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本中全集》的貢獻與價值

中華書局19122019-07-06 18:39:08


呂本中(1084—1145),字居仁,壽州(治今安徽鳳台)人,南北宋之交重要的道學家、著名詩人和詩論家。著述宏富,目前完整或部分存世的有:《春秋集解》《呂氏大學解》《痛定錄》《童蒙訓》《官箴》《師友雜誌》《紫微雜説》《紫微雜記》《軒渠錄》《東萊詩集》《紫微詞》《紫微詩話》等,另有見於諸家書目著錄而今亡者多種,但是,迄今為止,一直未有關於呂本中的全集整理本,無論給呂本中研究,還是宋代文化文學研究的深入,都帶來明顯的制約。


2019年6月,中華書局出版了韓酉山先生歷時數年輯校完成的《呂本中全集》四冊,實現了存世呂本中著述的首次全面編集。該書在充分利用存世呂本中單行著述的基礎上,廣泛蒐集各種史乘、筆記、總集、類書、書目、方誌或詩文評中保存的呂氏文字,考校異同、辨析正訛,為呂本中研究提供了迄今最可靠全備的校定文本。該書的問世,填補了呂本中詩文集整理的重要空白,也是韓酉山先生繼《呂本中詩集校注》(中華書局2017年版)之後奉獻讀者的又一力著,相比較《呂本中詩集校注》,韓酉山先生此次對於《呂本中全集》的輯校,又取得許多新的文獻創穫,給人以新的啟示。


《呂本中詩集校注》(中國古典文學基本叢書)


一、搜輯遺佚。由於呂氏擁有多重身份,他的文字往往散見各處,蒐集起來十分不易,但作者不顧年高,且獲取文獻渠道多有困難等不利條件,窮搜博訪,使多種呂氏著述得到儘可能補齊。如呂氏之文,過去只從陸游的《呂居仁集序》中得知,其孫祖平曾經編輯整理過,然是否刊行,不得而知。至今沒有發現傳世的刊本或抄本。此次《全集》中所收《呂居仁文輯》,皆輯自各種典籍,雖一鱗半爪,亦可略見呂文規模。又如《呂氏大學解》,據朱熹《晦庵集》輯入四則,據衞湜《禮記集説》輯入七則。《痛定錄》則據徐夢莘《三朝北盟會編》引文錄入一條等,均屬此類。


二、考校異文。呂氏文字流傳過程中頗多異文,特別是清人採擇呂氏文集入四庫全書時,由於特殊的歷史原因,將其中涉及北方少數民族的文字做了很多改寫。這在很大程度上模糊了呂氏文字的原貌。本次整理中,作者盡力尋訪較早版本作底本,參校諸本,出校異文。如《春秋集解》一書,作者以通志堂本《春秋集解》為底本,以包括文淵閣四庫全書本《春秋集解》在內的二十一種相關版本對校,以“隱公二年”記事為例,凡通志堂本諸條作“蠻夷猾夏”“中國”者,四庫本均以“遠方殊俗”“外裔”等相替,整理者於此皆詳細出校,既便於讀者使用,亦可一斑窺豹,具體感受清代統治者對相關歷史的忌諱。


三、作者辨疑。呂氏在宋代屬於世家,本中高祖夷簡、曾祖公著皆曾入相,其本人曾任中書舍人職,侄孫呂祖謙亦為當時名流。由於呂氏祖籍東萊(山東萊州),本中、祖謙皆以“東萊先生”為號,有關著述的作者歸屬因此而多存歧異。如《春秋集解》十二卷,從陳振孫到王應麟、馬端臨諸家書目,都明確著錄為呂本中撰,但趙希弁《郡齋讀書志·附志》之後,即有定作者為呂祖謙的情況,後雖經四庫館臣辨析,近年來仍有人認為有關著述應歸移至呂祖謙名下。整理者則通過版本對讀,特別是本着“從今傳本內容出發,在歷史記載中尋求答案”的立場,對呂本中的著作權予以維護。在整理者列舉的各項證據中,尤以第五條“《春秋集解》所集諸家之説,往往見諸呂本中其他著作”,即從呂本中著述本身尋找內證的工作最為詳賅,亦最具説服力。整理者對《官箴》《紫微雜説》《紫微雜記》等書的作者辨析,均循此律,顯示出可貴的科學態度。


