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宴大廚養成紀(二):少年大廚初上陣,下廚是一種信仰

深夜談吃2019-07-06 14:19:20

二十萬吃貨的精神故鄉


很感謝讀者對於村宴大廚這個故事的熱愛,昨日第一篇發佈後,有人在後台聊起《舌尖上的中國》中的歐陽師傅。為保障隱私,文中的受訪的師傅並非真名,但化名時確實是受《舌尖》影響所以取為歐陽。


世間的門門道道,皆有哲理與路數,也許走在同一行的人,亦會有同樣的氣質。當這種氣質上升至某一高度,我們便可謂之為信仰了。今日故事繼續,少年大廚初上戰場,磨礪會告訴他,下廚也是一種信仰。


附前文跳轉鏈接

一、掌了勺,便掌握了人生


From Sake



續上篇


下廚亦是一種信仰
請神


沒有人知道村宴廚師什麼時候興起的,只有幾個耄耋老人在孩提時代就已經品嚐過村宴的美味了,方圓百八十里一般只有手藝出眾的幾支村宴隊伍能被大家認可,一般不會超過一個巴掌的數目,用鄉親的話來説就是:“夠味”。


老劉剛做學徒那會據他自己回憶,那時候兒子才五歲,自己就跟着師傅走南闖北的接活,每次開灶前都要進行一次隆重嚴肅的請神儀式,當無數次請神後,到現在孫子兩歲,村宴已然成了老劉大半輩子的職業,這些事情都是父親帶歐陽去老劉家的路上,父親講給這個不成器兒子聽的,他説:“老劉經驗豐富,把你交給他,好好學,爸爸放心。”就這樣,父子兩個提着拜師用的禮物登上了劉師傅的門。



進門的光不算亮,一不小心還差點摔一跤,因為堂屋擁擠不堪,幽暗裏桌子椅子胡亂的碼成一座小山,虯結錯雜的擺放讓這個少年以為進入了木料報廢場,要是一不小心摔一跤,不疼個幾天才怪,伴隨着父親深吸一口氣對着幽暗的卧房裏喊出的“劉師傅”,“來了”的應和聲如約而至,不多時一個身穿舊牛仔褲,黑色上衣的漢子就出來了,在只有十幾瓦的燈泡下,老劉的點點白髮閃着微弱銀光,面相普通的老劉接過父親遞過的一支煙,樂呵呵的點燃,猛的深吸一口,吐出濃濃的煙圈,揹着父親偷偷吸煙的歐陽看着他,心裏暗想:“比我爸還能吸”。


仔細打量過後,老劉説:“真是個好小夥子,沒問題,我收下了,前提是能吃苦。”在三聖像前磕了頭(彭祖,伊尹,易牙為廚師祖師爺),又向老劉磕了頭,從此不滿20的歐陽成為了老劉的關門弟子,聽街坊領居議論,好像還有點羨慕的意味,細下打聽才知道老劉很少收徒,尤其是關門弟子,少年獨自揣摩師傅的想法——開頭以為是自己的所學專業對口免去了基本功教授的麻煩,後來才明白不全是這麼一回事,飛速用完的話費和滿地的煙蒂就是明證。

少年大廚的風發意氣
初上陣


學徒並不能直接掌勺,首先是從最基本的學起,歐陽跟隨着師傅接到的第一筆單是給一位滿八十歲的老爺爺辦大壽,這是件大活,耗費的精力也多,但是師傅經驗豐富,大壽的場面調度還是成竹在胸,所以在緊張的之外還有一絲小小的輕鬆,乘着給師傅點煙的間隙,身為徒弟的少年見師傅心情不錯就問了下:“這麼個大活,時間又緊,師傅你不有壓力嗎?”


