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大人管束,10個男女孩住在同一封閉別墅,5天后結果讓人出乎意料...

周國平2019-07-11 13:55:48

文 | 安瀟

From公眾號 安瀟AnnXiao

ID:sukiandsula



男孩社會


10個同齡英國男孩,家庭背景各異,且互不認識,未來5天將要一起在這個房子裏生活。


房子裏準備了玩具、紙筆和顏料,有充足的食物,還有一個大花園。白天,有攝影師在房子裏拍攝,但是不能與男孩們交談,除危險的緊急情況以外不得干預孩子們的行為。哪個男孩如果在這個房子待夠了,也可以隨時離開。



沒有大人的管控,他們能自理自立及和平相處嗎?這個房子裏都會發生什麼事?


1、盡情地玩


週一早上,男孩們到達房子。各自選好牀鋪後,就開始撒了歡兒地玩。



邊打水仗邊自我介紹。然後開始研究房子裏所有的玩具和花園裏的各種遊戲。不消一個小時,房子裏的角角落落都被研究了個遍,孩子們高興得滿地打滾。



玩的下一步是什麼呢?是想知道“玩的底線”在哪裏。他們開始完全脱離規則地玩,腦洞大開地去嘗試那些家裏絕對不能做的事。他們想知道,玩到什麼程度大人才會來阻止?


於是,他們開始想方設法地打破規則:在牆上畫滿塗鴉、把爆米花扔滿地毯、用水槍在沙發上眥水、互相在臉上畫畫......沒人管實在太爽了!


當然,要玩得不拘一格也是一件需要創意的事。在牆壁上塗鴉,開打枕頭仗,在房間裏騎自行車、在花園裏用龍頭噴水......



男孩們玩了一整天,到凌晨3點才睡,有兩個孩子乾脆睡在花園的帳篷裏。他們都心情好極了。



2、分工


很快,房子髒亂得無處下腳。無政府地發泄了精力之後,男孩們意識到自己要承受混亂的結果。他們知道不能再無限地霍霍了,便自發地坐下來討論分工。



這時,有的男孩天生的“領袖性格”開始顯露,比如喬治自告奮勇當起了“管家”的角色。他拿了寫字板,寫下了每個人的抱怨,想要形成一個能夠解決問題的小集體。



結果所有人的抱怨都指向邁克:他太淘氣了。往人身上潑水、用球砸人家的頭、把爆米花都粘在了地毯上...他讓所有人不爽。



大家也開始討論分工。於是,男孩們嘗試把牆擦乾淨、把地上的爆米花撿起來,但清理的效果並不理想。



即使有了“領袖”,集體分工還是難以順利實現。男孩們不斷爭吵“你應該洗盤子!你應該擦地!你應該整理!”,可誰都不樂意去收拾。


3、做飯


十個半大不小的男孩,他們能夠自己照顧自己嗎?能夠懂得好好吃飯、刷牙和睡覺嗎?他們的自理能力,不到極限狀況不輕易顯露。


比如“吃”這件事,連續一天半,孩子們都在吃糖!他們早上醒來餓得不行了,就躺在牀上吃巧克力。中午吃麥圈,晚上喝可樂。



事實上,他們在這之前都特別接受了烹飪訓練,但不到萬不得已,沒人打算使用這個技能。沒人樂意做飯,全體就一直在吃甜食和零食。


冰淇淋用盤子來盛


第二天中午,有的男孩終於吃糖吃膩了。


有人煎了培根,撒點奶酪和醬,吃起了漢堡;



還有人用雞蛋牛奶和麪粉,嘗試做個餅。



到了第三天,男孩們因為吃得不夠好,無政府的自由也沒那麼吸引人了。大家都有點情緒低落。



這時,就需要更刺激的遊戲才能讓情緒再度高漲。


於是他們架起充氣游泳池,一個個都跳進了水裏。事實上,他們也一連三天沒洗澡換衣服了,在戲水池裏的時候,也是他們最接近清潔自己的時刻......



