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院瑣事|對方的立場

商界2019-07-11 17:42:19

擊上方△藍字可關注我們

編者按:霸道也好,温柔也罷。夫妻之間的相處之道無非就是站在對方的立場設身處地地為對方着想,這招放在商業談判、人情世故上也同樣在理。


輕微傷


夫妻倆同在一家公司,最容易因對一件事有不同的意見而鬧矛盾,因此謝小珊早就説過,大事你來做,小事歸我管。林依邦説得先劃分好什麼是大事什麼是小事,省得到時扯不清。謝小珊指買房子買設備搞銷售是大事,處理員工關係和後勤是小事。林依邦又問那如果有些事不大不小呢?謝小珊説劃分權歸我,我説了算。

謝小珊是有點霸道,有時爭持不下,她就會説:“我是女人呀,你得讓着我!我是老婆呀,老公得讓着我!”林依邦也就妥協了。在外面她處處都讓着他,給足了他面子,那在家裏讓一讓她也很應該吧,處處佔優就不叫夫妻了,那叫競爭對手。就算是競爭對手,也還講個互利共贏,不能逼人太甚。 

今天,銀行的古行長專門來訪,説政府下了個指標,要放一筆貸款支持民營企業發展,古行長就選中了夫妻倆的公司。

林依邦有點不高興,以前公司需要錢時,這古行長鼻孔朝天一副不屑的樣子,彷彿林依邦是來要飯的,三句兩句就把大門關死,如今吃錯藥了主動上門來給貸款? 

況且公司現在也不缺錢,他正組織婉拒用詞,手機響了,是個陌生號碼,標註的是某醫院。林依邦把它按停成靜音,不想接這些詐騙電話,無非就是你家有人住院了,你快打錢過來之類。

古行長舌綻蓮花,説這貸款划算,放款利率4%都不到,只給資質好的。

“別家想要我還不給呢。

林依邦答道:“4%也是錢,我沒來由的幹嘛白交利息?

這時手機又嗡嗡振動了,是條短信,寫着林依邦父親被人打傷了,要林快來市醫院,並強調這不是詐騙短信。短信才看完,謝小珊也來電話了,説爺孫倆被人打了,正在醫院裏,快來快來。

這一驚非同小可,林依邦匆匆忙忙開車趕去醫院,一路上又堵車,七彎八拐地好不容易才趕到。原來老爸上午出去蹓公園,然後拐到學校去接孫子放學,爺孫倆才回到小區門口,突然間就閃出來一個人把他們打傷了。

小區的保安追兇手沒追着,打電話報了警,又叫了救護車把人送去醫院。醫生看了説不要緊,只是輕微傷,消毒上藥忙活了一通,還縫了幾針。就是小孩子受了驚嚇,臉色發白地怔在那裏。警察也分成兩撥,一撥做現場勘察,一撥做口供筆錄。

林依邦摟着兒子説別怕,問老爸怎麼回事。老爸説那兇手出現得太突然,把帽子壓得低低的,戴着墨鏡和口罩,手裏拿把錘子衝上來就往腦袋上敲。把老人打了幾下又去打小孩,然後把錘子一丟,跑了。老人大聲呼救,保安趕過來時,兇手已經無影無蹤。 

警察認為兇手就是仇人、商業競爭對手什麼的,包得嚴嚴實實是怕被認出來。讓林依邦想想有什麼冤家對頭。林依邦想了半天想不出來,這麼多年來公司經營都很正常,也沒有得罪什麼黑社會之類。這人為什麼下那麼狠的手,把老人和孩子一起打了呢?

警察説下手倒也不算狠了,若真的下狠手,何止打個輕微傷,重傷也有可能。筆錄做完後林依邦把人送回家,謝小珊忙着換衣服、熬些滋補的湯水、還要向兒子學校請假。她叫保姆別告訴婆婆,別嚇着了。

林依邦見老爸精神還可以,父子倆又把思緒理了一遍,這幾年來真的沒有得罪過什麼人。忽然間,他心念一動,難道是點錯相?

