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順利播的還讓人想麻利追的國產劇,要珍惜

第十放映室2019-07-11 15:01:35


最近的情況,有點微妙,有點摸不着頭腦。


一句話總結是,想看的不能播,能播的不想看(比如我們稍後想一人一個巴掌的《少年派》和《帶着爸爸去留學》)


想看一部各方面都過得去的國產影視作品,成了一個偉大小小的願望。


因此,冷不丁出來一部能播還好看的,小十君比吃了一冰箱冷飲還過癮。


這份安利,請各位一定要吃——


《長安十二時辰》



儘管優酷和官微低調宣發,還是擋不住《長安十二時辰》上線即成爆款的趨勢——


剛開播,豆瓣8.7,評分人數破2W,各路自來水爭相奔走安利,口碑迅速發酵。


目前,僅用三天,就已登上2019年上半年國產劇豆瓣評分榜Top1。


可以説,小十君已經提前欽定「年度最佳」



01.長安反恐24小時


本劇講述的是,正值上元節,長安城取消宵禁,百姓們盛裝打扮,準備歡度佳節。


此時,以曹破延(吳曉亮飾)和狼主右剎(曲高位飾)為首的狼衞悄悄潛進長安,準備趁着民眾賞燈之時放火,引起騷亂。


然後趁機綁架王宗汜將軍的女兒,脅迫他幫助狼衞們趕走大食國敵軍。



為了拯救無辜民眾,靖安司司丞李必(易烊千璽飾)力排眾議,臨時調派死囚張小敬(雷佳音飾),命他在一日之內追查狼衞行蹤、保護長安百姓。



簡單地説,就是一個受到法律懲處的基層民警,經上層臨危受命,參與一項祕密行動。


最後官二代和基層民警聯手破獲恐怖分子陰謀的反恐故事。


於是,有人笑稱《長安十二時辰》也可以叫“長安反恐24小時”。



而“十二時辰”指的是長安城上元節西市開市到次日巳時的這段時間。


對應到劇中,每集半個時辰,從開始到結束,僅僅是長安城的一天。


故事推進一氣呵成,頗有種一鏡到底的暢快感。



這種手法並不新鮮。


馬伯庸在創作時曾仿照美劇《24小時》對劇情做了刻意切割。


而且兩者同樣是主人公頂着驚天危機,被要求必須在一天之內拯救世界。




在這樣的推進節奏下,劇情必須緊湊、合理,每一次戲劇衝突都不能浪費。


於是,當整個長安城的安危都壓在張小敬肩頭,不僅是他沒有喘息之機,看慣國產注水大長篇的觀眾也少不得暫停、回放,適應這部劇的敍事節奏。


還想倍速啃完這部劇?不可能。



故事開篇,李必介紹完靖安司的職責,準備將揪出狼衞、守護長安百姓安危的重託交付於張小敬。


此時正是巳時


一旁的龐博士曰:巳正,大荒落,萬物熾盛大出,霍然而落。


而巳者,起也,物至此時畢盡而起也(房玄齡著《晉書·樂志上》)


故事的起承轉合便於此刻開啟。



再把目光投向本劇的時代背景。


天寶三載,即公元744年。


唐玄宗怠政,打算和寵妃楊玉環久居驪山温泉宮,改由奸相李林甫把持朝政(為了避嫌,劇中歷史人物名字被改,楊玉環即嚴太真,李林甫即右相林九郎,何監即賀知章)


更重要的是,此時距離“安史之亂”還有11年。



回過頭看,“巳時”相對應的是大唐繁榮昌盛、國力處於頂峯的狀態,而“大荒落”則指陽光由極盛開始轉弱的過程。


由此可見,“長安十二時辰”恰好就是大唐由盛轉衰的一個縮影。


將劇情的起承轉合、時代背景與最關鍵的“線索”相連,這類巧思暗釦考驗的不僅是觀眾的細心和耐心,也是觀眾對於故事的投入程度。



有趣的是,根據史書記載,天寶三年似乎並沒有值得大書特書的事件。


只不過,就像百姓們盛裝出行時,從未察覺到危機正在靠近一樣。


歷史的鐵則就是人們身處其中往往如同霧裏看花,只有後來者把時間軸放大,才能看到當時有一股暗流正在湧動——


民間盛傳的神火降臨、賀知章逝世、靖安司司丞李泌請辭、朔方滅突厥、安祿山崛起。


為了串聯起這一系列事件,才有了《長安十二時辰》。


▲“闕勒霍多”即末世火劫


02.大唐羣星閃耀時


先思考一個問題,什麼樣的角色最容易深入人心?


