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嘴賤立過的Flag   可能成為你人生最大的Bug

花兒街參考2019-07-11 18:04:06

花兒街參考 · 出品  



作者 | 林默



1



如果可以穿越到十年前,你最想給年輕時的自己神馬忠告?

 

看着朋友圈裏鋪天蓋地、歡天喜地地刷屏的各色悼文,錢玄同只想説:年輕人,憋嘴賤,嘴賤一時爽,事後火葬場。

 

是的,他,北平文藝圈著名大V,就是那個真的一點不含糊地被火葬場了的人。誰讓當初就是他自個兒,跟人打口水仗時一激動就嘴瓤了,什麼話都往外噴:

 

“人到四十就該死,不死也該槍斃。

 

歲月如豬飼料,把他催成了一個心寬體胖的中年人,歲月也如飛刀,剷平了他的腦溝回,把這句話忘到了九霄雲外。


 

然鵝,很多人默默地在把它記在了小本本上。直到1926年9月,他們終於等到錢玄同四十歲了!

 

從胡適、周作人到劉半農,帝都文藝圈的一大波人興奮之情溢於言表,就等着看錢玄同怎麼槍斃自己。

 

《語絲》雜誌為此專門準備搞個封面專刊“錢玄同先生成仁專號”,這些聲名赫赫的筆桿子們夜以繼日地趕稿趕出了訃告、輓聯、輓詩和祭文,還熱熱鬧鬧地大打廣告。

 

雖然這麼有排面的追悼會中間出了點小插曲,《錢玄同先生成仁專號》因為奉系軍閥張作霖進駐北京未能刊出。不過,《語絲》在南方刊物上的交換廣告,還是把這一“專號”的要目刊登了出來。“錢玄同去世”的消息迅速被刷上了熱搜,各路親朋故交和粉絲紛紛寫微博、發朋友圈、推公號文深切哀悼錢玄同,“今夜,我們都是北平人”。

 

你問當事人有啥想法?還能咋辦呢,只能涼拌啊。據説為了表示自己真的死過一次,錢玄同不得不專門廢了“錢”姓,把名字改成了“疑古玄同”。

 

然鵝,這是他重啟人生,卻仍然修正不掉的bug。活過了40歲的錢玄同,從此年年生日都籠罩在同一片陰影下。


 

魯迅雖然早就微信拉黑了錢玄同,但這麼熱鬧的事情怎麼少得了他呢。1932年他專門寫了首詩發在朋友圈裏:“作法不自斃,悠然過四十。何妨賭肥頭,抵擋辯證法”。到了1935年,他想起這一茬,又在《死所》裏笑話錢玄同因為聽説有教授在教室裏中風死去而不敢再去上課。


當然,最真情實感年年惦記着“超度”錢玄同的還數胡適,有詩為證:

 

該死的錢玄同,怎會至今未死!

一生專殺古人,去年輪着自己。

可惜刀子不快,又嫌投水可恥,

這樣那樣遲疑,過了九月十二。

可惜我不在場,不曾來監斬你。

今年忽然來信,要做“成仁紀念”。

這個倒也不難,請先讀《封神傳》。

回家先挖一坑,好好睡在裏面,

用草蓋在身上,腳前點燈一盞。

草上再撒把米,瞞得閻王鬼判,

瞞得四方學者,哀悼成仁大典。

今年九月十二,到處唸經拜懺,

度你早早昇天,免在地獄搗亂。

 


2



“年輕人,臉皮和功夫還是沒有修煉到家。”莫泊桑衝着熱搜上的錢玄同搖搖頭,“讀書人立的flag……能算吹牛逼破產嗎?


這一刻,莫泊桑正坐在位於埃菲爾鐵塔內的咖啡館裏,身邊站着一臉八卦、欲言又止的侍應生。他努力調節好自己的面部表情,暗暗告誡自己:穩住,一定要穩住。在這裏説的每一個字,馬上也會被掛上熱搜榜!


