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直播大衣哥買車的村民們,已經開始砸門翻牆頭了......

暴走漫畫2019-07-11 15:02:58

當年,一首“滾滾長江東逝水”,讓大衣哥朱之文從一個窮困潦倒的農民,一夜之間成為名利雙收的大明星。

成名後的大衣哥沒飄,倒是鄰居村民們飄了。

01

大衣哥的走紅

2011年,農民朱之文參加了山東衞視《我是大明星》的選秀節目。

報名時,工作人員看了他的裝扮,讓他趕緊去買件像樣的演出服。朱之文説:“我身上只有50多塊了,買了衣服,我就沒錢回家了,天快黑了,我家離這300多裏,你看我這身中就行,不行就回家。”

對方勉強答應了他,朱之文走上台,穿着軍大衣,操着一口濃重的山東口音自我介紹:“我是來自菏澤郭村鎮朱樓村的一名普通農民。”

他演唱了一首《滾滾長江東逝水》,聲音悠揚渾厚,宛如原聲再現,與剛才的農民形象判若兩人,現場的觀眾沸騰了,紛紛起身鼓掌。

強烈的反差引起了評委的質疑,一位評委質問他是不是專業歌手假扮的農民,並讓主持人檢查他的雙手。

特寫鏡頭下,朱之文的雙手黝黑,佈滿了老繭,有些地方已經被凍爛,主持人舉起他的手。

“這是一雙搬磚的手。”

評委不再質疑,直接讓他通過,並斬釘截鐵地告訴他:“你的歌聲一定會改變你的命運。”

在《我是大明星》獲得關注後,同年5月,朱之文登上了《星光大道》的舞台,獲得總決賽第五名,聲音與形象帶來的巨大反差,讓他迅速躥紅。

2012年,朱之文以農民歌手的身份上了春晚,除夕當天,為確保村民看到央視的直播,縣領導讓供電部門派出十多人的團隊來到朱樓村,為村民提供用電保障。

歌聲的確改變了朱之文的命運,他搖身一變,從農民變成了草根明星“大衣哥”

02

全村的驕傲?

自打成名後,大衣哥成了全村的驕傲,村口特地豎了路牌,標示着“朱之文故鄉”。

2012年,大衣哥將他的軍大衣拍賣,原價30元的大衣賣出了51萬的天價,他把錢全部捐給了慈善機構。不顧經紀人和親朋的阻攔,又自掏腰包捐了10萬元給慈善機構。那會兒他剛出道,還沒有多少錢。

成名後的大衣哥身價水漲船高,曾被曝身家1600萬,商演價格達到了6位數,一首歌能頂他過去十幾年的收入。

大衣哥當上草根明星,並沒有離開那個他土生土長的朱樓村,反倒是留下來給村裏修了路,購入一大批城裏小區才會用的健身器材,傾力為村裏做着好事。

以朱之文命名的路

朱之文為村裏小廣場購入的幾萬元健身器材

以前的朱之文喜歡唱歌,卻被村裏人當做傻子,朱之文成名後,村民們又是怎麼對他的呢?

一部分村民還是記得他的好,朱之文為村裏做的好事他們也都看在眼裏。

而剩下的村民,卻是另一副嘴臉。

自從他成名後,每天家門口都堵滿了人,這些人不外乎都是為了一個“錢”字,他們有的是朱之文的親戚,有的是朱之文的鄰居,他們以“兒子要結婚,家裏要買車、買房”等理由向朱之文“借錢”,甚至是直接要錢。

理由是:你那麼有錢,我不“借”就被別人借走了!

甚至有人一張口就是20萬,朱之文説:我上哪裏給你弄20萬!

那人就説,你上春晚,春晚不給你個1億人民幣嗎?

他成為了明星之後有錢了,周圍的鄰居、親戚、朋友無論是誰,似乎都想從他這裏獲得一點好處。他也的確為此散去了百萬餘元,但是依然不夠,拿到他錢的人抱怨給的太少,拿不到的人抱怨他小氣吧啦。借了錢的人不願意歸還,借不到錢的人只管指着鼻子罵。

為什麼,一切都是因為他從一個卑微的農民變成了一個有錢的主,僅僅是因為他過的比他們要好。

在採訪朱之文的紀錄片中,也能看清村民的“眾生相”

借錢還錢,天經地義。問這個村民為什麼不還,他説:他的錢都花不了,誰還想着還給他?


