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接受美國CNBC採訪:特朗普把華為捧高了,我們不值得

正和島2019-07-06 16:24:30

口 述:任正非  華為創始人兼CEO

來 源:華為心聲社區


6月10日,特朗普總統在接受CNBC(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記者連線採訪時稱,他的確“把華為看做是一個威脅”,但是他又聲稱,將美國政府對華為做的事,作為與中國貿易談判的一部分,“可能會很好”。


CNBC評論説,白宮需要立即澄清其對華為的立場,特別是美國針對該公司的行動,到底是出於“經濟”考慮,還是“國家安全”考慮?

6月19日,華為創始人、CEO任正非接受了CNBC的採訪,記者問:特朗普總統和其他官員花了很多時間大談特談華為,您怎麼看?任正非答:因為他們身體好,精力太旺盛了。他們應該有很多可操心的事情,他們來替我們操心,不辭辛苦,這一點我還是很感激的。他們把我們捧高了,我們沒有這麼高的地位。

以下是華為官方提供的任正非接受美國CNBC採訪的紀要。


1、問:昨天特朗普總統發推特説,他跟中國主席習近平先生有一個對話,現在美國把華為放在中美貿易的核心位置,您怎麼看?


任正非:第一,華為在美國就沒有銷售,因此中美之間的貿易問題與華為沒有什麼關係。第二,中美兩國是兩個很龐大的“球”,我們在中間只是一顆小芝麻,起不到任何減緩的作用。我認為,美國是一個法治國家,華為和美國的問題還是要通過法律來解決,我們還是相信法庭最後的判決。

 

2、問:華為可能在美國並沒有多少生意,如您所説,華為並不想被攪在貿易戰中間。但是您之前確實也説了,華為是被夾在中間了。那您有沒有抱有一種期望,就是在G20峯會的時候,在習近平主席可能與特朗普總統的會面中,華為成為一個談判的話題?您有這樣的期望嗎?


任正非:我認為,可能我們沒有這麼重要吧,兩個偉大的人物談話,把我們作為一個喝茶談話的談資?我覺得不大現實。


問:但是現在我們看實際情況,似乎並非如此。特朗普總統花了很多時間大談特談華為,美國還有很多其他的官員也花很多時間在談華為。


任正非:因為他們身體好,精力太旺盛了。他們應該有很多可操心的事情,他們來替我們操心,不辭辛苦,這一點我還是很感激的。他們把我們捧高了,我們沒有這麼高的地位。


問:您提到華為可能並不值得大家有這麼多的關注,但是看一看美國的很多政治人物,包括特朗普總統在內,他們確實是花了很多時間來談論華為。


任正非:可能是因為打不死我們,怎麼打都不死,可能以後還不會死,他們要幾年都這麼關懷下去,是不是很疲憊?


我們和美國政府的溝通,各個管道都在進行。因為美國是一個法治國家,我們在法庭裏溝通,就是在和美國政府溝通。


美國政府出具證據給法庭,我們也出具證據給法庭,讓法庭來判斷我們是有錯,還是沒錯,還是錯多少,做出裁決,這才是最主要的問題。


作為一個談判籌碼,我覺得我們不值得,我們也不願意。

 

3、問:儘管華為不願意成為一個談判的籌碼,但是也沒法改變這個事實,因為特朗普説要在中美談判中把華為作為一個話題,而且目前的現狀已經影響到了華為的生意,您之前在採訪中説過,由於美國現在針對華為的情況,華為的收入會減少300億美元。


任正非:300億美元對我們來説,是很小的一件事,我們今年的收入還會超過1000億美元,這對我們的基本狀態沒有改變。我們主要是砍掉一些邊緣化產品,因此美國製裁對我們不會產生太大的影響。


問:但是我認為很多人會説300億美元應該影響還是挺大的,畢竟佔到了華為去年收入的1/3左右,而且對華為的員工、股東應該也有影響,難道不是這樣嗎?


