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現在國產劇拍不出成長的煩惱了?

第十放映室2019-07-11 15:03:22


昨天,小十君借安利《長安十二時辰》之機,揚言要送兩部國產劇一人一個巴掌。


它們一個是前兩天已經完結的《少年派》,一個是沒兩天即將完結的《帶着爸爸去留學》。


《少年派》從開播到結束,一路領跑同檔電視劇,成功斬獲“2019上半年省級衞視平均收視第一劇集”的寶座。


在各方官媒的轉評贊鈎織下,一面“2019年度最具現實教育意義的驚喜佳作”的錦旗已經制作完成。


另一邊,相較《少年派》遲了4天播出的《帶着爸爸去留學》,也在孫紅雷的盛世美顏感召下,時有趕超,最終穩居全網收視率第二。



坦白説,它們越火,小十君越火大。


原因?兩個巴掌打出去,你就知道了。


今天,夏 BB 作為天選(小十君指定)之人,來兑現這個承諾。



先從《少年派》的結局説起。


劇裏錢三一和林妙妙的“一秒”CP,到最後一集片尾曲前的最後一秒,都沒有牽手成功,看的人意難平。


“再見,少年派。你好,青年派。”


部分想看“一秒”談戀愛的吃瓜羣眾,連下部劇的宣傳語都想好了。


▲最後的糖,拿走不謝。


然而編劇六六説,她寫的是現實題材劇,不是青春偶像劇。


所以很遺憾,並不會有青年派。



既然編劇都強調自己不青春偶像,那我們今天就不走感情線,家庭嗑。


作為一部描述高考家庭的教育題材劇,《少年派》迎着高考結束當天首播,從時間到角色設定,再到話題度,幾個點都踩的剛剛好。



劇中典型的“虎媽貓爸”二人組,也應和了大多數的中國式家庭。


媽媽王勝男(閆妮飾),家裏説一不二的實權派,負責武力輸出,為了女兒高考操碎了心;



而爸爸林大為(張嘉譯飾),家庭佛系調解員,負責解決老婆和女兒的一切矛盾,沒事端茶送水,整天樂呵呵。



為了能讓女兒林妙妙(趙今麥飾)在學霸雲集、良師授業的氛圍中薰足3年,日後成功站在一本線,邁進211,王勝男託關係把她送進了當地最好的菁英中學實驗班。


哪怕一個寄宿生光學費就要25000元,刷卡的時候也眼睛不眨,一本滿足。



然而送進好學校只是三年長征的第一步。


王勝男並沒有因為女兒在校寄宿,就產生一絲一毫的懈怠。


從作息到一日三餐,時刻遠程盯梢加遙控。



快到週末放假,妙妙拿起電話給媽媽報菜名,“紅燒肉,清蒸魚,白灼蝦,還要喝雞湯。”


電話那頭王勝男聽着是又心疼又開心。



可真等到女兒週末回家,母女倆膩歪還沒幾分鐘,立馬切換模式緊盯學習。



作為家庭一份子的爸爸林大為,對王勝男這套流程早已熟悉於心,並進行了高度總結:回家喜相逢,漸漸兩生厭,回校惜別離


果然同一個世界,同一個親媽!



林妙妙質問媽媽為什麼不去培養一點自己的興趣愛好,為何不能有一點自己的生活?


