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未來,先聽聽“天使”怎麼説吧

桃桃淘電影2019-07-11 21:05:29

看完劇集《好兆頭》之後,我徹底淪為魔鬼Crowley(大衞·田納特 飾)和天使Aziraphale(麥克·辛 飾)的CP粉。


《好兆頭》劇照


他們倆在伊甸園圍牆上“一見彼此誤終身”的橋段,來來回回看了很多遍。對照結局來看,惡魔與天使的初次見面就已經預示了劇中世界末日的最終走向。


故事開始,天使把單位天堂給他配的火焰劍送給了被驅逐出伊甸園的亞當、夏娃,但是他一直擔心這麼做是不對的。



惡魔卻懂得如何安慰他,“你可是天使啊,我覺得你不可能做錯事。”



一句話就讓天使如釋重負,笑容重現。



本週開始在全國藝術電影放映聯盟上映的紀錄片《善良的天使》,又一次讓我想起《好兆頭》裏的這段對話。



而《善良的天使》的片名,則取自美國第16任總統亞伯拉罕·林肯在1861年第一次總統就職演講中的一句話:“神祕的記憶之弦……終將被天性中善良的天使所撥動。”


這篇演講發表的大背景是,當時美國南方與北方的矛盾已經是劍拔弩張的地步,儘管林肯在演講強調雙方“不是敵人,而是朋友”,南北戰爭最終還是在一個多月後爆發。


只是再結合南北戰爭最終的結局和影響來看,“善良的天使”似乎一直都在。


回到紀錄片《善良的天使》來説,英國導演柯文思在這部影片中要探討的問題,既是形而上的也是極具現實意義的。


《善良的天使》劇照


影片用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去探討中國與美國兩個國家之間的關係問題,但影片的最重要的角色不是兩國的政要,而是形形色色的普通人。


他們當中有在中國做外教的美國退役海軍陸戰隊士兵,也有去到美國推廣珠算的中國人李先生,還有在美國獨自旅行的中國視障人士老曹以及在中資工廠工作的美國人。



這些來自中美兩國的普通人,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開始接觸來自另一個國家的文化和人羣。


而在交流與溝通日漸深入之後,這些跨越了兩種文化的普通人發現,他們跟來自另一個國度的普通人,相同遠遠超過了不同。


這也對應了《善良的天使》開篇,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博士提到的一段往事。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博士


1972年,他隨美國時任總統尼克松一同訪華時。那次訪問中,他對周恩來總理説,他覺得來到了一個神祕的國度。


而周恩來總理的回答是:“中國有什麼神祕的呢?我們有9億人,但是並不神祕啊。如果我們能增進對彼此的瞭解,這種神祕感就會消失。”


2019年是中美正式建交四十週年。


現實是,基辛格曾經提及的“神祕感”並未在這幾十年間被徹底祛魅。


這也是為什麼《善良的天使》中普通人的視角以及他們對於交流的努力和渴望會顯得如此真實而生動——這一切都是在自然當中自然發生的。


電影中,那位退役的美國士兵不僅是一間國際學校中的老師,他還在中國組建了家庭。他會陪着他的中國妻子,一同去祭拜他的岳父。



在那個完全中式的祭奠儀式中,他的出現並不顯得突兀,他的神色中也沒有什麼詫異——拋開儀式本身的不同,無論是中國人還是美國人對逝者的思念都是一樣的。


而這樣共通的情感,是可以超越文化與語言的界限的。


就像,去到美國推廣珠算的李先生雖然不懂英文,但這並不影響他讓講英文的美國小學生感受到珠算的神奇,甚至是讓他們迅速地學會簡單珠算。



溝通的方式從來不只有語言,而真正的溝通的起點也不是語言,而是尊重以及作為人的共情。


《善良的天使》的導演柯文思先後兩次拿到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獎(《你不必去死》《6號小姐:音樂把我拯救》)。他執導的紀錄長片《隱藏的士兵》《天堂囚徒》也都獲得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提名。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柯文思就想拍攝一些關於中國的作品。而在歷時五年的拍攝之後,他終於完成了《善良的天使》。


導演柯文思拍攝《善良的天使》工作照


柯文思在一開始就決定從普通人的視角出發,去講述中美關係,“我不想做成一部滿是政治人物訪談或是充滿了邏輯性分析以及數據羅列的教育紀錄片”。


但這並不是説,《善良的天使》拒絕邏輯性的分析。


事實上,影片也採訪到了不少對中美關係有着不同見解的政要、學者、專家。


除了前面提到的基辛格博士,我們還在《善良的天使》中聽到了美國前國務卿詹姆士·貝克、瑪德琳·奧爾布賴特,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中國的前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經濟學家成思危,香港特別行政區前行政長官董建華,恆隆集團主席陳啟宗等人的觀點。


美國前國務卿瑪德琳·奧爾布賴特


一種很直觀的感受是,這些政商界人士的觀點,幾乎都在強調中美雙方為什麼要傾聽“善良的天使”的聲音,為什麼要保持合作,為什麼要保持友好關係——特別是在中國不斷崛起的背景之下。


而紀錄片中的普通人則直接用他們的行動讓我們看到,來自中美兩國的人們已經在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去了解彼此和彼此的文化。


真正的溝通已經開始,而我們要做的就是讓這種溝通進行下去——因為這樣的溝通正在決定着中美關係的未來。


如果真的有“善良的天使”的話,那也一定只會在這種真正的溝通中出現。


在這種前提之下,我們相信,也願意繼續相信,“善良的天使”一定不會做出錯誤的選擇。

https://hk.wxwenku.com/d/201123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