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小蕙:她的傳奇,絕不是“把富豪老公買破產”

潘幸知2019-07-11 21:49:05

作者:李娜

來源:與爾同消萬古愁(ID:shovidnana)


章小蕙56歲了。

 

簡直難以置信,這個女人依然那麼年輕飽滿,朝氣蓬勃,她眼睛裏的慾望和熱情,獨立和灑脱從來沒有暗淡下去。

 

就在前幾天,章小蕙在自己的公號上轉載《VOGUE》的專訪稿,標題霸氣《章小蕙:我很帥,我是超帥》,文章的結尾鏗鏘又傲嬌,“不攀附,不依靠。有所希望,有所鍾愛。有可以用一生長久守護的理想。

 

章小蕙活成了一個傳奇。

 

她的傳奇,絕不是八卦故事裏“把富豪老公買破產”的瘋狂任性,而是無論人生境遇如何變遷,她始終保持了那份灑脱自由的底氣,即使跌倒命運的谷底,也沒失去天生的驕傲和矜貴。

 

到最後你會發現,這樣的女人就是根本打不倒,摔不爛,放在什麼樣的環境裏,都能興高采烈地活,歡歡喜喜地開出花來。



傳聞亦舒《玫瑰的故事》是以章小蕙為原型,雖然惺惺相惜的兩人相識已是小説出版8年之後的事情,但這依然不妨礙人們喜歡把玫瑰比作章小蕙。


不單單是故事裏的玫瑰,章小姐本人,也的確是像極玫瑰這種生物。


豔麗、濃烈、狂放,周身洋溢着未被世俗禁錮的自由感,連身材都不是香港女人愛慕追求的纖細瘦長,而是極具美式復古風情的豐滿美豔。


年輕的姑娘們可能並不熟悉章小蕙,不要緊,想象一下李湘的女兒王詩齡,就可以知道章小姐的成長之路是如何的富足優渥。


章小蕙的爸爸張建國是加拿大《文匯報》的主編,後來一手創辦了加拿大中文電視台,家住九龍塘大宅,出入司機接送。


她4歲起就跟着媽媽在美美百貨和連卡佛選購衣服,穿着昂貴的童裝跑遍整個東京,12歲開始和玩伴研究時裝雜誌上的搭配,18歲成人禮上穿的是著名時裝設計師專門設計的晚裝。



“飯可以不吃,衫不可以不買”的人生宗旨,別人説,是故作姿態,章小蕙説,理直氣壯。


她還生得標誌,亭亭玉立,落落大方,一頭烏黑厚亮的波浪長髮,一雙圓潤明亮的剪水秋瞳,芙蓉如面柳如眉。


遇見白馬王子也是順理成章,24歲那年與當紅歌星鍾鎮濤一見鍾情,阿哥愛她愛到死,為娶她回家,奉上百萬豪華婚禮,簡直就是那個時代的黃曉明和 Angelababy,風頭無二。



1987年的章小姐,就是活體瑪麗蘇本蘇。美貌、富有、愛情,你想要的一切她都有。


曾經在一次記者採訪中,章小蕙説自己出門從不帶錢包,貴的衣服刷卡買,便宜的小東西直接賒賬,讓同事付或者月結。


記者問她,連身份證都不帶嗎?她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説難道香港人不認識我嗎?


那時的章小蕙,活的任性而跋扈——她甚至不是故意如此,而是一直如此,還平安順利地活到了當下,她從不覺得哪裏有任何不妥。


雖然章小蕙很容易令人想起民國時期那個同樣以揮霍無度著稱的名媛陸小曼,但無論是抗壓能力還是處事哲學,章小姐都已經做到了與時代共進步。


兩人共同點很多,不限於名字裏都有一個“小”字。


都是含着金鑰匙出生的千金小姐,有上等的容貌,受最好的教育,一輩子都活得旁若無人,逍遙自在。


《月亮的光華,終究不能永恆》一文中,形容陸小曼:“她像一個被慣壞的孩子,理直氣壯,肆無忌憚地享用生命的饋贈,在前半生裏,沒有半分珍惜。於是中年之後,曾經的佳人孤獨地吞噬這自己釀造的苦果”。


如果不看全文,我會以為這是在説章小蕙。


當然,章小姐絕不會認為自己的生活是暗淡無光的,我覺得她奇特的地方就在於:


她總能把生活過得很輕巧,哪怕在你看來她已經跌進谷底無法翻身,她身上也沒有那種生活的苦難和厚重。




破產事件出來後,港媒的討伐鋪天蓋地,“敗家”、“拜金”、“剋夫”,帽子扣的一頂比一頂惡毒,章小蕙不逃避不退讓不迴應,默默承擔了2.5億元的債務。


是的,你沒有看錯,鍾鎮濤的破產並不是因為章小蕙無止境的買買買,而是因為兩人共同投資房地產的失敗——那一年是香港金融大地震的1997年。


2.5億不是小數目,章小蕙變賣了一些衣服,找律師打官司,敗訴又上訴,她真是莫名好運的女人,最終打贏官司債務免除。


離婚之後的章小蕙,反而獲得了一些認可和肯定。


她開專欄,在最落魄的時候寫最風光的日子,還出了兩本書,《品味01》和《品味02》,教女孩子們如何扮靚與玩樂,畢竟,香港第一敗家女的 title 在此,誰不買賬?


