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房奴:一邊當“租房狗”,一邊做“包租婆”

二更2019-07-11 17:17:35


6月25日,新華網發佈《中國青年租住生活藍皮書》,數據顯示,2018—2019年,20至30歲租客占城市租住羣體84%,90後佔比高達75%,成為城市租住人羣的主體。


租房人口中,年輕人變成主力。與之對應,越來越多的房東是年輕人。



在2017年,80後仍是短租房東主力。但在一線城市,房東中的90後已經超過五分之一,在廣東地區90後房東佔比高達30%。


90後房東佔比正在逐年上升。



目前中國購房者的平均年齡是29.5歲,而在一線城市90後房東增幅大漲,2015年為14.1%,2017年迅猛增至22.5%。


而買房的90後青年,大多也有雙重身份,既是房東,也是租客。還有一部分買房年輕人雖然住進了自己買的房子裏,但是將另外的房間出租給租客,和租客做起了親密室友。


01

在房子租出去前

就花了超多錢

cc 97年 財務


cc大概是95後買房的一部分代表,工資到手7K多,房貸就將近6K。她買房的原因是:“如果沒有買房,我可能錢也花了不少。”cc買房之前,其實也沒多少存款。“但漸漸長大了,就需要有點東西拉住我,每個月還貸這種模式讓我更自律,相當於變相存款。”


買房這件事爸媽讓我決定

我當時自己一個人就簽了


97年的安徽女生cc説,這個房子買的有點“心大”,但其實這是一種果斷。第一次看房子是2017年12月份,然後在2018年元旦就立馬把房子買了。


為了買這套房子,她自己向朋友借了8萬,爸媽則借了十幾萬。


“第一次看完後,給爸媽打了兩個電話,第一個電話他們有點猶豫,覺得首付有點多,壓力會很大。但是我覺得位置交通也不錯,當時挺想要這個房子的,所以又給爸媽打了電話,好好説了説我的想法,然後他們讓我決定,我就簽了。”



買房時就知道

一定會出租


cc當時買房子的時候,和房產公司簽訂了一份合同:前五年是公司包辦出租。所以未來五年,她都不知道誰住她的房子。因為當時買的過於着急,入手價格其實並不低,一年下來,cc説“現在看起來好像也沒怎麼升值。”


不過公寓附近的改變,比如前不久新開了一家印象城, 又再次讓cc對這個房子的未來價值充滿了信心。


在租出去前

就花了不少錢了


不過整個流程走下來,cc感歎“在租出去之前,要花的錢真的太多了!!!”3300一個月租出去,扣掉8%的税,再加上自己付了5000元的物業費,其實最後一個月月租不到3100。




選擇這種由房產公司包辦出租的方式,cc也半寬慰地説,這樣自己也省了不少心,她也沒有精力和耐心跟房客打交道。


因為有房貸的壓力,cc在工作上面更不能鬆懈。今年她報了線上課程,準備考證,明年跳槽。“按目前這個資歷,我換工作可能會降薪,現在我也不忙,一心準備考試,以後換工作至少得有拿得出手的東西。”


02

租客要求:

女生太麻煩

九歌  91年 新媒體行業


91年男生九歌是在2018年買的房子,那一年的房價漲了不少,27歲的他擔心照着這個行情下去,以後肯定買不起房,咬了咬牙就想幹脆早點買了算了。


租客要求性別男

不能抽煙,不養寵物


2018年6月份開始出租,一個月收租金3000元。和cc不同的是,他住在自己買的房子裏,但是把另一個房間出租給別人。


他對租客也有明確的要求,因為自己是男生,擔心室友是個女生會不方便,又也覺得女生合住麻煩(這樣真的很擔心你找不找的到女朋友),他要求租客性別是男,但前提是不能抽煙,也不要養寵物(烏龜、金魚行不行呢?)


