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後再看「古惑仔」,陳浩南只能做小弟

第十放映室2019-07-11 15:03:09


23年前,香港電影即將走入黃昏時期,然而在這個關口,誕生了一個系列電影《古惑仔》

 

系列第一部《人在江湖》,在1996年的票房拿到了2100多萬港幣,位列第名。此後,該系列在長達五年的時間內紅遍整個香港,也讓鄭伊健陳小春成為一代偶像。

 


直到現在,緬懷該系列的8090後依然不少,去年上映的《黃金兄弟》便是因情懷而誕生。

 

昨天,恰好距離該系列第三部《古惑仔之隻手遮天》上映整整23週年。


陳浩南曾在這一部中遭遇最可怕的對手——東星烏鴉,同時失去了摯愛小結巴。也正如此,他之後性情大變。

 


然而,如今再看《古惑仔》系列,我們會發現,即使陳浩南沒有在《隻手遮天》中失去小結巴,在古惑仔這條路上,他終究會心灰意冷。


這不關乎愛情,只在於其性情。

 


 

01

 

1956年,石峽尾大火,香港政府為安置貧民,大量興建徙置區。


隨着戰後一代迅速成長,數以萬計家庭生活在狹小單位中,加上父母為口奔馳,填鴨式制度又不完善,很多少年因此走上歧途,徙置區球場是他們發揮精力的英雄地,也是培養古惑仔的温牀。

 


上面這段話,是第一部《人在江湖》的片頭介紹,雖然影片改編自牛佬的漫畫,但是這段背景介紹有模有樣。


它沒有架空古惑仔誕生的社會,相反,它用20世紀後半期香港社會的真實現狀,讓“古惑仔”三個字有着豐滿的現實感

 

貧窮、人口眾多且密集聚居、家長無力監護、社會教育體制不完善,種種因素結合在一起,讓本該“性本惡”的古惑仔羣體,反倒一開始處於弱勢。


儘管他們將會在二三十歲時“叱吒”油尖旺、銅鑼灣和九龍,但是至少在石峽尾的球場上,他們只是一羣無處宣泄青春的孩子。

 


《古惑仔》系列的主角陳浩南、山雞、大天、包皮和巢皮五個,便是這些孩子中的一夥人。


按照他們的話來説,自己沒得選,只能隨大流,要不是和阿坤一起混,要不就是和大B一起混,否則連踢球的資格都沒有。


所以第一部的名字非常悲憫:人在江湖,下一句就是隱藏意:身不由己

 


第一部中,陳浩南以為自己放下江湖的恩恩怨怨,開個燒烤店就能逃避阿坤的算計。


然而大B全家被殺,讓一向看重情義的浩南無法置身事外,更何況,自己的窩都被阿坤炸燬了,於公於私,他都不得不重出江湖。

 

在第四部《戰無不勝》中,陳浩南去學校代課,教那些已經走上歧途的少男少女。


他毫不掩飾自己的疲憊和無奈,大哥全家被殺,女友慘死在眼前,他全都無能為力,即使是洪興幫上位最快最有前途的話事人,他也從沒覺得自己是人生贏家。

 


這種無奈在番外篇《友情歲月山雞故事》裏更加明顯。在這一部裏,我們終於知道山雞並非一向好色不專一,只是那份專一被掩蓋而已。


山雞從小青梅竹馬的女孩小芝,就是因為山雞走上古惑仔之路,才與其情路分歧


山雞雖然也想為了小芝改變自己,然而自小處於“我不欺負別人,便被別人欺負”的境地,他只能選擇成為孤膽英雄。

 


這種對於古惑仔之路的反思,才是這個系列最有意思的地方,類似於中國關於武術和戰爭的觀點。


最高的武術境界不是攻,而是非攻;最高的戰爭境界,不是戰,而是止戰。


在聲色犬馬和血光飛濺的《古惑仔》系列中,我們孩童時期看到的只是鬥狠,長大之後再看,這些洪興大哥們,其實都在求安。

 


 

02

 

《古惑仔》系列從1996年第一部《人在江湖》開始,到2001年的《九龍冰室》算是某種階段性的落幕。


雖然2008年出過《再見古惑仔》,2013年上映過《古惑仔:江湖新秩序》,2018年,甚至有鄭伊健攜陳小春等原班人馬主演的《黃金兄弟》,然而這些全都是跟風之作,完全沒有原系列中的味道。

