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春花:兒時喜歡孫悟空,成年才懂唐玄奘

長江商業評論2019-07-06 17:15:37



本文首發自陳春花教授官方微信公眾號 “春暖花開”,經授權轉載。


每次跟戈壁相關的活動都會讓我比較激動,因為我不是一個特別能做長距離或者激烈運動的人,但是走了戈壁之後,開始發現自己還是能夠有所改變的,所以我就特別感恩戈壁。


因此從“戈十”開始我就特別關注戈壁,很高興就走到了“戈十四”。我想在戈壁話題當中,每個人的感受一定是很獨特的,我也為此演講過很多次,也寫過一些文章。


但是當我這一次被國發院的團隊邀請,特別是各個高校的戈友齊聚在朗潤園的時候,我就跟自己説,可能我還是要繼續講我對走這條路的想法。


1

玄奘最深的意味

是西行,更是東歸


我們是不是真的瞭解玄奘?我自己本人真的是走進戈壁之後認識玄奘的。


在那之前,《西遊記》裏邊我最喜歡的是孫悟空。後來再大一些的時候,我發現其實比較好的是豬八戒,人很快樂,也很幸福,還蠻有福氣的。


可是我其實一直沒有跟玄奘,也就是唐僧這個角色有過很深的交集。當我在阿育王寺之前,我才開始理解玄奘意味着什麼。


有很多數字去表達玄奘,人們也有很多對他的感悟。玄奘的西行是從瓜州開始,當他開啟這段路的時候,他是很純淨,很明確的。


所以想到玄奘,我們會想到一步一慈悲,想到安靜和純淨,一個人的力量。


但是當我們想到這裏的時候,我們更應該看到的是他的東歸,不僅僅是他的西行。因為在他東歸的時候,他已經被人譽為先知,哪怕他的一雙草鞋,都要被無數的信徒親吻、供奉,他已經成為影響世界、名譽天下的一個人。


但是即使在這種情況下,他還是告訴自己,我得回到初心,所以他毅然決然放棄這一切,開始東歸。


玄奘西行時是偷偷走的,可以説是以躲避、逃難的形式出走的;可是等他回來的時候,是長安水掃大道隆重迎歸的。


在以這樣身份回來的時候,他也沒有為之所動,依舊是認認真真地去做他最初要做的事情,把經取回來,讓經普惠於大眾。


他所翻譯、著述和解釋的經卷的數量,是我們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浩大,而且他還傾聽皇帝的要求,又寫了一本整個的西行記錄。當他安然離去的時候,他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完成了。


這就是玄奘。我想這就是我們走進玄奘,你應該理解他的地方。


當你不斷地去靠近的時候,你才可以知道,你真的理解他的到底是什麼。


所以,我們去理解他,應該是一個西行,更重要的其實是一個東歸。


我們應該問自己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向西行,為什麼出發?第二個問題是,東歸的時候,以什麼而歸?


2

西行:起點

給生命一個自我支撐點


從西行的角度來講,它就是個起點。我覺得人生需要一個起點,起點的意義就是你要給自己一個支撐點。


我們非常感恩於我們這個時代,因為這個時代給了我們這個起點;我們非常感恩於我們能夠運用知識,因為知識給了我們一個起點;我們非常感恩於我們自己的團隊,因為團隊給了我們一個起點;我們也非常感恩於我們的家人和朋友,因為他們給了我們生命的起點。


但是這些所有的感恩,彙集到你自己身上的時候,你一定要有一個更重要的東西,就是你自我的起點到底是什麼? 


如果你的起點不能建築於你自己的身上,你不能找到一個屬於你自己的支撐的起點,那説明你的生命實際上一直是沒有起點的。


也許你可能是20歲、30歲、40歲、50歲、60歲,也許我們已經有了非常多豐富的經驗、非常多的成就。


可是,你回問你生命起點的時候,能不能找到它?


