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蘇州日報】錢行:父親錢穆鼓勵我給報紙投稿

蘇州日報2019-07-11 08:42:18

錢行


《蘇州日報》70年了,它伴隨了我大半生。讀到創刊號時,我還不足18歲,在一個學習隊,即將結業分到公安機關去工作。第一次投稿並被採用見報,記得是在1950年秋天,《蘇州日報》刊載了我寫的一則讀者投書,是關於那時正在進行的户政改革的。後來讀者投書性質的短稿,記得還發表過一些。1952年,我轉到中學做教師。第一次參加全市的教師學習,寫過一則新聞報道,我寫的很短,報上登出來的比較長,是綜合多篇來稿寫成的,不過稿末也有我的名字。這樣算起來,我應該可以説是一名資深讀者和投稿者了。後來下放蘇北,投稿一度中斷,回蘇州之後又恢復了。


因為在蘇北教語文,投稿的內容往往和語文知識有關。


1980年,我們兄妹和在台灣的父親恢復了聯繫。兩岸通郵還是經由香港轉,那時我妹妹曾把我在報刊發表的幾篇短文寄給父親,得到父親的勉勵。父親來信説:“你所寫三篇雜文以及輝抄寄你文一篇,均見你能讀書有見解。盼你能繼續撰寫,不僅自己學業有長進,亦使讀者得益,人生所求唯此,至生活清苦,如你們現在住屋極逼狹,然能安居而樂,斯亦可矣。盡不必多在此等物質條件上作計較。”這以後,我給報社投稿日多,被採用的也增加。


錢行《思親補讀錄》


我從此時開始補讀父親的書,時有感想,寫了不少文章,也在《蘇州日報》發表過不少。《蘇州日報》一次徵文“閲讀蘇州”,我寫了一篇讀《晚學盲言》中“創業和傳統”一文的文字(父親原文中用了蘇州老字號和蘇州園林為例),我介紹了原文的大意,又結合蘇州近況發了一些議論,自我感覺良好,認為或許符合父親當年勉勵的兩條。此文被採用刊出,又被評為一等獎。後來我把此文收入《七裏山塘風》(《思親補讀錄》之續集)一書,並註明此文獲《蘇州日報》“閲讀蘇州”徵文一等獎,以志感謝。在這本書裏還收入其他多篇寫在《蘇州日報》“滄浪”副刊的文字,大都是這些年讀父親的書的收穫,例如《感子故意長》《隱居古今談》《父子天倫》等等。


2012年7月6日文化訪談《錢行:思親補讀,走近父親錢穆》


要説我和蘇州日報的關係,最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蘇週刊》“文化訪談”欄目曾刊登了一個整版,介紹我的《思親補讀錄——走近父親錢穆》。此書2011年末在九州出版社出版發行《錢穆先生全集》時一起出版。編輯先生為此讀了很多書,與我數次面談,不厭其煩,最後終於成為一個有質量的專版,我的熟人看到都讚不絕口,遠在外地錢家的人也有同感。蘇州日報70年了,還會有80年90年100年,更多年。我80多歲了,希望還有三年五年八年更多年,還可以繼續做這個資深讀者和投稿者。




商務合作請加微信:sbrm_swhz

更多資訊請猛戳閲讀原文下載引力播App

請點擊在看,讓更多人知道吧

https://hk.wxwenku.com/d/201110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