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歲男童遭繼母虐待成植物人,“逃跑”500天的親爹受審

中國新聞週刊2019-07-11 13:55:56

法律需要為受害人補上救濟保障的短板


6歲幼童遭繼母虐待,造成75%顱骨損傷,兩根肋骨骨折,雙目視網膜和上門牙均脱落,多處皮膚潰爛。

 

這是2017年3月底,發生在陝西渭南的一起虐童案。而孩子被打的原因,僅僅是“弄髒牀鋪”。

 

一年半後,那名繼母被以故意傷害罪、虐待罪提起公訴,並被判處16年有期徒刑。

 

令網友氣憤的是,在孩子住院並被鑑定為重傷一級、植物人狀態時,孩子的親生父親竟然從醫院消失。直到500多天後,被警方抓捕歸案。

 

7月4日,陝西“繼母虐童案”男童鵬鵬(化名)生父趙某,在渭南市臨渭區法院開庭受審,檢察院擬以虐待罪和遺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趙某對起訴指控的事實和罪名沒有異議,但在庭審中,多次表示自己對繼母孫某的虐待行為不知情。”鵬鵬代理律師鄧學平告訴中國新聞週刊。

 

開庭前,孩子生母柴某向法院遞交了一份諒解書,希望法院輕判趙某,讓其早點出來照顧孩子。

 

庭審從上午9時持續至中午12時20分,因民事賠償部分的票據需進一步核實,法院未當庭宣判。

 

法庭內外

 

7月4日中午,剛參加完庭審的柴某面對多家媒體鏡頭,雖略顯憔悴,但看上去已比去年繼母孫某開庭受審那一次平靜許多。柴某説,孩子出事期間,前夫趙某不在身邊,被孫某矇蔽,“説啥他都輕信。

 

柴某的意思很直白,她認為與其讓趙某在獄中度日,不如早點回到孩子身邊照料、贖罪。“孩子現在挺需要親人,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

 

鵬鵬被孫某打成重傷之後,生命垂危,被送進重症監護室,一度心臟驟停。經過輾轉多家醫院救治後,至今仍為植物人狀態。經鑑定,鵬鵬構成重傷一級。

    

病榻中的鵬鵬。圖:代理律師提供

 

警方調查顯示,鵬鵬的繼母孫某長期以電線繩索、竹棍等捆綁毆打鵬鵬。因涉嫌虐待罪,孫某很快被警方控制,並於去年10月被渭南市臨渭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6年。

 

然而,鵬鵬的生父作為法定監護人,卻只在重症監護室的病房外短暫出現過一次。2017年4月3日,趙某在醫院告訴家人及媒體記者,自己去籌集醫療費。此後便失去音訊。

 

“既不履行撫養照顧義務,也不提供生活來源,將鵬鵬遺棄在醫院長達500余天。”鵬鵬代理律師鄧學平告訴中國新聞週刊。

 

直至2019年1月11日,趙某在成都被抓獲。警方偵查終結後,以被告人趙某涉嫌虐待罪、遺棄罪移交檢方審查起訴。


除了置重傷兒子不顧,趙某此前的行為也引發輿論聲討。據紅星新聞報道,檢方查明,趙某在明知其妻子孫某(已判決)多次對鵬鵬實施虐待行為,且在微信上看到孫所發的鵬鵬臉上等多處有傷的照片後,仍放任孫某對幼子的殘酷虐待。

 

7月4日的庭審中,趙某解釋自己離開鵬鵬是因為輿論壓力太大,自己百口莫辯,無法承受,但仍通過互聯網密切關注着鵬鵬案的進展。他痛哭表示悔罪,稱願意出去後好好照顧鵬鵬,不會再逃跑。

 

刑法學學者歐陽晨雨告訴中國新聞週刊,由於孩子生母向法院遞交諒解書,希望法院輕判趙某的訴求,應該會成為趙某得到“從寬”處理的酌定情節。鄧學平也表示,男童生母的諒解書對法院量刑肯定會有影響,兩罪並罰,趙某刑期應該不超過7年。

 

“根據最高法《關於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雖然沒有經濟賠償,但取得對方諒解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20%以下。歐陽晨雨認為,在給予施暴者嚴厲制裁和對受害人救濟保障之間該如何權衡、取捨,是一道不得不面對的難題。

 

鄧學平告訴中國新聞週刊,由於提起了民事訴訟,7月4日,趙某和孫某同庭受審。倆人雖仍處於婚姻存續狀態,但過程中並無交流,“孫某基本沒説話。

  