 

事情還要從5年前説起,1884年,為了慶祝大革命勝利一百週年和炫耀工業實力,法國政府決定舉辦1889年世界博覽會,並向社會公開徵集方案修建一座紀念碑。在數百份投稿中,斯塔夫·埃菲爾的一份奇特方案脱穎而出——他主張把這座紀念碑打造成一座高達300米,巨大的鏤空鐵塔。經過多輪PK,埃菲爾的方案最終成功中選。

 

然鵝,這份方案一公佈,巴黎人民心塞的感受,大概比北京人民看到央視大褲衩激動十倍。以小仲馬、莫泊桑、科佩、梅索尼耶等為首的法國文藝界大V們,更是展開了瘋狂的diss。

 

直到鐵塔開工後,他們還在報紙上貼《反對修建埃菲爾鐵塔》的大字報:


 “我們這些作家、雕塑家、建築師、畫家對在首都中心建立無用的、可怕的埃菲爾鐵塔,表達強烈、憤怒的抗議。......黑鐵塔一定會用它的野蠻破壞整個巴黎的建築氛圍,令巴黎建築蒙羞,巴黎之美將在一場噩夢中徹底喪失。這是滴在純淨白紙上的一滴骯髒的墨水,是魔鬼強塗在巴黎美麗臉龐上的可怕污點了。

 

作為在大字報下密密麻麻簽字的大V中的一個,莫泊桑趕腳自己的戲份不夠突出。

 

怎麼才能站上c位呢?只見他一步跨出人羣,刷得打出了一面萬眾矚目的flag :“如果埃菲爾鐵塔建成,我就永遠離開巴黎這座城市!

 

閃光燈咔嚓咔嚓,全巴黎人民都替莫泊桑記下了這句話。


 

1889年,埃菲爾鐵塔按時落成。巴黎人民口沫橫飛地罵了好幾年,等鐵塔落成一看,咦?好像也不是那麼難看。再多瞅幾眼,彷彿還真能體會到設計師埃菲爾宣稱的那種“巨大的紀念性物質的美麗”。遊客們蜂擁而至,那一屆世界博覽會吸引了三千兩百萬參觀者,其中近十分之一的人登上了埃菲爾鐵塔。

 

不僅如此,埃菲爾鐵塔內的咖啡屋裏,侍應生們還突然發現了一個眼熟的人——是的,就是那位與埃菲爾鐵塔誓不兩立的莫泊桑先生。一天又一天,埃菲爾鐵塔建成之後,莫泊桑成了這家咖啡屋用餐和喝下午茶最勤快的客人。

 

裝逼一時爽,打臉啪啪響。巴黎人民一邊放出莫泊桑當初賭咒發誓的小視頻,一邊把話筒懟他臉上,請他談談感想。

 

為了留在心愛的巴黎,莫泊桑再一次發揮了一個小説家兜住爛尾故事的心理素質和一本正經胡説八道的能力,努力補上了這個自己人生巨大的bug。

 

“誰讓這裏是巴黎唯一看不見那座破塔的地方呢?”他微笑着道。

 

不管巴黎人民信不信,反正這個台階他是滾下來了。

 


3



看着這些前輩們,微軟前CEO鮑爾默捶胸頓足:有些flag架上去,台階就不是想下就能下。腫麼辦?急,在線等!


如果有消除記憶的黑科技,鮑爾默一定要用它來擦掉所有人腦海中的,那些年他嘲笑iPhone的場景。



2007年1月,喬布斯在MacWorld上舉着第一代iPhone對台下的觀眾説:”今天,我們重新發明了手機。”那時候,蘋果還沒有成為宗教,喬布斯也還沒修煉成神。他的話音一落,有人歡呼,也有不少人開啟了嘲諷模式。

 

譬如時任Palm CEO的魯賓斯坦就表示:“烤麪包機會煮咖啡嗎?這世界上就沒有這種跨界的產品,因為這樣的組合根本比不上分開來用的舒服。在數碼產品界,這樣的定律同樣適用,iPod就是iPod,手機就是手機,相機就是相機,都融合到一起並不代表就有好結果。

 

而他,鮑爾默,不僅是蘋果的對家,還是科技大佬裏嘲諷iPhone最兇、最持之以恆的那一個。

 

“iPhone想進佔市場根本沒戲,也許它們能掙點小錢,但每年賣出的13億台手機中,大部分依然會搭載微軟的系統,而蘋果能分得2%-3%的份額就不錯了。

 

“iPhone是世界上最昂貴的手機,但對商業客户沒有一點吸引力。因為它沒有實體鍵盤,不能當做收發電子郵件的利器。所以我會看着它説——嗯,我喜歡我們的戰略,我太喜歡了。

 

“iPhone將永遠無法獲得好的銷量,因為600美元到700美元的售價太高了。

 

他逮着機會就嘲笑iPhone。看到有員工使用iPhone拍照,立馬用不符合年齡的矯健身手劈手奪走對方的手機,扔在地上作勢要踩爛。

 

