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鬼畜、技術黨,在B站做視頻的up主是羣怎樣的人  | YiMagazine

第一財經週刊2019-07-06 13:27:39


他們只是生活中的小角色,但在B站粉絲眼裏,他們個個都是發光體。


 記者 / 鄭晶敏

 編輯 / 孟佳麗


如果8年前逍遙散人沒有把自己玩遊戲打通關的喜悦分享到嗶哩嗶哩(以下簡稱“B站”),他可能會成為一名老師。但現在,他是B站遊戲區關注量最高的up主之一,擁有276.8萬名粉絲。


讓逍遙散人一戰成名的,是日本高難度遊戲i wanna系列,其各種意想不到的陷阱能讓玩家在一個關卡中“死亡”上千次,極考驗玩家的耐心。第一次玩這個遊戲時,逍遙散人花了3天才打通關,但隨之而來的不是通關的喜悦,而是悵然若失,“努力了半天就這麼結束了。”逍遙散人想要把這個過程記錄下來。於是,他的第一支遊戲視頻誕生,憑藉着在這款小眾遊戲中展現的技巧和“死磕到底”的精神,他獲得了一批粉絲的關注。


感受一下“散人幹不死”。


2013年,當逍遙散人在B站憑藉遊戲實況視頻成為小有名氣的up主時,還在上高二的小可兒在B站鬼畜區發佈了自己製作的第一個視頻。在大神雲集的鬼畜區,1.6萬的點擊量並不算高。直到2018年他製作了以趙本山小品為素材的《趙本山:我就是念詩之王》突然爆火,小可兒這個名字才被大眾熟知。


《趙本山:我就是念詩之王》的爆火讓小可兒在鬼畜圈小有名氣。


小可兒到現在都説不清《唸詩之王》是如何火起來的。這個作品早在2018年2月就已經發布,反響平平,直到9個月後,另一個up主將“改革春風吹滿地”的旋律用作某明星演唱會混剪的背景音樂後才爆火——很快,趙本山的這段鬼畜成為熱門。“我其實有點驚訝,為什麼有人偏偏在這個時間點挖掘了我的作品,我從沒想過自己的作品會以神曲的路徑走紅。”小可兒對《第一財經》YiMagazine説。小可兒喜歡電子音樂,在他看來,鬼畜不是惡搞,而是一種音樂形式。


成為up主大多是因為興趣使然,做鬼畜視頻的小可兒有一個音樂夢,做遊戲特效視頻的老皮則有一個電影夢。老皮自認為是個中二少年,常常幻想自己能和電影中的超級英雄一樣擁有超能力。在B站上他實現了這個願望。


B站並不是老皮發佈真人視頻的首選,“我以前一直以為B站是個特別二次元的網站,後來有個網友把我的視頻轉發到B站,結果反響特別好。”老皮對《第一財經》YiMagazine説。精湛的特效和大膽的創意為老皮吸引到了一羣忠實粉絲,現在B站已經成為他最重要的發佈平台,在這裏他擁有135萬粉絲,每每上線視頻,都能獲得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點擊。


神奇的老皮在B站擁有135萬粉絲。


逍遙散人、小可兒和老皮都是B站60萬up主中的一員。在這個由用户提供內容的視頻網站,up主已經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在生活中,他們或許只是普通的學生和上班族,但在B站上,他們個個身懷絕技。通過製作和上傳視頻,他們為自己的人生找到了一條截然不同的路。


作為最早一批入駐B站的up主,逍遙散人最開始做視頻只是出於對遊戲的興趣。電氣專業出身的他對剪視頻一竅不通,前幾個視頻沒有剪輯就直接發佈了。令他意外的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人在彈幕中催更,“他們會鼓勵你,給你建議,這是我最初的動力。”於是逍遙散人自學視頻軟件,根據反饋加上背景音樂和字幕,視頻質量才慢慢好轉。


