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高校被誤認野雞大學發怒,名氣還沒“野雞”大

中國新聞週刊2019-07-11 13:54:51

以假誤真


校方指導考生填志願


如今,比證明一所野雞大學更難的,是證明這所大學不是野雞。


日前,北京郵電大學被誤列進野雞大學名單,明明是一所教育部直屬、國家“211工程”大學,卻無辜躺槍,學校為此在官方微博上怒發聲明。


已經足可以假誤真的野雞大學們,防不勝防。在2019年全國野雞大學名單中,共有392所野雞大學上榜,高等教育資源最發達的首都北京,同時以151所野雞大學高居榜首。


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週刊,“説它不合理,是因為它是社會墮落和不誠信的集中表現,用教育行騙斂財沒有底線。400所野雞大學觸目驚心,不在合理範圍內。


野雞大學靠猜


這事兒的緣起,還得從最近野雞大學名單的傳播説起,眼下正是考生填志願的關鍵階段。


然而,在野雞大學名單傳來傳去的過程中,北京郵電大學竟然成野雞了。北京郵電大學隨即發佈聲明,指出轉載媒體混淆原名單中關於中國郵電大學的提法,錯誤刊載為北京郵電大學


無獨有偶,武漢東湖學院也被列入野雞大學名單,不得不對外發布嚴正聲明,指出名單中混淆了武漢東湖學院武漢東湖大學,將武漢東湖學院錯誤刊載為野雞大學。


乍一看名字,誰是正經大學還真有點懵。因為超過70%的中國大學都是以三項式(地名+學科名+性質類別)命名,導致辨識度不高,更別提摻和進幾百所野雞大學了。


以當下最時髦的“XX科技大學”為例,牛校就不少於10個。其中,能排前五的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卻鬧出了爭取一下能夠“專升本”的笑話。


大多數人眼中的好大學,差不多就是清北人復交到浙大、武大、南大、南開、中山等等,剩下的學校到底好不好,光從名字上是看不出來的。


比如位於鄭州的華北水利水電大學,聽起來似乎挺野雞的,實際上人家可是根正苗紅的大學,由水利部與河南省共建,在水利界聲名顯赫,科幻作家劉慈欣就是從這裏畢業的。


再比如北京電子科技學院,乍聽起來不入流,實際上人家可是直屬中共中央辦公廳的正規大學,不僅分數要求高,而且還要通過政審。


還有一類中外合辦高校,比如西交利物浦、寧波諾丁漢、上海紐約、崑山杜克、温州肯恩,幾乎都會被想當然地認為是野雞大學起洋名迷惑人,實際上他們的分數線都超一本。


野雞大學膽肥


名是一張皮,大學熱衷改校名。但對野雞大學來説,與其升級改名, 不如一步登頂。


大學改名一般分三個套路。其一是升級換後綴,學校改學院,學院改大學,層級越高越好。


比如武漢東湖學院是獨立設置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校,由原武漢大學東湖分校而來,冠以後綴“學院”。野雞大學就厲害了,直接叫武漢東湖大學。


改名套路其二是更換地域名,小地方改大地方,能用省就不用市,最好能用中國。作為中國知名度最高的城市,如果學校能以“北京”開頭,感覺上就甩了其它大學好幾條街。


在上大學網公佈的390所野雞大學中,多達99所帶有“北京”二字。而在教育部公佈的《2019年度全國普通高等學校名單》中,帶“北京”的正規本科高校也不過就43所而已。


從“十二五開始,教育部就明文規定,高校改名不能再冠以“中國”、“中華”、“國家”字樣。


北京郵電大學是所211高校,冠以前綴“北京”。野雞大學就膽肥了,直接起名中國郵電大學。


改名套路其三是更換專業名,理工、科技、財經比較時髦。野雞大學也不例外,網易數讀爬取了390所野雞大學,發現“科技”和“管理”並列第一,都出現了81次。


不僅如此,野雞大學的宣傳文案,大多直接抄襲正規高校的簡介。


2018年6月,一所名為武漢經貿大學的山寨官網被河北省網信辦依法關停。該網站的欄目佈局、主頁大圖與正規高校河北經貿大學一模一樣。


野雞大學難禁


要辨別野雞大學其實很簡單。教育部日前公開2019年全國高等學校名單,截至2019年6月15日,全國高等學校共計2956所。


只要不在教育部公示名單裏的,就是野雞大學。發佈野雞大學榜單的機構,就是先看教育部的名單,如果名單裏沒有這所大學,就進一步調查。


2019年,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到50%,大學錄取率在2018年便超過了80%,上大學並不難。


周光禮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儘管高等教育毛入學達到50%進入普及化階段,但優質高等教育資源匱乏。在近三千所大學裏,本科只佔50%,這是野雞大學能夠存在的基礎。政策要把着力解決高等教育發展不充分不平衡問題放在優先位置。


野雞大學一般都會宣傳,考上專科的分數,就可以上本科。周光禮認為,“野雞大學屢禁不止的原因主要有兩個,其一是需求決定論。追求優質高等教育資源是剛需,有需求就會有市場。


野雞大學大多設在東部發達地區,生源卻大多來自中西部地區。大連理工大學高等教育研究院教授羅志敏指出,野雞大學在大城市已經騙不到人了,但由於信息流動還有滯後效應,農村、中西部地區便成了廣告轟炸的目標。


中西部學生家境多不寬裕,迫切需要好的就業改善經濟狀況。上大學網創始人透露,現實中很多用人單位並不會去核實學歷。就算去查,這些假文憑還真能被查到,這已經是一個產業鏈。


要監管野雞大學也存在一定的難度。據《揚子晚報》報道,因虛假宣傳,2018年4月,南京交通科技學校2018年招生資格遭取消。6月,該校換了一個名字新領航職業學校,又開始招生了。今年,在該校官網首頁截圖上,加粗的“2019重點大學官方報名指定中心”依然惹眼。


南京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朱清怡處長表示,這家單位換了一個名字又開始招生明顯屬於違規行為,但新領航集團是在工商部門註冊的,而且工商登記註冊地點位於鎮江句容市,在查處上存在一定難度。


另外,教育部門只能發佈正規高校名錄,難以抑制野雞大學氾濫。周光禮跟中國新聞週刊指出,“野雞大學屢禁不止的第二個原因,是監管不力。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建立教育執法隊伍。


周光禮跟中國新聞週刊談到一個細節:我們的城市管理有上百萬執法隊伍,然而,教育部一位司長曾經調侃説,整個教育系統的教育執法隊伍就只有一個人,就是他自己。


眼下,高考進入填志願的招生階段,專家提醒,只要走正規志願填報流程就不會出問題,但別相信所謂的點招、特招,天上不會掉餡餅。


參考資料:

我們不是野雞大學,北京郵電大學深夜發聲明……大學名字怎麼起才能不土不假顯高級?2019年6月27日,文匯網

全國390所野雞大學名單曝光,千萬別誤報,2019年6月29日,網易數讀

“假大學”“假中專”為何禁而不絕,2018年8月16日,光明日報04版

“野雞大學比虛假大學危害更大”,2016年6月3日,新京報網


值班編輯:張茹


▼ 

推薦閲讀


誰能打敗蔡英文?


你不知道的“反派”劉奕君:“色氣”、熱血、網癮


家屬迴應17年前湖南教師被槍殺舊案:2012年後公安一次也沒有聯繫過我們


https://hk.wxwenku.com/d/201115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