虐待

 

鵬鵬被繼母虐待至植物人一案,從2017年至今,每次公佈最新進展仍讓無數人揪心。尤其施暴方的“繼母”身份,令人唏噓。

 

相關媒體報道顯示,孫某毆打、虐待鵬鵬早有跡象。生母柴某稱,早在2016年5月左右,她便發現兒子身上有褐色疤痕。“娃説他媽(指繼母)不給吃飯,還經常打他。”鵬鵬的幼兒園老師也曾經發現孩子臉上有淤青,但鵬鵬只説繼母讓自己罰站,並未告訴老師自己被毆打。

 

北京市東城區源眾家庭與社區發展服務中心主任李瑩認為,家庭暴力是會“升級”的。“可能剛開始是打一巴掌,掐一下,到後面可能就是會是嚴重的暴力。

 

最終,孫某完全失控,長期對鵬鵬實施體罰,甚至不給吃飯,導致還在上幼兒園的鵬鵬瘦骨嶙峋、營養不良,最後甚至將其打成了植物人。

 

然而,有媒體通過新聞數據分析得出結論,“繼母”絕非家暴、虐童的主力軍。去年,“網易數讀”分析了從2014年到2018年的216篇針對未成年人家暴的報道。

 

通過分析發現,施暴者身份複雜,養父母、繼父母、祖父母等諸多親屬均有家暴未成年人的經歷。但親生父母施暴比例最高,超過85%。其中,父親單向施暴最為嚴重,而“繼母對繼子施暴”僅排在第五位。

 

該研究數據提到:“在針對孩子實施的家暴案例中,近五分之一的孩子死於監護人之手,超過五分之一的孩子被父母毆打致輕傷、重傷,約3%的孩子因為家暴而殘疾。

 

而針對未成年人的虐待,並不侷限於軀體暴力。2012年,南京發生了駭人聽聞的“餓童案”。22歲的年輕媽媽樂燕將3歲的大女兒和1歲的小女兒棄置家中,數月未歸,致使兩個女童被活活餓死。

 

去年,南陽小夥夏西偉靠“貼膜買房”走紅。但勵志故事的背後,是他被父親踹成殘疾——腹部以下沒有知覺,大小便失禁,雙腿肌肉萎縮,只能靠擺攤謀生的悲酸。

 

此外,該分析還指出,針對未成年人的語言與精神暴力則難以被及時發現,其造成的精神創傷也難以評估量化。

 

出路

 

鵬鵬住院後,一個名為“呼喚鵬鵬”、微博認證為“渭南受虐男童愛心團隊”的組織成立。該微博發表內容,主要為向公眾告知鵬鵬的康復情況以及案件進展。

 

“呼喚鵬鵬”顯示,兩年多來,鵬鵬得到了許多社會愛心人士、當地婦聯等機構的幫助。今年以來,鵬鵬臉上出現了笑容,能在護工的照料下,坐在推車上去逛公園、曬太陽。

 

被打成植物人之前,鵬鵬一個活潑好動的孩子,現在大部分時間只能在病榻上度過。鄧學平認為,雖然鵬鵬沒有死亡,但他現在不能坐立、不能自主進食、不能自主大小便。

 

鵬鵬現在還處於治療階段,由於案件受到的關注,一定程度上使得這兩年來的治療得到經濟保障。但他今後漫長一生所需要的醫療、康復,在公眾、輿論、救助人淡忘他之後,是否還能可持續?目前看來,鵬鵬父母雙方的家庭都難以負擔。

 

歐陽晨雨認為,鵬鵬一案引人深思的地方在於,在追究被告人法律責任的同時,如何持續關護那些受到傷害的被監護人。“面對痛苦的受害者,法律應該為其指定監護人,或指定單位提供醫療、學習、生活保障。

 

“為什麼鵬鵬生母願意出具諒解書?她真的能原諒趙某嗎?”歐陽晨雨認為,只有法律為受害人補上救濟保障的短板缺項,才能打消對監護人該追責卻不敢追責的顧慮。


值班編輯:張茹


▼ 

推薦閲讀


誰能打敗蔡英文?


你不知道的“反派”劉奕君:“色氣”、熱血、網癮


家屬迴應17年前湖南教師被槍殺舊案:2012年後公安一次也沒有聯繫過我們


https://hk.wxwenku.com/d/201115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