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若將生產線轉移到中國之外,到底有多難?

熱點微評2019-07-06 14:44:30


文/王新喜


此前,據《日經》媒體稱,蘋果在去年12月組建了約為30人的生產線評估團隊,正在研究供應鏈轉移的事項,並已要求富士康、和碩和緯創等主要製造合作伙伴評估可行性,尋求iPhone、MacBook、iPad及AirPods產品線的轉移,涉及的國家包括印度、墨西哥、印度尼西亞、越南等。


蘋果為何要轉移產能?


在前段時間,庫克也向美國貿易代表提交了信函,加入了美“反加徵關税”陣營,並表示,蘋果是美國最大的企業納税人,關税將影響幾乎所有主要的蘋果產品,包括iPhone、iPad、MacBook、蘋果手錶以及iMac等。庫克表示新增的關税可能會讓蘋果的高端產品增加數百美元的成本,讓蘋果在與中國企業的競爭中,處於不利地位。


因此我們看到,蘋果計劃將生產線轉移,一方面有貿易戰關税影響,一方面也有iPhone在中國市場佔有率縮小、中國市場競爭以及未來增長不樂觀等諸多原因。


另一方面,中國智能手機市場已經出現了飽和,增量空間縮小,換機需求放緩,但印度市場以及東南亞市場還有巨大的人口紅利。


iPhone在國內佔比收縮背後是,華米OV的市場佔有率提升,如果繼續在中國內地生產全部iPhone,中國市場的需求或許已難以消化蘋果龐大生產線的產能。


從企業利潤角度來看,人口紅利在哪,需求在哪,工廠與手機制造業相關的配套設施就會在哪。


蘋果已於去年開始在印度生產iPhone,主要包括iPhone SE、iPhone 6S Plus等型號,富士康、緯創等代工廠已經在印度開設工廠應對蘋果在印度生產iPhone的需求。


去年蘋果就已經在考慮將更多優質產品的生產轉移到該國,以避免智能手機的進口關税影響。


此前據媒體消息稱,富士康曾表示,他們有能力將所有供應美國的iPhone生產轉移出中國。但在劉揚偉當選為新董事長之後對這一消息進行了否定,並表示目前沒有在中國以外增加產能的計劃,否認了富士康撤離中國生產的傳聞。



蘋果如果將產能轉移,東南亞地區、印度市場、墨西哥或許是蘋果較為理想的佈局地,一方面這些地區勞動力成本更為廉價,而該地區的經濟也處於增長態勢之中,一方面,這些地區是智能手機的新生市場,市場需求在快速增長。


因此在需求增長的地區佈局生產基地,可以更好的去競爭新興市場。


因此我們看到,越南經濟學家Vu Dinh Anh表示,越南可能成為蘋果公司生產線轉移的潛在國家。而馬來西亞也在示好,聲稱蘋果公司願意考慮將生產線遷移到該國。


蘋果要轉移產能到這些國家,到底有多難?


數據顯示,蘋果的主要供應商來自美國、歐洲、日本、韓國和中國,這幾個國家承擔着iPhone的主要元器件供應和製造生產。


根據蘋果披露的2017年供應商顯示,在主要的200家供應商裏,美國、日本、中國大陸、中國台灣囊括166家,中國供應商位居前四,2018年又新增了5家。在蘋果公司200家主要供應商中,中國供應商的比例自2012年起已增加約3倍。


此前數據顯示,蘋果供應商及工廠,90%都在中國。


根據早前的一份統計顯示,iPhone 原材料及零件供應鏈來自於31個國家,其中中國的供應商數量最多,達到349家,其次是日本,達到了139家,而美國排名第三,也有60家供應商。接下來是韓國、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新加坡和德國。


蘋果手機裏面的攝像頭模組,PCB線路板,天線,FPC柔性印刷線路板,揚聲器,觸控馬達,玻璃蓋板,玻璃後蓋,金屬結構件,精密連接器等都有中國供應商供貨。


比如説,在中國的供應商中,除了富士康,在中國市場,蘋果在中國的供應商部分提供高精尖技術外,許多供應商集中在手機代工、防水部件、攝像頭模組、WiFi模組、聲學模組、屏幕、馬達、外殼、連接器等部件供應上。


