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人的飯局:酒、姑娘和葷段子

書房記2019-07-09 20:33:09


  01  


一次,同事老張去江西開會,參加了這樣一個飯局。

第一天,主辦方準備了一個歡迎晚宴,從政商名流,到文字工作者,烏泱泱來了20多號人。

飯桌上,一羣人吆五喝六,氣氛好不熱鬧。不一會兒,幾個打扮時髦的年輕姑娘就推門而進。

帶頭的女子,約莫30歲上下,笑臉盈盈地走進來,“各位領導好啊。”

端坐在中央的人心領神會,朝女子使了個眼色,於是,一個大學生模樣的姑娘,就落座在老張身旁。

老張正在心裏犯怵,對面的領導突然站起來,舉着酒杯,“小張啊,這次古寺翻修,新題詞的事,就拜託你了。”

話音剛落,領導就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在場的人見此情景,紛紛鼓掌,此時已是“焦點”的老張,只好回敬,欣然答應。

剛一坐下,身旁的姑娘就幫老張把見底的酒杯填滿,所有人又是一陣鬨笑。

晚宴結束,所有人正要離開,帶頭的那個女子,輕輕扯了扯老張的袖子。

她悄悄塞給老張一張卡片,上面寫着:3306。

那晚,老張一夜無眠。

後來老張跟我們説起這件事,我問他,為什麼不敢去敲開那扇門?

老張回答,道德成本太高了,一旦去了,就有把柄在別人手上了。


  02  

去年年三十,馮小剛邀請圈內一眾好友來家吃飯,火了。

怎麼火呢?

讓《芳華》的女主角苗苗當眾跳舞。

一個知名導演馮小剛,一個知名演員陳道明,幾個圈內大佬,帶幾個後輩,就這麼一個京城名人圈子,吃個年夜飯,席間,導演讓舞蹈專業的姑娘給大家跳支舞。

多少有點“獻寶”的意味,瞧,我發掘的女主角多才多藝,就差直接説——

當面兒我能讓她給你們跳舞,背後我能讓她幹嘛你們琢磨去吧。


還有一個事兒,也是去年,蔣方舟發文稱曾遭知名媒體人章文性騷擾。

章文則迴應:“酒後合影、摟、親、抱很正常蔣方舟交了眾多男朋友。

圈子裏的人聚會,酒後合個影,摟一摟,親一親,是文化人該乾的事,本來就無傷大雅,又不是讓你脱褲子,跳豔舞,再説了,你蔣方舟有過那麼多男朋友,在老子這裝什麼純呢!

言下之意無非是:我是嫖客怎麼了,你蔣方舟本來就是個婊子!


GQ實驗室曾寫過一篇文章,《一桌沒有姑娘的飯局,還能叫吃飯嗎?》。

作者説,如果沒有女人,再葷的飯局也都是“素局”。

飯桌上的女人,就是一個滴水不漏的漏勺,一顰一笑,點綴着一個多情的夜晚。

三杯酒下肚,男人就漸漸暴露出本性,時不時拍拍你肩膀,在你耳邊呼氣,用手肘蹭蹭你的胸部,假裝灑一杯酒在你裙襬上,一邊假惺惺地擦拭,一邊摸摸你的臀部。

但他們普遍不認為這是騷擾,飯桌上的男女,摸一摸,抱一抱,就跟見面握手、喝酒碰杯一樣合理。

你不樂意,他們立馬就急:摸一下都不肯,你幹嘛來了?

我甚至可以想象到,幾個齷齪的中年男人,坐在飯桌上,用牙籤摳着牙縫裏的碎肉,一邊啐唾沫,一邊露出輕蔑的表情。

而飯局上的女人,就是他們口中的香煙,吐了幾圈兒煙霧,就摁在牆上熄滅,或者放在腳底下猛踩。


  03  

除了年輕姑娘,中年人的飯局裏,一定繞不開的是葷段子。

幾個大老爺們,翹着二郎腿,分享着各自的“經驗”,惹得姑娘們面紅耳赤,是中年男人最愛乾的事兒。

酒過三巡,地位高些的,開始説葷段子,逼姑娘喝酒。

比如説,前面的馮小剛和章文,一個是導演,一個是同行前輩,喝高了讓你跳跳舞,摸摸你大腿,這是騷擾嗎?

飯局裏的姑娘,就是男人們的唐僧肉,大家醉眼迷離,為博美人一笑,段子橫飛,似乎離了席就能帶走吃掉,因而所有人,都格外賣力。

席間,只要看到有姑娘臉紅,他們就格外高興,彷彿不是嘴上,而是親身佔到了便宜。

帶不走也沒關係,講幾個黃色笑話,灌她們幾杯酒,這場飯局,也算來對了。

有人可能會説,這是習俗,未必是性騷擾。

問題是,同樣尺度的玩笑,他們怎麼不對自己孩子説,不對異性上級説,只敢對下屬和後輩説?

