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傑:中國即將發生第3次造富運動

正和島2019-07-11 18:52:09

2019年已過一半。在中美貿易摩擦的大背景下,如何做好應對?又該如何把脈當前中國經濟形勢?

6月29日,著名經濟學家、清華大學教授魏傑在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中國企業家課程班&企業家金融投資班上,做了題為《2019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分析與金融政策解讀》的閉門分享,內容乾貨滿滿。以下是演講精編。


口 述:魏傑  著名經濟學家、清華大學教授

編 輯:魯一

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

 


美國一直變卦,目的究竟是什麼?


目前,中美貿易摩擦影響到中國的經濟運行,也影響了經濟政策的調整。


中美貿易摩擦的真正起點是2017年。當時美國提出中美之間的貿易嚴重不公平,美國的逆差很大,要開始給中國加關税。


中國的態度一直很明確,也很積極,可以通過增加對美國農產品、能源產品的購買來解決貿易逆差問題當然如果美國願意賣工業集成品,我們也會買。


從2017年後半年到現在,兩國不斷地談判。今年的4月27日、28日這幾天,即將可以籤協議,結果美國又變卦了。


如果只是簡單的貿易逆差問題,中國已經拿出誠意,可以增加對美國產品的購買,那麼為什麼美國還一直變卦,就使我們不得不思考美國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最近我把特朗普等美國當政者的文章和講話做了一個全面的整理,體會到中美之間不是貿易摩擦問題,美國的真實目的是要遏制中國的崛起。


近期特朗普和前總統卡特通了個電話。卡特在一個公眾演講中講了這件事,他説特朗普總統的意思是中國現在許多方面都想超過美國,我們不應該讓中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主體,要遏制中國才行。


卡特回覆他説:中美建交以來,美國花了三萬多億美金打仗,而中國一直在搞民生,中國的崛起是必然的,是遏制不住的。


這個通話説明美國的總體目標是要遏制中國的崛起,這也可能是最主要目標。這個總體目標又分為具體的目標,主要有4個。

 

中美摩擦,不要幻想一兩年結束

 

第一個真實目的是修改二戰以後,人類社會的基本經濟秩序二戰之後的基本經濟秩序是以國際貿易為核心的全球化。


人類社會經歷過兩次全球化。第一次是1750年到1950年,這次全球化的特徵是以殖民方式推動的,主導方是歐洲列強(英法德意美),再加上兩個牙(葡萄牙、西班牙)。這次全球化,隨着二戰而結束。


美國是二戰的主要戰勝國,啟動了人類社會的第二次全球化——以國際貿易為特徵,從1950年到現在。世貿組織、世界銀行都產生於這個歷史時期。中國自1978年才改革開放,後半場進來的,往往有後發優勢。

 

1999年,我們GDP總量不到10萬億,現在到了90萬億,差不多翻了9倍;1999年,我們外匯儲備量1300億美金,現在到了3萬億以上,最高的時候曾經到了4萬億;1999年我們人均月收入幾百塊錢,現在到了幾千塊錢;1999年中國的基礎設施非常陳舊落後,高速公路都沒有幾條,而現在中國基礎設施引領世界。

 

美國不只是特朗普一個人,許多人都認為這次全球化成就了中國,損害了美國,所以美國要修改現在全球化的規則,反對以國際貿易為特徵的全球化。中國堅持全球化,堅持多邊主義。這種衝突是必然的。


第二個真實目是美國擔心中國挑戰他的金融話語權二戰之後美國擁有了金融話語權,現在可以隨便制裁一個國家。


美國之所以有金融話語權,是因為美元和石油掛鈎,產生了美元石油體系。去年4月份中國上海石油交易所正式宣佈,用人民幣結算,要塑造人民幣石油體系。


美國認為中國想挑戰他的金融話語權。美國要阻止!


第三個真實的目的是擔心中國挑戰他的技術話語權。


中國近些年提出製造2025、千人計劃,重視知識產權、技術轉讓,不斷加大技術創新的投資。


二戰之前金融話語權掌握在英國人手裏,技術話語權掌握在德國人手裏;二戰之後美國才擁有了這兩個話語權,所以美國很擔心中國挑戰他的技術話語權,全方位阻止中國的技術進步、全面封鎖中國的技術


現在美國舉國圍剿華為、修改留學生計劃,今年麻省理工在中國大陸沒有招一個本科生,尤其是核心實驗室已經拒絕中國學者交流。


最近我們一些學者的簽證拒籤,都與這事有關。中國沒辦法,發了三個預警:留學預警、文化預警、旅遊預警。現在國內的千人計劃名單也不敢公佈了,公佈一個拒籤一個。


實際上,經貿戰已經發展成了技術戰,貿易摩擦已經發展成了全面摩擦,而不僅僅是貿易問題。

 

