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不攏?梅城小區加裝電梯為什麼難?

江蘇文藝出版社2019-08-18 01:20:35



文學,一種關於語言的表演藝術,一開始是必須藉助於筆墨,後來形式越來越多樣化,有了電視、電影。而它的本質,仍然是關注人的內心情感世界,關注人的精神狀態,最終表達出來。王建平擁有這種強烈的表達的慾望。


上世紀八十年代伊始,在山明水秀、物華地靈的當塗縣,悠悠江水孕育了千年的歷史和璀璨的文化,作家王建平生於斯、長於斯,耳濡目染的都是當地厚重的文化底藴和博大的人文情懷,尚很年輕的王建平就和所有同齡的充滿熱情的年輕人一樣,有一個悠悠在心的文學夢,也有一個想當作家的夢想。就這樣,一拿文學這支筆就是三十多年。


他三十多年的寫作並不是一帆風順的,身為一名公務員,寫作是他的“第二職業”,的確,如果在馬克思那個時代,餓着肚子去思考一個文學的問題,也許是時代的光榮。畢竟信息也閉塞,對比沒有那麼明顯。而現在,一個人要是沒有物質保障去追求關於藝術和文學的價值,人們只會對他嘲諷:他會被當成一個瘋子。所幸,王建平雖工作繁忙,寫作卻一直沒有中斷,尤其是2004年後,他潛心文學,筆耕不輟,迎來創作生涯的高峯期。



王建平的作品風格凝練、厚重、幽默,他的作品嚴格意義上屬於現實主義。善於描繪人們龐大生活的一部分,尤其善於描繪處在社會底層的“那些人的那些事兒”。他憑藉着自己的獨特感悟和體驗,對人性深處洞幽入微,對人性的善惡兩面一分為二地剖析。一方面無情地展現人性的弱點,一方面又敏感地捕捉人性的光輝,按照他的説法,“沿着生命本來的軌跡,實現自我完善和自我救贖。”


作者的筆鋒之間流露出了深厚的人文情懷和個人審美價值取向,真正關注腳下紮根的土地,關注普通小人物的生活,思考人類生存生活的境遇,從沉淪中升騰、從困境中涅槃。


閲讀他的小説像是在看一支萬花筒,你可以看見自己,也可以看見別人,同時也會產生一種“似是而非、霧裏看花”的感覺,但是“花非花,霧非霧”,需要細心地體會藴含其中的深意。正如《孔雀開屏》內容簡介裏所説的:用“深度描寫”的方式、以“比小説還精彩”的敍述來“複雜化理解”中國現實底層社會的作品。



王建平最善於刻畫一個個形象鮮明的人物。例如這篇《孔雀開屏》這部小説集裏的6篇小説:《醉酒事件》裏“一根筋”的項小樂,他因為暗戀的同事閔曉雲醉酒而凍死在雪地裏的事惴惴不安,甚至因為愧疚患上“精神自虐症”,最終他被治癒,不再與現實作對,可是他身上似乎失去了什麼東西,令人深思。《和一隻蚊子較上了勁》以“蚊子”為文眼,隱喻現代人的“心魔”,“心魔”在作祟,才會導致精神分裂:“我”為寫詩而辭職,老婆因此與“我”離婚,一隻蚊子如幽靈般闖入我的生活,讓我精神萎靡,心情煩躁,嚴重影響日常生活,被診斷患上“輕度分離型癔症”;靈城大學副教授總是不分場合地點不由自主冒髒話,鬧出不少笑話,失去晉升機會,認定自己得了“穢語症”;市文明辦辦公室主任蕭海洋被一紙舉報信斷送了晉升機會,他“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樂此不疲寫舉報信,捕風捉影想當然,從單位寫到社會,可謂是患了“迫害症”。《蒯子生眼裏的天空》中一個被人們神話了的留美科學家,原來卻是一個固執愚呆,不切實際的俗人,他所謂的“天空”的科學,在世俗的功利主義者看來,簡直就是一無是處且損人不利己。《孔雀開屏》中性格堅韌、渴望尊嚴做人,含辛茹苦卻不被命運眷顧的女人田苦蕎,人如其名,命途多舛,苦在隱忍,但卻美在開屏。《中山裝》裏一個殘疾的裁縫,世事變幻,命運莫測,夢想不斷地破滅,但是始終不忘初心,堅守自己的人格與操守。《枯筆》中的彭大銘,生活過得一塌糊塗,夫妻關係不睦,父子關係也陷入僵局,還要面對數年如一日堅持上訪的黃冬菊,作者不但刻畫了一個鄉村幹部的艱難與無奈,也展現了一個鄉村幹部的信仰與愛心……一個個鮮活生動的小人物在王建平的筆下,在特定的虛擬背景下粉墨登場,再以文字刀工精雕細琢,細心打磨,呈現出蓬勃而旺盛的生命力。



