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有沒有人,接受我們原本的樣子?

社會學了沒2019-07-11 12:25:03



推薦

作者:冰千里

來源:冰千里ID:bingqianli520

編輯:

金桔



社長説

不必在乎任何人的眼光,忠於內心最純粹的感受







● ● 

究竟有沒有人,可以接受自己本來的樣子

前幾日的後台留言,有人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

這個世界上有誰可以真的接受另一個人原原本本的樣子,有好、有壞、有不好不壞?這是一種嬰兒式的幻想嗎?

我喜歡這個問題,這可能代表許多人的困惑,可能也是很多人的渴望。

把這個問題拆開,會看到三個部分:

第一,“原本的樣子”是什麼?它是怎麼來的?

第二,為何我們需要被“另一個人”接受?

第三,什麼才是“能夠接受”的樣子?

回答了這三個部分,就回答了這個問題。

2

我理解的“原本的樣子”是:真實的、自由的自己。是最初“自我”的來源。

這一點,我非常認同温尼科特的觀點:最初嬰兒需要被原始的自戀滿足,基本的食物、温暖、安全、身體接觸都被滿足。

然後嬰兒不必再向母親索求任何東西,母親也不必操心給孩子提供任何東西。

這時候,嬰兒就可以在母親在場的情況下“獨處”了。

嬰兒餓了、渴了、被某個聲音嚇到、被玩具熊逗得咯咯笑、被尖鋭的東西刺疼,會產生恐懼、開心、痛苦、悲傷等各種體驗,這樣的體驗真實表達出來,就是真實體驗。

這樣的經驗大量存在之後,嬰兒就能形成一種很放鬆的狀態,而正是在這種狀態下,嬰兒的“感覺與衝動都是那麼真實,是最真實的個人體驗”。

它的特質是:不必在乎任何人的眼光,忠於內心最純粹的感受。

之所以用嬰兒來舉例,是因為成年人內心都住着一個孩子,這個孩子被成年世界層層包裹,很少被看到,也很少被自己覺察到。

時間久了,我們就真以為不存在“這個孩子”,但幾乎每個人都會有孩子般的渴望,所以有時我們非常孩子氣。

比如下面的情況:

躺在病牀上渴望被照料

被噩夢驚醒渴望被安慰

被情緒淹沒時渴望一個擁抱

有的時候,我們則被各種想象滿足:

想象我們有超能力拯救別人

幻想和心愛的人永不分離

幻想獲得了大筆鉅款後如何支配

想象通過考試後得到心愛的獎賞

還有時候,幻想中斷了我們的行為:

假設別人會拒絕就不敢靠近對方

假設會被恥笑和羞辱而不去行動

害怕在眾人面前出醜而不敢發言

擔心將來窮困潦倒而焦慮不安

這些想象和願望都很孩子氣,因為只有嬰兒什麼都不行動,通過幻想來滿足。

這些渴望與幻想都是在表達矛盾的兩點:

第一,真實做自己是可能的。

第二,真實做自己是有風險的。

還有個關鍵,能否真實做自己不單單取決於自己,還取決於外界對你的反應。這就是所謂的風險。

3

這就是第二個問題:我們為什麼需要被另一個人接受呢?

嬰兒是否滿足並不取決於他的感受能否表達,而取決於表達之後的結果。

這個結果就是媽媽的反饋:

媽媽允許我開心、害怕嗎?

媽媽知道如何餵我嗎?

她會抱住我嗎?

她會哄我、安撫我、親我嗎?

總之,她會適應我嗎?

一般情況下,都會的,這是母親生物的本能。

只要會有,嬰兒就有了這樣的體驗在關係裏,我是可以表達真實的。

而且表達之後我更自信了,更有力量了。

事實上,媽媽總也不會這樣。

她們有時忙着打電話、忙着做飯、忙着工作、忙着處理自己的情緒,忙着和爸爸衝突,忙着生病。

於是,嬰兒的真實表達不可能一直被“完美”對待,這是事實,也是恰好的挫折體驗。

嬰兒需要這個發展自我功能,需要忍受延遲滿足,需要承受媽媽“壞”的迴應。

只要媽媽大致能夠滿足,孩子就沒問題,至少慢慢習得一件事:真實的自我媽媽只能滿足一部分。

這會增強孩子的自我功能,沒有特別壞的影響。

然而程度過了就完全不一樣:

頻頻捱餓媽媽還不喂,哭了很久媽媽還不抱,孩子害怕媽媽很無助,孩子開心媽媽很冷淡,孩子大哭媽媽強行制止,甚至會抱着孩子哭,媽媽會拿孩子撒氣,動不動就消失不見之類。

這時,孩子的真實自我會不同程度受損,內心感受是:“我不可以哭”、“我不能害怕”、“我開心是不對的”、“我需要看媽媽臉色”。

孩子真實自我“藏起來了”,發展出來的是“虛假的自我”:他們選擇的方式要麼是媽媽期待的,要麼是取悦媽媽的、要麼是刻意不得罪媽媽的。

虛假的自我指的是:建立在迎合他人願望而不是服從個人真實感受或本能需要基礎上的自我。

虛假的自我要嘛讓人通過幻想聊以慰籍,要嘛畏首畏尾被恐懼所困,不敢採取進一步行動。

所以,之所以需要被另一個人接受,是在尋找一種確認,這種確認感會讓人覺得安全,虛假的自我不至於完全淹沒真實自我。

4

那麼,第三個問題:“什麼才是能被接受的樣子”?