我想玄奘在他長達17年的努力當中,一直能夠回到他最終的這個點上,就是因為他生命中有一個很清楚的起點。而這個起點能支撐他就這樣去走,這樣去回,這樣地貢獻他的價值。


人生其實是一個嚮往。


就像我們非常多人會嚮往來到朗潤園,嚮往來到未名湖畔,嚮往來到夢想中的一所大學、一所商學院,和每一個著名的老師相遇,和每一個可愛的同學相遇,這是一個嚮往。


當你有這個嚮往的時候,你就會開始去找你自我的支撐點。


所以我常常跟同學説,你要有對未來的想象和追求,你要有對美好的渴望和追求,你也要有對愛的渴望和追求,當你有這個想象的時候,你才可以去立足你的生命的支撐點。


我們在人生的支撐點上,在生命支撐點上,可以內求,也可以外求。我們從內求的角度來講,它希望你安好你自己的內心,這是從佛教的角度去看。


但是我們也有更積極的、入世的態度,從儒學或者從更多科學的角度來講,你也可以從外求,因為你的人生可以通過不斷地奮鬥去獲取你的支撐點。


無論你是外求還是內求,你一定要有一個生命的支撐點。玄奘是內外求兼容,他既有對於目標高遠的渴望——他要為人類去取一部智慧之經,他也有安於當下的一步一慈悲的能力。


當他內外的生命支撐點兼容的時候,我們可以看到,一個人的力量以及智慧和知識所帶來的力量。


你的生命支撐點到底是在哪裏呢?你是內求得到,還是外求得到?


我們在戈壁挑戰賽當中,大部分人其實是通過外求把這四天走下來的,我就是其中一個。


從我內在的力量當中,我一定是走不完這四天的,可是當你在四天當中看到團隊,看到教練,看到你的隊醫,看到你的學校的大旗,看到大帳,看到周圍所有對你的鼓勵和鼓掌的聲音的時候,你就能夠一步一步把它走完,這是外求給你的力量。


所以當你外求能夠安於接受這樣一個目標和接受這個幫助的時候,生命的支撐點是夠的。


但是如果你有能力,在你內在的力量裏邊再放一個力量,那我相信你會更好。只要你相信自己,這時候就是你轉向內求。


那麼我們西行的目的是什麼,就是為一切賦予意義的設定一個起點。


比如盧梭,他構建社會契約論邏輯的起點,他認為社會有三個最重要的起點,自然狀態、自然權力觀以及人性論基礎。

  

德魯克,在管理學當中,他被稱為大師中的大師,管理之所以成為科學,他是最重要的貢獻人。那麼這個人之所以能夠做出巨大的貢獻的原因是什麼?


是因為他對於管理學有一個清晰的起點,這個起點就是,管理本質首先而且必須是在於行,而不是在於知。


當他把這個起點確定下來的時候,他誕生出來的一系列的理論,以及最終支撐我們看到的管理作為一個科學體系被構建下來,就是因為他對於實踐作為管理學研究的起點是很明確的,所以他沒有受任何的干擾。


我們今天所學的管理理論體系當中重要的一些基礎概念,其實是由德魯克貢獻的,包括我們今天談知識員工,也是因為他看到實踐中知識員工對管理績效的推進所帶來的結果。


喬布斯,我們都很喜歡他的產品,我們也知道,蘋果手機出現之後的一系列的改變,這個改變不僅僅是簡單的一個技術,不僅僅是簡單的一個設計,原因就在於,喬布斯自己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起點。


這個起點就是他認為,你如果認為你的工作是一個非常偉大的工作,你才能怡然自得。


而這個偉大來源於什麼?來源於他認為,人類的創意來源於對於人類缺陷的彌補。如果你能夠去彌補人類的缺陷,你的工作一定是非常偉大的。這是我們看到蘋果在它自己不斷的發展過程當中,它的起點是什麼。