終於,吃得太差讓所有人都無法再忍受,再好玩的遊戲也只能高興片刻。盧克和丹尼爾決定讓全體吃上大餐,他倆下了軍令狀後,揮圓了臂膀開始做飯。



這兩個男孩手忙腳亂,想要努力做點能吃的東西,烤肉餅、炸薯條、煮玉米粒同時進行,結果油煙讓警鈴大響、抹布被燒糊、食物也翻滾在地......



而此時花園裏一羣飢腸轆轆的小野獸們急得直敲桌子。



“大餐”終於做好了,好幾天沒正式進食的男孩們都興奮壞了,這是他們幾天裏情緒最好的時候,也是全體最和平的時刻......兩個廚師是功臣,自理能力也被生理需要逼出來了。



大餐之後,戴眼鏡的西姆承擔了洗碗的任務,認認真真地洗了十個人的餐具,忙活了一個多小時,因此受到了組織的尊重。



4、衝突與友誼


從第二天開始,男孩間的矛盾和衝突就不斷髮生了。邁克認為西姆不收拾房子,用球打了他的頭。西姆自己坐着,委屈地掉眼淚。他有點想離開這個房子,但最後還是決定留下來。



在“衝突”中,作為“領袖”的喬治起到了重要的調解作用。這個大度、正直的男孩在西姆低落的時候過來安慰他,陪他玩拼圖,還邀請他晚上到帳篷裏一起睡。



邁克因為第一天把爆米花都粘在了地毯上,受到了所有男孩的排擠,一直被當作攻擊目標。他決定在帳篷裏睡,卻也躲不開男孩們的圍攻,他們輪流往邁克的帳篷上踢球。邁克傷到了臉,他氣急了。



邁克還損壞了足球機和吉他,房子裏沒啥可以玩的了。大家很生氣,把邁克鎖在門外,甚至討論是否要一起把他揍一頓。


這時,“領袖”喬治站出來干預,讓男孩們給邁克開了門。男孩們不甘心,象徵性地把邁克捆綁在椅子上教訓他,不過邁克很快就掙脱了。



被所有人這樣攻擊和排擠,邁克開始傷心,躺在牀上不肯起來。這時,仍然是喬治過去安慰他,陪他恢復心情,然後一起玩桌遊。



具有同情心的喬治,想讓所有人都感受到集體的友情。但一羣焦躁不安的男孩,仍然像一團散沙一樣很難找到凝聚力。


5、幫派、戰爭 


三天以來,除了一頓像樣的正餐,大家都在吃甜食和零食。每天接近凌晨才入睡,人人都缺覺。加之房子裏幾乎所有的玩具都被損壞了,且到處都是垃圾,房子裏一片惡臭。這時的每個人都變得煩躁易怒。



第三天晚上,五個男孩分成了兩個陣營。吵鬧的男孩搬入了大房間,安靜的男孩進入了小房間。


他們分成兩個陣營比賽下棋。輸了的一方拼命在花園裏吼叫。紀錄片開始有了“動物世界”的畫風!



男孩們如同困獸。這時,暴力本能也開始復甦。大家把情緒釋放在花園裏“捉刺蝟”的遊戲上,男孩們竟然拿起了棍棒和物品砸向小刺蝟,最後攝影師不得不出面制止。



大家都無聊低落得不行,經常相互扔東西來打發時間,房子裏一片狼籍。



小房間的四個男孩比較安靜和理性,他們對這種“無聊發泄”也是受夠了,決定早點睡覺。



但是大房間的男孩們想要吵鬧到底,不斷來騷擾小房間。小房間的羅伯特決定捍衞四個男孩睡覺的權利,禁止對方進來,把騷擾者一個個推出門。


男孩們爭得情緒激動起來,各種推搡、打門、踹門、拽被子,兩個陣營的對抗逐步升級!大房間的男孩們死也要製造噪音,一直鬧到凌晨3點。



到了早上,小房間的男孩們先醒了,輪到他們來複仇了。他們溜進大房間,猛烈製造噪音,在牀上蹦來蹦去,把大房間的男孩們全都吵醒。



這下,戰爭正式開始了!