王勝男回答説:因為媽的愛好就是你,你就是媽的全部生活。


簡單的一句話,既展現了王勝男對女兒控制慾式的關心,也讓我們看到了面對高考,藏在眾多家長背後的焦慮。



作為一部家庭教育劇,《少年派》踩到了現實,讓觀眾在父母與孩子的相處模式中或多或少找到了自己的影子,這本是戳中觀眾心窩的優點。


然而後續情節的發展和處理上,編劇又犯了“不跑偏就難受”的毛病。


王勝男與林大為吵吵鬧鬧十幾年,各種三觀不合計劃離婚,卻意外喜提二胎“林夠夠”。



不僅如此,王勝男還有“江州首富”前男友歐陽多年不離不棄的關愛。



再誇張點的是大學霸男主錢三一的媽媽。


前腳剛擺脱十幾年的失敗婚姻,後腳更年期的她就迎來了年下鑽石王老五的熱烈追求。


而據王老五供述,自己10歲時就愛上了20歲且已婚的錢三一媽媽。



摻和了這麼些橋段,青春少年派秒變中年瑪麗蘇,越看越奇怪。


同樣的問題,在目前熱播的另一部劇《帶着爸爸去留學》中更加明顯。



劇中孫紅雷飾演的爸爸黃成棟,頭頂愛子心切的中國式家長光環,陪伴(這裏更應該説是尾隨)兒子黃小棟(曾舜晞飾)出國留學。


一開始他還在老老實實的照顧兒子生活起居,督促兒子學習,順便助攻兒子談個戀愛。



但隨着劇情的深入,黃成棟赤手空拳KO校園襲擊男槍手,成為校園英雄、熱搜名人。



黃成棟一口Chinglish嘴炮,收服傲嬌校理事長,化身瘋癲小園丁。



黃成棟異國他鄉扮演和事佬,成功開導丈夫出軌被逼離婚女家長、父母離異精神失常女學生。



越看越不對味。


這哪是帶着爸爸去留學,根本是中國超英爸爸跑美國拯救世界,順便看眼兒子上學罷了。



一邊是談到高考就如臨大敵、企圖嚴肅正經談教育的《少年派》;


另一邊是聚焦出國留學,主張開放式“哥們兒”教育的《帶着爸爸去留學》。


兩部家庭劇都在試着去構建一個成功的教育案例。


然而《少年派》的評價兩極化,《帶着爸爸去留學》的口碑撲街,卻讓我們不可避免地看到了一幕幕反面教材。


想拍成長的煩惱,最後拍成了成長的吵鬧,留給觀眾的只剩一地雞毛。




01

別拿吵鬧當煩惱


學習擺在第一位,成績代表一切。


這條中國式教育踏過一代代年輕人,總結出來的定律,對絕大多數父母來説早已是再正常不過。


然而對孩子來説,這個世界只要不學習,什麼都很有趣,一切都值得嘗試,everything is possible。


當父母與孩子的心意走向兩個反方向,吵鬧隨之而生


《少年派》中的林妙妙,高考當前,別人恨不得一天24小時拆成兩半用,而她卻放下書本跑去直播賺錢,還揚言要把直播當成自己的理想。


事情敗露,氣急敗壞的王勝男和林妙妙大吵一架。


▲父母必備台詞第一彈


《帶着爸爸去留學》裏,黃小棟也是時刻貫徹“家長的話從來不聽”,和爸爸黃成棟沒少吵架。


▲父母必備台詞第二彈


電視劇秉承“越吵越火”的核心思想,想用一場接一場的激烈爭執喚醒觀眾內心的共鳴。


然而一次是真實,兩次是巧合,反覆輪着來就是狗血了。


編劇只顧停留在表面,為了劇情跌宕起伏設置一連串家庭問題,卻始終沒有給出解決方案,每每都是草率收場。


簡單粗暴地就想把成長中的吵鬧與成長的煩惱之間畫上等號,卻忽略了成長背後激盪着的青澀情緒



韓劇《請回答1988》中,主人公德善的姐姐是優秀且刁蠻的學霸,弟弟不夠聰明但也備受寵愛,家裏排行老二的她就常常處於一種爹不疼娘不愛的尷尬狀態,這也成了一直伴隨她成長的煩惱。


日積月累的委屈,終於在再次和姐姐同過一天生日時爆發。



面對孩子突如其來的情緒失控,你會採取冷處理還是好言相勸?