華為,今天,我們都會知道它作為一個企業所承受的壓力,幾乎是我們不可想象的。


但是我們依然看到它的2019年第一季度的強勁增長,原因是什麼?原因是華為永遠的一個起點,就是它一直問自己,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


這樣一個以自我革命、自我危機意識來推動的企業,一個以只有成長沒有成功為邏輯起點的企業,我們相信它是可以承受任何的未知和挑戰的


所以這就是請大家理解,當你給你生命自我支撐點的時候,無論在各個行業、各個領域從事各種工作,你會賦予一切意義,因為這個起點就會讓你一切具有意義。


3

如何找到自己的起點、支撐點


給生命自我一個支撐點,我想應該做三件事情。


第一,體察認識。


走過戈壁的人,如果你走過兩屆,走過三屆,走過四屆,我相信你的體認是不一樣的。因為每一屆的天氣不同,隊友不同,你的心情不同,你的體能不同,你自我的認知不同。


所以你一定要不斷地去體認它,當你能夠體認的時候,你才可以清晰自己生命的支撐點。


第二,融入。


我想我們能夠順利走完戈壁的人,其中一個很大的共性就是你要和那個環境相處,你的腳趾蓋沒有了,你也得告訴自己還在,你得想象着它在;當你發現天氣非常熱的時候,你也得安然和這個天氣相處;當你自己覺得心煩意燥的時候,你也要跟心煩意燥相處。


那你這時候就會發現,你必須真正融入,才可以找到這個支撐點。


第三,單純。


因為你只有真正單純的時候,才可以真正傾聽到這樣的生命的支撐,它來源於什麼。


西行這條路可以是一條自我覺知之路。那麼你能夠自我去覺知的時候,其實你已經開始找到你生命最重要的那個支撐點。


所以你就會發現,在這樣的一條路上,你的生命是一個自我覺知的路,這樣的一個自我覺知,就包括你體認、你融入,以及你能夠真正的單純。


愛默生説,「人的一生就是進行嘗試,嘗試得越多,生活就越美好。」


如果你願意去融入它,你會發現,「假如生活欺騙了你,不要憂鬱,也不要憤慨!不順心的時候暫且容忍:相信吧,快樂的日子就會到來。」這是普希金説的。


如果你願意真正地去單純,正如拿破崙所説,「人生的光榮,不在永遠不失敗,而在於能夠屢撲屢起。」


4

東歸:終點

給生命一個自我落腳點


我們瞭解了西行的意義,再來看看如何理解東歸。我雖然一直強調對人生的理解要用更加開放的心態,但是我們假設,它還是有一個終點。


這個終點的目的是什麼?是給你生命自我一個落腳點,也就是最後你的生命落到哪裏。


所以我才問大家東歸,你以什麼而歸?你應該為你的生命去不斷地尋找落腳點。


我們看到玄奘,他落到了每一部佛經之中,他落到了每一個故事裏邊,他落到每一個人向善的力量裏邊,他落到了我們每一個人對自我覺醒的共鳴之中,他的生命就這樣落下去。


那我們如果願意,我也希望我們在人生東歸這條路上,給自己生命一個落腳點。你有這樣一個落腳點的時候,你會覺得很安全,你也會得到真正的幸福和永續。


這樣去理解人生的落腳點中,你會感受到的最大的是什麼?大家記住不是終止,其實是永續,不是停止,其實是運行。那麼你真正能理解這樣的一個永續的時候,其實那就是你真正的終點。


我一直認為,人生沒有目的,因為一個目的完成之後,另一個目的就會出現。雖然人生沒有目的,但是人生有意義,而其意義就在於價值創造。


所以,人生的終點,其本質是:人生是一種永續。


我特別喜歡馮友蘭所講的人生四個境界,他説任何的人生可以展示出四種境界: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和天地境界。


天地最大的特徵是什麼?其實就是人很渺小,然後天地很大。那你看看這四重境界的起點和終點的邏輯,從自然境界最後又到天地,中間其實是我們人在裏邊。


如果是一個這樣的選擇,那麼我們東歸的目的是什麼?讓一切的意義都能夠永續。最重要的是什麼?