從典型企業來看,歌爾聲學給iPhone提供了聲學模組;德賽電池和欣旺達提供了手機電池,歐菲光提供攝像頭模組,藍思科技和伯恩光學給蘋果提供玻璃蓋板。浙江水晶光電提供IRCF,金龍機電為iPhone提供線性馬達,安潔科技為iPhone X 提供屏幕觸控層功能件,環旭電子提供WiFi模組,立訊精密供應數據線,瑞聲科技供應音頻設備,舜宇光學生產鏡頭、立訊精密、瀛通通訊、東山精密等多家國內供應商提供無線充電線圈模組等等。


其次是代工廠,中國的代工廠為iPhone貢獻了絕大部分的組裝生產業務,在中國的工廠佔據了富士康75%的產能。而由代工廠生產業務最關鍵與最為核心的資源是熟練的產業工人。


除了中國公司所屬的企業,包括分散在美日中國台灣以及歐洲的蘋果其他供應商許多也將生產工廠設在了中國,比如台灣51家供應商有152家工廠,其中114家在中國大陸。美國47家供應商有217家工廠,其中69家工廠設在中國。


因此,蘋果如果要轉移產能,如果算上這些企業,數量將極為龐大,產能的搬遷其實是影響到整個蘋果的產業鏈與佈局,對於其供應商而言,也頗為傷筋動骨。


其一,把工廠外遷,他們在中國本地的業務需求將遭受極大的影響。雖然供應商可以將零件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運輸到其他地區,但是在此過程中需要承擔的額外的運輸費和關税,也增加了極大的運營負擔。


其二,他們需要在陌生地域與市場需求不明確以及熟練工人缺乏的新興地區另設分廠導致產業集聚效應下降最終導致產品的生產效率下降。


筆者早前指出,美國缺乏熟練技工與產業工人才是蘋果工廠根本無法遷移本土的重要原因。

多年前,紐約時報提到一個案例:在美國找到並僱用監督iPhone生產的8000名合格的工業技師,所需時間將會長達9個月,但在中國,只需15天。


而對應到其他國家也是如此,龐大的熟練產業工人給蘋果iPhone帶來了更好的電子材料加工工藝、沉積和鍍膜技術、複雜測試和組裝能力,這些能力是中國熟練的產業工人佔據着主導權的製造領域,也為iPhone系列產品的生產與加工做出了貢獻——即帶來了更好的產品品質。


其三,外遷之後,在生產製造能力上以及熟練技工的培育上將付出極大的時間成本與生產成本。而在短時間內,勢必也將影響到產品生產的良率與出貨銷量,對iPhone的銷量其實也產生了潛在的影響。


因為中國的原材料配件等業務為iPhone的高效採購與供貨起到了重要作用。在中國,圍繞iPhone的生產提供各種配件,包括天線、框架、塗料、薄膜、各種模組。


這些組件目前幾乎都是由中國廣東、福建、上海一帶的企業生產,無論是印度,越南、泰國等其他國家均無法第一時間產生高效率的供貨,甚至良品率也無法保證。


此外,在中國,華強北、中關村、華南城等實體以及網絡電子零件市場,則可以迅速為生產一件貨品採購全部的材料運送到廠房。


比如説,早前有資料顯示,富士康在鄭州的生產基地有94條生產線。組裝一部iPhone需要大約400個工序,包括拋光、焊接、鑽孔和上螺絲。


這裏一天能生產50萬部iPhone,大致相當於一分鐘350部。這在其他國家與地區是很難辦到的,這事關iPhone的生產、出貨效率以及產品的品控與質量。


工廠外遷,意味着它需要歷經一段較長時期的陣痛,蘋果在中國已經建立了龐大的產品配套體系、物流和零部件供應商生態系統以及龐大的技術工人隊伍,中國的基礎設施更穩定,供應鏈產業技術結構更完善,即使蘋果有意分散產能,但蘋果很難培育出一個能與中國市場相媲美的供應鏈集羣。