任正非:不是。因為我們今年的計劃是1350億美元左右,影響300億美元左右的收入,我們還有1000億美元左右。


目前我們的銷售收入還是增長的,到5月底增長了20%多。我們預測未來是可能會下降的,但是現在還沒有出現下降的勢頭,直到昨天的報表,還沒有下降,還在上升。因此,到底年底會出現什麼樣的狀況,我們還不好肯定。


但是,我認為300億美元的下降,對我們來説是很小的一件事情,我們能承受,因為我們不是上市公司,我們不太重視這個問題。我們重視經營的真實質量。

 

4、問:您剛才既然談到了業務增長的質量,我們就來問一問。我們也看到了,在華為整個業務中,消費者業務的智能手機是增長最快的;您之前的採訪也提到了,現在智能手機的出貨量已經下滑了40%,如果由於中美關係對華為最快的增長業務有所打擊的話,那麼華為整個大的生意如何持續保持增長?


任正非:終端在中國市場上是沒有下降的,只是海外這部分最高的時候下降了40%,但是現在已經在回升,在海外下降的尺度已經小於20%了,而且還在迅速的回升之中。因此,綜合來看,整個終端業務全年下降不會那麼大。


整個公司的業務,可能從原計劃2019年收入規模的1350億美元下滑到1000億美元左右,與2018年持平。但是反過來,利潤還上升了,公司現在的利潤增長速度比我們想象的快,我認為利潤上升太快説明應該加大對戰略的投入。


所以,這次財務彙報幾分鐘就結束了,因為比我想象的好得多,那何必要彙報呢?
   

5、問:您也提到利潤並不是最為重要的,但是我們知道很多華為的員工也是華為的股東,他們應該享受華為的分紅,這個分紅是來自於華為的盈利,您覺得華為的員工現在的想法是怎樣的?您有跟他們溝通過嗎?


任正非:華為員工的想法是幹勁更大了,更努力了,我們一定要贏,我們有能力打贏這場制裁。因此,大家都充滿了信心。有機會的話,你可以找我們的員工座談。


問:您的意思是説華為的員工並不在乎華為的利潤下滑而由此導致他們的工資收入下滑嗎?


任正非:首先,工資不會下滑,我們有足夠的薪酬支付能力。我們也在改變激勵結構,很多在關鍵時刻表現優秀的人員得到破格提拔,加工資。


長期收益要看年底的報表,可能比年初的規劃要低一點。但是看見比我心理預期高多了,利潤情況仍然很好的,我的心是踏實的。我就不讓財務向我彙報工作了,我去關心一些技術方面的發展。

 

6、問:您如何形容華為和Google的關係?如果華為沒法獲得Google的操作系統,如何繼續推進自己的業務?


任正非:Google是一個非常好的公司,我們很尊重它。我們和Google永遠都是站在同一條利益線上的,如果我們不裝載Google系統,Google將來可能要失去7-8億用户,因為我們每年2-3億的新用户不使用它的系統,這個損失是很大的。


我們在短期內銷售收入也會有一定的下降,我們也要承擔損失。所以説,這是共同的利益問題,我們不會隨意的替換Google的系統。但是如果説真的走到這一步,我們也有自己的系統可以替代,會恢復增長的。


問:華為的客户接受嗎?我們看到在菲律賓,華為就已經表態,説如果以後華為的手機用不了Google,用不了Facebook,他們的應用可以全額退款,但是如果有更多的市場出現菲律賓這樣的情況呢?


任正非:現在在國際市場上是有一些影響,但是影響沒有太大。因為我們手機中有很多新功能是獨立於Google系統的,比如説拍照等。Google提供給我們的最重要的是一個生態,它的生態系統是做得非常好的。


問:我們現在已經看到,在市場上已經有客户明確表示,如果華為的手機用不了安卓操作系統,他們就不想用華為的產品了。


任正非:美國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美國政府在全世界打壓我們,但是現在買我們產品的客户還是越來越多,這説明客户的信心還是比美國政府的信心要大。因此,對我們沒有太大影響,從我們自己各個系統的統計報表也可以看出,沒有太大的壓力。


問:您説現在的情況對華為的影響不會進一步的惡化,您的信心來自哪裏?


