秀出外,辭賦、駢文等也卓然可觀。


他的樂府、五言的內藴,較為繁富。其中,摹寫山水景物的尤見突出。


山水的進入文學,《詩》《騷》已開其端,但那只是作為比興或出於助成抒情的需要。東漢以下,由於隱士、逸民的悦山樂水,山水見於文人創作的漸多。所以“建安之時,敍景已多,日甚一日”。曹操的《觀滄海》就是備受稱譽之作。魏晉玄學流行,談玄説道之士崇仰自然,常借山水以表玄理,見玄趣。因之,文學創作上當玄言詩再無出路時,“山水方滋”,自是很自然的了。到謝靈運、鮑照出,才真正標誌着山水文學的確立。


謝朓是繼蹤二人之後的優秀山水詩作者。他年輕時生活在建康,自幼受着那裏山水景物的薰陶。弱冠以後,行蹤漸遠,“東亂三江,西浮七澤”,更廣泛地接觸江南、荊楚的山水。三十二歲時出守宣城,因為仕途中的遭遇引起了內心出處仕隱的矛盾,更有意識地接近山水,而宣城又正是風景奧區,山水名都,更多物態風姿可以供他蒐羅筆底。他守宣時間不長,山水詩的寫作卻特多,而且名篇絡繹,終以此奠定了他在我國詩歌史上的特有地位。


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


建康是南朝名都,山縈水環,宮室巍峨。作者以青年人特有的敏鋭感覺和開朗胸襟,用明快筆致寫出了這裏“逶迤帶淥水,迢遞起朱樓。飛甍夾馳道,垂楊蔭御溝”(《入朝曲》)的景色,至今讀來,當時的壯麗風貌,還宛然在目。“秋河曙耿耿,寒渚夜蒼蒼。引領見京室,宮雉正相望。金波麗鳷鵲,玉繩低建章”(《贈西府同僚》),則真切地反映出皇都的秋夜景象。“遠樹曖仟仟,生煙紛漠漠。魚戲新荷動,鳥散餘花落”(《遊東田》),很精細地摹寫出京郊春日的晴態。“朔風吹飛雨,蕭條江上來。既灑百常觀,復集九成台。空濛如薄霧,散漫似輕埃”(《觀朝雨》),也如畫地描繪出京華的雨景。他滯留荊州,時間較短。當時,正一心攀附隨王,“共奉荊台績”,想有所作為。所以,荊土山水,涉筆的不多,且往往是遠望所接,其中卻也不乏佳制。如《望三湖》:“積水照赬霞,高台望歸翼。平原周遠近,連汀見紆直”;《春思》:“茹溪發春水,阰山起朝日。蘭色望已同,萍際轉如一。巢燕聲上下,黃鳥弄儔匹”,都生動真切,發人遐想。出守宣城,是在遭讒還都又經政局劇變之後,他正想藉山水清景療治心靈上的創傷,因而對山水癖愛特深。《謝宣城別傳》曾説:“朓常有言:‘煙霞泉石,惟隱遯者得;宦遊而癖此者鮮矣。’”癖嗜既深,觀察、描寫,便也探奧入微,窮形盡致;而且時時融入自己的心性,給景物敷上一層感情色彩。如到宣之後,才一涉足,就歡唱出“招招漾輕檝,行行趨巖趾。江海雖未從,山林於此始”(《始之宣城郡》)。偶有登望,也寫出了“寒城一以眺,平楚正蒼然。山積陵陽阻,溪流春谷泉”(《宣城郡內登望》)。寫秋天的特有景色是“寒槐漸如束,秋菊行當把”(《落日悵望》);寫冬景則是“颯颯滿池荷,翛翛蔭窗竹。……蒼翠望寒山,崢嶸瞰平陸”(《冬日晚郡事隙》)。春日在他的筆下是“香風蕊上發,好鳥葉間鳴”(《送江兵曹檀主簿朱孝廉還上國》),夏日則是“望山白雲裏,望水平原外。夏木轉成帷,秋荷漸如蓋”(《後齋迥望》)。宣城的山水草木,美景勝態,一經詩人彩筆點染,無不生氣盎然地呈現在讀者面前,令人神往。


大體看來,在謝朓的山水詩裏,既有“荊山嵸百里,漢廣流無極。北馳星晷正,南望朝雲色”(《答張齊興》)“茲山亙百里,合沓與雲齊。……上幹蔽白日,下屬帶回溪”(《遊敬亭山》)等雄壯闊大場景的摹寫,表現豪壯之美;也有“輕蘋上靡靡,雜石下離離。寒草分花映,戲鮪乘空移”(《將遊湘水尋句溪》“日華川上動,風光草際浮。桃李成蹊徑,桑榆蔭道周”(《和徐都曹出新亭渚》)等精微輕倩物態的描繪,顯現秀逸之美。他能敏鋭地感知、發現大自然的千姿百態,並完美地予以表現,為大地的自然風光增色,使人們在獲得美學享受的同時,萌生出對祖國河山的無限熱愛。


