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反派”劉奕君:“色氣”、熱血、網癮

中國新聞週刊2019-07-11 13:54:52

執着於鑽研和代入角色的習慣,劉奕君説他從小就有

演戲近30年,早已輕車熟路

 

“劉奕君是一個容易相信的人,這是作為職業演員最需要的一個優點。”

 

頂着恩師馬精武的正面評價,劉奕君幾年來卻演了一系列反派。陰狠侯爺謝玉、毒辣教師王天風、冷血大亨張萬霖……角色越經典,他的標籤就越明顯。以至於他去央視綜藝節目《國家寶藏》守護杜國虎符時,網友紛紛在彈幕中表示“把虎符交給謝玉,總覺得要出事兒”。

 


但角色之外的劉奕君,身上基本看不到反派氣質。他愛演戲、愛上網、愛學年輕人的梗。那期《國家寶藏》播出後,網友調侃他的打扮像兵馬俑,劉奕君看到評論,在下面回了句“我是一號坑的”,熟練得像個網癮少年。

 

師徒CP的領軍人物

 

不知何時起,“老戲骨”劉奕君開始和“色氣”一詞扯上關係。

 

這並非貶義。中年男演員近幾年發展勢頭猛烈,觀眾呼籲他們多在熒幕中飆戲,卻很少表示要看他們演愛情故事。劉奕君能讓觀眾呼籲“和小姑娘拍點談戀愛的戲”,某種程度上來講,是得到了一種超乎於演技之外的期待。

 

“色氣”印象來自其近四年的角色盤點。觀眾發現,每每劉奕君在劇中和年輕女演員演“師徒”,都會有一種特別搭配的“偽情侶”氣質。

 

《遠大前程》中,劉奕君扮演上海灘黑幫大亨張萬霖,佟麗婭扮演的林依依被他的車撞倒,他上前去扶。一個用手指上挑佟麗婭下巴的動作,讓二人的情感線成為全劇亮點。

 

同樣的場景還出現在與黑幫劇情無關的現代劇中。《致青春》裏,他演的副總裁周渠性格高冷,卻對職場菜鳥鄭微(陳瑤飾)照顧有加;《外科風雲》中,他演的醫院院長揚帆精於算計,表面上對女主角陸晨曦(白百何飾)要求苛刻,眼神裏卻滿是欣賞和縱容。

 

對於這種莫名的“師徒CP感”,觀眾有些摸不着頭腦:明明他演的不是好人,為什麼覺得把女主角託付給他才是對的?

 

答案藏在《偽裝者》裏。

 

劇中,飾演王天風的劉奕君和飾演於曼麗的宋軼有一場重逢對手戲。脱離隊伍的於曼麗含着棒棒糖笑着走進屋子,撞見前來問罪的導師王天風。看着取出棒棒糖、嚇得不敢動的女學生,王天風緩緩走進,拿起棒棒糖舔了一口。隨後,他身體前傾,帶着滿滿的威脅和玩味,緩緩吐出一句:“過得不錯啊。”

 


劉奕君舔棒棒糖的設定,被觀眾認為是這場戲的點睛之筆。變態導師對女特工學生的複雜情感,一瞬間全被包含其中。

 

但事實上,這一細節是劉奕君臨時加的,他的劇本里,只有“過得不錯啊”這一句話。

 

劉奕君有通讀劇本後為角色寫小傳的習慣,他告訴中國新聞週刊,自己“還挺喜歡鑽研一些小細節的,比如我對這個角色的理解,把它梳理出來,通過我的方式對角色有更加深入的延展”。

 

為王天風寫小傳時,他發現了角色沒有男女情感的設定。為了彌補,他將目光投向了唯一有交集的女性角色於曼麗。他認為,王對於應該有某種無法明確的異性情感。

 

演重逢這場戲時,導演臨時給宋軼加了體現生活美好的棒棒糖。劉奕君一大早到了現場,聽導演在叫“棒棒糖”,便知道他的設定可以用上了——

 

王天風發現不穿軍裝的於曼麗,聞到她撲面而來的香水味、脂粉氣,會心理扭曲吧。

 

這種執着於鑽研和代入角色的習慣,劉奕君説他從小就有,演戲近30年,早已輕車熟路。

 

錯過時代的熱血少年

 

劉奕君的兒時夏夜關鍵詞,是小馬紮和露天電影。

 

因為住在西安電影廠附近,看電影成了劉奕君的飯後納涼必備。他喜歡搜尋自己與銀幕後世界的共通處,印象最深的電影是六年級時看的《西安事變》:“講的是西安的事情嘛,就覺得自己當下在的這片土地特別了不起。”

 

看書也是一樣。父親愛看中外小説,他愛小説裏的人物代入感。所以,當看到小説中的人物被電影演繹出來時,劉奕君毫不猶豫地在作文裏寫下夢想——做演員。

 

老師驚愕的目光沒有給劉奕君造成任何阻礙。得知有“專門學表演的學校”,17歲的西安少年二話不説地離開了水盆羊肉和西影廠,穿着軍大衣,踏進了無比陌生的首都北京。

 

和同學張嘉譯、張子健相比,年齡最小的劉奕君顯得清秀又稚嫩。但在那個不流行偶像小生的年代,大學四年,劉奕君基本沒佔到什麼長相上的優勢。他的大學回憶只有兩部分:“像走火入魔一樣”學習、期待畢業後的演藝生涯。

 

可滿腔熱血的劉奕君,畢業時等來的卻是一盆冷水。

 

他被學校分回了西影廠的人勞處。每天的唯一工作,是抄全廠的工資單。

 

“挺失落的當時”。提起不得志的歲月,他記憶猶新:“經歷過年少的衝動、初出茅廬的激動、也錯過了一些機會,很心痛。”