獲得關注之後,逍遙散人沒有選擇受眾更廣的知名遊戲,這讓他在遊戲up主中樹立了差異化的定位。至此,高難度遊戲和小眾遊戲成為他的標籤。網友稱他為“B站最有毅力up主”,遇到難的遊戲就會@逍遙散人。


他的解説也極具個人風格。“有一期我嗓子不好沒説話,結果彈幕幫我配完了全程,完全感受不到這是一個沒有聲音的視頻。”這也是逍遙散人喜歡在B站上傳作品的原因,“跟粉絲之間的互動很有趣,大家像是朋友。”


逍遙散人在B站發佈的第一個視頻至今仍有粉絲互動。


不過直到2016年接到第一個商業廣告之前,逍遙散人都沒有想過把up主當一份職業來做,儘管當時他已經擁有超過百萬的粉絲。經歷過B站早期用户對廣告容忍度極低的階段,逍遙散人接廣告非常謹慎,甚至會做得比平常的視頻更加用心。


相比之下,晚了兩三年進入B站的小可兒和老皮更快嚐到了做up主的甜頭。大學期間,小可兒就憑藉做鬼畜視頻賺到了人生中第一筆5000元收入,老皮則在大學時用第一筆廣告費買了一輛二手車。他們更早地明確了自己的職業方向,畢業後,兩人分別成立工作室,做起職業up主。


逍遙散人則為自己留了條後路——簽約B站的同時,他還考了南開大學的MBA。“接廣告不是一個穩定的收入來源,可能這個月有好幾單,下個月一單沒有。”作為up主,逍遙散人很享受能把興趣當工作的感覺,但作為一個普通人,他也不敢全身心投入這件事。


儘管如此,事實上,B站已經佔據了逍遙散人幾乎全部的時間,並改變了他的生活軌跡。


為了方便做遊戲直播,逍遙散人修完學分後從天津搬到了上海。原本早7點起晚10點睡的規律作息完全被打亂,現在的他經常凌晨4點才能睡覺。直播時他風趣幽默,但不做直播的時候,他更願意一個人待着,“直播的時候一直説話,關閉直播的那一瞬間就突然不願意説了。”B站像是一面鏡子,映照着逍遙散人的另一面。


如果把一件事作為自己的收入來源,必然很難再以玩樂的心態去對待。當逍遙散人把up主當成一份工作,焦慮隨之而來。“做的內容怎麼讓更多人看到,怎麼維持關注,我的粉絲基數雖然大,但很多老粉基本已經不看B站,接下來怎麼吸引新的粉絲?”這些問題都困擾着他。


同樣的焦慮也出現在老皮和小可兒身上。老皮播放量最高的視頻是廣場舞大媽系列。由於涉及真人拍攝和大量特效,老皮的視頻成本會比一般視頻高出好幾倍,製作週期也長達一個月。


在“廣場大媽”系列裏,老皮讓廣場大媽邵美娟“制霸”了多款遊戲。


真人《爐石傳説》系列非常展現老皮的特效功力。


但誰都不能保證花大價錢和精力做出的視頻能獲得關注。“觀眾對視頻質量的要求越來越高,對更新頻率的要求越來越快,但特效視頻的工作量太大了,人手又不夠。”這讓老皮陷入有質量沒數量的矛盾。正因如此,許多和老皮同類型的up主沒能堅持下來。


作為鬼畜區up主的小可兒則有另一個層面的焦慮。“很多人覺得鬼畜就是惡搞,其實鬼畜不是單純的重複剪輯和抽動,而是一種音樂性的表達方式。”小可兒説。這種在年輕人中流行的亞文化常常被濫用為惡搞視頻,小可兒想為它正名。“對我來説,鬼畜就是生活與音樂的結合。”


比如《唸詩之王》,就是小可兒童年春晚記憶與電子音樂的結合。為了做這個視頻,小可兒看遍了趙本山的所有小品視頻才挑選出素材,並自己寫了歌詞。編曲也儘量貼合趙本山本身的説話韻律,就像是他本人唱的一樣。這個作品花了小可兒將近半個月的時間,“最難的不是調音和剪輯,而是選素材和歌詞,哪一句話放在哪個位置,有它的旋律在裏面,”小可兒説,“做完之後,它是一首可以傳唱的作品。”


