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623分學霸感染艾滋病毒! 是什麼讓他“贏了高考, 輸了人生”?

開車小技巧2019-07-11 13:46:16



一週前,在華東某市疾控中心艾滋病篩查實驗室,工作人員登記了一名大學生的個人信息:男,19歲,第一次檢測……對華東某985高校學生劉明(化名)來説,這一天可能是他人生的分水嶺:藏在他體內的艾滋病病毒被發現了。


這種可怕的病毒什麼時候進入了劉明的體內?他很輕易就想了起來,那是大一上學期末。期末考試前的壓力,讓他和幾個好友在週末去通宵網吧放鬆了一下,凌晨又到KTV,3罐啤酒下肚,迷離燈光下,他和一位剛認識的同性糾纏在了一起...而那天距離他結束高考,才剛剛半年。


高考時,劉明曾是父母乃至學校的驕傲。他是高中母校當年考進985大學10名考生中的一個,成績623分。學校光榮榜裏,他的照片依然在激勵着學弟學妹,但現在的他卻不得不作為AIDS(艾滋病)患者休學治療。


劉明的事,並不是個例。最近,網上流出一份數據表格:

學校名稱

合計

同性傳播

異性傳播

西*政法大學

19

19


15

4

長*大學

18

18


13

5

西*外國語大學

16

16


15

1

西*外事學院

15

15


10

5

西*工業大學

13

13


12

1

西*交通大學

13

13


12

1

西*歐*學院

13

12

1

11

2

西*學院

12

12


10

2

西*電子科技大學

12

12


12

0

西*科技大學

11

11


9

2

西*建築科技大學

11

11


9

2

*西師範大學

11

11


10

2

*西科技大學

10

10


10

1

西*工業大學

10

10


10

0

西*大學

9

9


9

0


上面表格中的數字含義,説出來後很扎心。這是西北地區某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最新公佈的該省累計感染HIV(艾滋病毒)人數前15所高校名單。


出現在名單中的大學,既有985名校,也有民辦高校。每所大學的數字並不多,在現在動輒學生三四萬人的大學裏,比例不過千分之幾。


“感染基數雖小,但增長速度特別顯眼。”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以下簡稱中疾控)性病艾滋病防控中心主任吳尊友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説。2011年起,青年學生艾滋病新發感染數以每年約30%的幅度增長,2014年的增幅更是接近60%!


再看一組細思極恐的數據——


前段時間,上海部分高校新增的“艾滋病檢測包”自動售賣機,在上架當天就引起了學生們的瘋狂搶購!

 

其中,上海*濟大學“表現搶眼”,不出6小時,全部賣光。



而檢測結果也非常不樂觀,多名學生被檢測出HIV呈陽性。染病比例之高,讓人不禁反思,現在的大學生究竟怎麼了?


 

“象牙塔”、“艾滋病”,這兩個本應毫無瓜葛的詞彙,如今竟被一串串急劇攀升的數字緊緊地捆綁在一起。


這裏可是大學啊!印象中純潔的校園,如今到底是怎麼了?


人民網之前曾發佈一個新聞,《南昌高校學生艾滋病例135例》。


在北上廣等大城市高校艾滋病情快速蔓延的同時,一些中部省份高校學生的情況也不容樂觀,比如湖南大學生艾滋病患者8年竟上升37倍。(注:湖南省2007年報告學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4例,2015年累計報告536例。其中2014年138例,2015年154例)


正如中國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中心主任吳尊友表示,“2011年到2015年,我國15~24歲大中學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淨年均增長率達35%(扣除檢測增加的因素)”,且65%的學生感染髮生在18~22歲的大學期間。


這些還只是有記錄的數據。沒被發現的、未登記的,還有更多,可謂是觸目驚心。如此發展下去,後果可謂不可想象!



性教育在中國是個諱莫如深的話題,不論家庭,還是小學、中學,甚至大學。但隨着時代的發展,年輕人對於性話題及性行為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


一名婦科醫生説:高考之後的8月份,是女生“墮胎潮”的小高峯。


國家衞健委發佈的數據顯示:我國每年人工流產1300萬例以上,其中反覆人流佔比50%。全國青少年生殖健康調查報告顯示,60%的青少年接受婚前性行為,22.4%曾有性行為。 有性行為女孩中21.3%懷孕過,其中4.9%多次懷孕。


高中畢業、高考結束,大概很多人已經滿了18歲(或者差不多快要18歲)。從法律上講,已經是成年人了。為了愛情或一時衝動“獻身”,似乎無可置疑。但是對自己、對他人不負責任的性行為,絕對值得反思。