任正非:現在已經是最惡化的時候了,以後的影響會越來越減輕。我們有8萬多研發人員,每年投入研發經費在150-200億美元,我們難道就沒有能力去解決自己的生存和發展問題嗎?這是我們信心的基礎。


問:您如何能夠確保消費者會想用華為自己推出的操作系統,而不是Google的安卓操作系統?Google一旦8月份停止把自己的操作系統給華為手機用,會發生什麼?


任正非:我認為不會發生什麼,無非就是有一部分人不選擇我們,但還是會有人會選擇我們的。

 

7、問:現在看起來華為在美國的策略之一,就是利用自己的專利能力。但是我們也看到美國參議員馬可.盧比奧想通過立法的手段來阻止這個策略的實施,您覺得未來華為利用專利的能力會不會由此受到影響?


任正非:美國是一個法治國家,也是專利最多的國家。如果他的建議能被美國國會通過,那麼美國法治國家的形象會不會受影響?要看77億人對此的評論,我説了不算。

 

8、記者:我們知道您個人對於美國有非常多的敬仰之情,您過去也多次談到,您也是一個歷史的學生。那麼您對美國這麼多的信任,從何而來?是什麼讓您這麼堅信美國會公平、公正的處理現在的事情?


任正非:美國兩百多年前還是一片蠻荒的土地,這兩百多年來,美國為什麼能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


是基於它的開放性,全世界的優秀人才願意到美國去,美國的法制體系、創新機制、財產保護體系都很完善,造就了美國的崛起。所以,我們要向美國學習,才能使我們自己也能崛起。


美國的歷史長河是非常長的,現在發生的一些事情只是短短的一個小插曲,不代表美國的整個歷史,所以我們對美國的尊敬不會改變,不會因為我們受了一個挫折就改變。


就像我們小時候,爸爸媽媽也打過我們的屁股,但是我們不會恨爸爸媽媽的,為什麼?我們和爸爸媽媽幾十年相處,他打我們屁股的時候就十幾秒鐘,不能因為十幾秒鐘就和家庭關係產生斷裂。所以,美國現政府打擊我們一下,下一屆的總統也不知道是什麼想法。

 

9、問:您之前也説過,做到第一之後有可能產生驕傲自滿的情緒。美國現在是世界第一大國,您覺得美國會產生這種驕傲自滿嗎?


任正非:有可能。如果它不驕傲自滿,它怎麼會落後了呢?

 

10、問:您剛才用了一個比喻,把華為和美國現在出現的情況比作父母對孩子“打屁股”,您有沒有這樣的擔心,孩子被打得太狠了,您會不會擔心華為的生存問題?


任正非:不會。因為美國的實體清單對我們的打擊就是會減弱一些邊緣化的產品,我們可能會裁減、關閉掉一些邊緣化業務,但是對我們主要領先世界的產品,不會產生任何影響的。

 

11、問:您之前也説過,美國這個事情給華為造成的痛苦會在2021年結束,華為到2021年會重新煥發新生。那是您對於美國針對華為的制裁時間點的判斷嗎?您覺得那個時候制裁會停止嗎?


任正非:我們形容自己是一架千瘡百孔的“爛飛機”,這個飛機被打得到處都是洞了,但是這架飛機的發動機和油箱還是好的。所以我們一邊飛一邊修補洞,這個洞如果修好了,我們的飛機照樣飛。


不是美國取消對我們的制裁,而是我們自己把飛機修好了,所以我們的飛機可以繼續飛。


問:華為怎麼做?我知道華為在開發自己的芯片,最終達到不依賴美國供應商的目的。華為是準備怎樣修補這架破飛機的?


任正非:隨時隨地準備,我們不想死掉,就要改正我們存在的問題和缺點。我們看看飛機的哪個洞是最大的,我們先要把這個洞補起來。在大洞補完之後再補小洞,洞補完了,我們就可以自由飛翔了。

 

12、問:兩年之後,華為還會像今天一樣,從美國的供應商那裏買同樣多數量的部件嗎? 


