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識別的操縱:以愛之名的高壓型控制

社會學了沒2019-07-11 12:24:33



推薦

作者:笛子

來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編輯:

金桔


社長説

控制不了自己的人,才會想要控制別人。




● ● 

親密關係:始於吸引,死於控制


假期約見了一位許久未見的老友小A,她正深陷一段痛苦糾結的感情中,向我大吐苦水。


小A和男友戀愛快3年,雙方家長都在催婚,男友也早就想結婚了,小A卻猶豫不決。


原因是,她害怕。


怕什麼呢?


她覺得男友的愛總給她一種窒息感,覺得他很愛自己,又很恐懼這份愛。


我很驚訝,在我們很多朋友眼裏,男友對她十分體貼,從不用她下廚房,家務全包,倆人好像很少吵架,簡直是模範情侶。


然而,細聊才知道,她的窒息感從何而來。


在她眼裏,男友有兩副面孔,一面是非常愛她的完美伴侶,帥氣體貼。


另一面是控制狂,什麼事都要按照他的要求做,一旦違揹他的指令,説翻臉就翻臉。


穿什麼衣服,做什麼工作,交什麼朋友,怎麼處理同事關係,他都要指指點點。


電話要秒接,微信要秒回。有一次開會電話靜音,男友竟打了N個奪命連環call。


當她遇到問題跟男友傾訴時,他從來不會安慰她,而是怪她這裏做不好,那裏做不對,一切都是她的問題。


最嚴重的一次,她受不了想要分手,男友居然從微信發來一封威脅信。大意是説,他不能失去她,要是她敢分手,他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赤裸裸的情感綁架。


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份感情,倍受煎熬。


我説:幸好你還沒跟他結婚,要不然得吃苦頭。


小A遇到的,是很典型的「控制型伴侶」。


美國心理治療師蘇珊·福沃德也曾深受控制型關係之苦。


丈夫越是控制她,指責她,她越是低聲下氣、一味忍讓來討好他,苦苦維持婚姻。


在研究分析了大量的控制型關係案例後,結合自己的經歷,蘇珊·福沃德寫了一本書叫《依戀:為什麼我們愛得如此卑微》,讓深陷控制型關係的人,重獲新生。(注:本書分析的是控制型關係中的控制型男人。)


怎麼判斷自己是否遇到了控制型男人?先問自己幾個問題:


他是否理直氣壯地認為自己有權管制你的日常生活和行為?

你是不是經常會放棄一些重要的活動或朋友來迎合他?

他是不是常常看不起你的觀點、感受,貶低你的成就?

你是不是“如履薄冰”,一遍遍地想着怎麼説,深怕一句不慎惹他動怒?

他是不是説翻臉就翻臉,讓你無所適從?

你是不是經常覺得自己配不上他?

他是不是一個醋罈子,有極強的佔有慾?

在關係中,他是不是認為只要有問題,就是你的錯?


如果你的答案有一半以上“是”,很可能遇到了“控制型男人”。他靠各種手段控制你,在情感關係中佔據主動。


久而久之,你的自尊心會慢慢土崩瓦解,容易抑鬱、焦躁,有些人甚至會憋出病來。


有孩子的家庭,孩子也會被嚇得戰戰兢兢,毫無安全感。


這樣的關係,兩個字:痛苦。



控制伴侶的四種慣用手段,

戀愛前你一定要知道


控制型伴侶用的手段,如果是強勢的顯性控制,你還比較容易察覺和反抗。


但最可怕是神不知鬼不覺的隱性控制。


常見的有這 4 種高壓控制手段:



