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麗 夏循祥]團山村俐侎人的信仰與變遷

民俗學論壇2019-07-06 19:25:43

 

點擊上方民俗學論壇”可訂閲哦!

摘要:彝族支系俐侎人居住於西南邊陲的山地環境之中,形成了獨特的自然崇拜體系。其主要表現特徵是系列廟文化中體現的無生命崇拜、以松樹崇拜為代表的植物崇拜、以狗崇拜為代表的動物崇拜。這些崇拜既體現在歲時節慶、神話和民俗之中,也體現在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之中,反映了俐侎人所經歷的文化與社會變遷。

關鍵詞:彝族支系 俐侎人 自然崇拜 民間信仰

長期以來,多山林的生態環境,無文字的文化背景,簡單的生產生活方式,使民間信仰早已成為雲南省鳳慶縣郭大寨鄉團山村俐侎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尤為突出的是俐侎人的自然崇拜。俐侎人崇拜自然,相信萬物有靈,其自然崇拜體系也具有一定的結構。它們可以劃分為:

 

1.廟文化中的無生命崇拜。頭頂上的天、腳底下的地以及四周巍峨的山,雖然看上去都是一些沒有生命的物體,但偶爾狂風暴雨,間或地動山搖,都極大地震懾着俐侎先民的心靈,掌握着俐侎人的狩獵採集、男耕女織的生產生活命脈。因此在俐侎先民眼裏,天、地、山等不僅具有生命,還具有較大的神力,並且影響着俐侎人的生死存亡。在這種崇拜、敬仰的基礎上形成了信仰。

 

2.以松樹崇拜為代表的植物崇拜。對於那些組成自己生存環境的花、草、樹木等植物,俐侎人也賦予了靈力。因為這些植物緊密地參與到俐侎人的生產生活之中,在早期社會還是不可多得的生存資源,對俐侎人的繁衍有着許多幫助。於是,植物崇拜也產生了。此地松科植物多於其他植物,因此松樹佔據了此類崇拜的主體地位。

 

3.以犬崇拜為代表的動物崇拜。動物與俐侎先民的互動可以是雙向的,且更加密切。因此,俐侎人有理由視動物為自己的同類,甚至賦予他們特殊的神力加以尊敬。犬在俐侎原初社會狩獵傳統中有着重要作用,其所具備的生殖與獵食的雙重功能,成為了俐侎人動物崇拜的代表。

 

許多節日的活動都是在自然崇拜的基礎上形成的。俐侎人較為重要的節日習俗中,上述信仰就會得以體現:

 

春節是從大年初一至十五,但最主要的日子是初一至初五。俐侎人從臘月十五就開始做舂米、洗衣被、掃房;大年三十舂粑粑絲、砍松樹枝、清洗家堂的天地牌和祖宗牌、殺雞祭小廟等準備;年初一要為天、地、祖先牌位換上新松枝和新楊梅枝並祭獻粑粑;初二要祭拜祖先,即用蜂蠟製作的小人,然後去親家串門;初三要給家堂的牌位換上新的粑粑和整隻雞;初四要給親朋好友拜年;初五要去大廟祭獻土地公公。

 

二月八,主要是摘松果,串成一串串,先拿到小廟殺雞祭拜,再拿到牲畜棚窩、禽舍處掛着。這是為牲畜“叫魂”,保佑六畜興旺。大年三十,俐侎人在院內要插一節常綠樹(朱慄樹或松樹),二月八那天要祭拜後才能將其移除。

 

清明節是給已故祖宗掃墓。除了燒香跪拜外,還要到墓地旁的“后土樹”(一般是附近最為高大的松樹,能夠保護墓地平安)處殺雞祭獻。

 

火把節是農曆六月二十四、二十五兩天。一般會砍取狗尾巴草、蒿子,捆好放於房屋正門頭,殺雞煮飯祭祖先,再用一根長長的竹竿撐起火把,把飯菜放在南瓜葉上先喂狗。最重要的活動,是全村的男性要去大廟祭拜天堂樹,還會去山神廟集會收罰款等。

 

下文將具體地來看俐侎人的信仰及其反映的社會變遷。



廟文化中的無生命崇拜


 俐侎人對天、地、山等這些無生命的崇拜,是根源於“未知”——這是一種無法觸及、無法征服、無法解釋的自然力。俐侎人認為,災禍異象是天、地與山的懲罰,比如79歲的張爺爺和71歲的蘇爺爺對“雷劈樹”的解釋:

 

以前團山大寨的山上有一棵祭祖墳的“后土樹”被雷給劈了,鄰里坊間就流傳出“誤劈”這一説法。據説是一條馬棕蛇爬上這棵松樹。這倒沒什麼,關鍵是這條馬棕蛇的頭朝向地下,尾巴卻朝向天上。這可是對天神的極大不敬。老天就命雷公去懲罰這條馬棕蛇。誰知雷公沒劈準,不小心劈到了松樹,才會出現這棵松樹被雷劈倒的情況。

 