證明他們絕對懂得:這種根本不好笑的葷段子,就是性騷擾。


  04  

我曾參加過一箇中年人的飯局。

大四,跟着報社的老師去外地出差,當時一起的,還有許多媒體同行的前輩。

第一天在酒店辦理入住時,在場只有我跟另外一個網易的同行是單身,於是有人打趣:反正都是單身,要不你倆住一間唄。

晚上,大家又坐一桌吃飯,一桌10個人,只有我一個女生。

一開始客客氣氣的,幾杯酒之後,方才還人模人樣的前輩,就開始講“葷段子”,光明正大地討論女性器官,堂而皇之地分享各自的性經驗。

印象最深的是一位電視台的前輩,他在飯桌上沾沾自喜於自己的一次“外遇”。

這位前輩,一邊叼着煙,一邊説着與同城電台女實習生的風流逸事,大到在牀上的姿勢,小到女生的罩杯,事無鉅細,和盤托出。

在這場飯局裏,沒有上司,沒有下屬,有的只是幾個油膩的中年男人,還有幾道成為“下酒菜”的女人。

我有個大學同學,也參加過一箇中年人飯局,一羣三、四十歲的男人,在飯桌上舉杯吆喝,大開黃腔。

不一會兒,進來幾個年輕姑娘,二話不説就把衣服脱光,站成一排,供男人們“觀摩”。

大學同學顯然被驚呆了,臉漲得通紅,其中一個人嘲笑道:“一看就是第一次來,還是處男吧?”

後面的事情,我沒有再追問,只覺得一陣噁心,中年男人的嘴臉,竟至於此。


  05

上面所説的,是很多年上的油膩男,飯桌上逗逗年輕姑娘,就算高潮了。

此類男人,多半不是慫,就是窮,真要達成什麼交易,段位還是太低。

有人表達過這樣一個觀點:一羣商界大佬坐一桌吃飯,多出來一個女人,我只會認為她是來陪睡的。

話是糙了點,但確實在理。比如,江西領導給老張送的“姑娘”,可不就是這意思嘛,你非要拒絕,還顯得“不上道兒”,要遭排擠的。

同樣的事情,劉強東在美國就遇到了一回。

去年8月,21歲的明尼蘇達州大學的中國女生,在一次晚宴上,“邂逅”了京東掌門人劉強東。

本以為這場晚宴,是為了答謝像自己這樣的志願者(劉強東等人來到明大是為了參加卡爾森學院的一個博士管理項目,受害者女生曾為他們做過志願服務),但到了現場才發現,自己被十幾名中國企業男性高管包圍。


據女生回憶,這個飯局是由中國商人姚其湧邀請參加的,不僅如此,他還安排自己坐在劉強東身旁,而其他男學生則坐在另一張桌子上,跟高管的助理們坐在一起。

典型的“中年人飯局”,姚其湧的用心可見一斑。

再説回劉強東,被安排的女學生,真的漂亮到能讓其忘卻自己的名人身份,背叛家中貌美如花的妻子嗎?

我看倒也不至於。

不過是因為,在這場“中年商務人士”飯局裏,女學生的出現,成了男人間,心照不宣的“交易”。

劉強東憑藉着絕對的經濟實力,是當之無愧的“C位”,自然也享有整場宴會的最高榮耀——“姑娘”。

資源交換也好,逢場作戲也罷,劉強東作為社會精英羣體的“頭羊”,的確很難專情,即便他娶的是“國民女神”章澤天。

更何況,飯桌上被“安排”一個姑娘,本來就是權勢的象徵,對於大家對他的這種吹捧,有什麼理由拒絕?

那麼,最終被曝光,問題出在哪裏?

問題就在於,劉強東是“嫖客”,姚其湧是“老鴇”,女學生卻不是“妓女”。

從接受邀請,到參加飯局,到劉強東出現在自家公寓,女學生可能是整個事件中,唯一不知情的一方。

明明不是“妓女”,卻做着“妓女”的事,誰願意啊?

於是,一紙訴狀,把劉強東告上法庭。


  06

中年人的飯局,就是一場性交易。

這種飯局,叫“權力遮蓋下的性騷擾”,是有一條鄙視鏈的。

參加這種飯局的,要麼投其所好,是真想談生意的,要麼喜歡攢局,愛顯擺。

在飯桌上,打打黃腔,打打嘴炮,其他人再順着話頭,捧捧臭腳,這場飯局的目的,也算達到了。

總的來説,大部分的中年人飯局,都是點到即止。

為了睡個姑娘,回頭把自己送進局裏,對於精明的中年男人來説,太不划算。

再加上,能攢得起這種局的,什麼樣的姑娘睡不到,犯不着在飯桌上找。

三流男人捧臭腳,二流男人講段子,一流男人攢飯局,這就是中年人飯局的“金字塔”結構。

至於為什麼非要在飯桌上“開開葷”,無非是想告訴別人“老子想睡,什麼時候都能睡到”,以此彰顯自己有魅力,有權力。

飯局上能帶走一個姑娘,是最好的,不僅在眾人面前展示了自己的“性魅力”,還能作為下次飯局的談資。

要是帶不走也沒關係,飯局那麼多,中年男人最不怕的,就是“重頭再來”。

野炮打不盡,飯局又重生,這就是油膩的中年人飯局。

作者:黃魯植,易簡讀書編輯。一個靈魂有妖氣的女子,熱衷研究心理學、經濟學和淘寶美學。關注易簡讀書(ID:yijiandushu),用閲讀對抗無趣。

〖 親愛的們,看完記得在文末點個“在看” 

更多暑假好物·好書,點擊圖片


請大家關注一下小書房記

這裏與你分享好看、有趣的童書


長按下圖 ▼ 識別二維碼即刻關注

小編:書房菌(微信 :shufangji001)

合作郵箱:[email protected]

https://hk.wxwenku.com/d/201106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