❶ 情緒虐待,打壓、貶低你。


控制型男人遇到問題,協商是不存在的,一切必須由他説了算。


如果你做不到他的要求,他就會產生失控感,感到挫敗、憤怒。


他可能不會直接發脾氣,而是用「精神虐待」的方式發泄出來。


他們最有力的武器是「語言」、「情緒」。


或大吼大叫地攻擊你,或含沙射影地對你冷嘲熱諷,或對你冷戰,用「煤氣燈術」否認對你造成的傷害,篡改事實,逐漸操控你的思想,摧毀你的自信。


比如小A的男友,會用很難聽的話打壓她,「這麼簡單的東西都不會,蠢到沒藥醫」,「就你這低智商,還想升職?」


好像她渾身都是缺點。


在近3年的戀愛關係裏,小A也變了個人。以前做什麼都很自信的她,現在常把「我不行」、「我好差勁」掛在嘴邊,一直在否定自己。



 限制你的世界,佔據你生命的絕對控制權。

控制型男人會用各種手段控制你的社交生活,醜化你身邊的親朋好友,逼你遠離他們,放棄你的社交活動和愛好,最後身邊只剩下他一個可以依靠和信任的人。


比如我們最常聽到的:「你辭職吧,我養你」


比如你去見朋友,他會可憐兮兮地跟你説:你快回來吧,我一個人好孤單,我不能忍受沒有你的日子


比如,他常會説「沒有人會像我這樣愛你」之類的話,給你造成「他沒了我不行,我沒了他也不行」的感覺。



❸ 推卸責任:遇到問題,一切都是你的錯。

《我家那小子2》有一期,于小彤和陳小紜這對蜜糖情侶因為一場吵架上了熱搜。


起因是兩人開車出行,陳小紜放歌聽,被于小彤發現她最近在聽某男歌手的歌(PS:于小彤此前要求她能不能不聽該歌手的歌,陳小紜答應了)。


他馬上三令五申要求看她的歌單,想確認是不是聽了那個歌手的歌。


陳小紜一直拒絕,明確表示不想讓他看,于小彤情緒失控了,半路停車,在馬路上大發雷霆。


他反覆説了十幾次:你給我看一眼手機,就沒事了。


當陳小紜妥協,把手機給他看的時候,他又説:


「你為什麼在車裏不給我看?」

「你知道我的性格。你給我看了不就沒事了。」

「是他的歌能治癒你,還是他的人能治癒你?」

 


當陳小紜承認自己近期的確聽過之後。于小彤又問:你為什麼要聽?你喜歡聽慢歌,我可以給你推薦成千上萬首。

 

無奈,陳小紜問:我以前很喜歡的一個歌手,咱倆相處之後不能聽了嗎?

 

于小彤堅持,可以聽,但要告訴他,而不是欺騙他。


言下之意,都是因為你不給我看手機,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歡你聽他的歌,你還非要瞞着我聽,我才會對你發脾氣。

 


最後,陳小紜把所有過錯攬在身上。哭着不停道歉:

 

「對不起,我錯了。」

「對不起,我不該聽他的歌。」

「對不起,我不該騙你。」

 

反覆確認于小彤是否真的不生氣了,才算結束。



暫且不説陳小紜這所謂的欺騙行為,根本問題在於,在這場爭吵發生之前,于小彤就不讓陳小紜聽這個歌手的歌,這已經是控制慾強的一種表現。


而在第一期的時候,于小彤就表現出控制慾強的一面。


他喜歡古玩手串,陳小紜對這些毫無興趣,他硬拉着她去逛古玩市場。陳小紜為了更瞭解他,也願意努力瞭解古玩知識,走近他的世界。


愛人之間本該互相尊重的,陳小紜很尊重他的喜好,但他卻連陳小紜聽什麼歌都要控制。


這次吵架就是非常典型的推卸責任。


他把吵架的責任都推給了陳小紜,用她揹着他聽歌的理由,掩蓋他控制她的本質。

 

控制型男人認為,就算自己表現不好,也是你有錯在先。

 

他們會用「都是因為你……我才……」的歸因模式,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放大你的問題,讓你主動承擔過錯,讓你自責、愧疚,反省自己。