對於小説中的一個個小人物,他都傾注了極大的心血和喜愛。字裏行間徐徐撫摸着他們敏感脆弱的心靈,扯動着他們最隱祕處的神經,感受着他們的一顰一笑。“多年的寫作生涯中,創作的這些小説人物陪伴着我,我覺得快樂而滿足。”


現在,這位高產作家仍在孜孜不倦地創作新的作品,王建平認為,自己的作品還存在許多不足,希望拓展文學創作領域,嘗試創作更多不同風格的作品,提升結構社會的高度,挖掘作品反映現實的深度。


他説:“我將努力做一隻勤奮而有思想的水鳥,有時在水邊踱步,有時在空中俯瞰,發現水中目標要準確扎進去。捕捉到目標要凌空飛起。”“踱步”為了思考,“俯瞰”開闊視野,“扎進”抓住本質,“凌空”增加高度。只有將百姓的冷暖、百姓的幸福放在心中,將百姓的喜怒哀樂傾注筆端,才能創作出“思想精深、藝術精湛、製作精良”的好作品。


在這個浮躁和焦慮瀰漫的年代,文學,這個曾幾何時狂熱沸騰的名詞,漸漸冷卻、沉澱分化成了不同陣營。也許文學只屬於少數人,文學被當成工具用的歷史,甚至比它自己自由生長的時間還長。資本介入文化領域以後,文人的處境越來越不好。資本操縱文人,稀釋文骨,最後籠絡他們,砍掉他們不合時宜的肢節,讓他們退無可退,以至於到大學的角角落落藏匿。即使如此隱蔽,還是被髮掘,被打上走哪都撕不下的標籤“象牙塔內的人”。越來越多原本會走上文學之路的人,開始思考新的出路了。


好在真正的文學之路並不寂寞,有王建平這樣一羣冷靜思考、踏實寫作、堅持引路的優秀作家,印下向前向遠方的足跡。雖然這條路漫長無止境,坎坷而崎嶇,但沿途依然有世間最美妙的風景。




點擊圖片購買↑


《孔雀開屏》

作者:王建平


內容簡介

該作品是王建平的中篇小説集,包括《枯筆》 《孔雀開屏》 《蒯子生眼裏的天空》 《中山裝》 《醉酒事件》 《和一隻蚊子較上了勁》等六篇中篇小説,用“深度描寫”的方式、以“比小説還精彩”的敍述來“複雜化理解”中國現實底層社會的作品。作者用細膩的筆觸淋漓盡致地展現了底層生活中平凡人物的愛恨嗔痴,是一部同情與幽默兼具的現實敍事作品,作者文筆詼諧幽默中不乏凝練厚重,現實辛酸裏藴含人性光輝。



作者介紹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已發表和出版各類文學作品兩百多萬字。小説先後在《小説選刊》《小説月報》《長江文藝》《雨花》等刊物發表。中篇小説《欠債還錢》入圍第六屆魯迅文學獎,並被改編成院線電影《情與債》。




  或許你會喜歡


大時空下的小表情 | 池莉新書《大樹小蟲》分享會 · 武漢站

《月亮與六便士》原型保羅·高更的瘋狂與偉大

六一書單 | 快樂閲讀,又美又好

上海人的餐桌殘存着中國人最後的腔調

孫多慈與徐悲鴻 | 一場愛情抵不過現實的“慈悲之戀”

這位南大教授讀過所有存世唐詩,他的願望是做個導遊




文 | 端木賜香

美編 | 孫佳韻

圖 | 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 圖片來自網絡



文藝小店

點擊“閲讀原文”進入文藝小店

https://www.wxwenku.com/d/201122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