“點錯相”是當地一種通俗的説法,意思是兇手認錯人了,本來找A,卻錯認成B,就叫點錯相。正沒得着落,警方打來電話,説調出了打人那個時段的小區監控視頻,要發給林依邦父子看看。


 緣起


警方把小區監控調出來,但視頻不清晰,只有大概模樣。林依邦橫看豎看都認不出來,老爸卻説好像有點眼熟。林依邦突發奇想:難道是公司以前的員工?老媽聽見動靜也摸過來了,林依邦説沒事,以説公司的事為藉口把老媽打發走了。

老媽前幾年中風導致偏癱,覺得自己是個累贅想過一死了之。謝小珊獻計讓林依邦要站在老媽的立場思考,他就騙老媽説他每天早上起不了牀上班總遲到,要老媽像小時候那樣每天叫他。

從此天剛微亮,老媽就從牀上慢慢撐起來,一瘸一拐地挪到他門口,7點一到準時叫起牀。就為了這個信念,老媽找到了自己的價值,好好的活到如今。林依邦則從不在外過夜,無論應酬多晚都要回家睡,每天7點準時讓老媽喊起牀。

公司是老爸創建的,老了就把公司傳給了林依邦。林依邦找到人力資源部最資深的老員工看視頻,那位老員工也説不出個所以然來。林依邦提醒他,有誰和公司有過節?老員工想了很久記起當年一件事,某人曾因為偷了公司的東西被判過刑的,不知會不會是這一段緣由?

那時林依邦還沒來公司,就去問老爸。老爸一想豁然開朗,對,視頻裏的兇手有點像那個身段,好像叫陳海吧。

人力資源部又翻了半天,終於翻出了發黃的紙質資料。陳海那年突然辭職,説是母親急病要入院,要求公司給他結清工資。當時公司的規定是,當月工資要隔兩個月發,如果中途突然辭職,更要多拖一個月。理由是公司要有三個月時間招聘新人並培訓成熟練工,員工突然辭職會影響公司生產。

陳海求老闆網開一面,老闆沒同意,説任何人都不能違反公司的制度。陳海一急之下,把公司的一台四通打字機抱去賣了,留下口信説以後發工資再扣回來。

當時的四通打字機值好幾千塊錢,公司馬上報了警。根據當年的法律,若在無人時拿了公司財物,即為盜竊;若在眾目睽睽之下強行拿走,可定為搶劫。陳海就這樣以盜竊罪判了五年,公司還把這事兒作為典型案例教育員工,不能做這種犯法的事。 

老爸怒氣沖天,説肯定是陳海做的。這傢伙當年坐了牢,心理不平衡,現在又來報復,叫警察趕緊抓他,再判他個十年八年!林依邦也很生氣,陳海你偷了公司的設備,坐牢是罪有應得,現在居然把我爸和我兒子打成這樣,不把你繩之以法,怎麼解心頭這口惡氣!

警察很快就抓獲陳海,陳海説沒打人,那天只是偶爾經過。警察説你又不住那小區,你去做什麼?陳海説我逛街還要向你們申報啊?警察説別以為戴了帽子口罩就能混過去,那走路的體態一看就是你!

警察又問起當年的案子,陳海説就是老闆害他坐的牢,他母親也因此耽誤了治療而去世,這種老闆早死早超生,被人打了可真是大快人心。警察認為有因有果,足以立案,就把陳海咣噹一下關了起來。

可是謝小珊覺得,這事大有蹊蹺。


疑竇


謝小珊的心情很複雜,就為了那麼一點錢,陳海坐牢,母親去世,這個打擊也未免太過殘酷。如果當時是自己當老闆,肯定不會讓這種悲劇發生。當然,在那時的歷史背景下,也不能説這事就要由公司完全負責。問題是,我們在堅持公司規章制度的同時,能不能更加人性化一些?能不能更多以社會和諧為前提平和處事?

還有,那麼多年過去了,陳海再來報復,這有點不合常理。要麼他從監獄出來就會實施報復,要麼時過境遷仇恨淡化,怎麼會拖到現在才出手呢?

老爸非常憤怒,自己找刑法看了,陳海打了兩個輕微傷,但打老人和孩子屬於情節惡劣,可以加重處罰。這款罪叫尋釁滋事罪,刑期在五年以下,他叫林依邦去找熟人疏通關係,釘死陳海,判滿五年!