兩個房間的男孩都怒了,他們開始陣營鮮明地互扔東西,扔的物品越來越重,把牆都給砸了。還想盡各種方法互相攻擊,門一打開,彈珠直接打到臉上。



全都急了眼。他們把食物也都扔到對方牀上,爆米花跟下雨一樣在卧室裏飛,手裏能抓到什麼都往對方陣營的房間裏扔,甚至廚房裏的西紅柿醬也拿來打仗了。


進攻一波接一波,卧室到處都是垃圾,飛竄的物品越來越危險。終於,小房間的兩個男孩投降了,投靠了大房間軍隊,“忠誠”在瓦解。



為了“正義”而戰的小房間男孩輸了,他們非常不甘心,猛哭了一鼻子。誰也受不了這裏了,都想盡快走人。



到了第四天下午,房子已經變成了一團破爛。



讓人欣慰的是,對比小説《蠅王》裏殘忍的戰爭升級,現實中的這幾個男孩顯現出了善良和理性。大房間的男孩們來講和了,一遍遍地説:“我們還是朋友。



既然已經停戰,男孩們不再互相攻擊。那麼極度的無聊如何化解呢?他們只好再次把精力轉向這個房子,開始了一場“拆房子運動”...


他們比賽扔橘子,把窗户玻璃也給砸了。所有的紙片和泡沫塑料都撕成雪花滿屋紛飛。



男孩們發泄着最後的精力,把房子裏能拆的都給拆了...一直狂躁到凌晨3點。


6、自立,還是破壞?


第五天早上,實驗終於到了尾聲。父母們站在外面的草地上,焦灼地等待着孩子們從房子裏出來。這還是男孩們第一次離開家這麼長時間。



孩子們迫不及待撲進家人的懷抱裏。父母們淚眼婆娑,不敢相信孩子們居然能夠自己做飯、刷牙、睡覺,感歎他們的“成長”不只一點半點。



直到有父母們問:“你們都做什麼事了沒?畫畫、或者創造了什麼東西麼?”

“沒有。”

“那你們幹嘛了?”

“我們把房子裏的一切都弄壞了......”

家長們這才傻眼。


當父母們從窗户看進房子裏的地震般的慘狀,全都大驚失色。他們無法相信也不能理解,這些男孩如何製造了這樣一場“海嘯”......



當然,和《蠅王》的故事不同之處在於,這個實驗的時間不超過5天,難以測試出“人性本能”在極端環境中的發展走向。比起《蠅王》的黑暗結局,這裏的孩子們努力展現善良和友誼,成熟孩子的領導力也在萌芽。但也有人説,再把這些孩子多關幾個星期的話,就很可能會發生可怕的暴力事件。


另一方面,與其期待11歲男孩們的“自理自立能力”,可能還是“破壞力”來的更符合預期。



女孩社會


那麼,10個女孩住在一起會發生什麼?會比男孩社會更文明嗎?



十個10歲左右的女孩與父母告別,她們要在這棟房子裏生活五天。房子裏只有攝影師,但不能與女孩們交談或者干預她們的行為。緊急情況下,她們可以要求成人出面,也隨時可以退出實驗。



每個女孩都帶了一大箱行李,超大的泰迪熊也有好幾只,她們費了好大力把行李拉到樓上的卧室裏。



卧室分兩間,大房間6人,小房間4人。房間很漂亮,每個牀鋪都有獨特的顏色,女孩們興奮極了。



1、和男孩一樣,愛吃甜食


選好牀鋪以後,大家開始搜尋房子裏的好東西,首先獲取注意力的就是各種甜食。女孩們撒歡兒地猛吃糖果和巧克力。這個行為,和男孩們做的“第一件事”一模一樣。



奶油,直接往嘴裏擠就好!