然後,這些一口唾沫一口釘的flag,成就了科技圈長年累月的看熱鬧盛事:隨着iPhone銷量蹭蹭上漲,科技記者們也逮着機會就請鮑爾默回想當年;好事者一直盯着他和全家自己到底用的啥手機,有人冒名他在推特上開賬户,用iPhone發言,瞬間招徠無數圍觀。

 

對於鮑爾默來説,自己這個人生bug更致命之處在於,對蘋果的輕視和對iPhone的偏見,導致微軟錯過了移動互聯網的時代,也失去了昔日的霸主地位。


 


4



這些故事是要勸誡姆們不要立Flag嗎?


當然不是,立Flag一時爽,拿下Flag爽中爽。況且人生在世,誰還沒個腦抽嘴欠的時候。但真的猛士,敢於直面Flag倒下的人生,敢於自己啪啪打臉。否則一不小心,那些你嘴賤立過的Flag,就可能成為你人生的大bug,你固執的認知偏見,將讓你錯過更多的風景和體驗。

 

在姆們眼下這個年代,論集Flag之大成者,一定是各種鄙視鏈。

 

聽個歌:古典>爵士>金屬>搖滾>電子>流行

 

看個劇:英劇>美劇>日劇>韓劇>港劇>國產劇>泰劇

 

玩個遊戲:星際爭霸>魔獸爭霸>dota>LOL>王者榮耀

 

還有所謂網購鄙視鏈瞭解一下:海淘的鄙視買天貓的,天貓鄙視買淘寶的,淘寶鄙視買拼多多的。

      

尤其是位於這條鄙視鏈底端的拼多多,吐槽它似乎已然成為一種政治正確,即使很多人其實從未用過,但一出現質量不好的產品或者是奇葩的東西,留言和彈幕上必然出現“拼夕夕同款”、“並夕夕警告”,甚至還有人放話:《不要和用拼多多的人交朋友》。


     

素不素似曾相識? 


——30歲的錢玄同堅持認為,人一老就會面目可憎、思想僵化、阻礙社會進步。埃菲爾鐵塔是配不上巴黎的“醜陋無比的、煙囱樣的大鐵塊”。沒有鍵盤的手機,那還能叫手機嗎?


結果,40歲的錢玄同不僅白白胖胖,從新文化運動到國語運動、古史辨運動,在時代潮流的前沿活得風生水起。埃菲爾鐵塔落成後收穫種種讚譽,被視作人類建築史的奇蹟,甚至成為了法國的象徵。iPhone引領了智能手機潮流,也把喬布斯送上了神位。

 

因為偏見,錢玄同不得不去“死了一死”,莫泊桑要不是臉皮厚反應快,差點就被懟出了巴黎。至於鮑爾默,2013年黯然離開了微軟,離職之前,終於鼓起“勇氣”決定學習蘋果的路線,推動微軟斥資 70 億美元收購了諾基亞的手機業務,但一切已然太晚。

 

同樣,對拼多多莫名的偏見,不僅可能讓你錯過朋友,更重要的是,你的錢包將面臨一個巨大的Bug:

 

朋友?你聽説過只賣4399的蘋果XR,和1888的戴森吹風機嗎?

 

好在事實證明,神馬flag,神馬鄙視鏈,大家都不會傻到跟錢過不去,拼多多正在成為越來越多。


 

網友的大型“真香”現場。


數據顯示,在大力補貼的三個季度內,拼多多賣出了160萬台新款正品國行iPhone,僅本輪618期間就賣出了超30萬台,同樣大賣的還有戴森吹風機,ReFa瘦臉儀等,所謂的 “中產消費”正在成為拼多多增長的新驅動力。

 

同樣,拼多多也早已不是“五環外”用户專屬,2018年拼多多的新增用户城市分佈裏,北京高居第一,上海、深圳、廣州等大城市全部排在前十。來自一二線城市用户們,開始習慣在拼多多上拼水果、交話費、囤生活用品……

 

當越來越多人不再care所謂的電商鄙視鏈,現在,唯一的要考慮的是:

 

如果你愛一個人,就幫他在拼多多上砍一刀,如果你恨一個人,就不要告訴他拼多多上iPhone XR只賣4399。


貪財好色的花兒街致力於為大家帶來更有價值的閲讀。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花兒街參考(zaraghost)、作者,侵權必究。




往期熱文· 推薦

後台回覆「好色」獲取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119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