和租客成了室友

勸過租客退租回老家


其實房東也不容易,尤其是還需要還貸的,也不捨得把房子租給別人。為了彌補支出,就把房子租出去收租金。和租客一起住,雖然只是房東和租客的關係,可畢竟同住在一個屋檐下,相處和交流也是必不可少的。


九歌講的一個故事讓人感慨,現在的90後房東,越來越會和房客相處了。


“有一個租客剛畢業,他迷茫的樣子特別像幾年前的我。他不知道為什麼來杭州,特別想回家。我就開導他,如果覺得在杭州不快樂就回家吧。快樂是最重要的,錢多錢少,普通上班族都相差無幾。就這樣,在我的勸説下,他回老家了,退租了我的房子。我也沒有讓他賠我違約金,就當交了個朋友。”



買房後九歌就跳槽了,因為原先那家公司公積金太低。“買房後欠了銀行那麼多錢,都不敢亂消費了,以前我出門都打車,現在開始坐公交和地鐵了,這兩年幾乎也都沒有旅遊了,更不敢裸辭了。”


03

我在廣州做房客

在杭州做房東

小鹿 93年 導演


杭州人小鹿算是經濟壓力很小的90後,因為拆遷,她得到了一筆買房的錢。年輕人留資金在身邊不會升值,家長也不放心。所以買房子他們就會放心一點,好歹是個能看到的放在身邊。



為了緩解房貸壓力

買了公寓,以租養貸


第一套住宅每月需要還房貸1萬+,壓力太大,所以她又用剩下的拆遷款貸款買了一套公寓,可出租可升值。


公寓租出去一個月約4000元,其實也只是能解決房貸的零頭。


經濟壓力不算大

但我還是一個打工妹


不過小鹿在廣州工作,用她的話來説,她自己打工的錢,就用來在廣州租房子和開銷,在廣州她租房子也要近4K。


雖然我是二套房出租的90後,可是我的思想還挺正的吧,我要成為勵志還貸女孩。”小鹿總給自己定位為“打工妹”,作為一個商業片導演,出差和通宵都是家常便飯,但她的夢想就是一直做自己喜歡的行業。



在和小鹿交談的過程中,她一直説“怕招恨”。因為得到拆遷款這個事情是幸運的,卻也是讓人嫉妒的。但讓人印象深刻的一句話是,“拆遷得到的錢,一定要合理規劃資金,我只是在分配資產的過程中選了房子的人。”



大多數90後房東,在大城市,基本上還是個人奮鬥的狀態。


最好的狀況即像小鹿這樣的,在一個城市是房東,在另一個城市是租客,以優渥的家庭條件養自己的職業夢想。


但大多數都無法躺贏,像cc這樣的,剛進入社會的95後,已經知道規劃資金,想好以房為載體,甚至借款去買一個實體的更為安心的資產。


也有像九歌這樣的,不用向別人付房租,和租客當室友,以收租金緩減房貸壓力。


年輕的房東們,也會有自己的考慮,和房客們也有自己的相處。


買房之後,我住了一間,另一間租給了一個快遞小哥。有一陣子他狀態好像特別不好,一回家就喝酒。後來他心情好像好一點了,開始做飯了,甚至邀請我吃。——77


買了一套二手房,房東一家人因為某些原因暫時沒地方住,我就把房子租給他們,其實那段時間租給畢業生或年輕人租金更高,但房東家有個小孩,想想不忍心,就租給他們了。——橢


在南京的房子租給一個外國人,做了一些軟裝上的改變,比小區同户型多出租了幾百塊。房客説很喜歡我的房子,讓我覺得自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咖啡


女租客不一定愛乾淨,有時候也把房子弄得很亂很髒。而且女租客有一點事情就會找我,比如換燈泡,讓我很累。——洋


對於租客來説,雖然房子不是自己的,但生活是,過好自己的生活,最重要。而對於房東來説,房子是壓力,更是在這個城市努力拼搏的動力。


租房時代,無論是房東還是租客,都不容易,希望每一個人都能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撰文 / qiqi

漫畫/夏小麥

設計/濛濛 運營/項18


點亮“在看”

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118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