任正非:可能買得更多。因為美國供應商這些年對華為是有貢獻的,當美國公司可以賣東西給我們的時候,如果不買他們的東西,我們就是沒有良心,我們一定要買他們的東西。當美國不讓賣東西給我們的時候,就不能怪我了。


我們希望繼續能買他們的東西,我們現在還是給他們下訂單的,只是他們要到華盛頓去獲得批准,他們如果能被批准賣給我們,我們還是買他的,如果華盛頓不批准,我們就要想一些辦法。


問:華為能夠找到其他的辦法嗎?針對這些領域在做準備嗎?具體是什麼準備?


任正非:是的。具體很多,每個洞都要補,現在有成百上千個洞,“千瘡百孔”,每個洞都要補起來,飛機才能繼續飛回來。給你看一張圖片,就像這架爛飛機,我們也被打得千瘡百孔了。


我不可能系統地講清楚我們怎麼修補。但是如果你感興趣,你可以去跟我們的基層員工訪談,花多一點時間,他們就會告訴你是怎麼修的。因為我不是“修理工”。我歡迎你兩年之後再來採訪我們,看我們是不是活得比今天更好。


問:我也期待到時候再來看一看,但是我還沒有獲得我剛才想要的答案,就是華為針對目前情況的戰略性的計劃或者是想法。比如説美國供應商不供應了,華為轉向其他非美國的供應商,或者説華為進一步加大自研、自有組件的比例?


任正非:這兩種方式都有可能。但最主要還是自己靠自己,提高自己的能力。

 

13、問:您現在寄希望於中國和美國的貿易對話能夠解決嗎?


任正非:因為華為幾乎在美國沒有銷售,我們與中美貿易沒有關係。中美兩國貿易這麼大的事情,我們不知道他們之間要對什麼話。我們關心的就是我們自己的小事情,希望對話就不要提到我們,我們就不值得他們對話。


問:您跟特朗普總統或者是任何一位美國的官員溝通過嗎?


任正非:我們通過在美國紐約東區法院、德州法院溝通,其實都是在跟美國政府溝通啊,還是通過法庭解決問題比較好。


問:我們就想象一下,如果特朗普總統本人跟您打了電話,您會願意接這個電話嗎?


任正非:當然願意接這個電話,我們可以在一起溝通合作共贏。


因為信息社會非常大,我們共同來建設信息社會,大家各出各的力。華為只是在一個窄窄的面上做出了一點成績;在其餘很寬廣的面上,還是美國的力量最大。所以大家合作起來建設信息社會,這就是我想表達的意見。


問:針對華為的國家安全的擔憂,您會告訴特朗普總統哪些信息?


任正非:我會告訴他,大氣層厚度只有1000多公里,將來信息社會雲的厚度不會低於幾千公里,這麼龐大的未來市場,有大量的機會,不是零和遊戲,而是大家共同建設這樣一個很大的信息社會。華為只是在聯接領域裏稍微走快了一步;美國有廣泛強大的力量,可以在這個大雲中佔有更大的份額。

 

14、問:您跟中國的主席或其他高級別政府官員有過溝通嗎?關於華為在貿易談判中的角色,以及華為的生意遭受的各種打擊。


任正非:我怎麼會有機會見到他們,去談這麼具體的問題?


華為的問題擺在中國的桌面上,只是一個很小的問題;擺在美國的桌面上還不夠芝麻大,所以不值得拿到桌面上來討論。我們自己有能力解決,我們還是相信美國的法律,通過法律來解決華為和美國的關係問題。


問:華為現在是一家18萬員工的公司,是中國乃至全世界最大的公司之一。為什麼您會説跟中國政府官員溝通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因為畢竟華為不僅對於中國,對於全世界都是一家重要的公司。


任正非:我們自己完全有信心、有能力能解決這個問題,為什麼要去求助別人呢?