天打雷劈就是俐侎人眼中的上天懲罰。再比如每逢下“太陽雨”,俐侎人都會盡量躲避,不被淋濕。因為這在他們看來是“不好的”、“會染病的”。他們還會在遭遇災禍時去廟裏向天、地與山求助。

 

“無廟不成村”。團山村幾乎每一家、每一寨、每一片都有一個廟。按照所管轄領域和所屬範圍可以劃分為家廟(小廟)、大廟、山神廟和寺廟。這些廟是承載俐侎人信仰的公共性場所,供奉着天公老爺、地母老爺、山神老爺以及一些熟知的大眾神。當然,這些廟宇供奉的神像都很古樸、簡陋,一般是壘石頭和插樹枝、拜幾棵大樹等形式。觀音等神像會擺放在可以遮風避雨的棚子裏。每年都有相對固定的信仰人羣自發成立的管理組織,圍繞諸神開展集體性活動。俐侎人通過祭拜這些自然神靈,達到祈願求福、定規立章的目的。

 

這些廟的起源都已無法知曉。從俐侎老人那裏得到的基本都是“原始社會就有了”、“老祖宗傳下來的”等含糊回答。這也許與俐侎人沒有文字這一背景有關。由於歷史和人為的原因,團山地區的廟宇基本都受到損壞,有的已無人問津,有的已無跡可尋,有的已改頭換面。雖然有些廟宇還存在,但近幾年廟會和拜廟習俗一直呈現式微的趨勢,風光大不如以前。


(一)家廟與天地崇拜


家廟,顧名思義就是每家每户的祭拜場所。俐侎人每家都設有家廟,信仰羣體僅限於本家人,祭拜羣體則僅限於家裏的男性長者。家廟現在是團山地區俐侎人保留較完整、遵守較嚴格的信仰場所。這可能是由於距離較近、操作方便。家廟主要分為小廟和家堂兩處獨立的地方。

 

1.小廟,又稱廟房,俐侎語為“米希幾”,意為插香的地方。一般設在家屋背後的一棵果樹下,或於家屋背後土埂設一平台作祭壇。祭壇由四塊較平坦方正的石頭壘起而成:一塊做底座,大小要能放下3個祭祀用的小瓷碗,2個敬酒敬茶的杯子;一塊放在最裏面做背靠;另兩塊放在左右兩旁擋風,象徵神位。這裏的神像一般為插在底座石頭和背靠石頭縫隙間的一根三杈松枝(彩圖一)。有的家庭會在背靠石頭上刻畫出人臉的模樣。他們説因為“好看”,從中可以看出俐侎人早期圖騰的痕跡。



每逢節慶,俐侎人都會去小廟插三根香祭拜。據介紹,小廟是管轄一家牲畜的。如果牲畜找不到了,只要去小廟求拜“幫我找找”,牲畜就會回來。這是因為小廟有着“天地”的神力在,能保佑這家人牲畜平安。這裏的“天地”指的是天公老爺和地母老爺,其分別對應的是漢人的玉皇大帝和土地公公。俐侎人二月八掛的松果串在小廟處得到“天地”的神力保護,再掛在牲畜棚舍處就可以為牲畜“叫魂”,讓牲畜不生病。

 

2.家堂,是主屋供奉牌位的地方,擺放着供台,用一根三杈松枝和一根楊梅枝象徵一個牌位(彩圖二)。每家俐侎人都有家堂,供奉着三個牌位分別代表(左)“天堂”、(中)“天地”和(右)“祖宗三代”。在俐侎人的方位意識中,左為大,可見“天堂”和“天地”的地位高於“祖宗”。值得注意的是,俐侎人“天堂”的説法是天上的一間房子或一個在處,也就是代指“天神”。而“天地”則是偏正結構,專指“地”,也就是“地神”了。拜天牌和地牌,一般是過年才會祭拜家堂,還會專門到乾淨的水井或溝邊用青蒿擦洗天牌、地牌和祖宗牌,以求新的一年風調雨順,萬事如意。獻祭品和燒香都須按照先天地後祖宗的順序。



雖説家廟有嚴格的祭拜程序和性別要求,但當下部分俐侎家庭因為男性務工在外,可能三年五載都無法祭拜家廟。因此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婦女也可以做這一套祭祀儀式。俐侎婦女張阿姨説,以往火把節殺雞祭拜都是她丈夫做的。但今年因為她丈夫出門打工了,沒有辦法,她就自己簡單地燒香祭拜了一下。因為她不會殺雞,就沒有沾血的雞毛(彩圖三)。



(二)大廟的權威

 

大廟,俐侎語為“衣索比”,意為請神下來。所以祭拜大廟就是祭拜天堂、祭拜天神。俐侎人的大廟類似漢人的“宗祠”,是制定族規村約的地方。村民李紹青出生於六十年代,曾是團山和大寨兩個村民小組共有大廟的“掌堂人”,從1998年到2013年,專門負責主持和管理大廟的各項事宜。他的父親也曾擔任過掌堂人。據他回憶,1985年,團山地區應政府規劃修一條通村車路,而大廟舊址恰巧就在規劃線路旁邊。施工時挖掘機破壞了土層。之後下雨滑坡,大廟的大青樹已有將傾之勢。到1992年,大青樹自然倒塌了,大廟舊址也就隨之不復存在。