 


而在《古惑仔》系列的六部正傳中,基本都在講述同一個主題:陷害和背叛。對於熟悉這個系列的觀眾來説,這種設定就像是《古惑仔》的標籤。

 

《人在江湖》中,陳浩南被阿坤陷害,不但和山雞的女友通姦,還在澳門的任務中失敗。

 


《猛龍過江》中,山雞本以為在台灣三聯幫風生水起,佳人在旁。可卻被心愛的女人嫁禍,落了個殺死老大的罪名。

 


《隻手遮天》裏陳浩南也是如此,在陪着老大蔣天生去荷蘭的旅途中,被東星的烏鴉嫁禍,殺死洪興老大。

 


《戰無不勝》中,雖然沒有明顯的嫁禍橋段,但是黎胖子和生番勾結東星耀揚,在屯門話事人的爭奪中,不斷算計山雞一夥人。

 


《龍爭虎鬥》中,則是馬來西亞的拿督和東星的司徒浩南,聯手陷害陳浩南。

 


《勝者為王》中,山雞在三聯幫中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機,甚至連台灣的政局都參與進來。

 


而最後的《九龍冰室》裏,鄭伊健飾演的九紋龍即使痛改前非,依然逃不了陷害,雖然這裏的陷害更多是一種愛情的報復。

 


讓人好奇的是,既然是一部講述古惑仔故事的黑幫片,為何裏面沒有鋪天蓋地的江湖義氣,或者是刀光劍影中的快意恩仇?


古惑仔不該是在左手美女右手砍刀的日子中,一邊縱情逍遙,一邊生死旦夕的嗎?

 

這些關於古惑仔的幻想,始終只是他們生活中的某一瞬間而已。


實際上,當小弟的,得想着怎麼保命和上位;而等當大哥了,又得想着怎樣才能不被小弟反骨,或者被其他幫派搶地盤。

 


在這一點上,山雞最有代表性。


在《猛龍過江》中,山雞一方面得在台灣保住性命,另一方面也得儘快在三聯幫混個堂口大哥;然而等在《勝者為王》中成為毒蛇堂堂主後,他一邊得提防幫內勢力,一邊還得擔心黑龍會的龍大搞破壞。

 

幫派體系中,最重要的便是“信義”二字,所以才拜關二哥,因為他自始至終只忠於劉備一人。


小弟得到大哥的信義,才不會擔心被大哥出賣,橫屍街頭,或者作為替罪羊去坐牢;大哥得到小弟的信義,才不會整日擔心被反骨陷害,成為刀下亡魂。


在《隻手遮天》裏,東星的駱駝便遭到手下烏鴉和阿虎的毒手。

 


然而大哥陷害小弟,小弟背叛大哥這種事,在黑幫社會中恰恰最容易發生。


因為想要上位的小弟絕不止一個人,得到寵信的小弟可以成為大哥的接班人,而得不到寵信的,自然會反骨。


至於各堂口的話事人,打架鬥毆是常事,殺人放火也並不新鮮,一旦遇事,總不能自己來扛,這個時候,就得找手底下的矮騾子蹲監獄。


第五部《龍爭虎鬥》中的大頭,便曾經為大B蹲過八年監獄。

 


當然,黑社會不守“信義”是常事,打從第一部開始,耀哥和基哥兩人便是典型的代表。


阿坤得勢,陳耀和阿基便一窩蜂挺阿坤,而當山雞有權有勢,賄賂各堂口的人時,他們自然又站在山雞和浩南這邊。

 

陳耀和阿基不管是在六部正傳中,還是在幾部番外篇裏,從來沒有處於劣勢,原因在於他們懂得“借勢”


陳耀是天生的政客,懂得伺機而動;而阿基則是外表咋呼的老狐狸,知道左右逢源。


如果按照“信義”來説,他們是最不符合黑社會規矩的兩個人,然而這兩個人卻活的最滋潤、最長久。

 


至於陳浩南,要不是有主角光環,在第一部裏,便死於非命。讓他活下來,而且還最終直達高位,是為了挽救黑道里的“信義”二字。


這兩個字,和陳浩南一樣,從來都不真實,所以需要一個“龍傲天”似的人物“借屍還魂”。

 

“古惑仔”世界沒有信義,只有無休止的陷害和背叛。

 


不管來自東星的烏鴉、耀揚和司徒浩南這些競爭幫派的陷害,還是阿坤、黎胖子這些幫派內的陷害,亦或者是馬拉西亞拿督這種奸商權貴的陷害。


他們從來沒把陳浩南當做一個可以值得信賴或合作的朋友,而是先入為主的敵人。

 


這才是讓浩南對此絕望和懊悔的原因。否則,女人金錢、地位聲勢皆有的男人為何越走越疲憊?

