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60塊的理髮店想剪出300塊的髮型?”來自各行業的吐槽,看完想點頭

新晚報2019-07-11 15:27:31

本文來自公眾號: 英國那些事兒

微信號 :hereinuk


最近,垃圾分類的風好大。


一位垃圾處理員想對大家説:“有些垃圾對我們來説非常非常危險,比如竹籤、鋒利的玻璃、刀片等,一不小心就可能輕易刺破手掌,甚至造成破傷風,所以呼籲大家要用報紙什麼的包好才扔掉。”


由此,日本電視台一綜藝節目就對各行各業人士進行採訪,詢問他們平時工作時有什麼心裏話想和客人説。



1、理髮店Tony老師



作為顧客,我們時常吐槽Tony老師剪出的髮型與我們想要的相去甚遠,或者總是不停推銷辦卡。


那麼作為Tony老師的立場,他們又有什麼“心聲”想對客人説呢?



開始剪髮之前,Tony老師一般都會問客人想剪什麼樣的髮型。這時候可能最怕的就是客人拿出手機和雜誌,指着上面的帥哥或美女説:“可以弄成這樣的嗎?”


面對這種情況,Tony老師大多會發自內心的吶喊——“這個我無能為力啊……”



一位老師指出,“像網上或雜誌上刊登的髮型照片,大多都由業界頂尖的髮型師操刀,一般的髮型師根本不會剪。”


另外一位來自收費1000日元(約合人民幣63.7元)的理髮店Tony老師,也分享了自己難以忘懷的經歷:



有客人去收費5000日元(約合人民幣318.6元)的理髮店剪完頭髮後,在回家的路上特意來他的店裏,展示剛弄完原封不動的髮型,帶着命令一般的口氣説:“記住下次要這樣剪”



好吧,Tony老師也是非常無奈,只花費1000日元怎麼能剪出5000日元的髮型呢……


2、飯店店員


不少客人喝光了杯里的酒或飲料,續杯時會對服務員簡單吩咐一句:“再來一杯一樣的。”



“鬼知道你剛才喝了什麼,我們又對你沒有興趣。”



3、卡拉OK店員


相信不少人去唱卡拉OK也就是KTV的時候,都有過這樣的經歷——唱到一半,全員正瘋狂high的時候,服務員開門端着飲料或果品進來。



畢竟有外人進來了,面對這種情況,大多數人可能會降低音量或乾脆停唱。然而這樣的拘束其實沒必要,反而可能會讓店員覺得非常尷尬:“感覺自己一直被大家盯着,頓時心生歉疚之情,只想慌慌張張儘快離開包廂。”


所以此時店員的心裏話是:“唱吧,唱吧!不用管我,請盡情唱吧!”



節目組的工作人員提問:“那你們在進包廂之前,有沒有觀察下包廂裏的氣氛再進去呢?


卡拉OK店員回答説:當然有啊,有時看裏面挺安靜的樣子,想着應該是沒在唱歌吧。但是在進去後,卻發現所謂的安靜其實是副歌高潮前的一刻,進去時剛好碰上最high的時候……”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服務員用托盤端着好幾杯飲料過來的時候。



有些客人不等服務員一杯一杯放下飲料,就自己先上手去取飲料,無論是心急還是出於幫忙的心理,其實都讓服務員感覺困擾。


“保持托盤的平衡其實挺難的,突然拿掉一杯,就會感覺搖搖晃晃的,這樣也挺危險。”



4、餐飲店店員


節目組在街頭採訪到一位店員小姐姐,她表示不希望客人把空盤疊起來:


“客人可能是出於好意,但是這樣會把盤子底下也弄髒,還是蠻討厭的。”



5、出租車司機


一位白髮蒼蒼的司機大爺無奈地説:“有些客人上車後,也不説去哪裏,就説往前開。”


“鬼知道客人要去哪裏啊!”



6、CD店店員


一位店員小姐姐説,可能是自己有點不耐煩,但每天重複下面這樣的對話真的有點煩。


小姐姐:“請問您有積分卡嗎?”

有些客人就會反問一句:“這裏可以用積分卡嗎?”


不能用幹嘛要問你!




7、蛋糕店店員


經常有客人站在高高的櫃枱外面,不説具體的商品名,就用手指着“要這個”“還有那個”


小姐姐表示,“這樣真的不知道你想要什麼?”



因為如果你試着站在店裏的視角就會明白,從這裏只能看到客人的臉,但完全看不到客人在用手指哪個。



8、便利店店員


面對採訪,有店員表示,在店裏人多等着排隊結賬的時候,有人只買一瓶飲料或一袋零食什麼的,其實不用複雜的計算,但輪到結賬時還要磨磨蹭蹭臨時摸錢包找零錢。



店裏排着長隊,對收銀員來説其實是有壓力的:“排了挺長時間的隊,應該是有空閒提前準備好零錢的啊。”



通過詢問不同行業的人士,傾聽他們工作時無法説出口的心聲,這樣才發現平時作為客人的我們,有時也是在給對方帶來一些沒必要的麻煩……


來源:英國那些事兒(hereinuk)

新晚報綜合整理 未經授權 禁止轉載

責任編輯:郭啟迪 審核:曹曉霞




https://hk.wxwenku.com/d/201116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