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上半年債市覆盤筆記

債券圈2019-07-11 20:16:43


作者:我是月顏如玉

來源:月顏如玉


站在6月底的關口,如何來看待2019年上半年的債券市場呢?


如果從全球的角度看,避險成為2019年上半年全球資本市場的主基調。


全球主要資產中,黃金漲幅10.2%、原油(布倫特)漲幅23.7%,之前幾乎被市場判死刑的比特幣,一路打臉,上漲232.4%!


同時,上半年全球主要國家的債券收益率均出現了大幅下行,以十年期國債為例,美國下行66BP,德國下行57BP,日本下行16BP,韓國下行36BP,巴西下行38BP,印度下行54BP。


不論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國債收益率都是呈現單邊下行的趨勢。


唯一的例外,中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上行5BP(3.17%到3.22%)。


如果我們站在2018年年底,市場是怎麼認為的呢?


主流的市場看法是:債券牛市會持續,股票仍然看不到大行情。


結果滬深300指數(+27.1%)竟然跑贏了標普500(+17.35%)、德國DAX指數(+17.42%)和日經指數(+6.3%),成為全球主要經濟體表現較好的股票指數之一!


你説到哪説理去?


那麼,2019年上半年的債券市場,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我們把上半年劃分了5個階段:


第一階段:2019年1月1日到2019年2月11日;

第二階段:2019年2月11日到2019年3月5日;

第三階段:2019年3月5日到2019年3月28日;

第四階段:2019年3月28日到2019年4月24日;

第五階段:2019年4月24日到2019年6月28日。


第一階段:牛市的尾巴


2019年開年的債券市場,實際上仍然承接2018年以來的債券牛市,市場仍然在多頭慣性當中。


從通脹數據上看,PPI連續兩個月跌破1%,1月和2月分別同比增長0.1%和0.1%,CPI同比1.7%和1.5%,儘管非洲豬瘟已經發酵,但是市場似乎對此沒有重視。主流的市場預期是,在經過16年供給側改革以後,工業品可能會進入通縮區間。


但是南華工業品指數仍然一路上行,以鐵礦石和螺紋鋼為首的黑色系更是各種刷新三觀。


然後,豬價起飛了。


這是後話,站在當時的時間點上,18年9月份開啟的牛市,從3.7%的位置一路下行到3.07%。


市場普遍認為,雖然要寬信用,但是大家認為剛剛經歷了去槓桿,能夠加槓桿的主體有限,況且在金融供給側的氣氛當中,大家對寬信用的預期不高。至於基建的逆週期調節,更是有限。


而且,央行在2019年1月23日再次開展TMLF,利率3.15%,春節前夕市場一直傳言美國取消中美談判,所以,儘管春節前資金面不鬆,但是整體仍然是牛市格局。


第二階段:初露猙獰


春節後公佈的社融數據,讓大家明白了一個道理:


中國式寬信用,説到做到。


1月新增社融 46400億元,同比多增 15607億元,創歷史新高,新口徑社融同比增速 10.40% 。新增人民幣貸款 32300 億元,同比多增 3300 億元;各項貸款餘額同比增速 13.40% 。


市場終於明白,當穩增長和去槓桿相遇的時候,讓路的是去槓桿。


再疊加出口數據超預期(儘管進口同時也差,而且存在搶出口的情況),以及股票市場的不講理上漲。


債券市場心態發生劇烈變化,從3.07%的低點一路上行到3.2%。


第三階段:夕陽無限好


3月14日,1-2月工業增加值公佈,同比增長5.3%,創下新低,市場當然不能無動於衷。同時,市場熱議貸款利率“兩軌並一軌”,大家認為多年沒有調整的貸款基準利率,可能會實現市場化。考慮到二者的差值,實際上起到了降息的效果。


而且2月託管數據的出爐讓大家發現,不僅境內的商業銀行的配置盤在買,外資也在增持利率債。


僵持的美債終於開啟了下行通道,儘管跨季資金很緊,收益率從3.2%下行到3.09%的前期位置。


第四階段:黃昏來臨


4月1日公佈的3月財新制造業PMI為50.8,創8個月新高,同時股票市場進入最後的瘋狂,4月1日和2日兩個交易日,上證暴漲170點,債券市場開始調整。


4月3日,7年期國債招標情況不理想,國債期貨大跌,空頭洶湧。


4月11日公佈的通脹數據,證偽了工業品通縮的同時,CPI中食品項,特別是豬肉價格再次回到市場視野,非洲豬瘟引發的通脹抬頭已經成為市場新的預期。

一季度金融數據最終出爐,寬信用板上釘釘。


同時,一季度經濟數據也超過市場預期,GDP、工業增加值、消費數據均表現良好。


看到經濟穩定和韌性,特別是房地產的韌性之後,央行出乎意料的調整了貨幣政策的口徑。


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一季度例會相關內容公佈,對市場高度關注的金融數據進行了肯定,並且調整了貨幣政策的一些措辭和基調。


本次會議措辭不再提要“加大逆週期調節的力度”,反而強調要“保持戰略定力”,同時再次強調要“把好貨幣供給總閘門,不搞大水漫灌”,説明在對衝政策初見成效的背景下,央行對寬鬆力度有把控定力。


市場對此的解讀是央行在貨幣政策上有邊際收緊的趨勢,事實上4月份的資金面也確實非常緊張。


內外夾攻之下,市場崩了。


十年期國債走出了上半年最大的熊市,從3.1%的平台,一路上行到3.4%左右。


第五階段:等待黎明


從4月底開始,美債再次開户下行通道,從2.6%的位置一路下行到2%的位置。

受中美貿易衝突升級影響,中國國債收益也開啟了下行。


但是並不是一帆風順。5月24日,市場來了一隻黑天鵝,央行、銀保監聯手接管BSB,原本市場認為有利於無風險利率下行,但是週一開盤,國債期貨跌-0.52%,讓市場大跌眼鏡。


最終市場自己調整過來,重新進入下行區間。


但是和國外其他國家的下行趨勢相比,中國國債有些過於糾結了。


總體來看,2019年的利率債市場,呈現一個“倒V”形的走勢。


而對於下半年的市場,市場預期仍然分歧巨大。


有分歧,就有機會。


而我們,仍然看好中長端,特別是5年期信用和長端利率債。


我們堅信,我們仍然處於歷史性的低利率時代,這種大趨勢,短期很難改變。

END


債券市場規格最高的會議現接受報名——由中債登主辦,債券圈合作舉辦的第三屆債券年會將於7月18、19號兩天在上海陸家嘴凱賓斯基酒店舉行,會議羣星璀璨,監管人士、知名經濟學家、各金融機構負責人等濟濟一堂,可點擊文末“閲讀全文”瞭解會議詳情。

報名也可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https://hk.wxwenku.com/d/201122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