 

根源在於,陳浩南只適合做堂口大哥手下的矮騾子,而不是堂口扛把子,更不是洪興總壇的“揸fit”


做小弟,只要跟對大哥,他就可以無所顧忌地遵從“信義”。而做話事人,他心腸太軟,容易被高層的黑道規則刺破。

 


在《人在江湖》中,他要扛下所有的責任;在《龍爭虎鬥》中,他連合同都不看,一味信任陌生的馬拉西亞商人,要知道,連老大蔣天養都沒有如此信任。


所以,陳浩南越是到最後,越是心灰意冷,心裏面惦記的,只有小結巴代表的小情小愛,而不是社團。

 


山雞不一樣,他比浩南靈活滑頭,在第二部中,連三聯幫老大的女人都敢睡,這種事,放到陳浩南身上,想都不敢想。


更讓人咋舌的是,一個好色的矮騾子,做過三聯幫的堂口大哥,做過洪興的屯門老大,最後,還贏取了日本山田組老大的女兒。

 

看到最後,我們才知道,《古惑仔》裏誰是人生贏家。

 


 

03

 

其實,把《古惑仔》當做黑幫片不太合適,它挺多算是小混混的燃情歲月。


沒看過杜琪峯《黑社會》,還可以叫囂《古惑仔》系列有香港黑幫的史詩味道,要是看過了還這麼説,證明是舌苔長繭,得用刀颳了

 

將《古惑仔之人在江湖》作為青春片來看,甚有意味,看邊緣底層的孩子如何在社會中煎熬,最終假裝強大,用性和暴力偽裝膽量,這種事情,很中二。


但結合香港當時的社會背景來看,設定不尬。

 


然而這些矮騾子的心態終究停留在小弟階段,他們只有背水一戰和破釜沉舟,甚至對付反派阿坤的手段,也簡單粗暴:重金賄賂、直接澆汽油

 

其他幾部同樣如此,對付東星的烏鴉,直接喊人鬧葬禮、打羣架;對付司徒浩南,同樣是肉體單挑;對於三聯幫深有城府的接班人雷復轟,竟然用綁架智囊妻女進行豪賭,算是將反派的智商直接從180拉低到80以下。

 


簡而言之,《古惑仔》系列中主角們的腦筋,總逃不了街頭鬥毆、人多牛逼的拙筆,它沒有《黑社會》裏不動如山,侵掠如火的老謀深算。


即使有,也只是放在陳耀、阿基這些零散配角身上,還得你去草蛇灰線一般仔細推敲,方才反應過來,原來他們才是全片最聰明的話事人。

 

 

真正的黑幫片,不但需要幫派小弟們的愣頭衝撞,恩怨交加,更需要對整個黑幫體制展開反思和展現。


比如黑幫老大如何退位和選舉,幫派內部的鬥爭如何詭譎難測,幫派眾生如何正常度日,幫派與其他社會組織如何共生或產生何種摩擦。


這些細枝末節卻又恢弘動人的史詩味道,在杜琪峯的兩部《黑社會》中被調弄的韻味十足。而在《古惑仔》系列中則浮光掠影,難見真章。

 


所以,《古惑仔》終歸只有一種烈性情緒的作祟,它曾像第一波日本AV湧進內地一樣,讓無數青年男性找到性慾的投射處。


同樣地,這個系列也曾讓這些男孩找到了權欲張狂的發泄場。


如今長大後再看,我們估計記得的,不再是具體的情節,而僅僅是“銅鑼灣扛把子陳浩南”身上的那條青龍而已。

 

- END -



 互動話題 

你印象深刻的“古惑仔”是誰?


📪

 如何投稿 

微信後台發送“投稿”查看投稿要求



推薦閲讀


任達華 | 香港四大惡人 | 港片大佬


愛電影的人都在看!

https://hk.wxwenku.com/d/201116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