 

掌堂人李紹青憑記憶畫了一張大廟舊址的佈局圖(彩圖四),主要由一棵兩人都環抱不下的大青樹(即大葉榕樹)、兩張小篾桌和四條長凳構成。



他還詳細講述了一次大廟集會的經歷:

 

六月二十四,火把節的第一天天一亮,村裏每家每户的男性吃完早飯,就帶着一碗米和三炷香出發到大廟集合。女性是決不允許去的,因為女性身體上有不乾淨的東西。在上大廟祭台的小徑上,都必須脱鞋襪。如有穿鞋襪入內的,至少要罰收一碗酒。酒要麼自己帶要麼掏錢買。當官騎馬經過大廟都要下馬走路,否則觸犯天神會騎馬摔下來的。誰要是最後一個到,不論年齡大小,作為懲罰,要負責去給大廟半里開外處的另一棵青樹(俐侎語“衣索豁”,意為送天堂,送走天神的地方)送一碗米飯、九根樹枝和三炷香。沿路都是要磕着頭去,磕着頭回。與此同時,大廟祭台的眾人就在掌堂人主持下開始議事定規。兩張篾桌上要擺放一些祭天堂的祭品。只有村裏德高望重的老人才能坐四張長凳,其他人都要站在後面。

 

那次是一對年輕男女敗壞了家族道德,忤逆長輩逃婚亂嫁。眾人商議、長輩裁定後,先是在大廟上狠狠地説教了一番,然後就交給家庭自行處理,並要求要到祖墓前去殺豬磕頭謝罪。這是比較輕的懲罰,其餘還有五花大綁、摑掌捱打、逐出宗族等較嚴厲的罰法。此外,大家還會在“天神樹”(即大青樹)前,重申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議事結束後,那個遲到去送天神的人也就回來了。此時眾人就會問他:天神走的時候,對你説了什麼呀?這人就會撿一些吉利的話回道:天神説“米子有雞蛋大,糧食比芭蕉高”。這時,眾人就會喜笑顏開,因為天神將降福下來,田地會有大豐收。

 

最後,大夥在大廟旁的火塘吃完中飯就各自回家過節去了。篾桌、長凳這些都由掌堂人收好管理。

 

此後,一位德高望重的俐侎老人在一張篾桌上,將一個生雞蛋敲破倒入一隻碗裏,然後將九根茅草等距插入蛋黃裏,扣上帽,由俐侎老人唸咒。之後取掉帽,由推選和自願結合的九人,每人執着一根茅草,依序從左往右在碗裏轉一圈,若是將雞蛋液轉動,此人即可擔當天公老爺的伺候人。李紹青説,自己心甘情願外加一份運氣,很幸運地轉動了,因此當上了掌堂人。擔任了掌堂人後,李紹青琢磨這大廟舊址是無法堅持下去了,就遷到了現在的地方。因為找不到參天古樹,現在的大廟就選了三棵較大的樹作為神位,有着不同的職能(彩圖五)。右邊的那棵稱為“天干求雨樹”(俐侎語“撒麼波系”)。關於其祈雨職能的由來,團山俐侎人流傳着這麼一個故事:


圖5 大廟現址佈局圖,

左松樹為“定法規”,中松樹為“集會坐談”,右青樹為“天干求雨”樹


從前,地上久旱無雨,住在山林裏的俐侎人就到山谷的河裏挑水上來,將一節樹枝刻劃出青蛙的模樣,將青蛙的頭部朝下用繩子系在一棵樹的腰上,,並將挑來的水供在樹下。在吃完飯後兩個小時,天就開始下起雨來,足足下了近一個禮拜。眼見旱情也緩解了,俐侎人就將青蛙的頭調轉朝上,雨就停了。


(三)“萬能”的山神老爺


 團山、溝邊、大寨和嶺崗四個小組同屬一個山頭。大寨後山的山腰處搭建了一個簡陋的山神廟,俐侎語稱之為“福底多”,意思是“燒香處”(彩圖六)。樹枝棚下是山神廟的正堂,即“燒香堂”,擺放着兩尊神像,一尊是觀音菩薩,一尊是俐侎人所稱的“唐長老”。在其周圍還有六處用石頭壘砌的“燒香點”,分別是代表着天堂、天地、八大天王和四大金剛。據張照從老人説,神像都是十五六年前一個村民從縣城“請”回來的。山神廟主要是拜山神的,但為什麼沒有山神像?一位六十來歲的“朵希”(漢語“道士”的俐侎發音,也稱“能畢婆”或“先生”,是超度亡魂、主持祭禮等儀式的人)李萬順提到:山神老爺是鬼的形式,見不得、驚不得。山就是山神的化身。



每逢正月十五、八月十五,是全寨人集體去山神廟拜祭的固定日子。身為掌堂人的李紹青,同樣需要管理祭山神。據他和一些俐侎老人集體回憶:

 