2015年,針對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武漢、西安等34個城市的高校本科生,分男女、年級進行摸底調查研究顯示:接受調查的大學生中60.5%接受性解放、性自由,67.1%接受婚前性行為,近七成大學生接受未婚同居行為。

大學生的性觀念、性心理、性行為雖然趨於開放化,可是對於性病知識的缺乏及預防能力卻令人堪憂。性知識的缺乏,加上突然到來的自由,讓不安全的性行為在高校校園裏如脱韁的野馬。


高校學生,尤其是大一大二學生,處在青春期邁向成人社會的十字路口。他們剛剛告別殘酷的高考,高中期間嚴格的管理、無盡的考試和家長老師的約束突然沒有了,在相對包容的“象牙塔”裏,一些大學生剛從高中學業壓力釋放出來,對性行為(尤其是同性性行為)感到新鮮,就想“嘗試一下”,但他們並不知道其中的風險。


“傳播途徑以男性同性性傳播為主,是青年學生羣體艾滋病疫情的一大特點。”原國家衞計委表示,從2008年到2014年,青年學生中新報艾滋病感染數從482例上升到2552例,其中傳播途徑以男性同性性傳播的比例由58.5%飆升至81.6%。


對高校來説,由於大量同性異性同齡人聚集,在看似平淡的人際交往的掩映下,高校的“同志”們各有自己隱祕的社交網絡。


西安南郊某高校22歲男研究生小東(化名)怎麼也沒想到有一天自己會感染艾滋病,“一直不敢也不想檢查,總覺得距離我很遙遠。”外表斯文的小東説,他在讀研前就比較喜歡男性,“男友”都是經網絡認識的,通過QQ聊天,等聊得投緣後就約會,“有四五個,長的交往幾個月,短的就一次”,大家在一起不問名字,也不用安全套。他自己也不知道是被哪位“男友”感染的,是否還有人因為自己而感染。


甚至有的大學生認為自己離艾滋病很遠,不會被感染。廣州高校大學生防艾公益組織介紹,大學生“男男”之間沒有避孕需要,大多不會採用防護措施,導致“男男”成為大學生艾滋感染最高危的羣體。

調查由某情感App進行,對象為該App 3000萬的用户(其中包括36%以上大學生用户)、20000份網絡調查以及高校大學生的電話採訪。



2018年年底,曾有個視頻在微博上傳瘋了。


一男子和一名女生髮生關係後,告訴該女生,自己是艾滋病毒感染者。



得知真相的女子全然崩潰,蹲在牆角絕望的吶喊聽得讓人揪心。


當女孩得知他有艾滋病時,第一反應還以為他在開玩笑。可誰知渣男卻雲淡風輕的説:“我騙你幹嘛?我真的有艾滋。”


這語氣,似乎並不是傳播了艾滋病毒,而是告訴她,你被傳染了感冒,多喝兩口熱水就會好了一樣。


而男孩呢?還在邊上拍下現場的“戰果”視頻,雲淡風輕地説出喪盡天良的話。


這裏絕沒有歧視艾滋病患者的意思。但確有極個別艾滋病患者有非常邪惡的想法:你不讓我活,那大家一塊死。於是,他們瘋狂出沒在社交場所,主動“約”陌生人,目的只有一個:拉你墊背!



你以為你遇到了真愛,誰料想他手裏拿着“鐮刀”,你想要的只是一場愛情,而他想要的卻是你的命。


然而,這樣的事件實在太多。


每到特殊節日,大學旁的小旅館也必定爆滿。

 

 

於是,在高校周邊、工廠周邊小旅館糟糕的衞生條件下,艾滋病的温牀迅速滋生。


甚至在一些大學附近,許多醫院推出了“學生人流半價”,這説明不做保護措施的性行為,在學生中也越來越頻繁!



可是,靜下來仔細想想:在這個“約嗎”盛行的年代,有多少人還誠誠懇懇,渴望着一生只愛一個人的愛情。


性是美好的,但同時也是危險的,多一個性伴侶,就多一份危險;多一次危險性行為,就多一分感染艾滋的概率。


所以請記住,高考之後,比考試更重要的兩件事:

一定要堅持潔身自愛

一定要記得使用安全套


如果與疑似艾滋病人發生了關係,24小時內找當地疾控中心或大型醫院服用“阻斷藥”,可以有很大機率防止感染艾滋病。


最後給大家一個最重要的提醒:


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不管讀大學還是高中,切勿讓你的衝動,毀了你的後半生


聽説關注我的人,開車技術明顯提高,手把手教新來的你,點擊左下角“閲讀原文”,輕鬆關注

https://hk.wxwenku.com/d/201115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