被女兒的反應嚇一大跳而深感愧疚的爸爸,晚上下班買了蛋糕等在巷子口,對德善説了這樣的話:


“爸爸我也不是一生下來就是爸爸,爸爸也是第一次當爸爸。所以,我女兒稍微體諒一下。”



這段家庭爭執的細膩處理,不再是單純的為滿足戲劇效果設置的衝突,而是為了增進父女之間理解與感情的一場剖白,擊中了屏幕前無數德善的內心。


劇中德善與爸爸手牽手回家的畫面,也讓我們看到了她作為孩子的成長。



成長的煩惱既可以是孩子的,也可以是父母的。


但只要雙方放下不必要的矜持與倔強,即便沒有火熱的爭吵,煩惱也可以被温柔化解。



02

你跟我説這叫成長的煩惱?


在《少年派》裏,父母和孩子總是在為這為那地爭吵,但我們卻沒有看到一個名副其實的,成長的煩惱。


主人公林妙妙,從第一集高一入學到劇終高考結束,該吵的沒少吵,該鬧的也沒少鬧。


得知媽媽王勝男懷了二胎,她的反應僅僅是出離的憤怒。



為了直播平台上1萬粉絲,撒謊翹課逃學,甚至想要放棄高考,絲毫不管父母惱怒之下的慌亂與受傷。


林妙妙始終覺得自己是家裏當之無愧的NO.1,享受着父母理應給予的關心照料,沒事整點事,遇事就躺倒,活脱脱“巨嬰”人設。


不順心意就大吵大鬧,鬧完了事,這就是成長的煩惱嗎?



同樣的巨嬰男孩黃小棟,出國去學校面試,前一天纏着爸爸帶他去賭場,第二天爸爸手機沒電,鬧鐘沒響耽誤了正事。


事後他責怪爸爸,卻從沒想過為什麼不自己在手機上設個鬧鐘。


和小女友談戀愛,學習成績F+起步,和小女友吵架分手,曠課、想休學,好像人生已經劇終。


這一串少年不識愁滋味,就是成長的煩惱嗎?



輕而易舉就想放棄學業,這是在林妙妙和黃小棟身上都發生過的事情。


學習到底是為了誰?


如此簡單的一個問題,顯然劇中的巨嬰們沒有想要找到答案。



成長的煩惱應該是什麼樣?


《一一》裏的小朋友洋洋,喜歡用爸爸給的照相機拍大人的後腦勺。家人不能理解,學校主任也嘲笑他。


當小舅舅問他為什麼要拍這些照片,洋洋回答説:你自己看不到,我給你看啊!


是啊,大人總是盲目自信地認為自己看到的就是全部,卻忘了他們看不到的那面。


自己長大也要變成這樣嗎?迷茫的洋洋第一次體會到成長的煩惱。



《陽光燦爛的日子》裏,社會小青年馬小軍整天溜號撬鎖、不良鬥毆。


但當他不經意間撞見米蘭的照片,炎熱的夏天、少年的迷惘、懵懂的慾望,讓他一時分不清真實與虛幻。


對於馬小軍來説,照片中淺笑的少女是一場夢,是青春必備的荷爾蒙。


往後的日子要如何與這種抓不住的悸動共處,是他從青澀走向成熟需要煩惱的問題。



《陽光姐妹淘》裏,冰山美人秀智討厭娜美,原因是娜美和後媽是老鄉。


兩個人擦上口紅穿上大人的衣服,喝燒酒談判,所有人都以為她們會大吵一架。然而娜美卻説,“雖然你討厭我,可是我還是很喜歡你。”


秀智問她為什麼。


“因為你漂亮啊,我以前是最漂亮的,可是現在你是最漂亮的。”


兩個人不着邊際地大哭着和解,從此視對方為好友。青春期女孩之間的微妙情誼,總是會在這些蠢事中逐漸滋長髮酵。



可是後來,秀智還是離開了娜美的生活。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朋友逐漸變陌生的呢?這個問題娜美苦惱了很久。


