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梵新作《一寸師》亮相江蘇書展,在蘇州留下愛與行的足跡

江蘇文藝出版社2019-07-11 20:21:30



6月29日下午,著名詩人、小説家黃梵攜新書《一寸師》來到江蘇書展,與江蘇的讀者分享了《一寸師》的創作歷程,並與著名文學評論家何平就該小説的角色塑造、人物原型選擇、小説的深刻內涵,以及當下讀者閲讀方式的改變、長篇小説創作所面臨的問題等話題進行了深入的探討。

 

原鄉生活的印記


《一寸師》是黃梵第一次大規模地講述黃州人,記下了記憶裏一個少年的黃州。小説藉助主人公姜浩等人視角中的26個故事,來展示人們當時是如何看待事物的,以及相應的人性表現。此書也讓讀者感受到,哪些東西是不應該受到時代束縛的。尤其一些人的獨特判斷、良善、幽暗,在當時的黃州人身上,是如何成為可能的。

 

黃梵


在新書分享會上,黃梵特別談到了原鄉、故鄉與家鄉三個詞的意義,也喚起了現場讀者們內心那份塵封已久的年少記憶。黃梵説,甘肅蘭州是他的出生地,屬於他的故鄉。黃岡是他的原鄉,相當於祖先在的地方。而南京是他的家鄉,是成家安家的地方。《一寸師》為什麼寫原鄉,而不是寫故鄉或家鄉?黃梵認為,小學到中學這個階段,在人的一生中是最重要的一個階段。一個作家的一輩子,其實主要在寫二十歲之前的生活,即便二十歲以後寫到其他的人與事,但或多或少也都能看到曾經的自己的影子。

 

談到這本書的創作目的,黃梵希望能把在原鄉生活的九年做一個總結,把那些他過去沒有意識到的、對他有影響的一些人與事,都細細地挖掘出來。 


從“一寸”看生命中的人和事


《一寸師》對黃梵有一種特殊的意義,黃梵道出了關於創作時間的選擇的一些思考:“這本書為什麼要放到四十年以後才寫?就是因為它對我太重要了。關於少年時期生活的小鎮黃州,我在早期小説寫作中,一直很謹慎,很剋制,大概因為相信每個人的早年,都會有一段充滿神性的時光,這種神性會讓我不敢輕易觸碰。我如果在年輕的時候去寫它,少年時生活的那個破舊的古鎮,在我眼裏是過時的,我會帶着某種排斥去寫。到了中年,三四十歲的時候去寫,我依舊很難做到把眼光放進中國的歷史中去,我可能會急於去否定摩天大樓,急於去肯定傳統的一切。但是我現在去寫它,這兩者之間的平衡,我可以做的比較好。”

 

黃梵與何平


著名文學評論家、南京師大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何平,作為這次分享會的嘉賓,也對黃梵這部新出版的小説給予了肯定,並就當今讀者的閲讀現象、文學創作的問題等話題提出了一些令人反思的獨到見解。他認為,世界上很多文學作品中的經典,其實也是屬於個人成長史的經典。從這個角度來看,《一寸師》不純粹是一部少年的成長史,對於黃梵來説,包括他的讀者,這是對過往生命的回憶與交代,所以黃梵必須要寫這本書。只有把過往生命中的人與事,放進像“一寸”這麼小的計量單位裏去看,就像把微生物放進顯微鏡下去看,我們才能更加清晰地看到那些細微的東西在我們生命中的意義。

  

“返璞歸真”的力量


《第十一誡》《浮色》,再到《一寸師》,黃梵小説創作的境界越來越接近於一種“返璞歸真”,開始理解並關注事物本身的力量。在《一寸師》裏,黃梵的文字變得更加理性、剋制、質樸,而且非常簡約,沒有鋪天蓋地渲染什麼,或者説也沒有去炫技,但是那種質樸的力量,會實實在在地打到讀者的心裏。

 

點擊上圖購買此書 


當今時代,各種各樣的娛樂方式不斷出現,中國還有人在堅持閲讀長篇小説嗎?分享會上,黃梵與何平也進行了深刻的討論。何平認為,當今的閲讀環境下,擁有百萬讀者的作品未必就是好的作品,太多讀者的追捧甚至會讓作家本人看不清個人在寫作上存在的問題。而黃梵願意在邊上冷靜地看待這一切,並相信在如今的閲讀環境下,讀者理應堅持自己的判斷力與選擇權,而不是被各種圖書暢銷榜、各種文學獎推薦左右,真正的文學是從來不會擔心缺少讀者的。

 

《一寸師》於2019年4月由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而這本書能在江蘇文藝出版,體現了文藝社對中國當代原創文學的重視與肯定,對於打造鳳凰品牌的現當代文學版塊具有積極的意義。


 


  或許你會喜歡


清朝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衰亡?三分鐘帶你瞭解真相

太宰治誕辰110週年 | 所謂的世間,不就是你嗎?

話由心生,一座網紅城市的靈魂密碼

《月亮與六便士》原型保羅·高更的瘋狂與偉大

上海人的餐桌殘存着中國人最後的腔調




文 | 姜燁雨

圖 | 現代快報、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美編 | 丁夢琪




文藝小店



點擊閲讀原文進入文藝小店

https://hk.wxwenku.com/d/201122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