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控股的結局,或許權健知道

網易科技2019-07-11 16:04:06

作者 | 姚贇

來源 | 盒飯財經(ID:daxiongfan)


探討王振華“涉嫌猥褻9歲女童事件”,如果僅將它放在個人角度來看,除了唾罵和厭惡,並不能覆盤出什麼對未來有價值的內容。


這類案件在社會新聞中並不少見,我們從中還能發現被曝光者大多在一定範圍內擁有絕對的權力:如校長之於留守兒童,教皇之於信眾,以及普通大眾之於社會中擁有財富、地位和影響力的企業家。


百餘年前,英國曆史學家阿克頓勛爵在他的著作《自由與權力》一書中,提出了一個著名的觀點——權力使人腐敗,絕對的權力絕對使人腐敗。我們在唾罵王振華的同時,將視線轉向那3300億的商業帝國,或許在這片滋生了這種腐敗甚至腐爛的土壤和環境中,能找到值得探討和研究的內容。



對決的控制權


7月3日,《新民晚報》報道稱:據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上市公司新城控股董事長王某因猥褻9歲女童,於本月1日在滬被採取強制措施。


當日晚間,上海市公安局普陀確認了新城控股董事長王振華因涉嫌猥褻兒童罪被刑拘。




官方通報稱,2019年6月30日22時許,普陀警方接王女士報警,稱其女兒被朋友周某某(女,49歲,江蘇人)從江蘇老家帶至上海併入住本市一酒店,後其女兒在房間內遭到一男子猥褻,接報後警方高度重視。


從通報內容中可知,7月1日王振華已被採取強制措施。


7月4日,新城控股在其官網發佈了名為《新城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關於公司董事長變更的公告》公告,並稱:於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長王振華先生因個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於 2019年7月3日召開第二屆董事會第十六次會議。


也就是,事發3天后,接到警方通知才得知董事長被採取強制措施。這樣的説辭,哪怕在公告中着重強調了“緊急”,也無法讓輿論信服。


(新城控股“股吧”中7月1日的一片常態的留言和討論)


不過,這裏先不去探討這一公告的時效,對1日至3日期間買入新城控股的A股投資者的不公平,以及上市公司需要承擔及時向公眾披露信息義務等問題。這封事發3天后的公告,足以反應缺少核心關鍵人物——王振華後,新城控股決策機制的階段性失靈。


從股權上來看,王振華是新城控股的實際控制人。通過富域發展集團有限公司和常州德潤諮詢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新城控股比例超過67%。


(公司與實際控制人之間的產權及控制關係圖,來源:新城控股2018年年報)


王振華控制上市公司的股權關係如上圖。同時,除了在股權上的絕對控制權外,王振華在本次事件曝光之前,還是新城控股的旗幟性人物。


就社會職務上來説,就任全國工商聯執委、全國工商聯房地產商會常務副會長、上海市政協委員、上海市房地產商會會長、江蘇省人大代表、江蘇省工商聯副主席、常州市人大代表、常州市工商聯第十四屆執委會主席等職位。


根據百度百科詞條的介紹,王振華還先後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全國勞動模範、江蘇省優秀民營企業家、江蘇省社會主義建設貢獻獎、上海市統一戰線(工作)先進個人 、常州市明星企業家、中華慈善突出貢獻人物等殊榮。


公益、公益、黨性、社會責任、企業家精神等形象,一直以來是他在輿論場中的重要標籤。



(官網截圖)


在新城控股官網的十大版塊中,“社會責任”欄目被放在了一個顯眼的位置。而這一欄目中,包含了以少兒公益為主、目前被大眾和媒體詬病、質疑最多的“七色光計劃”。


據新城控股官網介紹:集團始終積極承擔企業社會責任,從多養人、多納税、多做慈善三個方面為社會做貢獻。目前,新城員工人數已逾20000人,2017年公司繳納税款75億元,帶動就業20萬餘人。新城更積極響應政府關於打好“扶貧攻堅戰”的部署,專門成立扶貧辦公室,2018年新城控股集團已累計捐贈各類扶貧資金5400萬元,其中在雲南、貴州地區累計已捐贈1900萬專項扶貧資金。


當然,創始人作為一家企業的旗幟性存在,對企業文化的決定性影響是毋庸置疑的。王振華喜歡將自己比喻成駱駝,而新城控股中駱駝精神是企業價值主張中的“基因”。




王振華曾説,“有的企業希望成為老虎一樣大的企業,有的希望成為獵豹一樣快速發展的企業,對於新城來説,我們更希望成為駱駝,有耐力,可以走過沙漠。走沙漠,老虎和獵豹都不行。新城的志向,顯然是像駱駝一樣,堅韌地、長久地活着,成為百年老店。”王振華還説:“新城人就是一羣駱駝、一支駝隊;新城25年的發展之路就是一條駝行之路。”


而員工在本案曝光前,低調、謙虛、務實、寬厚等等評價,一直是輿論對他王振華的標籤。甚至有媒體在事件曝光後還表示,曾經採訪王振華時,他會安靜地聽完問題,一一回答。



新城帝國締造史


王振華新城帝國的版圖中,不止一個新城控股。


企查查顯示,截止2019年7月4日,王振華名下,擔任法定代表人的有29家企業,對外投資關係的有3家,在外任職的企業有28家。其中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悦服務(01755.HK)、新城發展控股(01030.HK)這三家為上市公司。


(王振華名下相關企業,來源:企查查)