《唸詩之王》是小可兒最紅的作品,卻不是他最滿意的作品。而他自己認為最好的作品《鬼畜要從娃娃抓起》點擊連10萬都不到。小可兒曾為此沮喪過,在網絡世界,一部作品火與不火太難預料,“這個作品不是我最好的作品。但它的流行讓我學到很多東西,比如怎麼去捕獲大眾的關注度和二次傳播。”


也因為爆款難以預測,小可兒絲毫不敢放過任何一個靈感,每天早上醒來都會記錄夢境,平時看到可用的素材也會立即記在手機裏。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在做視頻或者做音樂。而做視頻很多時候是一件很孤獨的事,“很多時候做着做着發現已經天亮了,睡到晚上起牀,然後又做到第二天早上。”


感受到up主單獨行動的侷限性,小可兒創立了阿婆鎮,一個up主相互扶持的平台。把B站各個區的up主集合到一起,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畢竟網絡世界日新月異,天知道你哪天就不火了。”小可兒説。為了抵禦風險,老皮也聯合幾個同類型的up主成立了工作室,逐漸將做視頻這件事產業化。


儘管面臨種種困難,無論是逍遙散人、小可兒還是老皮,對於這個原本計劃外的職業選擇都沒有後悔。如果不做up主,小可兒或許很難有機會把愛好的音樂當工作,老皮的中二可能只能是腦海中的幻想。“我以前沒有目標,上學的時候不知道該幹什麼,自從做了up主,有了目標,每天起牀都起得早了。”老皮説,在B站積累的資源讓他離自己的電影夢更近了一步。


逍遙散人從這份職業中收穫了比玩遊戲通關更大的成就感。由於經常玩小眾遊戲,有許多獨立遊戲製作者會找他做推廣,這讓他多少感受到自己為國內獨立遊戲的發展出了一份力。他還參加了真人秀《最強大腦》,想告訴大家玩遊戲不僅僅是娛樂,也可以鍛鍊大腦、靈活肢體。他曾推廣過的一款遊戲被改編成了電視劇,他還因此得到了在劇中客串的機會——這一切都是普通人難以獲得的經歷。


如果不做up主,逍遙散人大概會成為一名老師。但有時他覺得up主本質上也是老師的一種,“老師看着學生成長,我看着粉絲成長。”錄《最強大腦》的時候,有幾個選手是他的粉絲,“我的視頻能給別人帶來快樂,間接影響幫助到他們,這是我最開心的事。”


逍遙散人



遊戲區up主,247.9萬粉絲,

2011年在B站上傳第一個視頻

代表作/《i wanna》系列、《逆襲之星途閃耀》

學歷/紐約州立大學 電氣工程 碩士

南開大學 MBA

星座/水瓶座

戳鏈接觀看他的視頻:https://b23.tv/av54443257


Q&A;

Yi:YiMagazine

X:逍遙散人


Yi:你是如何發現B站的?上傳視頻的初衷是什麼?


X:在美國留學的時候國內很多網站看不了,發現B站是個世外桃源,啥都能在這裏看到。有次看到遊戲區的一個視頻,是個日本人玩一個難度很高的遊戲,看起來挺有意思,我也想挑戰,因為我覺得我比他強。玩到最後我把所有艱難的鏡頭做了一個合集,獲得了16萬點擊。其實最開始做視頻的初衷就是為了記錄一下自己玩遊戲的過程,也沒什麼其他想法。


Yi:什麼時候意識到自己紅了?


X:我有次去美國大使館辦簽證,就在社交平台上説了一聲我明天去北京辦簽證,結果粉絲就把大使館給堵了。從那以後我就不敢公佈行程了。


Yi:你和粉絲的關係怎麼樣,怎麼跟他們互動?