美國的制裁清單已經出來一段時間了,但公司沒有什麼變化,如果你能參觀一下公司,就可以看到員工的情緒沒受影響,還在正常工作、生產,特別要看一下我們的生產線,生產線上的流水還在嘩嘩的流。所以,我們不需要求助別人。


問:我並不是説您去向中國政府求助,而是説跟中國政府的官員進行溝通。因為華為的問題也會影響到中國經濟的發展,可能現在沒有影響,但是如果華為的業務持續萎縮的話就會有影響了,畢竟華為的體量已經超過了阿里巴巴和騰訊的總和。


任正非:主要是我們沒有壓力,我們認為這次打擊對我們是一個考驗,如果我們在這個烈火中能夠“脱胎而出”,我們會更強大。


中國有兩句話,“浴火重生,鳳凰涅槃”,“燒不死的鳥就是鳳凰”。大火燒我們,我們自己想辦法克服,那我們就強大了。而且我們也知道哪個員工是最優秀的,他應該快一點晉升;哪些員工是落後的,他們可以離開。這樣我們的隊伍在三、五年後就會更強大、更整齊了,那時候我們可能擺脱了困境,就有大踏步發展的基礎。


問:您剛才是説華為不想就華為的情況與中國政府進行溝通,對嗎?


任正非:是的。如果一個家庭裏有兩個小孩,一個小孩是爸爸媽媽最寵愛的,一般都沒出息;另一個爸爸媽媽不太管的這個小孩,反而出類拔萃。為什麼?爸爸媽媽的溺愛和袒護,使他喪失了自我進取的能力。


我們公司三十年來就是靠自己走過來的,因此我們都是鋼筋鐵骨,壓也壓不垮,打也打不倒。


我們現在還要靠自己的力量從地上爬起來再前進,相信我們能活過來。所以,我們用一架“爛飛機”來做比喻,我們現在已經被打成千瘡百孔了,弟兄們,你們趕快來補洞啊。到底誰能補哪個洞?我並不知道,因為18萬人都在補洞。


問:如果華為是這個孩子,那中國政府就是父母了,所以我很難理解,這個孩子不會跟父母進行溝通。因為美國的公司是會定期與立法機構進行溝通的。


任正非:美國企業要遵從法律,他們和政府溝通是正常的。但是在華為和美國關係的這件事情上,我們可以戰勝自己面臨的困難,不需要求助。

 

15、問:現在針對華為的出口禁令,已經對與華為合作的美國公司生意造成了影響。我們看到影響已經體現在這些公司對於未來一年的收入和利潤的預期上。這些與華為合作的美國公司,他們有沒有代表華為去跟美國的政府官員溝通?他們有沒有試圖推動解除針對華為的出口禁令或者試圖獲得豁免?


任正非:他們有能力解除美國的禁令嗎?我不知道他們能不能解除禁令。


所以説,打擊我們,雙方都是痛苦的。我們的銷售收入會下降,他們的銷售收入也會下降。他們是上市公司,影響大一點;我們沒有上市,不需要承擔股價下降的責任,這就是我們不上市的好處。


問:您或者華為其他高管有沒有和華為美國供應商的高層進行溝通呢?


任正非:
我們整個高管層在思想認識上是比較統一的,美國政府對我們的打擊,沒有造成我們高管層思想上的分裂。


我們都要積極去與美國供應商溝通,要請求發貨,要繼續下訂單。不能因為美國一制約,我們就不發訂單給人家了,萬一解除禁令,我們沒訂貨,他們怎麼發貨呢?所以,我們發貨的請求還是在的。至於不發貨,是另外的問題,我們再想辦法。


我們還是尊重美國公司,也心疼他們,他們曾經幫助我們,現在他們也在受磨難,因為跟我們在一起而受到磨難。但我有什麼辦法呢?這是美國總統要這麼做的,我也沒有能力改變這個局面。


問:這些美國公司有沒有代表華為去推動解決這些事情?


任正非:這我不知道。

 

16、問:您認為在貿易戰中,是中國還是美國有可能會輸得更多?