 

每天在兒時夢想生根的地方呆坐,對劉奕君來説是一種雙重摺磨。所以,當上海戲劇學院導演來找他演戲時,他完全沒有等外出的部門領導。

 

同樣的地點、同樣的決絕,他再次離開。廠裏給了留廠察看,他索性申請調走。

 

在寧波電視台寫劇本、給管虎的同學做副導演……他從幕後做起,在精神上實現自我磨鍊。“看別人演戲,還是羨慕吧。然後想如果是我自己,我會怎麼演,怎麼詮釋這個角色或者這場戲。”

 

但有些收穫是精神之外的,比如遇見孔笙。

 

1998年馬甸的一個小餐廳裏,劉奕君見到了第一次做導演的孔笙。幾年後,劉成了孔的男主角。劉奕君大火後被網友翻出的《人鬼情緣》,就是兩人在這一時期的合作成果。

 

比起被分配回西安時的迷茫,他更多的感觸是懷才不遇。無論何時,同媒體談起那段主角歲月,他都不會懷疑自己的演技。他在意的是那些或沒有播出、或沒有大火的戲,沒有讓足夠多的觀眾看到自己。

 

2015年,《琅琊榜》和《偽裝者》火了,當年有長相優勢的劉奕君卻成了配角。演員和偶像的風光時代,他都恰好錯過。

 

現在,聽見別人説他趕上了“好演員的春天”、老戲骨的好時候,他點頭肯定:“市場大環境改變了,優勢是演員和觀眾之間的距離更近了,對我們國產電視劇的發展起到的作用很正面。”

 

“劣勢可能是,這些中年演員被發現得太晚啦。

 

24小時在線的網癮BOY

 

3月22日,《聲臨其境》第二季半決賽播出。劉奕君以一身白西裝現身時,屏幕上打出了節目組為其設定的聲音標籤:低調之聲。

 

低調並不意味着低人氣。當他和牛駿峯在舞台上站定,下面的女粉絲高調地齊聲喊口號:“人間絕色劉奕君!看着被粉絲應援力度驚呆的牛駿峯,劉奕君習以為常地向他揚了揚頭,示意他繼續表演。

 

生活中的劉奕君和粉絲“玩得非常好”。他既不神隱也不排斥,認得出機場和活動上的熟面孔粉絲,並不時和她們互動。節目播出當天,他還在微博上帶了話題#聲臨其境#,配文“管他喵的~”,風格非常不老戲骨。



“我的很多粉絲都很年輕,二十歲出頭。劉奕君告訴中國新聞週刊,自己會主動了解年輕人的文化,很多網絡熱詞都是和粉絲學的:“我們的電視產業走的每一步,其實都是靠當下的年輕人不斷地輸送新鮮的事物和思想,然後突破創新,永遠都是年輕有朝氣的。”

 

對微博的熟知程度出賣了他的網癮屬性。“她們(粉絲)會@我,有的會給我發私信……”通過和粉絲的種種互動,他知道自己有哪些外號、和誰是CP、有哪些高贊視頻。

 

他享受這個過程。一方面,人們認可他的演技,這是他年少不得志時最迫切渴望得到的精神支柱;另一方面,和粉絲互動可以讓他的心態保持年輕,讓他知道,他還在事業上升期,還有很多年的戲可以演。

 

他也珍惜每一個發聲的機會。《琅琊榜》之後,他總會在接受採訪時講起和胡歌那場監獄對決戲。梅長蘇是如何把謝玉從貴族打成階下囚呢?他興奮地分享幕後細節,大讚胡歌的演技。《橙紅年代》播出時,他也對陳偉霆大加認可。

 

不僅是小生,流量小花也是他的合作對象。楊冪主演的《扶搖》和劉詩詩主演的《醉玲瓏》裏都有劉奕君的身影。

 

有些觀眾對他的選擇頗有微詞,有些為他惋惜。但經歷過起落的劉奕君認為自己知道自己最需要的東西。他坦言,現在的自己對劇本有一定選擇權。當然,他也會和團隊分析角色、班底、劇本等種種因素。“現在很多新人也很優秀,要相信他們鼓勵他們。

 


《琅琊榜》播出的四年後,他依舊保留着接受採訪時輸出固定話題的習慣。近期,這個話題是他的女兒。

 

“我現在還是想演一些好人。他説,“有一個原因是,我女兒現在正在一個心理成長的過程中。有一次她指着電視説‘爸爸,你怎麼又演了一個壞人’,我就覺得,為了我的孩子吧,我可以之後多選一些正面角色。”

 

他正嘗試改變。新作品《無主之城》是懸疑冒險題材,他在其中飾演商人陳立。被問及角色突破,他賣了個關子:“這次是一種新的表演方式,故事的後半部分值得關注。”

 

還有一些東西沒變。

 

比如説對演戲的熱情,絲毫沒有減少。劉奕君稱忙的時候還是會“大夜什麼的通通都上,連軸轉”。即便理想的生活是陪女兒出去旅遊,他也不願在當下對工作有所懈怠。

 

“因為好的東西是不等你的。”他若有所感。

 

而年輕時對演技和才華的自信,在劉奕君身上也絲毫沒有減少。四年前,他會複述張嘉譯看完《琅琊榜》之後對他的評價:“其實本事早就在那放着,咱得需要一個突破口。”語氣中的驕傲藏不住。如今,有人評價他“大器晚成”,他同樣會毫不猶豫地點頭。

 

值班編輯:張茹


▼ 

推薦閲讀


誰能打敗蔡英文?


家屬迴應17年前湖南教師被槍殺舊案:2012年後公安一次也沒有聯繫過我們


李彥宏被澆水後飆英語,這裏有一個“科學梗”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11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