在家限量的美食,現在敞開了享用。女孩們都是零食大王,一直吃個不停。



廚房裏應有盡有,食物塞滿了冰箱和櫃子。房子裏也有各種遊戲和玩具,花園裏還有一個超大蹦牀。



好日子開始了!


2、與其破壞,女孩更想創造


男孩媽媽們,看到這裏你們得揪心了。“女孩社會”和“男孩社會”形成了強烈對比。


男孩們一進房子,就用油彩把牆面塗了個髒,爆米花扔了一地,房間一片狼籍。男孩想要挑戰規則,想要知道“破壞”的底線在哪裏。


女孩則更樂意“創造”,她們本能地想要創造“美好”的東西,比如拿起顏料在牆上畫畫。



到了晚上,女孩們還一起舉辦了T台走秀!大家把箱子裏最好看的衣服翻出來,在排列好的椅子上走貓步,其樂融融。



創意層出不窮,女孩薩利還裝飾起了“驚喜派對”,帳篷隧道里滿是氣球。



還一起把充氣沙發推下樓梯當滑梯!



之後的幾天,女孩不斷創造着有趣的集體遊戲:比如“美容院”的化粧遊戲、表演動作猜謎、盲人摸象、全體蹦牀、跳舞唱歌的才藝秀、輪流講鬼故事等等。



比較起來,男孩們的遊戲更依賴道具,自己爽了就好;而女孩們通過想象就能玩出各種花樣,也非常善於通過集體而讓每個人都參與進來。



3、女孩更擅於自理和分工


男孩女孩,都在實驗開始前接受了烹飪訓練。但是男孩們不到極限不樂意使用這個技能,全都熬到了第二天下午,餓的不行了,才終於開火下廚,五天來只集體做了一頓飯。


而女孩們,在廚房看到食材的第一時間就開始想要做點什麼了。



女孩薩利挽起袖子,給全體做一頓正餐,牛肉就立刻下鍋炒起來了!有菜有肉有醬,有模有樣。



女孩沙黛給大家做杯子蛋糕。



牛肉意大利麪,加杯子蛋糕,大家到這個房子的第一天中午,就全體吃上了大餐!而男孩們是到第三天中午,才開始集體共餐的。



第二天早上,沙黛還給全體女孩烤了香腸吃。之後,只要女孩們還和睦,吃飯就會集體進行......



分工方面,女孩社會也比男孩社會有效太多。男孩的房子,從第一天起就沒人收拾,之後為清潔問題吵了好幾天,誰也不肯幹活,有“領袖”開會分工也效果不佳。


而女孩們,自發地就開始分工幹活了!


晚餐之後,有人擦牆、有人洗碗、有人吸地板......



薩莉把大家不玩的桌遊都收拾了起來。牆上的畫也擦乾淨了。



之後,女孩“查理”顯現出了領導力。她組織全體開會,分配好了一週的烹飪和清洗任務,井井有條。



而在同一時期,男孩是這樣的畫風......



4、女孩更善於合作、交朋友


男孩們剛一開始,都在顧着自己玩,友誼是慢慢形成的。但女孩們一見面就開始交朋友了,她們善於交流和溝通,凡事都喜歡一起做,很快就很親密了。



其中有幾對好朋友從始至終相互扶持,她們一起洗碗幹活、相互梳頭打扮。



每次有人不開心了,朋友們都會主動陪伴談心,女孩們是情感支持的專家。



玩起來也互相愛護,十個人一起在蹦牀上跳都沒關係。



5、女孩,很容易成為“塑料姐妹花”


女孩社會在和諧的時候非常完美,大家一起遊戲、聊天、做飯、整理。


然而,這種平衡很脆弱,瞬間就能被打破!