因為代工製造商需要依賴龐雜的供應商產業配套來生產,需求、環境、產業生態關聯甚密。


目前的蘋果,當前圍繞iPhone製造的原料、技工、管理、市場等產業鏈條都在中國,且形成了產業鏈集羣,而產業鏈集羣帶來的好處是,帶動周邊產業鏈升級與產能互補,形成一個不可取代的供應鏈網絡。


正如前蘋果高管曾對《紐約時報》説:“整條供應鏈如今都在中國。你需要1000個橡膠墊圈?隔壁工廠就有。你需要100萬個螺絲釘?隔街的工廠就有。


它帶來的效率的極大提升與成本的極大降低,如果貿然遷往其他地區,帶來的結果是,一方面是熟練產業工人缺失導致產品品控的問題,其次是產業的互補效應缺失,導致零部件的品質供應能力與生產、創新效率快速下降。


蘋果將產能外遷,對國內製造業並非利好消息


從供應鏈企業之間的流動性來講,設計師、工程師及車間生產員工若能集聚在同一個生態產業環境之中,而不是分散在不同的國家,近距離的業務交叉可增強彼此的融合與瞭解,可帶來更大的創造力。


在《製造繁榮》這本書裏面提到一個產業工地的觀點,大致就是,產業公地上的每一“物種”(包括競爭對手、供應商、消費者、工人和諸如大學之類的機構)都不是孤立的,每一物種保持獨特優勢與關聯的產業交換資源會讓彼此獲益。


這類似一個生態系統,每一“物種”都在貢獻能夠使其他“物種”獲益的資源,即產業在地理上分佈上的統一性與完整性會推動整個產業的集聚效應與競爭優勢,也就是説,距離上的鄰近的企業間技術服務、人才和配套的完善,會讓整個產業集羣受益。


對於蘋果來説,或許已經意識到,持續依賴中國的產品配套能力與支撐能力,這對於蘋果始終是一大隱患,儘管外遷有一個痛苦的適應過程,但蘋果或許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但是如果在中國這樣單一的龐大市場缺乏龐大的產業集羣來支撐iPhone在關鍵零部件上的迅速生產,這可能會讓未來蘋果欠缺應對市場的快速反應能力。


當然,蘋果將產能外遷對於中國來説,也並非利好消息,因為從產業公地的角度來看,任何一個產業的興衰,都不是孤立,而是牽一髮而動全身。

蘋果供應鏈工廠業務代表的是高端製造業,蘋果將供應鏈遷往他國,會讓其他發展國家的製造的手機生產與組裝、研發能力得到強化,這反過來可能會導致中國手機制造業的競爭力被削弱。


而手機制造業產業鏈的轉移的核心驅動因素是業務與消費需求驅動。在業務與需求層面,無論是富士康等代工廠商,還是蘋果以及華米OV等廠商都有調整市場佈局的需求。


一個趨勢是,國內大廠也在往外跑,從國產手機廠商來看,幾乎所有的中國手機廠商都在印度設立了工廠,vivo、OPPO、小米、金立等,早已在印度投資建廠,更多的建廠與供應鏈配套的建設均在規劃之中。當然這也是基於開拓國外市場的需要,展開全球競爭的需要。


隨着中國勞動力成本上升、跨國企業的製造業向其他更具有性價比優勢的國家轉移或者回遷本國,中國低附加值產業尚未轉型成功,如何在全球製造業再次分工之前形成核心優勢向上遊遷移,也將是國內製造業需要思考的難題。


-----------------------------------

2018年鈦媒體十大作者

2017年新浪科技年度作者

2016年科技自媒體睿見之星 

騰訊科技2015年最具影響力自媒體  

百度、鈦媒體、虎嗅網、36氪、今日頭條、騰訊、搜狐、知乎等30多個專欄作者



https://hk.wxwenku.com/d/201087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