任正非:貿易戰與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怎麼會知道是美國輸還是中國輸呢?因為華為在美國沒有銷售,所以美國加關税也跟我們沒有關係。我們沒有參與任何事情, 我也不關心中美兩國之間的貿易戰。


問:您是一個全球化公司的CEO,您的公司在全球都有業務,您不關注貿易戰的結果嗎?


任正非:不關注。

 

17、問:您關注華為在美國做生意的能力嗎?一方面美國的公司像Google、Facebook、Twitter在中國被禁了,另一方面華為是不是在積極尋求進入美國市場?


任正非:沒有。我估計我們在相當長時間內是不可能在美國做生意的,所以我不關心美國還會不會讓我們進去。美國即使開放了讓我們去做生意,我們也不一定有能力去做,因為建立一個體系需要很長的時間。


美國禁止我們進入美國市場和中國禁止別的公司,這是主權國家各自的行為,這跟華為沒有什麼關係。


問:華為沒有積極推動,要去獲取,至少是爭取進入美國市場的權利嗎?


任正非:沒有推動,不浪費精力。


問:您現在在這裏跟我進行交流,而且華為也僱傭了很多説客。你們的高管也在定期與美國媒體溝通。這是為什麼?如果華為本身就不想進入美國市場,為什麼要費這麼大的周折?


任正非:我們投入媒體資源進去,並不是為了進入美國市場,而是為了消除誤解。


因為美國政府不僅僅是在美國境內,而是到全世界去遊説,蓬佩奧一會兒飛到這裏開會,一會兒飛到那裏開會;特朗普去有些國家談問題,三個題目中還有一個是華為。所以,我們在美國也要説一點話,產生一點影響。

 

18、問:您關注華為在其他市場的准入問題嗎?比如説歐洲、澳大利亞,他們也正在考慮或者審視與華為的關係。


任正非:歐洲的客户與我們有二十年的交往,客户對我們是非常信任的。歐洲至今為止也沒有拒絕我們,所以我們還是要加大對歐洲人民的服務,這一點我們不會改變。


問:要保持這些市場的市場準入,對華為有多重要?多大程度上這些市場的持續准入,取決於美國針對這些國家的施壓行為?


任正非:美國的施壓並沒有起多大作用,因為客户還是信任我們的。客户在這麼高壓下都能這麼信任我們,一旦這個壓力釋放以後,客户對我們的需求可能會像“井噴”一樣噴射出來,那時候如果我們生產供不上怎麼辦?我還發愁呢。


問:但華為也正在失去全世界的一些客户,比如澳大利亞就已經把華為的設備給禁了。


任正非:澳大利亞有自己的選擇權,我們為什麼要那麼重視呢?


問:歐洲是華為的大市場,而且也是華為非常重要的一個基地,它們也正在考慮啊?


任正非:沒有,歐洲對我們還是歡迎的。

 

19、問:過去您很少出來與媒體交流的,但是過去六個月中,您與很多媒體在進行交流。如果説您不關心中國和美國的貿易戰,您不關心華為有沒有能力在美國做生意,您今天為什麼要跟我坐在一起,跟一個來自於美國的媒體組織的記者坐在一起?


任正非:第一,去年12月份以後,全球媒體對我們的報道90%以上是偏負面的報道,因為不瞭解真實情況。公共關係部認為需要讓世界看見真實的華為。


大家認為我以前不見媒體,媒體對我就有一點好奇。所以我就和大家見一見,多溝通以後,現在媒體正面聲音已經到達27%了,慢慢地會到達30%,讓世界人民對華為多瞭解一些。過去六個月我多説話,未來六個月可能我還會説得更多,希望能夠讓世界增加更多明白。


而且我今天特別喜歡你,因為你提的問題很尖鋭,沒有迴避任何問題,我的回答也是很真誠的,我沒有迴避任何問題。


這樣,我們給美國人民展現出來一個真正的華為,因為他們還是不夠了解,很多美國人沒有來過中國,他們可能看的還是我們一百多年前的電影,以為我們還留着一個大辮子、戴着一個瓜皮帽、拄着枴棍、拿着大煙袋……很保守的狀況,他不知道中國的互聯網時代已經有很大的進步了。我出來多講講,能讓大家更加了解真實的華為。


問:任先生,恕我直言,其實我問的有些問題,您沒有正面回答。比如,華為採取了什麼策略來應對美國的出口禁令? 