 

像陳小紜的內心真實感受:

 

「你的態度會讓我心虛。我覺得自己錯了,可是有時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哪裏錯了。」

 



❹ 武力控制、經濟控制,或其他。

 為了把你牢牢攥在手心裏,控制型男人可能還會在經濟上控制你,或者利用孩子來威脅你,嚴重的,會上升到武力手段。


《不要和陌生人説話》裏控制慾爆棚的安嘉和,是我的童年陰影。


小時候看劇時,想不明白,為什麼一個外表帥氣、醫術精湛的好醫生,回到家就忽然變臉打老婆?


他不允許妻子和任何異性有任何接觸。

             


印象最深刻的一個場景是,梅湘南打電話到求助站,接聽者是男性,被回家的安嘉和聽到了,一直質問她,不聽任何解釋,馬上一頓毒打。

              

還怪她:你為什麼不聽話了呢?我不想打你,都是你逼我動手的。

 

太可怕了。

             


她們為什麼離不開控制型伴侶


每當來訪者向蘇珊·福沃德訴説丈夫如何虐待自己時,她都會問一句:


「那你為什麼還要忍着?」


她得到的答案大約有三種:


一是,「因為我還愛他。」


這種是不想離開。


為什麼?


因為繼續維持關係有更大的好處。


經濟上的支持,分擔撫養孩子、照顧父母的壓力,情感上的依靠……


在控制型男人的經營下,她對他的愛,成了上癮的依賴


她太需要愛了,她的幸福感和安全感全部建立在這個男人身上,把對方看做自己生活的中心,離開他,人生就一無所有。


即便是事業有成、能力出眾的女性,一旦把愛視為人生第一位,她的自我價值取決於伴侶的評價。


她的心情取決於伴侶的心情,其他事業上的成就都不值一提。


二是,「我不敢離開他。」


為什麼不敢?


因為,恐懼。


害怕面對生存的恐懼,經濟不獨立,怕自己掙不到足夠的錢養活自己和孩子。


害怕面對孤獨恐懼,無法想象沒有他的愛該怎麼活下去。


害怕離開他,會遭到報復。因為控制型男人可能會威逼恐嚇,離開他就什麼事都能做出來,甚至拿孩子做要挾。


還有很多人反問:「忍受什麼?除此之外,我們還是非常相愛的。」


她們控制型關係裏,形成了愛的和諧假象。


蘇珊·福沃德認為,造成控制型關係的局面,女性的參與也是關鍵因素。


女性都很擅長用「愛」的理由,把控制型伴侶不合理行為「合理化」,找各種「好理由」為他開脱,讓接受不了的事情變得可以接受。


「他不過是為了我好,才讓我辭職做家庭主婦」

「他不喜歡我亂花錢,也是為了我們以後過更好的生活

「他對我發脾氣,是因為壓力太大了,我應該理解的」

……

 

你在心裏默認了:因為他愛你,所以可以對你為所欲為。


「合理化」是人的本能反應,但當你習慣性地忽略自己內心真實感受,為控制型男人的行為開脱,關係只會越來越糟糕。


就算這段關係讓自己很痛苦了,依然寄希望於:他是愛我的,他會改變的。


如《不要和陌生人説話》裏的梅湘南,一次次被家暴後,安嘉和抱着她,跪下哭着認錯,求原諒,她就一次次忍受,一直對他抱有幻想,希望他能夠改變。


              

最後,維持這種控制型關係的,不是真正的愛,而是來自雙方內心的需要和恐懼。


被控制的一方維繫關係的動力是:我的安全感全部來源於你的愛,為了得到那份愛,我願意百依百順,放棄自己的需要和希冀。


而控制型男人是:我的安全感來源於「一切都由我説了算」。


他要一直控制你,你要永遠妥協。


不知不覺,你變成了,愛的奴隸。


而忘了,真正的愛,不是你強我弱的控制,而是兩個獨立生命個體的平等結合


如何走出控制型親密關係,重建自我?