前一天晚上,掌堂人和各村寨的頭目就已經來到山神廟做好了準備,並且在山神廟旁邊的伙房裏搭鋪睡覺。正月十五、八月十五的一大早,他們洗漱後,就由掌堂人來獻祭山神正堂。獻祭的時候,先盛一碗米,米上撒一些鹽,再泡一碗茶,端一碗酒,都供到山神廟正堂的供台上。然後點三炷香,將山神正堂的舊松枝換成新的。接着掌堂人抱着大公雞三鞠躬,殺完雞後再叩首跪拜。待掌堂人祭獻完畢,各村寨的頭目需要殺豬宰羊祭獻。此時,掌堂人唸咒,大意就是請山神接受這些祭品,求得山神保佑人畜康寧、五穀豐登。大夥們也要逐一跪拜叩首。這是“領生”程序。

 

當各村寨頭目忙着煮中飯的時候,掌堂人要在正堂主持修定規約,比如怎樣管護森林、如何懲罰亂砍亂伐、由誰來守護山林及有什麼報酬、山溝放水由誰來修理、溝渠管理人員的報酬什麼時候發放之類的。規約重申制定後,就由各村寨的頭目來執行,清查本寨的違規違紀的行為、人員以及罰款與賠償數目。飯煮熟後,大夥還要用煮熟了的食物再祭獻一次山神——這是“回熟”程序。

 

吃了中飯,大家都各自散了。十六日是組織罰款的日子,稱之為“結手續”。那些亂伐森林、放錯渠水的人,要在山神廟前領罰。當着大夥的面,按照規矩要麼交錢,要麼上交等值的酒、油等物品。如是賴皮不承認也不交錢,掌堂人便要他當着山神的面,發誓賭咒。一般人就怕了,不敢撒謊,老老實實地交了應數的罰款。要是他賴死不認賬,那就什麼時候交錢什麼時候吃飯。由於大夥都是牽家帶口來參加的,都怕餓着小孩,只能乖乖地交了罰款。當然,這都是些不得已的法子,通常情況不會發生這些不講理的事的。

 

張照從老人説:“山神厲害了,驚不得。山神老爺會變成一個人。如果你是一個好人,山神就講給你什麼事做不得,什麼事做得,種什麼菜有收成;還有什麼偷不到,搶不得,殺不得。你要是不聽,殺仙(專門殺人的神仙)就會來找你。山神可以保佑一個好人出門怎樣都找得見路,碰不見毒蛇呀。”蘇阿姨説,家裏面要是有什麼病痛大災就會去山神廟燒香祭拜一下。如果有求子嗣的,就會到祭獻觀音菩薩的“燒香點”處進行專門的祭拜。

 

團山的一個山坡上有一對相對而望的小石塔,立在一片墳場的邊緣處(彩圖七)。張照從爺爺的入贅女婿對此解釋説,“那兩座塔叫做‘墳崗’,是用來截山門(其實是接山脈)的,就是將山神的門截到團山這個寨子,這樣團山的祖孫後代就能考上大學。山門可以讓我們這裏富起來,山神通過這個門來照看團山人。因為我們團山以前沒有人才,連一個高中生都沒有,就截個山門讓這裏出高中生、大學生,把人才都培養起來。”雖然我們後來發現這兩座石塔只是某李姓家族為祖墳修的看護“墳崗”而已,但其中亦有俐侎人山神崇拜的曲折展現。“截山門”其實應該是“接山脈”。從教三十餘年的俐侎老人張紹武,很專業地解釋了這個詞彙:“接山脈,是地理(山脈)受到破壞後,進行人工修補”。他還説,“山脈斷了,人才不出。”



(四)萬明山大廟


“朵希”李萬順説,“解放以前萬明山被俐侎人稱之為‘望娘山’。無論俐侎人外出多遠多久,絕大多數人都會回到家鄉,即使在外地安了家也絕不會與族外人通婚的。”“四川有個‘隔娘山’,就是出門做生意是可以不用回來了。”“萬明山和大雪山是相互映襯着的。望娘山處在東方就是男的,大雪山處在西方就是女的。”

 

四月初八是佛誕日,全村人都要去去萬明山上的寺廟殺雞祭拜,然後在那裏趕集、聚餐、聚會。


以松樹崇拜為代表的植物崇拜


俐侎人對松樹情有獨鍾,在家廟、大廟、山神廟等處都會插三杈松枝。幾乎只要有神位就都有松樹枝。俐侎村民將這種普遍化的做法解釋為“松枝可以給它青秀起來”。廟裏家裏的松枝枯黃了,都必須要換成綠色的,“青秀”一詞的意思就是賦予新的生命力。

 

弗雷澤提到過,“中國自上古以來便流傳一種習俗,在墳地植樹以安死者的魂魄,免其遺體腐爛,因松柏四季常青,千年不朽,所以墳地四周多種松柏。墳地樹木的榮枯,反映着死者魄魂的安否。”*俐侎人的喪葬習俗大抵與之類似,希望用松樹“生”來制衡亡靈的“死”。團山地區俐侎人要在墳地周邊找一棵粗壯的松樹或者楊梅樹,作為“后土樹”(彩圖八)來守護亡靈。獻祭時,要先祭樹後祭祖。一旦某棵樹的樹根被壘砌了石頭、燒過香、跪拜過之後,這棵樹就被認為附有神靈(彩圖九)。如果有人砍伐甚至觸碰了這棵有神靈寄居的樹,就會病痛纏身。當有人要靠近后土樹時,俐侎小孩就立馬搬出“不能碰,否則會有鬼出來的”、“不能摘不能摸,會變啞巴的”等等長輩對他們的告誡。如果要要動這棵后土樹,必須帶一隻活雞來到樹前宰殺,選好新的后土樹並進行祭拜,才能免於災禍。