答案是亦正亦邪,或者具有複雜性、多面性的角色。


比如滅霸、小丑、漢尼拔等等。



劇中重要主角也完美符合以上標準。


先説張小敬


在正式開始追捕狼衞、調查真相之前,李必的手下檀棋曾披露張小敬的“黑歷史”。


他為人狠辣無情,桀驁不羈,甚至在入獄前連殺三十四人,坊稱“五尊閻羅”。


古龍曾説,一個人的名字或許會起錯,但外號絕不會騙人。


既然被稱“閻羅”,那必然是個窮兇極惡之人。


這是死囚張小敬最外層的殼

    


但能讓李必紆尊降貴,親自請出死牢的人必然不簡單。


果然,作為混跡長安底層、統領不良人多年的“老油子”不僅行事不拘一格,而且對所有犯案細節堪稱敏鋭。


僅僅憑藉三言兩語,他立馬就能推測出此前行動失敗的緣由。


這樣的推理能力在後續劇情中至關重要。



緊接着,他又順利破解崔六郎臨死前留下的線索,發現那張關鍵道具:長安輿圖。


也是多虧他,靖安司眾人才不至於坐以待斃。


換個角度看,張小敬這個角色簡直出場自帶“金手指”。



更讓人心服口服的還在後面。


根據馬親王原著後記,張小敬在歷史上確有其人。


天寶十五載,太子李亨、龍武大將軍陳玄禮預謀發動馬嵬坡兵變,意圖剷除奸相楊國忠。


結果有位名喚張小敬的騎士先發制人,一箭收割楊國忠的項上人頭,士兵們這才一鼓作氣包圍驛站,要求唐玄宗處死楊貴妃。


最後,張小敬這位在歷史上驚鴻一瞥,事了之後又隱匿無蹤的“刺客”,便連同改變歷史走向的馬嵬坡兵變,一齊被華陰縣尉姚汝能記載於《安祿山事蹟》。


▲劇中張姚二人對話也提及此事


説到這,就不得不提本劇的靈感來源,它恰好也與刺客有關。


“如果你來給《刺客信條》寫劇情,你會把背景設定在哪裏?”


在該知乎話題下,馬伯庸以大唐為時代背景,虛構了一段白衣刺客暗殺、潛行,李泌坐鎮靖安司,誓要捉拿刺客的劇情。



或許是為了致敬《刺客信條:長安》的腦洞,劇組還真給張小敬安排了一段跑酷動作戲。


為了追回手握長安輿圖的狼衞,一邊是望樓發射信號彈進行實時定位,一邊是張小敬飛速穿梭於坊間、屋頂、街道人羣。


躍起、翻滾、踩牆,疾速前行,盡顯五尊閻羅身手之利落。


再配上激昂熱烈的鼓點,這段追逐戲不僅動作流暢、又帥又燃,而且相當扣人心絃。 



除了兇惡之名,謀士之智、刺客身手,最讓人欽佩的是其俠客之魂。


一出場,張小敬雖然落魄邋遢,但在權貴面前不卑不亢、不曾低頭。


在臨出發前,他又和李必攤牌,如果是為了對方的官運,他會選擇寧死不從。


但如果是為了長安百姓,他願意再做一天不良帥,答應再守護長安一日。



如此大義凜然、不懼生死,不由讓人想起《權遊》中的守夜人軍團。


而不良人中還有許多和張小敬相似的無名英雄。


他們又何嘗不是“將生命與榮耀獻給長安城,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説完張小敬,再説説李必


劇中他乃前朝隋李氏族,靖安司司丞,純正官二代。


實際上,角色原型李泌更是妥妥的傳奇人物。


他七歲便能文,鑽研道家方術多年,是不世出的天才。


從玄宗到肅宗、代宗、德宗,他歷經權力更迭,且多次入世又歸隱,最後官拜宰相。



劇中李必雖為少年,卻心懷天下,有青雲之志。


他吟遊的這首《長歌行》便是其代表作:“不然絕粒昇天衢,不然鳴珂遊帝都。”


言下之意,這輩子要麼歸隱於世,要麼就位極人臣,但誓死不做碌碌無為之人。



從他被張小敬戲稱為“小狐狸”,就能看出李必才智之高。


但除了足智多謀,他還擁有過人膽識、高超的馭人之術。



當張小敬得知自己並不能被赦免死刑的真相,一怒之下舉起弩箭對準李必。


此時,二人開始互相試探。


李必想知道張小敬夠不夠隱忍,能否以大局為重,而張小敬則要看看自己的“臨時領導”是否有足夠的魄力與膽色。


結果,李必不僅毫不猶豫地揮手屏退手下,而且面不改色和他對峙。


在生死攸關之際,他也只是淡淡説了一句“今日你我同船,別再拿武器對着我。”



