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的沈偉走了,誰給摹印“續命”?

非遺中華2019-07-10 00:10:46


文章來源:2019年06月27日《光明日報》


據媒體報道,故宮第三代摹印傳人沈偉猝然離世,年僅55歲。知情人士稱,沈偉一直未能如願找到傳人,他30多年來潛心鑽研的摹印絕活,很可能失傳。

  摹印是仿製或修復古書畫過程中非常重要的一道工序,是一門需要豐富的歷史文化積累,需要沉得下心、吃得了苦、耐得住寂寞的傳統技藝。很多人是從《我在故宮修文物》瞭解摹印,認識故宮第三代摹印傳人沈偉的。如今,這位故宮文物修復師猝然離世,令人惋惜。他的摹印絕活沒找到傳人,有失傳之虞,更是令人歎息。

  故宮摹印絕活無人繼承的狀況,實則是很多傳統技藝在當代社會面臨的共性問題。糖塑、儺面具雕刻、香雲紗、磚雕、木版水印等,許多中國傳統技藝經受住了朝代的更迭、戰火的摧殘,一路跨越千百年,卻無法融入現代文明。今天,很多傳統技藝正在被人們忽視、遺忘,落寞地退出歷史舞台;很多傳統工藝因為無法實現量產,不能帶來可觀經濟收益而後繼無人;很多堪稱一絕的傳統技藝消失在昨日黃昏裏,我們心頭會遺憾,會失落,會生髮出某種無法言説的枝枝蔓蔓。

  “矯情!”一些經濟效益至上者總是慷慨地認為,傳統的東西消失,説明它跟不上時代,不被時代所需要的東西就該被淘汰。誠然,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新技術,但我們也要看到,很多傳統技藝本身就是傳統文化的厚重承載;我們不能忽略“舊的魅力”,一些傳統工藝的精湛,很難被機器複製,它的消亡往往意味着某種藝術的消亡;我們不能老是以實用主義去看待傳統技藝,更不宜以少數人的世俗和膚淺慷傳統技藝之慨。諸如摹印這樣的非遺技藝本身就與書畫修復密切關聯,是有當世價值的傳統絕學,應該竭力保護傳承,讓它們在新的時代裏煥發生機。

  很多傳統技藝傳承不易,有的三五年入門,八九年出師,十幾二十年才能摸到門道,有的技藝傳承還只能是師傅帶徒弟的模式,有的藝術品還需依靠手工製作,無法批量生產……這些是我們需要直面的現實。要看到,傳統的製作方式、傳承方式雖然“低效”,但未必就是落後。一些瑞士頂級鐘錶匠全身心投入,一年只能製造出一塊手錶,小小機械錶殼裏,能有744個零件,最小的細如毫髮,一塊表售價高達數十萬、上百萬元。不菲售價何嘗不是對匠人、對匠心的尊敬?對那些具有當代價值,又無人願意繼承的傳統技藝,我們是不是也應賦予它應有的珍視和尊敬?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是文化和藝術傳承的正確姿態,頂級技藝傳人“一身絕活無人繼承”是藝術的不幸、文化的不幸、歲月的不幸。但願傳統絕活失傳的遺憾越來越少。但願,有一天,當我們深情回望過往時,能夠慶幸自己沒有拿功利和市儈去衡量傳統技藝的價值,而是在它們瀕臨絕跡時,送去了幾許温柔。



https://hk.wxwenku.com/d/201106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