成長的路上總會有煩惱,這煩惱可以是具體的事,也可以是種單純的感覺。


但只要在這條路上慢慢走,你總會明白什麼是你最想得到,亦或最不想失去的,這就是成長的意義



優秀的作品會用最細膩的墨彩勾勒成長的意義,而在本該描繪少年美好時光的電視劇裏,這點卻被大筆一揮帶過了。


當不懂事的孩子被臉譜化,巨嬰成了新生代的代名詞,好像面對成長的煩惱他們就該繳械投降,躺倒任碾壓。


躺倒就躺倒吧,還可以靠父母引導他們勇敢的面對。


但遺憾的是,不論電視劇還是現實中,大多數父母任勞任怨的代勞了孩子除了學習外的一切。


學習第一,其他不重要,這無疑只是讓他們躺得更舒服些罷了。




03

朋友們,要和平不要衝突


家庭教育劇裏,少年成長的煩惱是一味幼稚地和父母、和朋友、和老師對着幹,上天竄地宣泄自己無處安放的精力。


當觀眾一次次對屏幕中聒噪的孩子打出黑人問號臉,當爸媽成為控制慾的代名詞,電視劇成功矮化了兩代人的形象,挑撥了兩代人之間的關係。


和《帶着爸爸去留學》一樣講述出國求學的家庭劇《小別離》,在播出時獲得了口碑與收視雙豐收。



《帶着爸爸去留學》中,十八歲的黃小棟出國要爸爸送,上學要爸爸陪,面試沒趕上也要爸爸和中介聯繫解決。


也虧了黃成棟第一集還驕傲地説兒子翅膀硬了,可以一個人飛了。


後續的一連串事件證明,靠爸爸才是黃小棟的實際人設。



而這邊《小別離》關注的是初中孩子出國留學前與家長的別離,所以一切都是以孩子出國獨自闖蕩為前提。


沒決定出國前,對於主人公方朵朵來説,沉重的課業壓力是她的煩惱


起的比雞早,睡的比狗晚,乾的比牛還多”,是初高中學生的真實寫照



後來朵朵決定出國,世界那麼大,她想去看看。


但分隔兩地,生理、心理上的別離以及爸媽強烈的不捨,也是她的煩惱。


而對於黃磊、海清飾演的父母來説,起先孩子無法提升的成績是他們的煩惱。


慢慢的伴隨着成長,女兒內心鼓譟不安的反叛成了他們最大的煩惱。


矛盾雙方難免爭吵,朵朵第一次大聲的抗議,大聲的摔門,讓父母第一次感受到青春期叛逆的殺傷力。



《小別離》的成功在於對成長煩惱的處理,它沒有一味用矛盾、爭吵、抑制去判別孰是孰非。


而是始終站在善意的角度、用理解的態度,真誠地溝通着父母和孩子的關係。


所以在這部劇裏,沒有不懂事的孩子,也沒有不講理的爸媽。


我們看到的,是父母願意放下身段,換位思考,為孩子接受觀念和態度的蜕變



也看到孩子克服成長中的困惑和焦慮,在父母不經意間規劃着對未來的期許和嚮往。



現如今,當家庭教育這個話題依舊炙手可熱,觀眾對家庭教育劇的期待也就更顯深邃。


臉譜化的人物設定,煩不勝煩的矛盾升級,以往的“套路”難免捉襟見肘,此時轉型總是迫在眉睫。


對於這個時代來説,成長的吵鬧不再是人們渴求的焦點。


畢竟家庭生活該是怎樣,誰心裏沒點兒數呢?



- END -



 互動話題 

你成長中最大的煩惱是什麼?


📪

 如何投稿 

微信後台發送“投稿”查看投稿要求



推薦閲讀


   飲食男女 | 父母愛情 | 原來你還在這裏


愛電影的人都在看!


https://hk.wxwenku.com/d/201116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