呂祖謙


四、闡發意義。清人章學誠雲:“校讎之義……將以辨章學術,考鏡源流。”一般的古籍整理,皆以考辨事實為要務,但更高水平的工作則往往也會對整理對象的意義進行恰當提煉,如《四庫全書總目》即是如此。整理者輯校《呂本中全集》的同時,亦有所考辨,這突出體現在整理者所撰寫的各篇“整理説明”中。如《痛定錄》的“整理説明”,整理者詳細回顧諸家著錄情況後指出:“足見前人對是書史料價值十分重視”;再如《童蒙訓》“整理説明”中,整理者在解釋今本《童蒙訓》為何不存詩文的原因時,既承認《四庫提要》的有關猜測,又給出自己的思考,認為“最主要的原因,刊刻此書者受到了朱熹的影響”。類似意見或許有進一步討論的空間,但體現出整理者自覺而鮮明的問題意識。


呂本中是在宋代政治史、文化史與文學史上有重要影響的人物。韓先生在整理文獻的同時,即已進行積極的理論思考,這方面的成果,集中體現在《呂本中詩集校注·前言》,以及作為這部《呂本中全集》“代前言”的《呂本中與“中原文獻之傳”》一文上。閲讀這兩篇長文,可見呂本中有着豐富的人生經歷,他對政治、學術、文學等多個領域都有着獨到而辯證融通的見解。


以呂本中與江西詩派的關係為例,他到底對所謂“奪胎換骨”“點鐵成金”持怎樣的看法?他的具體的詩歌創作風貌或追求,到底與江西詩派有怎樣的異同?人們所習以為常的“以學問為詩”的宋詩面目究竟有多大範圍和多深程度的適用?能經得起怎樣的檢驗?充分士大夫化的宋代文人,到底如何將自己的政治人生與學術思考融入包括詩歌在內的文學創作中?諸如此類,可能還有大量疑難值得解釋,特別是有大量似是而非之處需要去辨析。呂本中顯然是一個很有價值的典型個案。韓酉山先生對本中詩文集所做的整理校注,足以使今後呂本中研究的深入推進,有了可靠的文獻基礎。有志者,應該在這個基礎上做出更加深入細緻的研究。


作者王樹森,安徽省社科院文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點書影或下方“閲讀原文”購買本書

《呂本中全集》(中國歷史文集叢刊)(全四冊)

[宋]呂本中 撰  韓酉山 輯校

繁體豎排

32開  平裝

9787101136937

198.00元


內容簡介


《呂本中全集》,呂本中撰,韓酉山輯校。呂本中是兩宋之交的著名道學家、詩人和詩論家,在思想史、文化史和詩歌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南宋學者稱其“親受中原文獻之傳”,是兩宋之交思想文化的重要傳承者。然迄無全集整理問世,不少著作淹沒不存,單行於世者亦往往誤為他人著作。此次整理呂本中全集,舉凡呂氏之著作,細大不捐,盡皆收錄。含《呂本中詩集》《呂本中佚文集》《師友雜誌》《童蒙訓》《官箴》《紫微雜説》《紫微詩話》《軒渠錄》《紫微雜記》《痛定錄》《春秋集解》《呂氏大學解》等凡十三種。


作者簡介


呂本中(1084—1145),字居仁,世稱東萊先生,壽州人,詩人,詞人,道學家,詩屬江西派,著有《春秋集解》《紫微詩話》《東萊先生詩》 等。


韓酉山,曾任安徽省社科院院長,研究員。研究南宋文學與政治,著有《韓南澗年譜》(安徽教育出版社2005年)、《秦檜研究》(人民出版社2008年)、《張孝祥年譜》(安徽人民出版社1993年)、《呂本中詩集校注》(中華書局2017年)。


總 目



內頁欣賞



(統籌:陸藜;編輯:思岐)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09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