第四個真實目的是擔心中國模式挑戰華盛頓模式。


曾經有一個《華盛頓宣言》,把西方模式和美國模式做了系統的分析,把美國模式稱之為華盛頓模式。


美國最很擔心中國模式挑戰華盛頓模式。美國一些學者問我:搞一帶一路、上海經合組織、中非論壇等等,中國到底想幹什麼?因為是金磚國家體系,他們很擔心中國挑戰美國,提出兩種文明的衝突,也就是中國模式要挑戰他們的模式。

 

我和一個美國朋友説你要正確理解,中國這十幾年是很辛苦幹起來的,不是你們想象的“”的。我還專門給他送了一個電視連續劇光碟,叫《外來妹》,告訴他當時兩代人獻出了自己的青春,就幾十塊錢、幾百塊錢,中國幹起來了。他們根本就聽不進去


去年8月份,最熱鬧的時候,來了幾個美國朋友,有幾個好友請他們吃飯,邀請我當作陪人。飯桌上,他們都很激動,吵起來了……差點把桌子掀翻,最後他們走了,我買單。

 

現在跟美國怎麼解釋都沒用,原因是他要遏制中國崛起,可是中國又要崛起,這個衝突是必然的。


有人認為現在出問題的原因是韜光養晦沒做好,過早地暴露了自己。這個判斷實際上是錯的。韜光養晦講得難聽點就是裝孫子,過去我們就是孫子,不是裝的,所以他瞧不起你。現在長大了,過去不到一米,現在長到兩米八了,怎麼裝都裝不出來了。


中美貿易摩擦所引發的中美關係摩擦,我估計不是1-2年能解決的,可能會存在較長時間,甚至在整個中國崛起過程中都將伴隨着我們,表現的方式不同而已。


我們也不希望有些太絕對的人老講一些狠話,沒有多大意義。現在雙方都有這種人,實際上冷靜對待就行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不一定講狠話,不一定要對比。中國要有長期的觀念,審慎地對待中美關係,和美國絕不打冷戰,這是原則


中國還要崛起,短期內要做好三件事。


中國應繼續強化兩大優勢


美國的優勢是技術和軍事,中國的優勢是製造和市場,中國應繼續發揮、強化這兩個優勢,才能有話語權。


第一個要強化製造優勢,從製造業大國變成製造業強國。


中國現在是製造大國,很多是全球第一的生產量,而且是聯合國所公佈的工業門類最齊全的國家。


製造大國這個優勢帶中國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央,讓中國在世界產業領域中佔據了非常好的地位,發達國家離不開我們。特朗普一直要求蘋果回撤到美國,結果回不去。美國生產不出手機,畢竟工業中的多個條線都在中國。


美國打貿易戰的目的是要分裂中國的製造,讓許多製造(企業)離開中國我們一定不要上這個當。


當然我們現在是製造大國,還不是強國,要進一步發揮製造的優勢,還要把製造大國變成強國才行。


導致我們是製造大國不是強國的,是這五個短板:

第一,航空不行,像大飛機。

第二,材料不行。

第三,數控機牀不行。

第四,醫藥不行。

第五,信息硬件不行,像芯片。



現在國家下大力氣要在幾年內重點突破這五個短板。這樣的話,我們才有更多的話語權,才能使美國阻撓中國崛起的可能性成為一種空想。

 

第二個優勢是市場。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單體市場,市場是我們的重要優勢。


中國近年做的一件重要的事是全方位開放市場,讓中國成為市場大國。一旦成為市場大國,所有國家都來搭便車的話,美國不可能聯合別的國家來遏制中國。


我們要開放三大市場:


一是物質產品市場中國現在全方位開放物質產品市場,降低市場準入,降低關税,讓上海成為永久性的進口博覽會,廣州是出口博覽會。


有人擔心如果這樣開放,會不會影響中國的供給體系。不會的!我們越開放,反而越能推動中國供給體系的提升因為中國最大的特點是學習能力極強,只要好東西進來,用不了半年,就可以生產出一樣好的東西。


第二是服務業市場金融、教育、醫療等服務業市場要全方位開放,金融行業最近推出22條;放開12家金融機構進了中國。這次我們真是徹底、全面開放金融了。


我估計未來海外醫生在中國行醫、海外教師在中國支教、海外律師在中國做執業律師,這些都不遙遠。


第三是投資市場投資市場也要全方位開放,我們通過了《外商投資法》,裏面有關鍵的兩條:

外商進入中國從審批制變成負面清單制,而且負面清單不斷地壓縮;

對外商實行和中國企業平等的國民待遇原則,不再要求轉讓技術產權。



世界看好中國的投資機遇。東京G20會議上,我國領導人發言再次強調這一條,要吸引整個世界投資者進入中國,要開放投資市場


我們今年的思路已經很清晰了,就是要充分釋放優勢,一個是製造,另一個是市場,要加速推進才行。這就是中美貿易摩擦中我們要做的第一件事。


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中國企業家課程班&企業家金融投資課程班現場


體制造富、產業造富之後,

技術造富時代即將到來

 