X:更像朋友。我當年去美國留學,走得急連宿舍也沒定,我就在社交平台上問了聲誰能接待。我本來想註定要在公園長椅上過一晚,沒想到有個粉絲真的接待了我。我們現在關係也很好。


我有一個自己的電台,叫“散人時間”,那裏也有一些忠實聽眾,有時候我睡不着覺,就會看他們的評論,也挺開心的。去年有一個高考狀元在底下留言説我能給他解壓,我看了就很開心。我覺得自己做的東西能夠幫助到別人,或者能給別人帶來一些改變,這對我來説是最大的獎勵。


小可兒



鬼畜區up主,119.6萬粉絲,

2013年在B站上傳第一個視頻

代表作/《趙本山:我就是念詩之王》

學歷/芝加哥藝術學院(未修完)

2018年開設個人工作室、創立阿婆鎮

星座/雙子座

戳鏈接觀看他的視頻:https://b23.tv/av56048646


Q&A;

Yi:YiMagazine

X:小可兒


Yi:你不是專業出身,開始怎麼學習做視頻?


X:做第一個視頻的時候我才高二,當時其實也沒有怎麼學,基本上都是自己下一個軟件摸索一下。投了第一個稿件之後@一堆那個時候的大佬,想跟他們交流學習一下。後來認識了一個算是帶我入圈的人,現在他在做電子音樂。我當時只會剪輯不會調音,是他教我的。


Yi:你在專職做up主這件事上猶豫過嗎?


X:有次我的作品被抄襲了,當時沒剋制住自己,就去撕了。有人説我小心眼、以大欺小,很多人會質疑我是不是在炒作。那段時間會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要走這條路,但靜下心來之後還是想,不管別人怎麼説,我知道自己是想創作的就好了,還是堅持初心。


Yi:你的家人理解你的工作嗎?


X:我母親一直很支持。我在國外讀大學的時候跟她説我想回來,她就説沒問題,我做什麼,她都支持。我覺得這一點非常不容易,特別是在中國這種大的教育環境下面,其他父母都想着讓孩子找一份穩定的工作、結婚買房,她能夠放我那麼自由地成長,我非常感激。她會把我的視頻轉到朋友圈,然後説我兒子播放量有幾千萬。


神奇的老皮



生活遊戲區、創意特效視頻up主,

110.8萬粉絲,

2014年在B站上傳第一個視頻

代表作/《真人爐石》系列、《廣場大媽》系列

學歷/悉尼科技大學 傳播學 學士

星座/金牛座

戳鏈接觀看他的視頻:https://b23.tv/av48272871


Q&A;

Yi:YiMagazine

S:神奇的老皮


Yi:為什麼會想到做up主?


S:其實是在國外上大學的時候空閒時間太多了,我不知道做什麼,就去嘗試了一下做up主。而且它對我的學業有時候還是一種幫助。我學的是傳媒,畢業作品就是我傳到B站上的一個作品,效果非常好。


Yi:為什麼會想到拍廣場舞大媽,這個系列的拍攝有難度嗎?


S:因為經常會看到廣場上面大媽在打拳,然後我就想着怎麼把大媽和我的特效視頻結合,這是兩個完全沒有關係的東西,把如果結合起來説不定會有出人意料的效果。然後我們就請了那一片廣場上拳打得最好的大媽來拍視頻,當時她還被請去電視台。剛開始去跟大媽溝通的時候,她聽不太懂,我只能説你按照我的動作做就完事了。攝像機拍她的時候,我就站在攝像機外面,跟着打一樣的動作。


Yi:如果沒有做up主,你會做什麼?


S:可能就隨便找個工作,一份穩定點的工作。我從高中的時候就有這個想法了,想做網絡視頻,當時我做了一部《使命召喚》真人版,現在已經看不到了。做得很爛,但是很開心。


本文版權歸第一財經所有,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翻譯。



https://hk.wxwenku.com/d/201086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