答案很明顯,倘若時光倒退,連媽媽都做不到完全接納,何況需要讓另一個人來滿足呢。

所以,這是個嬰兒式的幻想,但這個幻想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存在,因為幻想太美麗,也因為現實太殘酷。

曾經這個幻想差一點就實現了,那就是兩個人的熱戀期。

對方就像完美媽媽那樣接納我、關注我、愛着我,就像我愛他一樣,甚至世界都消失不見,只有我們兩個人,在某些時候,我們合而為一了,變成了一個人。

然而此刻,我們放棄了某種自由,變成了融合,關係濃度達到最頂峯,邊界感消失,這意味着“我”不見了,變成了“我們”

幻想變成了現實。

此時,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引發軒然大波,一次信息不回、一次爽約、一個誤會就會讓一方陷入抑鬱與焦慮。

最終幻想再次被打破,失戀者跌入孤獨的深淵。

故此,被人完全接受原本的樣子不是絕對的,而是相對的,最好的狀態類似嬰兒感受到的“恰到好處的挫折”。

能夠在一段關係中自然表達所有的情緒,而沒有恐慌,僅此一點就夠了。

眾所周知,當你表達負面情緒時,對方不可能全部承載住,相反很可能讓你不滿,甚至發生爭吵。

這都沒關係,對成年人來説,只要這種爭吵和指責只是某個互動的片段,不會成為難以承受的創傷,就算是“恰到好處的挫折”

所以夫妻之間一輩子可能都會有嫌棄、有抱怨、有指責、有誤會、有爭執、有吵架,但也會有感恩、有歡樂、有欣賞、有照料、有温暖。

它們在不同情境下有不同感受,在不同階段有不同表達,在不同事件下有不同反饋。

這才是在關係中“能夠接受原本的樣子”的真實樣子。

5

説到這裏不免有人會感到些許無奈、失望、孤獨、悵然若失。

所以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人的不同需要,是可以能通過不同途徑滿足的。

還是用孩子舉例:

媽媽在離孩子十幾米遠的地方和別人聊天,孩子一邊擺弄玩具槍,一邊逗旁邊的小狗,一邊和其他孩子追逐打鬧,有時還會停下來踩一腳地上的小石子,當然更多的是回頭看看媽媽還在不在。

這個細節現實中很常見,此刻孩子正在被不同客體滿足着,玩具槍、小狗、其他孩子、石子、包括媽媽都是滿足自己的對象,甚至包括周圍的環境。

我們誰也不能斷定這個孩子是無奈的孤獨的失望的,相反孩子是踏實的、愉悦的、充實的。

成年人也是如此,只不過滿足的不同對象此消彼長而已。

其實你一直在用,只是沒意識到它們的核心意義。

比如

愛人讓你難過,你可能約閨蜜逛街

和伴侶吵架,你可能選擇購物或美食

覺得家庭氛圍難受,你可能選擇加班

被領導批評,你可能回家衝伴侶撒氣

孩子惹你生氣,你可能會去遛狗或養花

失戀你可能會去遠足、獨處、學習

在關係中不滿,也可以發展另外一段關係

你從來都一直用各種方式來滿足你各種需要。

當然,底色就是主要需求至少不那麼糟。

就像那個玩耍的孩子,主要需求就是媽媽在場。

當主要需求不被滿足甚至倍受打擊,往往會選擇濃度更高的轉移,人會本能採用熟悉的、直接的、便利的途徑來滿足。

比如一醉方休、矇頭大睡、嚎啕大哭、遷怒孩子、暴飲暴食、性的結合等本能滿足。這是需要進一步觀察和探索的。

相反,昇華的滿足方式很可能成就一個人:

家庭破碎的人事業上風生水起、失戀的人寫出最美麗的詩句、人際關係很差的人有可能成為藝術家。

這樣的例子很多,古往今來許多天才都是在缺失某些需求時候,專注於另一種追求,最終功成名就,成為一代大師。

正如張海音老師説的:

“只有承認不存在理想化的親密關係,才能理解人們需要從其他渠道獲得成就與滿足”。



冰千里:精神動力取向心理諮詢師,一個温暖又孤獨的老男人,研究親密關係、心靈書寫。


●  

1

和男朋友發生過關係還能不能毫無顧忌地分手?|社長陪聊

假性親密關係:你們分手,可能是因為沒有真正在一起過

情感困惑:明明不快樂,為什麼不分手?



社會學了沒

泛社會興趣社區

理解社會 探索自我


微信 ID: socialor

合作請加微信:isocialor


https://hk.wxwenku.com/d/201113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