兩人對視片刻,最後張小敬一言不發將弩箭射向屋外箭靶,正中靶心。


這樣的對手戲簡直火花四濺,過癮。



當然,李必並非生來就是智勇無雙的全才。


在劇中,他也是個成長型人物



從疏忽大意害死崔六郎,到更小心翼翼、時刻關注全局;


從一開始的恪守規則、處處權衡利弊,再到在太子面前説出“此時起,不講任何規矩。”


他既有上位者精於謀略的一面,也有少年人不懂藏拙、鋒芒畢露的一面。


這樣魅力十足的少年角色,自然令人難忘。



主要角色刻畫得飽滿有力,小人物照樣有血有肉。


舉幾個例子。


崔器的哥哥崔六郎,他看似貪贓枉法、犯下走私、販賣人口、惡意行兇等大罪,是罪無可赦之人。


實則,他是為了讓胞弟有機會從軍,才不惜觸犯法律、捨命相助。



最後,還在臨死前吞下長安輿圖作為破案線索,算是死得其所。



再説狼衞曹破延


他機警敏鋭,在旅賁軍的圍剿下也能成功逃脱,甚至喬裝打扮,孤身一人混進長安。


他心狠手辣,剛剛逃出暗渠,就毫不猶豫地殺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這樣的狠角色,卻也有着柔軟的一面。


為了躲避搜查,他跑去剃鬚,就在以為要被店家識破時,他果斷拿起剃刀準備殺人滅口。


結果,在看到和自己女兒年紀相仿的季姜的那一刻,殺人不眨眼的狼衞心軟了。


他甚至還對季姜露出了略帶寵溺的笑容,勸他們父女今日不要出門。


事實證明,一個非臉譜化的反派,反而能比千篇一律的正面人物更出彩。


而人物,就是故事的核心。



03.畫皮也畫骨


眾所皆知,唐朝既是中國歷史上最鼎盛繁榮的朝代,也是最令人神往的朝代。


我們從小就耳濡目染——


它是“長安大道連狹斜,青牛白馬七香車。玉輦縱橫過主第,金鞭絡繹向侯家。”;


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也是“千百家如圍棋局,十二街似種菜畦。遙認微微上朝火,一條星宿五門西。”


為了再現盛唐風韻,劇中的服化道、場景搭建都只能用兩個字形容:講究



就像李必所説,“熙攘繁盛,光耀萬年,再也沒有比長安城更偉大的城市了。”


為了還原歷史中胡漢混居、欣欣向榮的長安城,劇組着實下了苦工。



其中最值得稱道的,莫過於開篇這場羣戲。


朱樓之上,是淺唱低吟的歌姬,街道旁,是負責張燈結綵的黑衣官吏。


而遠處,還站着一位番邦異族打扮、正在拋接火把的雜耍人。



鏡頭一轉,商鋪門前的燈籠突然起火,飄落在地。


圍繞這個不起眼的變故,周圍所有人都跟着走動起來。



商鋪前的小廝忙着滅火,正在逛街的唐粧淑女不得不加快腳步,而心事重重的老者只是回頭看了一眼。


遠處,舉着鯉魚旗的小女孩一邊跑,一邊對着老者祝福“上元安康”。


寥寥幾筆,就勾勒出一副鮮活生動的《上元市井圖》



更不用説,劇組還在短短兩分鐘畫面裏塞進了唐粧打扮的歌姬、唐琵琶、蜜餞胡餅、茶馬莊、胡人、李白新作《清平樂》、明溝。


而且這些“彩蛋”需要靠你自己去發現。



都説畫皮難畫骨。


有了精緻外殼,還想做到融入大量歷史細節又不突兀,其實挺難。


比如《大宋少年志》的編劇就多次強調諸如“黥面”“勾欄瓦肆”“夜市”等知識點。



後來又幹脆在人物對話裏套用《東京夢華錄》的內容。


“文化氣息”確實是有了,但又很像是在生搬硬套、強行科普。


總而言之,不夠自然



▲圖出自豆瓣用户“姬長安”


《長安十二時辰》卻不同,它有一本經得起推敲的原著。


作者的歷史功底足夠紮實,他把大量細節揉碎、鋪勻、嵌進這幅宏偉的盛唐繪卷,就為了讓讀者有身臨其境之感。


而這些細節則被製作團隊一一繼承,並融入整部劇的骨血之中。



比如旅賁軍部下所行的叉手禮


這種“左右手相握抱胸”的姿式,盛行於唐、宋、元,但後來因為或許是因為姿勢比較難把握,就被簡化了。


以往大多數影視劇都會選擇偷懶,用“抱拳”替代叉手禮,而不是像《長安十二時辰》這樣嚴格復原叉手禮的姿態。


誠意,光從這一個動作就能體現。


▲關於叉手禮,更詳細內容可看 @唐穿導遊森林鹿微博


再看盔甲、兵刃。


以崔器的造型為例:他穿的是明光鎧,使的是一對戰錘



沒錯,根據大量出土文物佐證,哪怕再剛硬的猛漢,實戰用的也都是這類可以扛在肩頭的“迷你小錘”。


大眾印象中那些揮着巨型戰錘還能虎虎生風的猛將,都是為了戲劇效果而杜撰出來的(或許只有真·雷神才做得到)