(一)鬆救人的傳説


俐侎人對松樹的崇拜是直接與松樹給俐侎人帶來的恩惠有關。從一些“松樹救人”的神話中,可以得知松樹在俐侎生活中普遍化的“根古”。67歲的李漢明老人講述了一個老祖宗傳下來的故事:

 

相傳有嚴重的山洪暴發,人們流離失所,過着水深火熱、飢不擇食的日子。一位神仙下凡正巧看到一個老婦人揹着一個娃,牽着一個娃為躲避山洪四處逃難。神仙上前一詢問才知,這老婦人揹着的是一個孤兒,而牽着的才是自己的孫兒。神仙問她,為什麼對一個孤兒這麼好?老婦人答道:這娃兒死了爹和娘,實在可憐。神仙聽後很動容,見這位老婦人如此善良熱心腸,便告訴了一個救命的法子:只要在房頂的屋檐上插一根松樹枝就可以相安無事,不用再懼怕山洪了。然而,這老婦人很是好心,回到村寨將這個法子告訴了全村的人。於是全村寨的人都在自己房檐上插了松枝。如此一來,山洪暴發時便只有她所在的那個村沒有被山洪沖走,全寨子的人都得救了。這些人便是俐侎人。

 

另一個版本的“松樹救人”的傳説,同樣賦予了松樹救苦救難的神力:

 

天上有個殺仙要下凡殺人,因為地上的人太多了,需要殺仙來殺掉一部分人。這個殺仙碰見一個老婦人揹着一個孤兒,牽着自己的孫子。殺仙被這個老婦人善良的行為所感動,便不忍心殺他們,告訴了老婦人一個可以躲避被殺的方法。那就是在房頂的屋脊上插松樹枝和棉花樹枝作為記號。這樣殺仙認得記號,便會不去這家,留下這家人的性命。但這個老婦人非常好心,告訴了全寨子。於是殺仙下凡殺人的時候,全村寨的人都插上了松樹枝。殺仙因為分不清哪一家是老婦人家,哪一家不是,就饒過了全寨子人的性命。這個村寨也就是俐侎先民所在的地區。*

 

暫且不論這兩個版本的差異,但從傳説就可獲悉,在多災多難的世間,松樹與俐侎先民的生死問題結合在一起。首先,這一傳説的主要矛盾是俐侎人生或死的抉擇問題。而松樹在傳説中的作用就是為了使俐侎人能夠生存下去。其次,矛盾的發展中,鬆能夠救人的信息直接來源於“神仙”和“殺仙”,這就使得普通的鬆與神聖的神仙產生了聯繫。而故事的最後,鬆成功解救了凡人,於是便有了“鬆——神”的文化連環。這樣一來,鬆有神靈依附或者鬆就是神靈本身,這一核心觀念就牢牢紮根於俐侎人的文化基因裏。

 

此外,松樹明確代表生,可以帶來“生”的神力,因此令俐侎人崇拜。這一點在俐侎人喪葬習俗中也得到證實。喪葬人家抬着棺材進山下葬時,絕對不允許從大廟的松樹後面通過,必須要繞道才行。因為死人會“衝着”神靈。


(二)鬆與再生


在日常生活中,松樹則成了俐侎人重要的燃料。團山村各山頭主要的樹木就是松樹。一家俐侎人一年至少要砍伐十來棵。木材都是五尺長、兩圍粗,每摞排成一尺長。如此,團山村一年僅在燒柴上就要消耗近六千多棵松木,還不算在建材、災害等方面的消耗。即使俐侎人深知自身很依賴松木,但還是對松木的砍伐不太在意,認為“松樹自己會長的”、“松樹砍一棵生一連(串)”。這是對松樹超強生命力的肯定。俐侎人對此有着自己的説法:

 

相傳唐朝時期,唐僧從西天取經回來,發現母親已經轉世投胎了,就尋神問佛四處打聽他母親的下落,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了母親。在回家途中,唐僧用挑擔將母親挑在一頭,將西天取回來的經書挑在另一頭。但在行路的途中,要是將經書那一頭挑在後面就是對佛祖的大不敬,要是將母親那一頭挑在後面就是對母親的大不孝。無論是不敬還是不孝,唐僧都不願意,就想了一個兩全其美的法子。他將挑擔的兩頭並排着,就能讓母親和經書任一頭都不會在後面了。唐僧平挑着擔,趟過江河,翻過山丘,遇到了一片密集的山林,道途很窄甚至一人都過不去。唐僧遇到任何樹阻礙就説:好樹好樹,給我讓開。絕大多數的樹木都讓了,唯獨兩種樹不給唐僧讓道。唐僧就很生氣地説:棕樹棕樹你不讓,你要挨千刀挨萬刀。之後就有了人們砍棕樹時要割千刀萬刀才能割掉棕麻。松樹也沒給唐僧讓道。唐僧也給它説了一個懲罰:松樹松樹你不讓,你要被砍斷雙腳,砍了就再也長不出樹椏,砍一棵就生一連(串)。之後,松樹就有了樹根砍了就不能發枝椏,砍了一棵後很快生起很多棵的特徵。所以人類會更多地砍伐松樹。

