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畏是給無知預留的容錯空間

伯凡時間2019-07-06 13:33:14



1、認識自身的無知


無知是我們探索這個世界的原動力,也正因為無知,所以才會犯錯,在不斷的試錯當中尋找到新的出路。犯錯與進步就像一枚硬幣的兩面,存在着辯證與統一的關係。


we are blind to our blindness。

——我們對自己的無知往往視而不見。


先天的無知可以通過不斷的學習變為有知,但如果持續對於自身的無知而無知的話,將會成為阻擋我們進步的巨大障礙。這種障礙會讓我們如井底之蛙一般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裏。自我膨脹,自我陶醉,自我麻痺,不再擁有敬畏之心,在無知中迷失。

 

2、敬畏之心


社會中的每個人無非是通過説話與做事這兩種方式與他人產生鏈接,當一個人心存敬畏之時,就不會把話説滿,將事情辦絕。中國人歷來講究中庸之道,這正是一種用敬畏之心展現出來的做人智慧。


對他人委婉地進行批評,是以對方能夠接受的方式督促他人進步,不至將其推向自己的對立面,同樣是對他人的敬畏。


我們生活的世界,是一個鏡面世界。你以什麼樣的方式對待他人,對方就會在將來以相同的方式投射回來。最終你會發現,自己對這個世界所有心懷敬畏的做法,都是在給自己的未來預留容錯空間。

 


3、工作會上的決心


大家也許對這樣的場景並不陌生:


公司領導在工作會議上佈置當年的銷售任務,營銷團隊的負責人會“認領”自己的任務,同時在現場表明決心,甚至簽署“軍令狀”以示眾人。


但奇怪的是,每當領命者激情滿滿、情緒爆棚地向眾人表明自己“使命必達”的決心之時,好像並不能引起大家的共鳴,這種輕易的承諾似乎變成了一種戲精般的表演,“表決心”也許只是為了應付一下當時的那種場面,並沒有看到領命者對工作與任務的敬畏之心以及達成目標的規劃。



而有些人,也許從不輕易承諾,但已經開始思考達成目標的分解步驟,計劃着如何開拓通往目標的路徑,將目標變成一種可控的程序,而不僅僅是一個口頭承諾的“妄念”。也許在他們看來,內心對目標的執着追求不用通過外在的形式表示出來。 


4、謙卑的“第5級經理人”


吉姆·柯林斯在暢銷書《從優秀到卓越》中提到,他曾經深入地研究了美國很多的優秀企業。他發現,在所有業績優秀的企業當中,凡是那些帶領公司實現了跨越式發展的領導人,似乎很少見諸報端。即便有一些報道,媒體也大量地使用了謙遜、平和、沉默寡言、羞怯、和藹、不愛拋頭露面等詞來形容他們。這些形容詞似乎很難與他們為公司帶來的輝煌業績相匹配。


吉姆·柯林斯將這些人身上的特點總結為“第5級經理人”,他們都具有雙重人格特點——謙卑而執著,羞澀而無畏。他們表面平和、謙遜,內心執着而無畏,就像是一台運行順暢的電腦,對外展示着謙遜、友好的界面,內部的操作系統始終保留着無畏探索的底層代碼。執着的基因讓他們的方向始終朝向既定的目標,而敬畏的態度讓他們在前進的路上為試錯預留了緩衝空間。



吉姆·柯林斯發現,這種人格特質使得這些卓越的領導人在日常的工作中表現出了一種行為特點:獲得成績看窗外,遇見問題照鏡子。當公司取得成績的時候,他們謙遜的性格會本能地將功勞歸因於他人;當遇見問題的時候,他們的敬畏之心會通過“照鏡子”來反思自己身上的問題。

 

5、敬畏之心與“做正確的事”


管理學大師德魯克説,領導者的責任就是做正確的事,管理者的責任是正確地做事。但有些領導者的悲劇常常是這樣,一開始還堅持做正確的事,但是在取得一定成績以後,就自覺不自覺地給自己貼上了一個“正確”或“成功”的標籤。心思逐漸地從做正確的事轉向了做正確的人,進而通過很多努力來維護自己作為領導的正確性——顯然,這與初衷背道而馳。


如果領導者工作的焦點一直圍繞着如何證明自己的正確性,一旦遇到問題,他處理問題的方式也許就不再是解決問題,而成了掩蓋問題,公司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陷入了一種隱性的危機。


其實,做正確的事當中就暗含着心懷敬畏、遵循客觀規律、絕不肆意妄為的心法。好的領導者一定是觀大勢、行大道,即便在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差錯,他們的謙卑與無畏也能夠幫助他們容錯和糾錯。人生需要建立這種容錯與糾錯的機制,才能讓我們不至跑偏,而這種機制的底層代碼正是敬畏之心。

 


 推薦閲讀:

走平常路,別去追求什麼卓越

如何從別人手中奪回那些屬於你自己的時間?

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

一個眼神所能傳達的,有時候勝過了千言萬語

https://hk.wxwenku.com/d/201086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