任正非:回答了。因為我們本身就可以不依賴美國芯片,我們自己有芯片。對於操作系統,時間會讓我們成熟起來的。


問:還有一個問題,您剛才也沒有正面回答。為什麼您這麼樂觀,認為華為的全球客户會選擇華為自己開發的操作系統?而不是繼續使用安卓操作系統?


任正非:從事實看,我們現在世界上的訂單並沒有萎縮。我們最主要的訂單是在網絡聯接設備上,這是我們的主要產品,幾乎沒有萎縮。


全世界很多國家在不斷髮布新聞説“我們的5G開通了”,很多用的是華為的設備。所以如果説對我們的影響,僅僅是對終端有一點點影響,但是終端在我們公司本身就是一個副業,不是主要業務。所以,影響一點有什麼關係呢?


問:消費者業務不是華為最重要的業務嗎?我看了華為的財務報表,消費者業務現在在華為整個業務中佔比很高,也是華為增長最快的業務。您本週早些時候也説過,上個月消費者業務的智能手機出貨量已經下滑了40%。


任正非:美國為什麼打擊我們的5G,為什麼不打我們的終端?就是因為我們5G很厲害,5G是網絡的聯接設備,不是終端。


所以,最重要還是我們的聯接設備在國際上所佔有的地位。終端僅僅是海外業務受了點影響,國內業務反而增長了,綜合起來,整體下降不會那麼大,不算多大問題。

 

20、問:我知道對您來説,展現透明很重要,這也是為什麼您今天跟我交流,包括之前跟其他媒體交流的原因。為什麼華為一直堅持自己是一家民營企業,有沒有考慮過成為一家上市公司?


任正非:如果今天我們是上市公司,還能活下來嗎?可能我們的股價波動、一瀉千里,公司就崩潰了。


我們是私有公司,下降幾百億美元對我們沒有太大影響,我們的理想還是要實現的。所以,我們作為私有公司,遠比作為上市公司要好。


上市公司主要注重短期利益,要看當期的財務報表,不敢長遠投資,我們不同,我們可以對未來十年、二十年都投資。所以未來我們會越來越領先,而不僅僅是今天5G領先的這一點,這就是私有公司的好處。


問:有很多體量比華為還大的上市公司成功渡過了困難時期。華為現在在美國面臨透明度問題,我其實並不是很理解您剛才説的不上市的原因。在研發投入方面,現在有很多比華為規模更大的上市公司,他們的研發投入並不比華為少。


任正非:那它們應該比我們做得還好,美國何必還要打擊我們的5G呢?


問:再給您舉個例子,現在Facebook在美國也是面臨着很多的攻擊,但是由於他們調整了業務,股價在不斷上漲。我想問,為什麼上市會給華為的生存帶來挑戰?


任正非:我認為,我們是為了理想而奮鬥,如果我們是上市公司,可能很多員工拋了股票就走掉了。但是現在我們員工抱成一團努力前進,內部力量很團結,所以我們有戰勝困難的基礎,這就是我們沒有上市的好處。


第二,在財務上,他們很有錢,我們是最窮的科技公司。但是我們在科研投資的力度上,已經排在全世界第五名了,以後還會加大投資。儘管我們今天會遇到一定的財務困難,會有稍微的收縮,但是我們不會因為在困難時期就削減科研經費,每年150-200億美元的科研投資不會減少。

 

21、問:華為今天面臨的很多問題,歸根結底是信任問題、透明問題,以及有人對華為能否獨立於中國政府自行運作的懷疑問題。華為有沒有考慮在海外設立一個完全自治的、不受中國法律管轄的子公司?


