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休息越累?因為你的休息方式不科學!

社會學了沒2019-07-11 12:24:37



推薦

作者:書單君

來源:書單ID:BookSelection

編輯:

清歡


社長説

誰不會休息,誰就不會工作。



● ● 

越休息越累?因為你的休息方式不科學!


假期裏,許多人會給自己安排大量“放鬆”活動,比如旅行、登山、社交等等,但因為“放鬆”活動太多,往往弄得假期比工作時間還忙累。


我還知道,也有不少人可能哪也不去,選擇宅在家裏,晚上一兩點睡,早上九十點起牀,號稱徹底放鬆自我,實則昏昏沉沉,休息質量同樣堪憂。


如今,很多人拼命學習如何高效工作,卻並不關心如何高效休息。


但正如列寧所言:誰不會休息,誰就不會工作。

 

前不久讀了精神醫學博士久賀谷亮的著作《高效休息法》,宛若醍醐灌頂,原來學會如何高效休息,遠比我們想象中重要。


 

書中提到,許多人工作學習落後於人,不是因為工作或學習能力不如人,而是因為休息能力太差勁。

 

比如長期以來,我們經常錯把休息簡單地等同於身體休息,不知道大腦休息所謂何事。


許多上班族,自感平時工作期間睡眠不足,於是在假期中,會刻意延長睡眠時間。


但很多人卻發現,自己經常會陷入“越睡越累,越累越睡”的惡性循環,或者遇到“怎麼睡都睡不夠”的問題。


這就是因為,我們常常狹隘地理解休息,錯誤地把緩解身體疲憊的方法,用於緩解大腦疲憊。

 

事實上,平躺在牀上可以讓身體放鬆,可如果大腦中各種雜念亂躥,躺再久,大腦也無法獲得必要的安寧。



其實身體疲憊和大腦疲憊的表現,存在很大的區別。


手腳疲憊時,我們會直接感覺到痠痛,或者沉重、無法動彈。


但大腦疲憊時,卻可能不是無法動彈,而是注意力不集中,胡思亂想。


有時候一個人看似興奮,精神頭很足,但也可能只是因為大腦過於疲憊而“脱韁”了,不受個人意志控制。


想要獲得高質量的休息,區分身體疲憊和大腦疲憊,並掌握讓大腦休息的方法,至關重要。


相對許多談論如何分配時間以達到高效休息的書籍,《高效休息法》一書更加切中要害,專注於告訴我們如何讓大腦休息。


大腦為什麼這麼容易疲憊

很多年以前,我的大學老師就曾經告訴我一個容易忽視的常識:

 

日常生活中,人與人之間任何普通而微小的交流,都共同默認了許多“預設”。


比如,當你放學回到家,輕鬆地説“爸媽,我回來了”時,你爸媽不會過多追問,是因為他們和你都在腦子裏早就默認了“你是他們的孩子”、“你在外面上學”、“這是你的家”等等“預設”。


如果你哪天換了一種不同尋常的問候,比如你説“爸媽,你們真有錢”,他們就會迷惑不解,讓你把背後的“預設”都説清楚,並把新的“預設”存入大腦共享的內存庫,等着下次遇到相同的問候時,讓大腦快速反應。


從這個角度來説,大腦就是一塊默默支撐各種軟硬件運行的CPU,明裏暗裏消耗着大量的能量,但暗地裏運算消耗的能量,我們常常發現不了。



早在2005年,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就曾經發過一篇文章證明:

 

我們平時意識不到,但普通人每天大概都會在腦海裏閃過1.2萬至6萬個念頭,其中80%是消極的念頭。

 

這些閃過的念頭,在大量地消耗能量,尤其那些消極的念頭更是如此。

 

在《高效休息法》一書中,久賀谷亮指出:

 

“大腦的重量僅佔體重的2%,卻消耗我們身體20%的能量,是十足的能量‘大胃王’,其中一個叫“預設模式網絡”的組合性區域,簡稱DMN,消耗的能量更是佔了整個大腦能量消耗的60-80%。”

 

而且,就算你什麼也不想,大腦也會自動處於“空檔運行”狀態,並默默消耗掉能量。

 

這就是為什麼,有時候我們明明沒幹什麼事,也會感覺疲勞。

 


不幸的是,因為對大腦疲憊不甚瞭解,所以我們常常超負荷運行,比如疲勞駕駛。

 

1915年5月1日,一艘豪華的郵輪,在從美國前往英格蘭的途中,遭遇德國潛艇襲擊,船上1959名乘客,其中1200人喪生,包括123名美國人。

 

這就是著名“盧西塔尼亞號事件”,直接導致美國捲入第一次世界大戰。

 

雖然處於戰時,但當時幾乎沒有人預料到這次事件的發生,因為畢竟德國也不想那麼快讓美國捲入戰爭。

 

所以很多人猜測,是英國人故意將這艘郵輪置於危險境地,好讓美國儘快參與戰爭。

 


不過最近的研究表明,郵輪之所以遭遇德國人的魚雷襲擊,其中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船長特納做出了兩個錯誤決定。

 