謝小珊勸住了林依邦,競爭對手正全方位對我們進攻,你還是好好去弄產品和銷售,陳海的事我來處理吧。林依邦有些猶豫,謝小珊説陳海也算是員工關係之列,這本來就是我負責的小事,你不放心我麼?林依邦只好點頭。

謝小珊去派出所見陳海,警察正在審案,叫陳海老實認罪才是上策,打的傷並不重,認了罪再賠點錢,就可以取保候審回家,到時法院也可以從輕處罰。

“警察靠得住,母豬會爬樹。”陳海不屑地道,“等我認了罪簽了字,你就説我把人打死了,那我就死翹翹了。

警察厲聲道:“現場有你丟下的鐵錘,上面有你的指紋,你不認罪也不行!

陳海冷笑道:“那你直接判我好了,幹嘛非要我認罪?

警察還要拍桌子,被謝小珊勸止了。她和顏悦色地對陳海道歉,説以前那件事公司處理得有些僵硬,對陳海母親的去世和陳海坐牢表示遺憾。可是那麼久遠的事了,怎麼就放不下仇恨?仇恨折磨的其實是自己的內心啊!

陳海的雙眼盯着虛無的某處,也不知有沒有認真聽謝小珊的話。謝小珊説確實是兩個輕微傷,沒多嚴重的事,有傷情鑑定為證。如果陳海認個錯,雙方就此和解,就沒必要鬧到法院去了。以前的事不必再提,林家好好做企業,陳家好好過日子,也許才是最好的結局。

警察在一旁幫腔,勸陳海息事寧人,公司這麼寬宏大量,你還想怎麼着?就算以前老人家做得不夠好,也不能打小孩子呀,才13歲的小孩,就下得了手?

沒想到陳海一下子跳起來,嚷道:“我媽死的時候,警察就下得了手抓我?法院就下得了手判我?你別黃鼠狼給雞拜年了,滾你媽的蛋吧!

溝通沒有結果,警察要以尋釁滋事罪把陳海送去看守所。謝小珊問能不能緩一下,警察説只有24小時的傳喚期,到時要麼關進看守所,要麼放人。謝小珊覺得這個結必須打開,讓陳海坐牢不是終極目標,他若鑽進牛角尖裏,坐牢再出來還是會犯事。

她向警察要了陳海家人的電話和地址,可是陳海的兒子拒絕交談和見面。謝小珊又拐了個彎,叫公司的常年法律顧問去當陳海的律師,叮囑律師要以陳海家人聘請的角色出現,進一步找陳海瞭解情況。

警察覺得不可思議,人家打了你爸和兒子,你還要出錢為人家請律師?吃飽了撐的?


諒解別人就是救贖自己


律師見了陳海幾次,回報説陳海一下就看穿了,家裏人不可能給他請律師,一定是林家派來摸底的。律師説你都已經關到看守所了,很快就要被逮捕了,死不認錯是沒用的,不如認個錯,讓林家寫個諒解書,可以判輕些。

根據法律規定,認罪的話可以少判10%,有諒解書可以少判30%,賠償受害人可以少判20%。當然不是説加起來就少判60%,而是法官會綜合考慮給你輕判。如果不認罪,在量刑時會加重。

陳海沒有做聲,律師叫他好好考慮一下。這麼一晃就過了兩三個月,陳海被立案、逮捕,只等檢察院過檢,就可以起訴送法院了。

謝小珊瞭解到,陳海的命運真的很悲慘,他坐牢時母親去世了,釋放後父親、老婆也相繼去世,就靠他一個人撫養兒子。現在父子倆相依為命,都是打工一族,日子過得緊巴巴的。

謝小珊估計是苦難的生活造成了陳海的戾氣,但是他沒道理不接受諒解的,再不認罪,法院也可以刑事罪附帶民事訴訟,強令陳海賠償。這太不合理了,從來只有受害人不肯諒解的,為啥顛倒過來陳海不接受我們的諒解呢?肯定還有個不為人知的原因!