▲一柄重量約為1KG的明代金瓜錘,圖出自冷兵器研究所。


除此之外,還有普通人戴的襆頭。



小女孩扎的雙垂髻



李必佩戴的道家子午簪



從士兵鎧甲佩劍,到疊衣扎頭、路人扮相,都有人誇讚他們彷彿是從古代壁畫中走出來一樣。


看多了這些走心細節,有時真會產生“夢迴唐朝”的錯覺。


以小見大,正是本劇的特點。 



馬伯庸曾在《顯微鏡下的大明》中寫道——

普通老百姓的喜怒哀樂,社會底層民眾的心思想法,往往會被史書忽略。

即使提及,也只是諸如“民不聊生”“民怨鼎沸”之類的高度概括,很少會細緻入微地描寫。

我相信,只有見到這些最基層的政治生態,才能明白廟堂之上的種種抉擇,才能明白歷史大勢傳遞到每一個神經末梢時的嬗變。

換句話説,無論是史記列傳還是志怪傳奇,自古以來,普通人都是註定被遺忘的“龍套”。


但《長安十二時辰》卻一反常態,試着從張小敬這類無名之輩的視角切入,去窺探盛世的一隅。



第二集,觀眾可以一路跟隨張小敬。


看着他在市井中閒逛、來到小攤,再點上一大碗水盆羊肉、兩個火晶柿子,然後唏哩呼嚕填飽肚子,再和店家閒侃上兩句。


幾個鏡頭、三言兩語,就能拼湊出盛唐時期平民百姓的日常軌跡。


▲注意看姚汝能這嫌棄的小眼神


在此之前,無數人曾試着描摹心目中盛唐的模樣。


直到《長安十二時辰》開播,那些瑰麗幻想才終於“腳踏實地”。


上至皇室貴族的奢靡生活,上位者勾心鬥角的政治博弈,下至詩人學士以文會友的文藝生活、平凡百姓的市井生活,本劇都盡其所能地展現到位。


可以説,這是一幅前所未有的盛世繪卷,它大氣磅礴卻又不失細膩,充滿令人信服的真實感。



一切就像導演曹盾説的那樣——


“努力想還原大唐的一天。



當然,《長安十二時辰》中的歷史細節並非無可指摘。


無論是百姓手中所拿的日式團扇,還是街邊擺設的白色燈籠,都被人指出這是明晃晃的和風,而不是唐風。


甚至有人調侃,這些燈籠就算掛在淺草寺前也毫無違和感。




還有人指出,除了崔器之外,部分旅賁軍穿的鎧甲是宋金甲,而不是真正的唐甲。



關於這一點,製作團隊中負責鎧甲設計的温陳華老師已經在微博給出解釋。


換句話説,經費有限,盡力了。

▲值得一提,本劇應當是國內第一個大量使用金屬鎧甲的劇組


除了服化道的缺憾,《長安十二時辰》本身其實也不是完美無缺,追劇過程中明顯能感覺到不少硬傷


比如故事開局信息密度極高,需要全神貫注才能跟上節奏。


但等到後續劇情逐步鋪開,卻顯得散亂。


除了有靖安司、狼衞、林右相、熊火幫等多方勢力,還有張小敬、李必、聞柒、龍波多重視角在不停切換。



再加上,支線人物不斷增加,擠佔了雙男主的戲份,以至於開頭營造的致命危機居然漸漸失去存在感。


明明長安城即將面臨“恐怖襲擊”,李必和張小敬嘴上説着“長安百姓危在旦夕”“趕時間”“只剩幾個時辰”“立刻追查”,但給人的感覺還是慢悠悠。


眾人也反覆在尋找線索、丟失線索、重新找回線索的劇情裏徘徊。


作為羣像懸疑劇,節奏散亂,多線敍事穿插過於頻繁,還想讓觀眾繼續保持全身心投入,很難。



即便一直有各種各樣的爭議,大家心裏也都清楚,長安非一日建成,國產劇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有進步,就是好事。


小十君願意為這樣的良心劇,再添一把火。



- END -



 互動話題 

你在追這部劇麼?


📪

 如何投稿 

微信後台發送“投稿”查看投稿要求



推薦閲讀


天盛長歌 | 如懿傳 |知否知否


愛電影的人都在看!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116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