 

有着“砍一棵生一連(串)”這種超強再生能力的松樹,怎麼可能只是一棵普通的樹呢?因此,在生死由天的環境下,俐侎人想要親近松樹,並獲取其再生能力。老支書李永和總結説:“松樹四季常青,高大挺拔。松子多子,松果自生自長,沒有其他樹比它更多子了。”因此,人與松樹之間身份的疊加,能夠實現繁衍能力的互換。

 

同時,樹的靈性不僅在於它能脱離不動的軀殼,有着神靈的動態生命,還在於它通人性,可以走路回家:

 

很久以前,那時十五日水漫天地。第十六日,洪水退去。樹在林中裏生長着,經常撥開樹腿自己走來走去。人們砍了樹之後,木柴也是可以撥開腿自己走動的。因此木柴是可以跟着人類自己走回家的,不需要勞累人們揹回家。有一對親姊妹上山去砍柴,砍完了之後本應該要由人領着木柴回家的。但妹妹很蠢,只想着趕緊回家煮一鍋肉吃,等不及木柴跟上自己,就趕緊背上柴跑回家去吃肉了。自此以後,木柴再也不願自己走回家了,必須由人揹回家。


(三)多元“祭”功能


上文提到過,松樹可以在大廟中擔任“天神樹”的神位,是天公老爺下凡的臨時歇腳處。俐侎人在大廟舉行祭天儀式,也以松樹為參拜對象,並見證族規村約的修定與執行。此外,在大年三十,俐侎人會上山砍一棵小松樹,削尖樹根並將其插在院場的中央,然後取來三炷香,磕頭燒香,祭獻天地親朋(彩圖十)。這裏,松樹展現的是祭祀儀式中的“中介”功能。其本身並沒有自帶神力,而是靠着天公老爺、地母老爺、祖先亡靈等依附的靈力,讓天地神靈感知到俐侎人的祈求。

 

作為墳地“后土樹”,松樹就是真真正正有着神力的樹神了。清明節,俐侎人都要將“后土樹”的石頭祭台給清理乾淨,把舊松枝更換成新的,然後再插三炷香,進獻一碗茶和一碗酒,抱着大公雞磕頭跪拜。殺雞後,拔雞毛蘸雞血,在松枝上貼上一撮,在祭台上貼上三撮,還要跪拜一次。這些繁瑣的儀式結束後,才能去祭獻祖先墳地。這裏的松樹則是有着“保護神”的文化功能,一是保佑墳地不受侵擾,二是保佑祖先轉世再生。

 

作為松樹最常見的部件,松枝無論是單根的還是生杈的,都可以作為神位存在。二月八,俐侎人會把松果掛放在雞籠畜棚,為牲畜“叫魂”。這裏展現的是“守魂招魂”的功能。松香是松樹枯朽後碾壓成粉狀的東西。火把節那天,俐侎人會在院場的兩邊插上火把,燒香磕頭後撒三把松香才能吃飯:第一把松香撒給長輩,第二把撒給夫妻,第三把撒給小孩,主要是為了消災除病,還有祈禱五穀豐登、穀物滿倉、六畜滿圈的意思。晚上,俐侎小夥子們身背裝有松香的袋子,拿着燃燒的火把,去追逐姑娘,或者一起“打歌”(跳舞),然後往火把上噴撒松香,讓火把越燒越旺,整個節日場面熱鬧無比。


以犬崇拜為代表的動物崇拜


(一)祖先犬與生殖


犬能夠一胎多產,其繁衍能力是當時處於落後的生產力和醫療條件下的俐侎人所不能擁有的。因此,俐侎人需要借用其生殖能力。俐侎地區就流傳着一個將犬的繁殖能力轉換到人身上的傳説:

 

相傳唐朝時期,唐長老從西天取經回來,到凡間尋找已經轉世的母親。唐僧就問天地,我的母親在什麼地方轉世了?轉世成了什麼人了?天地告訴他,你的母親轉世到了一户富裕人家了。唐僧立馬趕到那户人家去尋找自己多久未見的母親。誰知,唐僧的母親轉世成了一隻大白犬了。那家主人告訴唐僧,你真的很有慈心很有孝心,但只要一放這大白犬的鐵鏈子,它便要挖人的眼睛。唐僧想了一下,就對大白犬説,你要是我的母親,只要鏈子一放就跟我來。果不其然,這鏈條一放,大白犬也不逞兇惡,直接跟着唐僧走了。唐僧此時已有了法力,就用神力將自己的母親變回人形。但這胸前的犬毛和身後的犬尾巴卻無法變消失,只能維持着這半人半犬的模樣。至今,俐侎人的傳統服飾上還能找到這個歷史根古的痕跡。俐侎服飾在胸前有一塊布,後腰也有一塊稱之為“屁兜”的布。據俐侎老人説,胸前的遮羞布就是為了擋住胸前的毛,屁股上的“屁兜”也是為了將尾巴遮攔住。