老劉斜眼看了這個毛頭小子一眼,笑笑沒説話,只是冷不丁把煙霧噴了歐陽一臉,薰得歐陽睜不開眼睛一個勁的直流淚,而後才不緊不慢的説:“你小子懂個錘子,今天算運氣不錯的了,如果接的是白喜事,往後一段時間裏都幾乎沒啥活了。”想到這裏,心思單純的徒弟不由得恍然大悟,也感慨村民們其實對我們村宴廚師一行持着褒貶不一的態度——活人故人的錢都不好賺,最主要的是七嘴八舌的議論會給廚師帶來相當大的困擾。師傅提點歐陽:“要想那些人閉嘴,征服他們的嘴巴和胃是最簡單的辦法”,這個青澀的少年暗自點頭,下定決心好好學。


村宴的禁忌注意事項很多,首先是開灶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請神儀式,關門弟子和師傅恭敬的拿着點燃的高香跪在三聖像前磕頭三次,每次三個,一輪下來輕則因充血而頭暈眼花,重則用力過猛而頭痛,要過好一會才逐漸消退,這是不敢敷衍的,幅度不夠,響聲不夠,師傅是要罵孃的,師傅的罵娘極富特色,講到這裏的歐陽師傅似乎輕鬆了些,帶着點笑意的告訴在座的大家:“有一次我迷迷糊糊的沒注意,少磕了兩個頭就準備起身,師傅一記老拳打在我腿肚子上差點摔一跤,幸好有緩衝沒有徑直膝蓋砸地上,饒是如此還不敢大聲聲張,因為師傅的責罵就要先一步身體的疼痛馬上到達:“日你先人,你想害死老子啊?老祖宗的規矩是你這個瓜娃子(傻氣)能破的麼?”,從此我再沒犯過這類錯誤,除此之外,師傅的態度更是虔誠至極,數支香並列起來就像一扇小小的旗幡,伴隨着跪拜而青煙繚繞,一輪下來煙熏火燎,常人眼睛都睜不開,偏偏師傅睜着銅鈴大的虎目,同時嘴裏還唸唸有詞,像是在招誰的魂,內容無從得知,試圖側耳傾聽過,終於以晦澀難懂和聲音小而作罷,只覺得莫名瘮得慌。


説到這兒,歐陽師傅停頓了半晌,沒來由的感歎一句:“可能也只有師傅自己明白吧?”我深以為然,廚師的虔誠和宗教一樣能夠不足為外人道也,,而這些,我們從未細細觀察。



接下來的講述一下子變得流暢無比,歐陽師傅好像在這一刻回到了剛從業的時候,好不容易正兒八經的進入工作狀態了,年少輕狂的我自恃有過學校專業學習經驗,應付這種場面綽綽有餘,卻沒想諸事不順,第一天就被師傅罵了個狗血淋頭。


八十大壽的食材裏面不能有豆腐,我竟然健忘了這一條,軟磨硬泡的以優惠價格批發回水靈白嫩的豆腐,然後向師傅邀功,一開始師傅笑意滿滿,後來得知我買的是豆腐,氣的差點把鍋都給掀了,憤怒讓他語無倫次,只是不住地説着:憨娃,瓜娃……。”滿場院的追着我跑,如若不是旁人拉住他,估計第一天我就會脱半層皮,情緒穩定下來的師傅一字一句的告訴我:“我原以為你知道喜事是不能有豆腐的,沒想到你不知道,算了,也怪我沒提前跟你説,哎”。


那一聲的歎息格外悠長,沉重,就像我的父親包容不成器的我任性調皮一樣。最後的結果是主人家最終還是知道了這件不吉利的事情,正準備拿我興師問罪的時候,還是師傅獨自一人為我這個不成器的弟子圓了場子,再加上師傅一向珍惜名譽,薄面還是有幾分的,主家只得作罷,為這,師傅的報酬還沒拿到手,豆腐錢倒先賠給了主家,所有的豆腐拉回自己家冷藏着,接下來的一個月裏,我和師傅看見豆腐就想吐。


第一次的出活就這麼馬馬虎虎的過去了,學徒分到的500塊錢,歐陽把350打給了父母,自己只留了餘下的錢做生活費。得知兒子的境況,父親伸展不開的“川”字終於平復了,母親也話多了些,家裏的氣氛好像活潑了些。



未完待續…


注:為保護受訪人隱私,文中人名等信息均做模糊化處理。


文 / 煙雨平生

圖 / 網絡 循CC協議使用

BGM / 清白之年 - 朴樹


深夜談吃

你與吃的故事,講給世界聽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q羣:344547537 | 暗號「深夜君開門」

▲長按掃碼關注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深夜談吃是覆蓋千萬受眾的WeMedia自媒體聯盟成員

https://hk.wxwenku.com/d/201087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