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以為『玩4』藥丸,沒想到這麼好看!

劇角映畫2019-07-11 14:20:01


一個電影系列,尤其是沒有原著小説支持的電影系列,當涉及到在多部電影中構建戲劇弧線時,三部曲是一個合理而又自然的選擇。


而在此之後的第四部,往往不是個好兆頭——既需要足夠的創意來開啟全新的故事方向,又不能把已有的品牌搞砸。



相比較寥寥無幾的成功案例(《速度與激情4》《瘋狂麥克斯4:狂暴之路》),被充滿野心的資本搞砸的系列第四部比比皆是。


《超人4》《蝙蝠俠與羅賓》《超能敢死隊》這樣的標準例子不説,剛剛上映的新鮮樣本,就有《X戰警:黑鳳凰》和《黑衣人:全球追緝》。



而這就是皮克斯面臨的問題。


作為好萊塢乃至全球最成功的動畫工作室,皮克斯自迪士尼收購之後受到了人才稀釋,原創力也在五元老各自追求職業生涯之後出現了明顯下滑。


但儘管如此,皮克斯依然是那個願意挑戰自我的皮克斯。



1999年的《玩具總動員2》剛剛經受“刪庫跑路”的驚魂時刻,又在9個月的時間裏從頭到尾推倒重做,只因為不想做成迪士尼想要的平庸樣子(諷刺的是,迪士尼在2013年還是做了《飛機總動員》)


十年後,《玩具總動員3》進一步擴展了“玩具的存在主義”這一基本問題,同時又迂迴地為伍迪們找到了最好的歸宿。



又一個十年之後,皮克斯將如何越過里程碑式的“完結篇”,還能否讓粉絲們找到擁抱它的理由呢?



答案是肯定的。


在約翰·拉賽特離職的情況下,皮克斯羣策羣力的劇本構成,在內部培養的新任導演喬什·庫雷手中找到了一個更具藝術性的方向,也延續了對玩具歸宿的討論和思考:


當伍迪和巴斯忠誠而又盡職盡責地守護新主人的時候,牧羊女也找到了屬於玩具們的另一種全新可能。



事實上,《玩具總動員4》並不像前三部那樣具有情節和情感上的連貫性。


在此之前,《玩具總動員2&3》已經完成了一個規模頗大的宏觀故事


而第四部並沒有成為這個框架全新篇章,而講述了伍迪的“中年危機”,成為了一個有趣的補充。



類似地,《玩具總動員4》也並不會像前作一樣,能為觀眾帶來史詩般的高潮。


但就迪士尼·皮克斯而言,作為歷史上第二套在大銀幕上迎來第四春的動畫電影,《玩具總動員4》比《怪物史萊克4》不知道要高杆多少。



公平地説,《玩具總動員4》的冒險故事並不新鮮。


畢竟這一系列本身,和近十年的皮克斯動畫一樣,都有着自我重複的慣性——但每一場“大救援”的背後,都描寫和展示了玩具(家長)這一身份的不同側面


《玩具總動員2&3》反映的不是孩子要離開父母時的恐懼,而是恰恰相反,是父母們應該如何面對孩子成長,又如何在孩子們離開自己的生活之後,找到生活的方向。



在《玩具總動員4》中,親子關係的這一重寓意上得到了更多的關注。


儘管對玩具世界的探索在某種程度上減少了,巴斯光年的角色也沒有得到充分利用(這一點和《玩具總動員2》類似),但這並不妨礙動畫在各種肢體幽默和語言幽默的配合下保持了持續的吸引力。



更為重要的,是《玩具總動員4》對皮克斯自己的意義。


在遭受了《賽車總動員3》《怪獸大學》《海底總動員2》的畏縮不前,《恐龍當家》的發揮失常之後,《玩具總動員4》是皮克斯對早期精神的一次迴歸:熱鬧而又友好,謙遜而又活潑。


安德魯·斯坦頓,彼得·道格特,李·昂克里奇的迴歸,蘭迪·紐曼再一次充滿熱情的高水準貢獻,以及在皮克斯呆了15年的老兵,新科導演喬什·庫雷都是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這種皮克斯,才是我們所認識的,那個醉心於講述自己的故事,充滿人文關懷和童心,不像迪士尼本家一樣熱衷政治/社會議題的皮克斯。



自25年前的《玩具總動員》以來,動畫市場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CG取代手繪,子供向與成人向兩開花,以及眼花繚亂的藝術風格。


多年之後的皮克斯,依然全心全意地在《玩具總動員4》中,再一次利用最新的視覺效果,為這些最棒的玩具們創造新的故事與冒險,為它們賦予人類般親切的情感與靈魂。



希望《玩具總動員4》不是一段旅程的結束,而是皮克斯再一次從心開始的全新起點。



轉載自公眾號:逐影者

https://hk.wxwenku.com/d/201115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