你能不能理解你所從事的工作、你所做的東西?你怎樣真正理解什麼叫做瑣碎的生活、繁瑣的無聊?你怎樣理解真正的幸福是什麼?


你能不能真的去理解我們人生的意義完全是由自己做出來的?更重要的是你是不是能夠真的理解我們和別人之間的關係?


所以我每次在討論人生的時候,我特別強調共生這個概念,原因是什麼?


我們在討論人生意義的時候,會想到樂隊其實是最佳的一個形態,你自己演奏做到最好,你就可以成為樂隊的成員。


但同時,你一定是跟別人更好合作的時候,你才可以讓這個樂隊變得最有意義。


樂隊成員與樂隊的關係就是人生的的一個特徵,這個特徵就是你做到最好,你可以非常自由,你幫助了別人做到最好,你可以得到更大的自由。其實這就是人生最重要的一個狀態。


所以我們來看這條路的時候,東歸是為你人生找一個落腳點,我認為你應該懂三件事情,第一個叫初心,第二個叫共生,第三個叫幸福。


這三個東西就是我們生命自我覺知之路的另外一個部分。


5

人生最大的價值:

是幫助了多少人成長


生命一定是有起點,一定是有終點的,我們的起點到終點之間就是一條自我覺知之路,這條自我覺知之路當你走到東歸這一邊的時候,那我們就希望你能夠真的理解你的價值是什麼。


如果你的生命一直跟時代的崇高責任聯繫在一起,這就是你的價值。我們一定不能夠辜負時代給我們的使命,我們一定要很珍惜我們在這個時代當中能夠創造的這個價值。


怎麼能夠真正創造這一點?我就需要你有一個共生的邏輯,你是不是真正可以把自己的生命寄託在他人的記憶當中?


我們在國發院的MBA項目裏邊有一個一對一的企業導師計劃,我非常感激,我們現在已經有超過300名企業導師服務於300多位MBA同學。


當我第一次啟動導師計劃有100位企業導師參與這個項目的時候,我跟他們做了一個我的感恩的表述。


我説其實一個人的成功,不取決於你做了什麼事情,也不取決於你自己取得多大的成就,而是取決於你可以幫助多少人,然後讓多少人做了什麼事情。


當你在一對一的導師當中,你至少在幫助一個人成長的時候,其實你已經走在成功的路上。


所以這就是我們講的共生的這個概念。當你擁有共生這個邏輯的時候,你一定會感受到幸福,因為幸福不是一個自我的概念,幸福其實是一個獻身的概念。


如果你真的懂愛,愛就一定是沒有索取和要回報的。然後你就真的能感受什麼叫做真正的愛,那個才是真正的幸福。


我們在討論這條路的時候,我們其實就種了一棵樹,當你把這棵樹種下的時候,你其實就可以看到千百年後的結果,你已經可以憧憬到人類的幸福。


我想玄奘當年就是起步去種一棵樹,一棵智慧之樹,而我們也因此看到了千百年後我們所得到的智慧的加持。我想這也恰恰是我們在走玄奘這條路的時候,我們最能夠感受的東西。


所以我想告大家,六年、五年、十七年,你願意的話,有起點,有終點,這條路一定能幫助到非常多人。


而最重要的是幫助你自己,安好自己的生命起點,安好生命的永續,這才是「西行·東歸·這條路」的真正含義。


所以我想人生其實是一個很奇特的旅行,它的奇特在於它所有的未知,未知的路上,未知的外部世界,未知的你的內在力量,以及你因為發現未知帶來的一切美好。


預祝大家一切美好。


- END -


首席商業評論聯繫方式:

投稿及內容合作|[email protected]

廣告及商務合作|[email protected]

https://hk.wxwenku.com/d/201089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