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日本大地震8年後:“那時候如果死掉該有多好…”

日本通2019-07-11 10:54:00

本文由日本通編譯

首發於日本通網站

https://www.517japan.com/viewnews-107350.html

翻譯:koto梓


“我曾無數次想過,那時候如果死掉該有多好”

巖手縣山田町的一位漁夫,大川貞男先生(77歲)回想起東日本大地震之後的日子,如是説道。

大川貞男先生經歷過海嘯後,左肩腱板受傷,左臂不能抬高也不能幹重活,已達殘疾人標準,持續了半輩子的打漁生涯也只好放棄。


被説 “不用工作也能維持生活”

2011年3月11日

發生劇烈搖晃後,大川貞男先生快速駛動停泊在大海中的漁船回到港口後,和另外4名漁夫同伴一起從堤壩眺望大海,發現海水已經退至前所未有的程度,幾乎可以看到海底。

“看來海嘯就要來了!” 大川貞男本想立即去避難,但一聽到同伴們説“不可能會發生比堤壩還高的海嘯”,又站住不動了。

他一個人回到離大海僅100米左右的家中,正整理着貴重物品的時候,渾濁的海水便從玄關處湧來。

回憶起被海嘯吞噬的那一刻,大川貞男先生説:“像被捲入了洗衣機裏的漩渦一般”瞬間失去了知覺。

大川貞男在講述東日本大地震發生時的情況(拍攝:笹島康仁)

等恢復意識的時候,大川貞男先生髮現自己躺在已成廢墟的房子的屋檐下面。

抬眼望去,距內陸高台前200米左右的一切,連同瓦礫一起被沖走。大川貞男先生的小腿皮膚開裂,左手有3片指甲剝落,左臂也使不上力氣。

也許是被灌了很多海水的緣故,當時的大川貞男只覺得胸口難受,於是用手指抵在喉嚨裏,催吐了好幾次。從房檐下爬出來,就聽到從上邊傳來了有人在呼救的聲音。

孤獨無助的他環抱着自己被凍僵的身體,去到避難場所的小學。

之後才知道在一起的另外4名漁夫同伴已經在海嘯中去世了。

正在進行重建工作的山田灣海堤

大川貞男的失去神經的左手總是冰涼的。手指變細了一圈(攝影:笹島康仁)

住院半年後,大川貞男先生及其妻子·姬子女士(75歲)搬進了鎮內修建的毛坯房暫時安頓下來。但由於被海嘯吞沒時左肩腱板受傷,留下後遺症,成為了殘疾人。

不得不放棄漁夫的工作後,卻常被其他人打趣:“你這樣真好,不用工作也能維持生活。”

然而,看着逐漸復興的港口,大川貞男先生只覺得自己被拋棄了。內心對亡友的罪惡感也在不斷增加。漸漸地,大川貞男先生變得不愛出門,整日窩在臨時住宅裏。

回憶起那段日子,姬子女士説:“因為即使是親戚也是有界限的,所以沒有能一起商量的人,空有一番想努力的心情卻怎麼也提不起幹勁。”

全家的收入來源僅剩下夫婦兩人的國民養老金,存款也在不斷減少。姬子女士去了行政窗口,方才得知沒有專門針對因震災造成殘疾的支援政策,生活的不確定因素正在增加。再加上週圍沒有相同遭遇的人,大川貞男夫婦處於一種孤立無援的狀態。

“但是我是不會認輸的,我會繼續支持他(大川貞男先生)的。”姬子女士説。

大川貞男面對妻子説:“多虧了這個人,我才能向前看”(拍攝:笹島康仁)

在災害中致傷殘疾的人,根據災害撫卹金法可獲得“災害殘障慰問金”。但是,該項法規只限定於因災害引起的斷臂斷腿、雙眼失明等極其嚴重的殘疾。據調查,在東日本大地震中該項法規的受益者僅有104人。

震災4年後,迫於生計,大川貞男先生從事了一份送報工作。每天凌晨02:00起牀去上班。在姬子女士的勸説下開始打高爾夫,現在也是大川先生唯一的樂趣。

大川貞男先生説:“一想到存款就很不安。但是比起我們,希望在今後的災害中倖存下來的人們能夠得到大家的幫助。”

實際上,日本曾經發生過多起類似東日本大地震的毀滅性災害,如阪神·淡路大地震、熊本大地震……也有許多像大川貞男先生那樣災後倖存卻因災害成為殘障人士的受災者,如大川貞男先生,他們也在為生活而咬牙堅持,為獲得災後的生活保障而努力奮鬥。


“還在談論地震的事嗎。”

在1995年1月阪神·淡路大地震發生後,災害殘障人士的存在首次被詳細報道。

一位住在神户市的岡田一男先生(78)。在阪神·淡路大地震中,經營的咖啡店兼自家房屋全部被毀壞,岡田先生以直立着的跪姿被鋼筋泥土壓住。

岡田一男經營的咖啡店兼自家一樓在阪神 淡路大地震中倒塌(本人提供)