謝朓詩作中,也較多反映他的政治思想和人生態度。


謝朓出生於士族地主家庭,受到傳統教育、時代風氣的影響,加以自身所經歷,形成了他特有的政治思想和人生態度。他思想中雖有佛、道成分,但仍以正統的儒家思想為主。他入仕後立意建樹功業,有所表現。祖輩中謝安、謝玄的事功,時時在他意念中起着激勵作用,他曾深婉地吐露“平生仰令圖”的心情。


這時南北分裂已歷一個半世紀,北魏政權日趨強固,不時南向侵擾。謝朓詩裏,就常表現對統一的嚮往。他隨隨王出鎮荊州,在《從戎曲》中,曾抒發“自勉輟耕願,徵役去何言”的慷慨心情。在《和江丞北戍》詩裏,也寫着:“京洛多塵霧,淮濟未安流。豈不思撫劍,惜哉無輕舟。”流露出像曹植在《雜詩》中所寫“江介多悲風,淮泗馳急流。願欲一輕濟,惜哉無方舟”那樣的情懷。在他兩首長篇詠史之作裏,一則曰:“北拒溺驂鑣,西戡收組練。江海既無波,俯仰流英眄”(《和伏武昌登孫權故城》),表現對胸懷雄略的孫權的崇仰;一則曰:“戎州昔亂華,素景淪伊谷。阽危賴宗袞,微管寄明牧。長虵固能翦,奔鯨自此暴”(《和王著作融八公山》),熱情歌頌族中先輩在淝水之役中的業績。兩詩之中都流露出北吞強敵、混一區宇的意想,和當時人民的願望相一致。南朝二百餘年間,江表士夫宴安江沱,乏激昂為國之志,謝朓能唱出這樣的雄健之音,是彌足珍視的。


作者在三十歲以後,兩度出理州郡,親民臨政。在詩歌中反映出來的為政思想,不脱儒家的禮治觀念。他自己的施政設想是:“烹鮮止貪競,共治屬廉恥”,希望出現“廣平詠”“華陰市”(《始之宣城郡》)的政績;對友人的為政,也以“廣平聽方籍”(《新亭渚別範零陵雲》)、“子肅兩岐功”(《答張齊興》)相期勉。他理想的政績是政簡訟清,人和年豐。


對待人民,他自期能做到不侵擾,去兼併,恤念貧病,歲豐年祥。他雖不具備優異的理政之才,但在出守期間,還是能兢兢業業勉修其職的。為了佇待年祥,他及時祭賽祈雨,祈求“福被延氓澤”(《賽敬亭山廟喜雨》)。他也給貧民分賦田畝,想着“察壤見泉脈,覘星視農正”(《賦貧民田》),希望人民倉廩豐實。於役湘州,賦詩告別宣城吏民時,還自感歉然:“遺惠良寂寞。”看來,他還不失為一個純正的良吏,無怪後來地方誌也把他列入了良吏傳;而封建時代的詩人士夫,也每以他為榜樣,或如雍陶為簡州牧時以宣城自比,或如王延彬刺泉州時寫出“也解為詩也為政,儂家何似謝宣城”之類的詩句,深表欽仰之忱。


謝朓詩中,特多抒情述懷之作。


謝朓是一個富感情、重友誼的人。早歲在西邸中,廣交當時文士;出任外職時,和僚佐從事,也有着深厚情誼。所以,不論同詠唱酬,或接句聯吟,常表現出深摯的感情。如《酬王晉安》:“悵望一途阻,參差百慮依。春草秋更綠,公子未西歸”;《臨溪送別》:“沬泣豈徒然,君子行多露”,都寫出別後深刻的思念和關懷。對在政局劇變中慘遭不幸的相知,儘管自己身居高位,志意盈滿,依然念念在懷,深情地詠唱出:“零落悲友朋!”(《始出尚書省》)思鄉念歸之情,在詩裏有更多、更深刻的抒寫。他以建康為自己的鄉邑,離去時常表現出戀戀不捨,居外時更多表現出眷念深情。如《京路夜發》中,一再慨歎着:“故鄉邈已夐,山川修且廣”“行矣倦路長,無由税歸鞅”。在《晚登三山還望京邑》中,詠唱出:“佳期悵何許,淚下如流霰。有情知望鄉,誰能鬒不變?”居外任時,所寫“鞏洛常睠然,搖心似懸旌”(《後齋迥望》)、“已傷慕歸客,復思離居者”(《落日悵望》)、“已惕慕歸心,復傷千里目”(《冬日晚郡事隙》)之類的詩句,更是不勝枚舉。即使在心情欣快時,他也會唱出:“樂極思故鄉。”(《賽敬亭山廟喜雨》)這些,都表現出作者對鄉邑的淵然深情,能激發遊子心絃的共鳴。