 

還有一個間接認犬為祖先的故事:

 

古時曾有過一次水漫天。因為那時壞人當道,好人受罪,於是天公以此來懲戒凡間。為了躲避洪水,大富大惡之人都鑽進樹洞中並用牛屎封住洞口;而一對窮苦善良的兄妹只能鑽進葫蘆中用蜂蠟堵住葫蘆口。天意使然,樹洞裏的大富大惡之人都被淹死了,而唯獨鑽進葫蘆的兄妹倆活了下來。雖説是達到了懲戒的效果,但凡間只剩下這兄妹兩人,該如何繁衍下去呢?於是,天公就找到這兩兄妹,讓他們結婚生子,可是不能亂倫,就將他們的容貌都變換掉,自此這兩兄妹互不相識了。

 

他們結為夫妻後,在繁衍山上生活,其第一胎就生了九男七女。這可愁壞了夫妻兩人:豬一胎都才生十一二個,凡人竟然生了十六個兒女,關鍵是哺乳忙不過來呀!天公知道了,不慌不忙地説,不怕不怕,不難不難,你們的小孩就讓豬牛羊馬犬來幫着餵奶。天公還説,你們抬頭望一望這四面八方,天有多寬,地有多大,你們的兒女孫輩將跨洲越洋,開創新天地。説完,天公就回天堂了。夫妻倆只見雞、豬、牛、羊、馬、犬忽然都出現了,於是夫妻倆忙着搭建雞舍畜棚馬圈,讓牲畜都進了棚舍。那隻犬搖着尾巴一會兒來對小倆口親個不停,一會跑去給一個男嬰和一個女嬰餵奶。小倆口很高興,也忙着把其他男嬰和女嬰放到棚舍裏讓豬、羊、牛、馬幫着餵奶。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十六個嬰兒都長大成人。這九男七女就各自奔向四面八方,去開闢新的天地。其中由犬餵養長大的嬰兒,就是今天的俐侎人。俐侎人將犬奉作祖先,會祭犬、不食犬肉。

 

通過這樣一些故事,俐侎人將自己族羣與犬建立起了起源聯繫,是為了藉助犬的生殖力,來護佑族羣繁衍不息。除了生殖力外,祖先的形象也是很重要的。以前團山地區馴養的犬都是高大凶惡的土犬,都有半米多高,十五到二十五公斤重,沒辦法抱得動,牙齒也相當鋒利。然而,大概十多年前,政府出於安全原因,開始限制俐侎地區圈養大型犬隻,並且大面積屠殺了原有犬類。如今,只有極少數家庭養了一些“中看不中用”的哈巴狗等小型犬類。但它們再也無法成為俐侎人的崇拜對象。對此,俐侎人也是無可奈何。


(二)崇犬儀式


火把節的時候,俐侎人會在院場上擺放一些南瓜葉,在上面放上米飯、雞肉,然後喚來犬將這些吃完,又盛上三碗米飯和雞肉,點三炷香,磕頭跪拜。之後全家人才能吃飯。即使是沒養犬的人家,這一步也是絕對不能少的,得叫鄰家的犬來吃掉才算是完成了儀式。每一年出新米的時節,第一碗新米飯必須先孝敬給犬吃。因為俐侎人都説,稻穀是犬尾巴帶來的:

 

很久以前,人們種的稻穀米粒有雞蛋那麼大,人間從不愁温飽。但有一個姑娘就喜歡搞破壞,竟然用稻穀葉子來給小孩子擦屁股。天公老爺得知這種行為後,非常憤怒,認為人類不識好歹,不珍惜天堂給予的珍貴糧食,就一下子收回了人間所有的稻穀。從此人間再不見稻穀,人們也開始鬧饑荒,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當時,犬看到人類的慘狀於心不忍,就上天去找天公老爺替人們討回稻穀。通過犬的努力,天公答應了,但還是對人們的愚蠢行徑耿耿於懷,就只允許犬給人間帶回綠豆粒大小的稻穀。犬帶着稻穀返回人間,但在過河的時候,只能浸着身體淌過河去。如此一來,便只有翹起來的犬尾巴沒有受到影響。回到人間,只有犬尾巴上粘着的稻穀沒有被河水沖走,其他的都被衝乾淨了。但犬至少帶回了能夠維持人們生計的口糧,使得人間免受一場災難。人們對此依然感恩戴德。

 

因此,俐侎人喂犬時還會念道五穀豐登之類的話,既是尊重祖先,也是表達對犬帶回糧食的感激之情。俐侎人還有諺語説:“犬吃不完的,人可以吃;人吃不完的,不能給犬吃”。


(三)犬的禁忌


過去,俐侎人是絕對不能吃犬肉的,殺犬食肉被視為是對祖先的大不敬。現在,傳統的俐侎人仍然保留着不食犬肉的禁忌。家中供有祖神,吃了犬肉,會褻瀆家堂和祖神,招來厄運。與此同時,俐侎社會中依然流傳着一些有關犬的動人故事。