她也確實品位不俗,見地獨特。


比如她寫動人的脣彩,“我最喜歡的脣膏色調有:玫瑰色調、暗紅色調和蓮藕暗灰紫色調,這三種色系都能分別達到似有若無的脣裝效果,呈現粉嫩自然的嘴脣”。


又或者寫耐看的祕訣,“再時髦再漂亮的衣服都只是襯托個人氣質而已,女性的光彩光芒還是發自內心的比較耐看,就像電影一樣,迷死熒幕上的奧黛麗·赫本、格麗絲·凱利,儘管扮窮家女也好,穿破布也好,大家一樣看的如痴如醉”。



她也頗有生意頭腦,開時裝店,因為沒錢進貨,就賣自己的二手衣服,卻異常的受歡迎,第一年掙了2700萬,第二年掙了2300萬。


二手店的模式甚至啟發了“米蘭站”的老闆,沒錯,就是那個你在香港隨處可見的二手奢侈品店鋪,“米蘭站”老闆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章小蕙是香港將名牌二手服飾概念變為一盤生意的第一人。


她是物慾裏成長起來的女人,自然能跋涉其中精準把握,把“買買買“的愛好變成掙錢的能力,也是一種獨到的本事。


鍾鎮濤有一本自傳叫《麥當勞道》。


據説裏面有諸多關於章小蕙的恩怨,比如“半夜睡覺發出so beautiful的驚歎,不用説也知道夢見了好看的衣服”,“在媒體前搶着接小孩放學,維持慈母形象,但回家不到半小時就自己外出逛街,留下一對兒女。”


除了寫書泄憤,面對媒體,鍾鎮濤也不時就要發出一番“都是她害我”的苦情告白,似對前妻有一種放不下的怨婦情結。


無論是為博眼球還是為宣傳,如此唱衰自己的前任都不是一件多麼體面的事,畢竟曾經的兩人也是媒體筆下的“金童玉女”,有過甜蜜動人的過往。



據説章小蕙的父親曾極力反對過這段戀情:“給你念書你又要去結婚?你還太小,不準!”最後章小蕙和鍾鎮濤雙雙跪在其面前,才爭取來了這門婚事。


與蜜罐里長大的章小蕙不同,鍾鎮濤雖然是超級巨星,但是出生欠佳,億萬家產全靠自己打拼,生性仍是節儉。


大概章小蕙的父親一早就看出了兩人之間價值觀的差異,雖然在所有人看來,這樣的一對俊男美女簡直是天作之合。


離婚後的章小蕙曾不無感慨:如果當時我聽了父親的,我的人生或許就不一樣了。


真愛當然是有過,否則鍾鎮濤不會砸下百萬舉辦轟動全港的風光婚禮,還在婚後大手筆提供每年500萬的置裝費。



只是呢,所有的富家女都生性浪漫又自我,所有的窮小子也逃不開為金錢所累的狹隘。


當愛情不在,過去所有心甘情願的付出都變成了面目可憎的見證,若非不把對方狠狠踩在腳下,便對不起曾經的自己。


所以鍾鎮濤這麼多年也無法坦然面對章小蕙,逢人便要哭訴章小蕙的不好。


面對前任的唱衰不止,章小蕙倒是淡然的多,多年後問及和前夫的關係,只用“bittersweet”一詞帶過,沒有埋怨,沒有罵街,沒有哭天喊地説愛錯人。


分開之後不説對方的那個總是令人比較佩服。

 

我並不想為章小姐洗白,畢竟人是複雜而多面的,她有姿態優雅的一面,也必定有人們眼中不堪的一面。



作為亦舒在全香港最欣賞的女人,我也不覺得章小姐是獨立女性的代表——雖然她的確有腦也有韌性,但更多還是依仗她的好出身。


我覺得章小蕙比較可貴的一點就是,即使遭遇磨難和不公,她也從不喪氣,高高興興享受生活賦予的美好,欣然接受隨之而來的不順,苦難從來都不會寫在臉上。


每當我走在大街上,看到來來往往的人都帶着一張被生活磨礪的臉,我就覺得,我們真的太需要章小蕙的這種渾然天成的燦爛和不羈了。 


作者簡介:wutata,本平台簽約作者,佛系海歸女,貓系少女心,自帶文藝,會點美粧,也愛時尚。首發公眾號:與爾同消萬古愁(shovidnana)


或許你還想看:

» 點擊圖片即可閲讀全文 «

潘幸知

攜手  千位情感諮詢師

百位婚姻律師

為你的婚姻和成長保駕護航

掃碼聯繫情感分析師

諮詢情感問題↓

夫妻溝通出軌冷暴力修復

戀愛挽回離婚適應自我成長

 

預 約 付 費 諮 詢

請 聯 系 微 信 號

xingzhizaixian32


https://hk.wxwenku.com/d/201124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