任正非:不會。


問:如果不這樣做,華為怎麼改變有些人對華為的認知,認為華為是中國這個國家的延伸?


任正非:誰能統一77億人的思想?總會有人這樣那樣的想法,只要客户對我們認知就夠了。


我們不需要為了人人認知,而採取一些另外的措施。他不理解就不理解,歷史會證明我們是怎麼樣的公司,過去三十多年的歷史已經證明了我們,如果未來三十年我們能活下來,更能證明。為什麼一定要通過上市才能證明呢?


問:我剛才問的並不是華為上市的問題,而是説在海外設立一個完全自治的子公司。如果這樣能夠解決華為現在在全球面臨的問題,使華為免受300億美元規模的衝擊,確保華為能夠活下來,您會考慮嗎?


任正非:300億美元不算什麼,我們沒有必要改變整個運作機制。我們向全世界人民證明華為是一個好公司,是讓客户在體驗中感受到,並不需要一些不懂得技術的政治家們能理解。


問:無論如何您都不會考慮在中國以外設立一個完全自治的子公司,是這樣嗎?


任正非:在中國以外,我們在一百多個國家都有子公司,這些子公司也是獨立的。但並不是為了向政治家證明,而是為了解決合規問題,我們致力於遵守所在國家的法律,遵守聯合國協議,遵守國際法。

 

22、問:您女兒現在被扣押在加拿大自己的家裏,等待美國引渡的審判。這種處境當然不太好,但是她還是可以待在自己的家裏,可以和自己的律師進行溝通。而那些在中國被捕的加拿大人並沒有受到同等待遇,從加拿大的角度來看,這是不公的,您怎麼看?


任正非:首先,我女兒是沒有犯罪的,沒有犯罪事實。SKYCOM公司與伊朗以往的交易,這家銀行從頭到尾是全清楚的,它與我們往來是有郵件的,郵件帶有它的嘜頭。他們清楚公司,而且他們也清楚交易結算。


我女兒只是中間階段在一個咖啡廳跟他們喝咖啡的時候説了一句話,就成為了我女兒的重大罪證。只要法庭把這些證據公開,美國紐約東區法院可以去提問檢舉人,我們的律師也可以去提問,證明這段歷史,雙方出具證據,我女兒的問題是可以澄清、解決的。


這個銀行從頭到尾是知曉情況的,我女兒只是喝咖啡的時候説了一句話,怎麼就成了罪證?我們相信美國和加拿大的司法是公開透明的,我們相信這個問題是逐步能夠解決的,所以我們耐心等待法律解決,我也沒有感到委屈。


問:您剛才説,您是相信加拿大的司法體系是開放、透明的。我剛才的問題是,一方面您的女兒在加拿大待在自己的家裏,訪客、律師都可以跟她進行接觸,但是在中國被扣留的加拿大人卻沒有同等的待遇,您覺得這合適嗎?


任正非:那是國家的問題,我怎麼知道呢?我現在主要精力在修“飛機”,就看我們的“飛機”哪裏有洞、哪裏要補。我連女兒的事都關心不上,哪裏還有精力關心別的事情呢?那些事情政府之間會交涉解決。

 

23、問:任先生,非常感謝您今天接受我們的採訪。


任正非:我們下次還有機會再見。希望那時候我們的“飛機”已經補好了,還在飛,那時歡迎你再來。

參考文章:

《任正非接受美國CNBC採訪紀要:我們不需要向政治家證明什麼!》


排版 | 吳恙

審校 | 鍾靈   主編 | 葉正新

1.市委書記震撼發問:感覺跟南方不在一個時代,該向他們學什麼?(講話全文)

2.任澤平:我最近在華盛頓,對特朗普有了新認識

3.600億血虧教訓:高明的領導,從不在戰略上“賭氣”

4.王林震撼演講:非常時期,中國的潛力與選擇

5.2019中國都市圈潛力排行(最新)

https://hk.wxwenku.com/d/201088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