產業橫跨地產、金融、服務、科技等多個領域,單新城控股的業務涵蓋住宅開發、商業開發、商業運營管理、醫養護一體化社區開發運營、模塊化裝配建築、兒童主題樂園、影院以及相關企業股權投資和資產管理。


(新城控股近7年營業收入圖,來源企查查)


新城控股2018年年度財報中,描述了一年的營收: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收入 541.33 億元,其中主營業務收入中,房地產開發銷售本期實現營業收入 508.38 億元,較上年同比增加 31.05%,主要系公司部分預售房源本期竣工交付,本期符合收入確認條件的銷售面積較上期增加所致;公司物業出租及管理實現營業收入 22.13 億元,較上年同比增加 117.24%,主要系公司吾悦廣場開業的增加所致。


(王振華圖譜,來源:企查查)


據瞭解,王振華打造的新城控股“帝國”,資產已逾3300億。“2018福布斯中國400富豪榜”上,王振華以170.4億的身家,排名第108位。


而這個商業帝國的第一步,是從3間租來的辦公室。


1993年7月,王振華籌資創辦武進新城投資建設開發有限公司,開始涉足房地產業,而這家公司正是新城控股集團的前身。


1983年,王振華大專畢業後,分配到江蘇常州市武進第一棉紡廠,先是當過5年車間副主任。1988年,他跟着下海大潮走出國企,創辦一家家庭紡織廠。



(新城控股發展史和榮譽牆,來源:新城控股官網)


據瞭解,2015年,新城控股在上海證券交易所A股上市,成為國內首家實現B轉A的民營房企。這一年,新城控股累計合同銷售金額約319.29億元,位列2015年國內房地產企業銷售額第20名,並連續第9年蟬聯江蘇房地產企業第一。2018年,新城控股入選新華社民族品牌工程。這一年,新城控股完成銷售額超2200億元,排名行業第8位。


26年間,王振華從3間辦公室到如今3300億資產商業帝國,這個創業故事在當地廣為流傳,甚至被“封神”。



連夜接班的“二代”


所有蕩氣迴腸的創業故事,當“一代”開始走向年暮,關注焦點都會落到接班人的話題上。


但像王曉鬆這樣接班的“二代”,卻不常見。


4日發佈的《新城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關於公司董事長變更的公告》,其主旨在標題中一目瞭然——董事長變更。公告顯示:本次董事會以8票同意、0反對、0票棄權,審議通過了《關於選舉第二屆董事會董事長的議案》,選舉公司董事兼總裁王曉鬆先生任公司第二屆董事會董事長,任期與第二屆董事會任期相同。



並附上了新任董事長的簡歷。


王曉鬆,男,1987 年 12 月生,2009 年畢業於南京大學環境科學專業,本科學歷。曾任江蘇新城地產股份有限公司常州公司工程部土建工程師、上海公司工程部助理經理、項目總經理,江蘇新城地產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助理、董事兼總裁。現任公司董事兼總裁、新城發展控股有限公司非執行董事。



(王曉鬆關係圖譜,來源:企查查)


連夜“走馬上任”的王曉鬆,實際上算不上倉促。


2009年7月,王曉鬆畢業於南京大學環境科學專業,8月進入新城B股工作,並於2013年2月4日成長為新城地產股份有限公司總裁。


在2016年1月22日,王振華失聯兩天後,新城控股公告稱:實際控制人、董事長王振華因“個人原因”,正在接受常州市武進區紀委調查。當時,常州市正處於江蘇反腐的“風暴眼”:包括常州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沈瑞卿、武進區區委副書記凌光耀、常州市農委副主任吳小琴等多名領導幹部,均因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


在此之後加快了王曉鬆的接班人計劃,半月後出來的王振華,讓王曉鬆接任新城控股總裁。但坊間傳言因為婚姻不被王振華認可,而被按下“接班人”暫停鍵後,離開了新城控股。


2016年10月24日晚間,王曉鬆在公司內部發郵件,宣佈辭去新城控股總裁職務。兩天後,新城控股發佈公告稱,王曉鬆先生因“個人原因”辭去本公司總裁職務,同時聘任王振華為公司總裁。


企業的核心人物在被採取強制措施後,對企業、對股民、對員工來説,這是一起典型的“黑天鵝事件”。2018年,權健、鴻茅藥酒、伊利等企業也都接連曝出“黑天鵝事件”,但最後對各自的結局大相徑庭。對比分析了幾家企業的管理機制和文化,發現權健束昱輝和王振華,共同擁有一個較為明顯的特質——因為某些過往的事蹟被“神化”了,而他們從股權、管理、文化等各方面對各自商業帝國的掌控,讓他們擁有絕對的權力。


一直都姓“王”的新城控股在2018年年度財報中,這樣規劃了2019年的藍圖和目標。


財報中這樣表述:2019年,公司計劃新開業吾悦廣場22座,總收入超過40億元。2019年,公司計劃新開工項目94個,新開工建築面積2,040.49萬平方米,其中,住宅項目1,078.24萬平方米,商業綜合體項目962.25萬平方米。公司計劃竣工項目126個,預計竣工總建築面積 1,881.03 萬平方米,其中,住宅項目1250.27萬平方米,商業綜合體項目 630.76 萬平方米。


2019年已過半,“去王振華”後,財報中的藍圖不知是否還能順利完成。


“黑天鵝事件”發生後,新城控股的變革已經被外力撬開。而這次“開膛破肚”對新城來説,就像是一次摘除病灶的手術,手術可能會成功,但也能自此下不了手術枱。





https://hk.wxwenku.com/d/201117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