“盧西塔尼亞號”是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郵輪,速度遠遠超過潛艇,就算遇到伏擊的潛艇,如果能夠及時發現,也能輕鬆躲開。

 

在事故發生的那個下午,其實船長特納很早就被告知,附近潛伏着德國潛艇。

 

但不知道為何,在明確知曉危險的情況下,他卻做出了降低航行速度的糊塗決定,並花費了比平時多出35分鐘的時間來確定方位。

 

在《時機管理》一書中,著名的趨勢專家丹尼爾·平克為這段歷史追胸頓足,在他看來,船長特納的這兩個決定,實在讓人匪夷所思,但在腦科學的角度,也不是無法理解。

 

特納船長,做出兩個錯誤而愚蠢的決定的時間,剛好是下午1點到2點之間,而在各種關於腦科學的研究中,這個時間,正好是人的大腦最為疲憊的低谷。

 


大量的交通事故數據也證明,下午1點到3點之間,正是交通事故最高峯時段。

 

人的大腦,有它自身運行的規律,一旦忽視它的疲憊和低谷狀態,不懂如何讓它獲得必要的休息,往往就會造成難以估量的後果。


趕走猴子


那麼,到底應該如何緩解大腦的疲憊呢?


話説想睡卻睡不着的人應該都有過這樣一個體驗:

 

一般睡不着時,腦子並不是轉不動,恰恰相反,是腦子裏蹦躂着各種亂七八糟的念頭。這些念頭就跟猴子一樣不受你的控制,隨意在你的腦子裏跑進跑出。

 

你越是想讓它們安靜一會吧,它們跳得越歡暢。

 

在《高效休息法》一書中,雜念被認為是造成大腦疲憊的重要原因之一,不受控制的雜念形成的大腦狀態,被形象地稱為“猴子思維”。

 


想讓自己的大腦休息,就要想辦法把這些猴子一個個送走。

 

久賀谷亮提供的方法,叫做正念,就是通過冥想讓大腦獲得休息:


當雜念進進出出不受控制時,不妨先通過冥想,讓意識集中到當下,然後想象自己站在一個車站的月台上,再把來來往往的車子想象成這些雜念,車子來了又去,而你巋然不動,一個個送走它們。


準確而言,這是一種東方式的正念,外加現代心理學中的認知行為療法,就是在冥想中,通過改變對內心雜念的認知角度,從而達到去除雜念的目的。

 

久賀谷亮這個冥想路徑的重點是,讓自己超然於雜念之外,將雜念與自己區分出來。

 

許多時候,我們之所以對某些事耿耿於懷,就是因為分不清“思考中的自己”與“思考的事情”。

 


但實際上,任何一種想法,都僅僅是我們生命中的“過客”。

 

當你置身於雜念之外,你就會變得更加客觀、心平氣和地面對它們。

 

正念冥想,聽起來有點神祕主義的味道,但這個讓大腦休息的方法,其實在西方早已經有了充分的腦科學研究支撐,並獲得了許多科技公司青睞。

 

比如蘋果創始人史蒂夫·喬布斯就是冥想的忠實實踐者,谷歌、臉書、思科等科技巨頭,也將正念課程納入了公司內部研修系統。

 

如果你的手機是iPhone,打開手機自帶的健康APP,其中一個模塊就叫正念訓練。

 

當然,針對不同的大腦疲憊類型,會有不同的冥想內容,而且都對應着一套相應的身體姿勢,不過基本的宗旨都是一樣的:讓大腦在冥想中獲得寧靜。

 

 年輕時的喬布斯 


久賀谷亮認為:

 

讓大腦疲憊不堪的念頭、想法,無外乎兩種類型:對過去的焦慮和對未來的擔憂。

 

冥想的首要目的,就是減少過去與未來兩種觀念的拉扯,讓大腦關注當下。

 

一般來説,通過冥想將意識拉回當下的方法,是將意識集中在呼吸的節律上,因為呼吸是意識的錨。

 

但是,要最終趕走猴子,將意識拉回當下,只是第一步。


接下來,只有配以必要的認知提升,才能真正讓大腦獲得高效休息。

 


總結起來,通過正念讓大腦獲得休息,都需經歷這樣三步:

 

  • 先冥想,讓意識集中在呼吸上,回到現在。

  • 置身事外,以第三者的角度客觀看待自己。

  • 主動切割,將雜念視為過客,逐一送走。

 

短暫的假期,不妨稍事休息,讓身心靈都慢下來。


正念是大腦休息的方法,但其實更像是一種心靈的手術,它告訴我們的啟迪是:

 

一個人真正的內心寧靜,並不是一種靜止的狀態,而是一次認知的自我昇華,是一場與內心慾望的無聲鬥爭,是一次心靈的“看破”之旅。

 

正所謂:不止不行,不破不立。


●  

1

 你可能會喜歡:

原來這才叫休息!——科學家揭示真正的“休息模式”

睡覺真的是最好的休息方式嗎?

休息都不會,談什麼奮鬥?



社會學了沒

泛社會興趣社區

理解社會 探索自我


微信 ID: socialor

合作請加微信:isocialor


https://hk.wxwenku.com/d/201113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