這語氣,倒像是不還錢天經地義

這個村民話鋒一轉,又和記者誇起朱之文的好來:你看這變壓器,要不是他還整不好。


朱之文為村裏投資的項目太多了,村裏的供水器老化嚴重,本想村民們集資換一個新的,總是有人不願意承擔這個費用。無奈之下,朱之文又自掏5000元,為村裏買了一個新的供水器。

村民們很多也承認,村裏有個名人確實好。

即使這樣,也有人對朱之文有異議。

就像這個大爺,説朱之文修路是修路了,但是修得太少,還説他,説大話使小錢。

網友們尋思着,大衣哥修路怎麼還修出錯來了,在這個大爺眼裏,為村民修多少路才算多?

大衣哥唯一做錯的就是出名了沒有離開那個農村。

就連村支書,也揚言,要不是村民們支持,朱之文走不到這一步。

找他給村裏捐一個學校,抱怨他一分錢都不出。

如此道德綁架還不自知,村支書,難道只是動動嘴皮子就可以當上的嗎?

想起來一句話,只針對這個村裏的個別村民:

窮山惡水出刁民,鬥米養恩,擔米養仇

03

鄰居村民們的搖錢樹

這兩年,村民更發現了致富的新大陸:拍攝朱之文的短視頻,或者搞直播。

通過跟拍朱之文,他們一天能賺到50甚至200塊錢,有人甚至通過拍攝他,把私人直播號賣出去一下子賺了60萬,這比種地賺錢可輕鬆多了。

於是,越來越多的村民,甚至從村外來的人,小到7歲、大到74歲,紛紛拿起手機對準朱之文。

與之相對應的是,朱之文的生活徹底被打亂,早上一開門,就湧進一羣人,甚至上廁所也有人跟拍。

朱之文不勝其煩,但是還不敢流露不滿,怕被説耍大牌、忘本……

鄰居朱三闊給朱之文打電話,“門口停了八輛車了!”一道鐵門把人們和朱之文隔開,有人在外面用力砸門,喊着他的名字,“大衣哥,我們開車幾百公里,代表全國人民來看你,你不能把我們拒之門外啊!

帶着全國人民來道德綁架,全國人民並不想為你背下無知愚昧的鍋。

鄰居朱三闊開了直播,進不了院子,就直播大衣哥家門口,標題就寫上“大衣哥不開門”。鏡頭晃到門口等待的人身上,烏泱泱幾十號人,有人對着鏡頭質問,“大衣哥架子這麼大嗎?

74歲的朱西圈住在朱之文家斜對面,聽説拍視頻能掙錢,朱西圈狠狠心,掏了1020元,買了個智能手機。

他不認字,只會點開手機上的小視頻,又因為不認字,他不會給視頻取吸引人的標題。儘管如此,帶有大衣哥的視頻就代表着流量,兩個月時間,他已經把手機錢掙回來了。

然而,仍有拍不到的人懷恨在心,翻牆頭、砸玻璃、扔東西,無所不用其極,將不要臉發揮到極致。

過年來要紅包,不開門就直播撕朱之文家新貼的春聯。

每天,大衣哥家門口都擠滿了前來直播的人,有人甚至深夜翻牆進門,想要直播他睡覺。

他不堪其擾,在門上裝了39根10釐米長的鐵釘,並請鄰居幫忙寫上字:

“私人住宅,嚴禁闖入;攀爬危險,後果自負。”

就大衣哥門口這般場景,就算是進門要收門票,恐怕都有人能闖進來。

他們得到了不勞動就可以賺錢的小便宜,以為自己一輩子都能靠大衣哥生活。

網友們對這個現象諷刺道:挺好,最起碼不直接要錢了。


對於“不要臉”的人來説,滿足不了他的貪慾,你怎麼做都是錯朱之文沒有邊界的心軟,只會讓那些人得寸進尺。

04

朱之文這個人有意思的地方是,剛出道的時候還沒怎麼掙錢,一次慈善活動上一激動張口就捐了十萬,朋友攔都沒攔住。

掙到錢以後,買的第一個大件不是車不是房,居然買了兩個雕塑放家裏......

你還可以在微信看到各種黑朱之文的文章,閲讀量10w+,就是不知道內容真假。

朱之文為村民做的,紀錄片裏都看得見,村民們的所作所為,採訪裏都是親口説的。可那些所謂的“黑料”裏,卻連張能作為證據的照片都拿不出來。

“黑料”文章末尾的留言,一行人在這裏不知道泄的哪門子憤。


想改變自己容易,但是想改變環境太難了,所以許多從農村走出來的人很多都是不願意再回去了,因為回去之後面對的不是鄉里鄉情,而是愚昧和無恥。

------


https://hk.wxwenku.com/d/201116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