 

自古以來,俐侎人都喜愛養犬來協助狩獵。傳説古時有一個俐侎男子,某日他攆着一條犬出山狩獵去。到了深山老林中,人和犬緊跟着一隻小刺蝟,不輕易放棄獵物。但一不小心,俐侎男子跌落進了很深很深的地洞裏。而這個地洞裏是矮人國的所在地。他不知道如何出洞,便焦急地向矮人國的住民尋求幫助,希望能夠找到出洞方法。矮人國住民説,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讓你儘快爬出深洞,我們只能幫你在洞中種植樹藤,等待樹藤長大伸延至洞口時,你就可以攀着樹藤爬出地洞了。男子也別無他法,只好聽從矮國人的建議。其間俐侎男子與矮國人同吃同住,與矮國人一起種植樹藤,等待着樹藤的藤蔓伸延到洞口處。男子不知與矮國人一起生活了多少個日夜,終於有一天樹藤伸延至了洞口。男子就告別矮國人,順着樹藤攀爬出了深洞。在爬出洞口後,他看到當初攆着一起來的犬仍守候在洞邊,等待主人出洞。原來在自己掉入深洞那時起,犬就一直在洞邊守候。男子非常感動。當男子和犬一起回到家,卻看不見父母,便向鄰里打聽:“我的父母到哪裏去了呀?”鄰居答:“你的父母都已經去世了”。男子又問:“我的父母死後埋葬在什麼地點呀?”鄰居答:“不是埋葬,而是火化了”。説着,鄰居便帶男子到其父母火葬的地點,指着這火塘告知俐侎男子,這就是焚化你父母的火葬塘。男子聽後就撲倒在火葬塘旁嚎啕大哭,一邊痛哭一邊用手抓刨着火塘的殘灰焚土,這時犬也和主人一樣撲在火塘裏,用雙爪抓挖火塘。男子和犬在火塘裏挖出了兩顆小圓石。男子拾起小圓石,激動地説這就是我的父母,一邊説着一邊將兩顆小圓石放入衣袋趕回家裏。兩顆小圓石放在衣袋裏幾日,由於走動而在衣袋裏相磨受損。於是男子領着犬返回自己爬出的地洞,砍回樹藤,用藤編制了一個小花藤籮。藤籮內墊着些棉花,男子將兩圓石用自家紡織的白布、黑布包裹好後,放入小藤籮內,再用白黑兩種布包好藤籮口。俐侎男子請來法師唸經後,將藤蘿置於祖神台供奉,同時示告親友説,犬是我的兄弟,是我的幫手,我掉入洞中它視我為親人,我製作藤籮供祖,處處為我做伴和幫忙。今後我和犬為親兄弟一家人,不能殺犬吃犬肉。

 

俐侎人又一次將犬和祖先聯繫到一起。無論是從母親轉世為犬、犬哺育人,還是犬帶來稻穀、犬守伴人,都充分展現了俐侎人對犬的崇拜:既有作為祖先的尊敬,也有作為兄弟的親近。對於現今有的人吃犬殺犬的行為,俐侎人也有所忌憚。一位俐侎奶奶説,吃犬是對祖宗的不尊重,吃了犬的人是不準進家廟祭拜的,會“陰着”祖先,煮犬肉也是不能在家附近的。若是想要化解,就需要燒蒿子往人的身上揮一揮,去退一退身上的陰氣邪氣,如此方能進家堂祭祖跪拜。張照從老人説:“現在不管這些忌諱了。既然有這個傳統,不應該吃就不應該吃。但是現在對這些也無法説教了。有着這麼多動物,你偏偏不吃,就是要吃犬肉。犬肉太陰,會招致邪物嘛。”

 

一位五十多歲的俐侎婦女説:“我們是不吃的,小娃會吃。以前自己養的犬都不會打它的。既然我們愛它們就養它們,養它們就要愛它們嘛!”

 

一個九歲的俐侎小孩説:“哈巴狗這個名字不好聽,‘哈巴’聽着像是在罵人。”

 

一位俐侎“朵希”説:“我是有師傅的(‘朵希’拜師入門就必須堅守俐侎傳統),狗肉吃不成。現在人吃狗肉,是因為狗肉比起豬肉,它不膩人,沒有肥肉,沒有油脂。”還説道,“以前的老土狗很兇。改革以後就不養狗了,危險性大,狗咬人它是有毒性的肥肉。養狗還要入保險,土狗不養了,保險大了嘛。”

 

隨着修路、林果種植、安居工程以及學校教育等有針對性的扶貧措施的不斷推進,上述信仰也就逐漸開始衰落。其最終的命運,我們不得而知。

(註釋和參考文獻略去,詳參原刊)


    圖文來源:《文化遺產》2018年第2期

免責聲明: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立場,與本號無關。

版權聲明:如需轉載、引用,請註明出處並保留二維碼。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09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