控制型關係就像是一個無限的黑洞,吞噬你生命裏所有的光。


高質量的親密關係,是遠離控制黑洞。


你改變不了對方,只能找回在關係裏迷失的自己,重建自我。


首先,打消對你的負面評價,找回真實的你。


長期處於控制型關係裏,你可能無數次嘗試和他溝通,渴望他能改變。


但他總是無動於衷,全盤否定你的情緒,從不認為自己有任何問題。


你墜入深不見底的習得性無助裏,不知道誰能救你。


只有你,能救自己。


不要被他嚇到了。


當你的伴侶否定你的情緒,控制你的想法時,不要被他帶走。


問問自己,你的真實感受是什麼?


把自己的感受找回來。


當他總是指責你,貶低你,列一份清單,把他強加在你身上的負面評價記錄下來,再和你眼中真實的自己作對比,找回你的優點。


那個真實可愛的你,一定不是他説的那麼糟糕。


△ kindle 電子書截圖  蘇珊·福沃德建議在紙上列出“他對你的評價”和“真實的你”


當自責自己無力擺脱這段關係,罵自己傻,沒出息,不爭氣時,給自己的思維按下暫停鍵吧,跟它們説:你走開,這裏不歡迎你。


當你意識到自己被控制,就是改變的第一步。


再者,找到你的社會支持系統,給內心小孩一個家。


蘇珊·福沃德有一個來訪者妮姬,小時候為了滿足父親的要求,拼命練鋼琴,但父親從來沒認可過她,總是板着臉,罵她不用心,沒腦子,懶。


她把這些負面評價都當了真。

 

長大後,她迫切希望得到男人的讚許和認可。伴侶不認可她,就覺得無力,害怕,委屈自己討好他。


原來,那個被父親百般批評的小孩一直住在她心裏。


蘇珊·福沃德讓她給內心那個傷心的小姑娘寫一封信,從成年人的角度安慰她。


她寫下了這些話:


「我知道你很努力,想把每件事情都做好,好讓大家,尤其是爸爸喜歡你,愛你。可惜事與願違……


我想告訴你,我愛你,我要愛護你,我不會再讓人傷害你。


我是你的依靠,我絕不會拋棄你。」


希望你能看到,那個在控制型關係裏戰戰兢兢受苦時的小孩,不是現在的你。


你已經有能力重新培養內心的小孩,陪伴她,治癒她,保護她了。


比如轉變你一直對伴侶順從的態度,明確你的底線,説出你的訴求。


找回你的社會支持系統,尋求家人、朋友、專業的心理諮詢師的幫助……


最後,如果你竭盡所有努力,都無法改變你的親密關係,忍耐到了極限,或許你真的要考慮離開。


想清楚,你為什麼想分手?


你為什麼不分手?


你在害怕什麼?


你可以怎麼做?


直面你的分手恐懼,不要覺得對他有愧疚,對孩子有愧疚。


大量心理學研究表明,給自己和孩子一個健康的家庭環境,遠比一個充斥着緊張、衝突和虐待的家庭環境好得多。


△ 把絕望的想法轉變成積極的想法,應對分手恐懼


如果沒有人愛你,你一定要,學會真正愛自己,找到你的自我價值感。

 

世界和我愛着你。



參考資料:

本文大部分心理分析源自書籍《依戀 為什麼我們愛得如此卑微》,作者(美) 蘇珊·福沃德.


●  

1

 你可能會喜歡:

“得不到你就毀掉你” | 分手中的情感暴力

那個被打擊着長大的孩子,後來怎麼樣了?

親密關係中,男人真的更絕情嗎?



社會學了沒

泛社會興趣社區

理解社會 探索自我


微信 ID: socialor

合作請加微信:isocialor


https://hk.wxwenku.com/d/201113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