中美貿易摩擦要做的第二件事是,清晰地認識到我們的劣勢和短板。


技術創新不行是中國目前的最大短板華為是很好的企業,結果美國一攪,供應鏈就出問題。為什麼?技術不行。


中國過去的四大發明都是經驗,沒有人解釋問題。像火藥,我們只發現能夠燃燒,而西方發現了炸藥的化學分子式、物理分子式。我們知道指南針能把自己領回家,但不知道為什麼。地球萬有引力公式,是西方人發現的。


近現代的五大技術(家電、汽車、高鐵、飛機、信息)我們都不是原創國。這可能與中華傳統文化有關係,最主要的是研究人和人的關係,宮廷劇一個比一個精彩,不太研究人和自然的關係我們的科學技術一直不行。


中美貿易摩擦讓我們沉痛地認識到這個問題,一定要想辦法儘快補短板,加快技術創新。


未來,怎麼能夠做好技術創新?要做好三件事:


第一,解決技術創新的資金問題技術創新是燒錢行為。美國之所以是技術創新大國,是因為它有大量資金支持。美國的很多人離開世界後,他們的錢就變成公益性基金,大量投入了創新領域。公益基金不是慈善基金,他們覺得把錢給窮人,還不如用創造技術來拯救社會。


99%技術創新都是失敗的,我們的許多留學生不回國的主要原因是國內找不到研究基金。資金投資是今年要解決的問題,最近有兩件事已經開始做了:

加大政府的資金投資,今年的技術投資應該在1萬多億,是多年來最大的一年。


6月13號放開科創板,吸納社會資本進入技術創新領域。

 


這兩件事的主要目的是增加社會技術創新的資金支持。

 

第二件事是建成現代化實驗室,構造技術創新的物質基礎沒有龐大的實驗室經濟體系,是不可能搞經濟創新的,經濟創新都在實驗室裏完成的。


美國人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實驗經濟國,從1900年到現在,75%的諾爾貝獎在美國產生,因為它有龐大的物質基礎。現在美國對我們全面封鎖、徹底封殺,留學生根本不能進入美國核心實驗室。怎麼辦?只有自己幹才行。


要注意,一些名詞的提法變化很快,過去叫開發區,後來叫產業園,現在是科學城。科學城的核心是現代化的實驗室,這是最關鍵的問題


現在,北京搞三大科學城(懷柔科學城、未來科學城、中關村科技城);粵港澳大灣區批准文件提出建立世界一流的華南技術創新中心;杭州成立西湖大學,只招三個專業:人工智能、移動互聯網、生命生物工程,從招博士開始,博士做論文就在現代化實驗室完成。還有浙江大學實驗室、阿里巴巴實驗室等等。


未來幾年內一個重要的政策導向是推動科學城體系的形成,為企業提供現代化的實驗室體系,完成技術創新。

 

第三件事是調動技術創新的積極性,做知識產權制度的調整過去大型知識產權都是國家或者某個機構的。這次全面修改法律體系,個人可以擁有知識產權所帶來的收益,他們可以持有股權。


在這個制度的推動下,中國將產生第三次造富行動。


中國的造富分了幾個階段:


階段一,體制造富體制內、體制外差異很大,有些體制內的人膽子大,衝到體制外,獲得了財富。


階段二,產業造富,主要是房地產和信息產業。我們國家的富翁基本都產生在2010年以前,2010年後就停止造富了,因為產業已經飽和。


階段三,技術造富,擁有技術知識產權的人將變成富翁。


所以我説中國進入第三次技術造富。我估計要不了三、五年會爆發一批因為技術而產生的富翁


最近我去調研,有一個實驗室凌晨2點還沒關燈,在繼續幹活。這個制度調整讓個人能獲得知識產權所帶來的收益,極大地調動技術業務人員的積極性和創造性。這個對未來技術創新有巨大的意義。


我最近查了一下,可能在短期內會有十多項技術類有所突破,產生一大批新富翁。


過去技術不好是因為我們的制度升級有問題,而現在要全面調整。這三件事情如果持之以恆做的話,中國的這種短板會很快得以彌補,未來10年內中國技術創新一定會有所改觀,逐漸擺脱西方對我們的抑制。


再過十年,人們會看到“一帶一路”的價值

 