岡田一男在經過18個小時後被救出,但已造成肌肉壞死,患上“崩潰綜合症”導致腎功能衰竭和心力衰竭。由此又導致臀部肌肉鈣化,坐卧困難,斷了腱的右腳無力伸長,被認定為災害殘障人士。

 岡田一男(拍攝:本橋敦子)

岡田一男不聽使喚的右腳踝每天必須用繃帶綁住固定(攝影:本橋敦子)

曾經有過自殺想法的岡田一男在經過治療出院後,為了生活,開始在百貨店做警衞工作。還因為擔心會失去工作,曾一度隱瞞自己是殘障人士。

當得知岡田先生組織災害殘障人士集會後,他的同事卻無關緊要地説:“你還在談論地震的事嗎?”


神户的集會

阪神·淡路大地震後,作為災害殘障人士之一,岡田一男先生作為發起人,召開了僅限震災殘障人士及其家屬參與的“集會”。以岡田一男先生為中心,當事者們一起致力於推動政府把握實際情況和充實支援制度。

集會始於2007年,距阪神·淡路大地震已經過去10餘年了。

神户市災民支援團體“萬事相談室”理事長牧秀一先生(69歲)是岡田經營咖啡館的常客。兩人於2006年1月偶然碰面,牧秀一先生在聽所岡田一男先生的情況後,深感自己從來沒考慮過因災害而受傷的人的痛苦,之後,以主辦諮詢室的形式召開了“集會”。

萬事相談室”理事長牧秀一先生(攝影:本橋敦子)


希望不會再出現像我們這樣的人了

2010年,兵庫縣和神户市首次對阪神·淡路大地震災害殘障人士的實際情況進行調查,距離震災已過去15年之久。

據殘疾人手冊的申請內容可瞭解,判明為災害殘障人士數量為349人。由於申請文件原因欄沒有“自然災害”項目,因此大部分人的殘障原因沒有明確記載是震災,但該調查也並不能完全掌握實數。再按照同樣的調查方法,可知東日本大地震的災害殘障人士有112人,在熊本地震的災害殘障人士有8人,但實際上,起因於震災的殘障人士遠比調查多得多。

災害殘障人士的需求,到底是什麼呢?

2017年2月,“萬事相談室”理事長牧秀一先生、咖啡店店主岡田一男先生等阪神·淡路大地震災害殘障人士及其家屬拜訪了東京厚生勞動省,並與副大臣古屋範子進行了會面。

訪問了厚生勞動省,與當時的古屋範子·厚生勞動副大臣會面的災害殘障人士和家屬=2017年2月(拍攝:本橋敦子)

岡田一男先生等人呼籲:“希望不要再出現像我們這樣的人了”,並要求在殘疾人手冊申請文件的原因欄加上“自然災害”選項,以及降低災害殘障慰問金的補助條件。

2017年3月,厚生勞動省向承擔殘疾人手冊發放業務的都道府縣下達通知,要求其在申請文件原因欄增加“自然災害”選項。至2019年1月,日本全國範圍內的都道府縣都實現了修改。如此,日本政府終於具備了能夠把握災害殘障人士實際情況的機制。

接受當事人們的要求,殘疾人手冊的申請樣式終於加入了“自然災害”的選項(拍攝:本橋敦子)

此外,牧秀一先生們還建議,在消防廳要求各自治體在發生災害後提交的災害報告中添加關於“由災害引起的殘障人士數量”和“殘障程度”的報告。

牧先生説:“如果知道災害殘障人士的存在和痛苦,人們一定會願意提供支援的的。這種心情,也會成為當事者從災害中站起來的原動力吧。人和人之間是相互拯救的。”

另外,也有相關人士要求重新審視現行的災害法制的動向。

至2019年夏天為止,關西學院大學災害復興制度研究所(兵庫縣西宮市)總結了將現行的受災者支援法制統一化的“受災者綜合支援法”的試行方案。目標是根據受災者個人的重建需要,擴大選擇範圍,在恢復復興的過程中,不遺漏任何支援,挽救落選者。對於因災害而遭受創傷的人,則在試行方案中加入增加災害殘疾撫卹金的支援對象等。

討論現行受災者支援法制問題點的研究者們(攝影:本橋敦子)

該研究所的野呂雅之主任説:“震災殘障人士,會遭受失去家園、家庭、健康等重度傷害,但根據現行法律規定,撫卹金支援條件嚴格,幾乎所有人都不屬於支援對象。通過新法案,降低殘障人士的撫卹金支援條件,認同他們的存在,為其重建生活提供一點幫助。”


- 完 -



小通長期撩想兼職投稿的小夥伴

後台回覆【投稿】即可見詳情



日本通丨517japan.com

轉載原創請聯繫我們,獲得授權

致力於做新鮮有趣的日本相關科普

給大家還原一個真實的日本

https://hk.wxwenku.com/d/201112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