不知從哪裏來了一隻貓鑽進房子,女孩們都瘋狂了,全都去追。賈斯汀先追到,她把貓佔為己有。女孩們爭執起來,有人開始批評賈斯汀,大家還進行了一場舉手投票,給賈斯汀施加壓力要求她把貓放走。



這時,女孩們好攻擊的本性也開始顯露,大家都開始陰陽怪氣地説賈斯汀的壞話。最後,貓也受不了被一羣女孩圍着爭吵,飛竄着溜走了。



6、女孩對負面評價非常敏感


在男孩社會中,男孩們不太在乎相互的評價,只在有身體衝撞時,才會把對方當作敵人。甚至被大家當作大麻煩的邁克也一直不在乎別人怎麼説,直到被全體男孩圍攻,他才有危機感。



但作為“羣體動物”的女孩們就敏感多了,她們“合羣”的願望更強烈,非常在乎同胞的評價。一旦有被批評和排擠,女孩就會很受傷,並亮出刺來自我防衞。


霸佔貓的事件中,賈斯汀被沙黛批評,她因此感到很氣惱。為了報復,她端了一盆水偷偷潑到了沙黛的牀上。



沙黛一看怒了,她以為是蓋比干的,就拿了噴水槍,朝着蓋比的牀眥水。


於是,男孩社會第四天才上演的“戰爭”,女孩社會在第一天就開始了。兩個房間的女孩們開始不分青紅皂白地互噴水槍,每個人的睡衣和牀都濕了。



有的女孩受不了這樣的爭鬥。薩莉濕透了,她躺在牀上哭了起來。這時,女孩們才都放下水槍,過去安慰薩莉。



事實上,薩莉哭泣不光是因為衣服濕了,而是因為蓋比之前説她“很沒用”,她受不了負面評價,很委屈。


到了這個時刻,女孩們的友好和諧已經全面瓦解。之後,她們不再集體吃飯,而是各自做起自己的食物了。



7、女孩的戰爭沒完沒了


第一天夜裏1點半,大房間的女孩們開始騷擾小房間的女孩,吵醒她們,並把被子搶走。



小房間的女孩們無法容忍。凌晨時分,戰爭的號角又一次打響,女孩們都舉起了水槍,開始打門踹門。


小房間的女孩們還用繩子拉住了大房間的門把手,結果大房間女孩打開門時,立刻夾傷了手,尖叫哭泣不止。



誰能想到,女孩社會的身體傷害,比男孩社會裏更早地發生了!



第二天早上,爭吵又升級,凱利把水和顏料活在一起,要教訓沙黛。“領袖”查理及時出面,才阻止了新一輪戰爭的發生。



8、女孩是情緒動物


女孩薩莉因為被評價“沒用”,一直感到無法再合羣。她寧願自己待着也不想為集體賣力了。



晚上,她也自己一個人在室外的蹦牀上躺着。



到了第三天,薩莉就有點情緒崩潰了,幾個女孩來安慰她也沒有好轉。她決定提前離開。



因為薩莉的離開,妮可和凱利都消沉起來,大白天地都躺牀上去了。


這時,情緒問題就跟傳染病一樣,人際關係也變得錯綜複雜,大家都敏感起來,小心翼翼地相處,誰都不想聽到有人不喜歡自己。


而不斷有人因為別人説了什麼,開始情緒失控。



比如沙黛也開始崩潰,把自己關在廁所裏不肯出來。她覺得傑西卡討厭她,沙黛甚至開始絕食。


幾個女孩蹲在廁所門口求沙黛出來,於是她通過門縫寫長信,來解釋自己為何不高興......