第三件事兒,就是構建新的貿易和投資體系,主要表現為要經營好“一帶一路”戰略


 “一帶一路”是六年前提出來的,當時預計到可能中美之間會出現問題,因為世界上歷來老大和老二一定會鬧矛盾、有摩擦,老大要遏制老二的崛起。現在再看,還真是看準了。


那時想美國一旦不要中國產品、不要中國投資怎麼辦?中國要找新的貿易體系和投資體系,於是用歷史上“絲綢之路”的這個提法,提出 “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包括三大洲兩大洋,三大洲是亞洲、歐洲、非洲,兩大洋是太平洋、印度洋。注意,“一帶一路”沒有包括大西洋,也沒有包括北美,避免和美國直接產生衝突。“一帶一路”涉及75%以上的世界GDP總量、85%左右的人口總量。


 “一帶一路”成了我們現在要做好的一件重要事情。這件事做好的話,在和美國博弈的過程中,中國將有非常大的話語權。


經營好“一帶一路”,主要做三件事:


第一,經營服務中國的產品要(走)出去,企業要(走)出去,經營服務必須得跟上,成立了亞投行。以亞投行為突破點,構建一個發達的經營服務體系。絲路基金也是為這而設的。


第二,基礎設施服務基礎設施中的互聯互通,最近又增加了兩通:電通和網通。我們正在幹一件事,用特高壓輸變電體系把電送到五千公里以外,速度最快、時間最短。像現在的泛亞高鐵,從昆明可以直接到雅加達;歐亞高鐵的俄羅斯段已經開建了;還在構建空中走廊等等。


總之,我們在構建一個發達的基礎設施體系,這樣中國的產品、資本才能走出去


第三,法律服務我們一直建議成立“一帶一路”法院,構建中國龐大的國際律師團隊。“一帶一路”難免會遇到法律問題,要做好法律服務,為中國的企業服務。

 

“一帶一路”不僅讓中國的大企業,而且有大量中小企業也開始走出去了;現在中國人基本是一個羣體出去。


像摩洛哥沒有任何工業,好多產業在我們國內是過剩的,在那裏不過剩。中國中小企業過去就是錢(商機)。據我觀察,去摩洛哥的企業家來自福建的比較多,老撾以湖南人為主,可能與朋友介紹有關係。


我建議企業家可以去“一帶一路”看看,到處都是機會。


不要小看“一帶一路”。再過十年,大家的認識會發生巨大的變化。我們用六年時間消化了中國的6萬多億美金的產品,而這才剛剛開始。未來中國利用“一帶一路”,可能可以擺脱對美國市場的依賴。現在效果逐漸出來了,我們對東盟、歐盟、日本的出口額分別佔總出口的15%、17%、13%左右,這三個加起來接近50%。


我估計亞洲2050年(市場)基本就飽和了,2050年以後整個經濟增長重心將在非洲,未來會有很大的吸納力。中國提前佈局非洲是正確的


未來的摩擦還會產生,中國人要改變一些觀念。


去年調研,我發現好多摩擦是中國人在當地大量買房子、買地引起的,讓當地人很頭痛。斯里蘭卡的第一個直航是從成都開始的,成都人率先過去,有錢以後就買山,而且一買就是一座山,還掛個國旗。斯里蘭卡曾是個殖民國家,很害怕別人再殖民它,於是通過一個法律,不準把地賣給中國人。不是這個國家不友好,是害怕


像澳大利亞為什麼現在和我們的關係這麼僵,他們也很害怕中國人大量買地,移民投資太大,一個企業家在澳大利亞買了江蘇省這麼大的地盤。


結語


中美貿易摩擦是目前宏觀上對中國影響比較大的一件事,可能較長時期都會存在。但是中國和美國絕不打冷戰。


中國還要崛起,我們要做好這三件事:一是強化自己的優勢,二是補短板,三是構建新的貿易和投資體系。


如果能做好這三件事,未來中國還會有繼續上升的空間。


《人大商學院中國企業家課程》

——著名學府聯袂,十年潛心研究,匠心打造


世界經濟和政治不斷變化,中美貿易摩擦,人工智能、大數據、5G技術、生物基因等新興技術與產業逐步興起。中國企業家如何借勢借力,加速成長?


人大商學院中國企業家課程,着眼於未來科技與產業發展機會,聚焦行業翹楚,明道全球,培養一批未來中國主流企業家。


課程對象

1、 已上市或者擬上市企業董事長、總經理;

2、 快速成長企業創始人/合夥人;

3、 知名企業高管;

4、 8年及以上工作經驗,5年以上管理經驗;

5、 參加過EMBA或其他高管教育課程優先考慮。


項目特色

課程配置中國人民大學在政界、金融界、企業界校友導師以及成功輔導企業成長的學者導師作為輔導團隊,從理論到實戰,幫助企業解決實際存在問題。


課程安排

2019年10月開班,學制一年半,每月集中學習三天;組委會面試審核通過後方可加入。


聯繫人:羅老師

聯繫電話:010-62519512  13520484190(微信)


 點擊“閲讀原文”,瞭解課程更多詳情。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120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