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仇什麼怨?男子3年被鳥啄了70多次,村民:可能長得帥

法制晚報2019-07-06 19:59:40

山東聊城的李大叔,最近感受到了一份沉甸甸的愛。最特別的一點是,這份愛來自幾隻黑色的鳥。

不管跟誰一起同行,黑鳥們總能第一時間認出李大叔。

只要他一出現,它們立馬進入警備狀態。

俯衝,滑翔,之後爪子精準地落在李大叔的頭上,狠狠地啄一下後,快速地飛離現場。

衝下來的速度有多快呢?這麼説吧,連鏡頭都模糊了……

奇特的是,跟李大叔同行的人毫髮無損,黑鳥們彷彿認準了李大叔這顆腦袋,堅持不懈地啄了他三年。

“前年叨了我二三十次,去年叨了我二三十次。騎在你腦瓜子上,叨你一下子,就飛起來了……”

坐在電動車後座上的老伴揮舞着雙臂保護李大叔,然而黑鳥們並不畏懼……

李大叔被啄得沒了脾氣,甚至還有點想笑。

李大叔不記得三年前發生了什麼,也不記得跟黑鳥有過什麼交集。現在這些都不重要了,他現在就想知道這羣黑鳥跟自己究竟是什麼仇什麼怨?

黑鳥們不會告訴他,村民們卻有了自己的版本。



話説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李大叔不想被動挨打,他跟家人開始研究這些黑鳥。

黑鳥身長二三十公分,周身黑色,胸部及尾羽泛着藍色光澤,尾巴較長,呈深凹形,三三兩兩棲息在枝頭和電線上。

它們的窩就在村裏的一棵大樹上。


“可能是鐵燕子。”村民們給黑鳥起了名,不過也不知道它們打哪兒來。

齊魯師範學院生命科學學院的馬金生教授認出了它們:“這是黑卷尾,主要以昆蟲為食,是一種益鳥。

説起李大叔和黑卷尾的恩怨,馬教授猜測,可能是因為在黑卷尾繁殖期間,曾經被人打擾過,不一定是李大叔打擾的,但黑卷尾記住了他的腦袋,於是遷怒於他,讓他當了替罪羊。

馬教授説,飛鳥啄人是一種條件反射,建議李大叔在黑卷尾繁殖期間,儘量避開它們的活動區域,或者戴頂草帽再出門。千萬不要傷害它們。

真是一段奇妙的羈絆,原諒我不厚道地笑了……

來源丨齊魯台拉呱(ID:qilutailagua)、齊魯網

編輯丨孫晟源

監製丨高杉

https://hk.wxwenku.com/d/201092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