最終沙黛從廁所出來,並且與傑西卡和解。



幾個女孩與沙黛談話,認為她總是口出不遜,讓別的女孩傷心流淚。沙黛一生氣,又二度進廁所裏關自閉去了。自己關了2個小時,才被朋友們勸出來。



和諧很快又被打破,“戲精”沙黛又一次不高興了,作秀一樣打算收拾行李走人。大家不理解她為何要走,沙黛就第三次把自己關在了廁所。


這次,朋友們也受夠了,沒有人再耐心哄她出來。沙黛自己在廁所待了一個小時,沒人理,她就只好自己出來了。



每個晚上,沙黛都很晚不睡,吵得讓別人也沒法睡。大家一連幾天都睡的很差,情緒都很低落。好幾個女孩都因為累得不行而哭泣。又有一個女孩妮可提前離開了。


男孩社會,在實驗的後幾天傾向於“動物世界”的畫風。而女孩社會,更像“宮鬥劇”,風吹草動就會失衡。女孩們的關係,不斷地重複“和好——破裂——和好——破裂”的循環,每個人都累得不行。這到底是更高級,還是更棘手呢?



9、女孩也會很容易“原諒”


到了第四天,女孩們已然經歷了各種衝突、爭吵、情緒起伏、朋友的離開。終於,女孩們整理好了情緒,她們忽然像是一下子成長了很多,又能冰釋前嫌、和睦相處了。小房間的女孩也都搬入了大房間,現在幾個女孩反爾相處得更好了,又回到了同桌吃飯的好時光。



“戲精”沙黛也收斂了不少,振作起精神給大家做飯來表示友好。賈斯汀還做了一個蛋糕。女孩社會終於又有集體互助的氣氛了。


到了最後一天的下午,女孩們知道實驗快要結束了,就一起製作告別卡片,和給爸媽的問候卡片。



到了晚上,她們開了化粧派對作為告別儀式,還進行了一場非常正規的才藝表演比賽,各種演唱和舞蹈輪番上場,還有一本正經的評分,氣氛又融洽和歡樂起來。



實驗結束了,女孩們回到了父母的身邊。在短暫但波瀾起伏的一週裏,2個女孩提前離開,8個留了下來,女孩們有爭吵有打鬥,有諒解有安慰,有破裂也有重圓,最終她們結成了相互珍視的親密友情。




實驗是人性的鏡子:
男孩和女孩本質有啥不同


比起男孩,女孩在生活上更能夠自理、更成熟,在社交情感上,更懂得合作分工和相互支持。但同時,女孩們也更加敏感、需要夥伴的肯定,容易因人際關係而影響情緒,對負面情緒的承受能力更弱。



兩個實驗中形成的小小的“男孩社會”和“女孩社會”,也許像一面鏡子的碎片,讓我們窺到男孩與女孩各自的優勢與弱點,瞭解到一絲他們內心的強烈需要 。


男孩需要精神上和行為上的意義感;女孩需要羣體關係中的安全感。


當然這不是全部,但這很重要。


作者:安瀟,住在倫敦,有兩個混血寶寶 Suki和Sula(生於13年9月和15年7月)。這裏記錄了我和她們從0歲開始一起玩的早教遊戲和成長收穫。我的書《Suki和Sula的早教遊戲筆記 0~3歲——家裏的蒙台梭利教室》已出版。公眾號:安瀟AnnXiao,ID:sukiandsula


薦讀

這世間真正能永存的是......

王紹培:為什麼要讀閒書?

如何在功利的世界活出自己生命的精彩?

最忠貞的關係

海德格爾:大城市裏的人,不可能有真正的孤寂

擁有這三種覺醒,人生才算沒有虛度

龍應台:你是個好母親嗎?


回覆以下關鍵詞,送你一篇周國平哲理美文


愛| 愛情| 善意| 感情

孩子| 父母| 父親| 女兒| 教育

命運| 位置| 快樂| 慾望| 妥協| 弱點

道路| 人生| 沉默| 真實| 覺醒| 尊嚴| 使命| 本質

智慧 | 年輕|自白| 友誼 | 大自然| 雄心 | 謙和 




https://hk.wxwenku.com/d/201115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