在他的後期詩作中,抒發最多的則是由於仕途艱險、政爭殘酷而萌發的縈心祿位又寄想棲隱的矛盾心情。如經歷皇室內難、出守宣城時,他的想法是“既歡懷祿情,復協滄洲趣”(《之宣城郡出新林浦向板橋》)守郡之際,也時時發出“方棄汝南諾,言税遼東田”(《宣城郡內登望》)“既乏琅邪政,方憩洛陽社”(《落日悵望》)的詠唱。甚至在直中書省時,也毫不掩飾地寫出“信美非吾室,中園思偃仰”(《直中書省》)。抒發這種感情時,都低徊宛轉,引起人們的同情,也使人們加深對他所處社會現實的認識。他懷有“戢翼希驤首,乘流畏曝鰓”(《觀朝雨》)的內心矛盾,卻不能像陶淵明有“彼達人之善覺,乃逃祿而歸耕”的徹悟而決然擺脱,終於以身為殉,只能使人們讀到這些抒情詩時為之一慨。

 (節選自《謝朓集校注》前言)



點書影購買本書

《謝朓集校注》

叢書名:中國古典文學基本叢書

作者:[南朝齊]謝朓 撰 曹融南 校注

書號:978-7-101-13827-6

裝幀:32開 平裝

定價:54.00元


作者簡介


謝朓(464—499),字玄暉,祖籍陳郡陽夏(今河南太康),南朝齊著名詩人。出身望族,謝安、謝玄是其高祖、曾祖輩;與謝靈運同族,詩風又相近,世稱“小謝”。李白詩云:“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非常推重謝朓。謝朓繼承了謝靈運細緻清新的特點,又通過模山範水抒發情感,達到情景交融的境界。音調流暢和諧,鏗鏘婉轉,也是謝朓詩歌突出的特徵。


曹融南(1915—2017),字君健,江蘇常熟人,上海師範大學教授,上海市古典文學學會顧問。師從黃侃、吳梅等先生,專研古典文學,撰有《漢魏六朝散文選注》《古文薈萃》等。


目    錄

前言

凡例

謝朓集校注卷一

酬德賦

思歸賦

七夕賦

……

為百官勸進齊明帝表

為齊明帝讓封宣城公表

為明帝拜錄尚書表

為宣城公拜章

拜中軍記室辭隨王箋

為王敬則謝會稽太守啟

謝隨王賜左傳啟

謝隨王賜紫梨啟

為錄公拜揚州恩教

臨東海餉諸葛璩谷教

哀策文

齊敬皇后哀策文

諡冊文

齊明皇帝諡冊文

墓誌銘

臨海公主墓誌銘

新安長公主墓誌銘

齊鬱林王墓誌銘

齊海陵王墓銘

祭文

祭大雷周何二神文

為隨王東耕文

為諸娣祭阮夫人文

樂歌

雩祭歌

四言詩

侍宴華光殿曲水奉敕為皇太子作

三日侍華光殿曲水宴代人應詔

三日侍宴曲水代人應詔

 

謝朓集校注卷二

五言詩

鼓吹曲

同沈右率諸公賦鼓吹曲名先成為次

同前再賦

……


謝朓集校注卷三

五言詩

將發石頭上烽火樓

答王世子

答張齊興

……

 

謝朓集校注卷四

五言詩

直石頭(蕭衍)

和蕭中庶直石頭

經劉瓛墓下(隨郡王蕭子隆)

……

 

謝朓集校注卷五

五言詩

奉和隨王殿下

詠風

詠竹

……

聯句

阻雪

還塗臨渚

紀功曹中園

閒坐

侍筵西堂落日望鄉

祀敬亭山春雨

往敬亭路中

 

附錄一

佚文

蒲生行

別王僧孺

為鄱陽王讓表

春遊

至潯陽詩

失題

 

附錄二

一、版本卷帙

二、舊刻序跋

三、諸家評論

 

附錄三

南齊書本傳(南史傳附)

宣城郡志良吏列傳

 

附錄四

謝朓事蹟詩文系年



內頁欣賞



(統籌:陸藜;編輯:參商)


https://hk.wxwenku.com/d/201126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