謝小珊乾脆不追索陳家的賠償款了,直接就給陳海一個諒解書。老爸不能罵兒媳婦,就把兒子罵得狗血淋頭。林依邦也拉長了臉,要她講清楚理由。謝小珊道:“從大道理上講,法律不僅僅是為了懲罰犯罪,更重要的是為了防止犯罪。如果能讓陳海認識到自己的過錯,讓他以後不再犯錯,那是不是更好?

“大事和小事會互相轉化的,小事處理失當,就會演變成大事。從根本利益來説,陳海坐不坐牢與我們有什麼相干?如果他心裏仍然懷着仇恨,坐完牢再來找我們的麻煩,那吃虧的還是我們。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他若橫下心和我們過不去,難道我們日日夜夜都要提防被人暗算?不如做個好人,送他一個人情,讓他在心裏感激,以後不再騷擾我們,那不是更好麼?這次的醫療費也不過幾千塊錢,對陳家來説是大錢,對我們來説真不算什麼,何必要與他斤斤計較? 

這話擊中了要害,老爸和老公不出聲了。此事本有前因,若以後再延續出後果,真是大大的不妙。老爸不怕自己有事,可孫子是心肝寶貝命根子,林家以此為大,這可開不得玩笑。

事情果然被謝小珊猜中,陳海在看守所突然昏迷,被警察銬去醫院做了手術。原來陳海在年前就檢查出患腦血管瘤,醫生説必須動手術,可他拿不出25萬元的手術費。 

謝小珊恍然大悟,看來陳海這次是故意犯罪進去的,就是為了讓政府給他的手術買單。所以,他打人打得極有分寸,兩個輕微傷,剛剛夠判刑又判不重,利用了看守所不能死人的硬規矩。其心思之縝密,令人驚歎。

林依邦瞠目結舌,這才明白陳海故意把有指紋的兇器留在作案現場,就是讓警察能逮到他,並且不肯認罪和賠償寧可坐牢。林依邦對謝小珊道:“我明白你説的要站在對方立場想問題了,窮人若過不下去,富人也沒好日子過,所以政府現在要把改善民生作為頭等大事來抓啊。

接下來一切都順理成章:陳海認罪,林家給予諒解,法院從輕判處陳海有期徒刑八個月。律師告訴陳海,老闆歡迎他出來後回原公司工作。只要能好好做事,以前的過往誰也不提。

謝小珊給公司管理層提了幾條要求:1.具備同情心的人才能夠正確應對危機。2.準備好承擔責任的人,才具備基本的責任感。3.要敢於直面並糾正錯誤。4.個人的格局要能夠突破商業規則的限制,去做正確的選擇,而不是僅僅重申自己公司的權利。

即日起,員工食堂逢午餐每人加發一個水果。公司沒花多少錢,員工卻稱讚老闆是個好人。林依邦也從銀行的立場想到了辦法,既然銀行選中自己為貸款對象,那就應該利用這個機會與政府、銀行走近一步。

他和古行長商量好,為了避免埋下未來壞賬爆發的隱患,公司不能借銀行的錢去貿然擴張,就以4%的利率貸款,轉身又直接存回去買利率6%的銀行理財。銀行完成了政府交代的任務且有一定收益,公司也穩穩地獲利,三方皆大歡喜。

謝小珊給老公點贊,多站在對方立場考慮,大事小事都將無恙。


Interactive Topic

互動話題


你認為公司的規章制度重要還是人性化更重要?



    關 於 本 文 

  • 作者:周生

  • 來源:商界(ID:shangjiexinmeiti)

  •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創平台所有。

     精 彩 文 章 

  • 1.破解瑞幸,“原形”畢露

  • 2.水果漲價,是一場炒作?

  • 3.網紅服裝源頭,百億批發市場

  • 4.特色小鎮生存艱難,瀕臨破產變“空城”

  • 5.貿易戰,每個人都該再看一遍《論持久戰》


致力為讀者提供精彩、深度、有料的商業財經內容

為企業提供全媒體品牌策劃、內容創作、推廣傳播


Hi,U can also follow us

 編輯 | 蓋蓋

出品 | 商界傳媒內容編輯部

商務合作 | gaigaiorsky(微信)

 你再主動一點點   我們就有故事了

↙點擊閲讀原文,下載商界APP,享更多精彩內容 

https://hk.wxwenku.com/d/201119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