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洋工匠不低調,竟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一項汽車專業術語

車圈圈2019-07-06 13:09:04


瓦特、焦耳、托馬斯全旋、哥德巴赫猜想……不論是在競技場還是科學的殿堂,能讓自己的名字成為一項專業術語的,絕逼都是所在領域圖騰一般的大神。


啥叫如雷貫耳,啥叫彪炳史冊,這些牛得一比的人物和花錢刷流量的某徐坤、某亦凡們比起來,不曉得高出了好多個珠穆朗瑪峯!



在汽車界就有這樣一位大神,他一舉攻克了發動機機油乳化的世紀難題,並因此定義了一種全新的發動機工況——馬丁循環。沒錯,就是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項專業術語。


他叫馬丁·喬伊斯(Martin Joyce),一個在發動機領域浸淫了30多年的英國工程師,現任長安汽車英國研發中心發動機部門的總工程師。



“馬丁循環”的誕生


2013年初,作為自主品牌正向研發的傑出代表——長安CS35正值走俏市場之際,卻不料一些北方城市相繼爆出了車輛發動機出現機油乳化的問題。車主先是到4S店維修,未果;緊接着廠家又派出技師會診,問題依然沒有得到解決。這款當時長安汽車的銷量擔當,遭遇了上市以來的最大危機。


關鍵時刻,一個越洋電話,讓遠在英國伯明翰的馬丁連夜登上了飛往中國的航班。經過幾次轉機,終於風塵僕僕地抵達了重慶,顧不上倒時差,他和接機的同事直接就趕往了工作現場。



果然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早在上世紀80年代,當時還是捷豹路虎研發團隊一名新人的馬丁,就曾參與過類似問題的處置,並和自己的導師就機油乳化的成因及解決方案進行過專門研究,對此可以説是成竹在胸。


通過對故障發動機進行拆解分析,再加上自己紮實的理論功底和豐富的實戰經驗,馬丁準確地找到了癥結所在:由於低温和短時間行車熄火狀態下,旋風式油氣分離器將管路中冷凝出的水蒸氣分離出來迴流至發動機油底殼,導致冷凝水與機油的乳化從而影響發動機的正常運轉。搞清了原因,再對症施治就容易多了,由他提出的解決方案幫助長安CS35又重新贏回了消費者的信任。

 

問題迎刃而解,按説就該打道回府了。如果是那樣,也就沒有後來“馬丁循環”的橫空出世。偉大和平庸的區別,往往就在於你願不願意再努力前進一步。蘋果砸中牛頓,誕生了萬有引力定律;砸中喬布斯,成就了一個偉大的品牌;如果砸中小編,呵呵,我能分分鐘把它啃光……


在解決CS35機油乳化的過程中,出於工程師的職業敏感,馬丁繼續追問:在什麼工況下發動機會出現這種問題?又如何避免類似問題再次出現?


他發現,低温和短時間行車是導致問題的兩大誘因,要想克服機油乳化的毛病,發動機就必須增加一種測試工況,即:設定温度為-10到-5度之間,在非常擁堵的城市路況下啟動車輛,並以低速短距離行駛後再熄火,重複多次以驗證發動機升温的速度是否足夠。


此前,全世界的發動機製造商都沒有在類似工況下做過相關測試,一舉填補行業空白的“馬丁循環”就此誕生。現在,它已成為行業公認的檢驗發動機是否存在機油乳化隱患的“試金石”,包括長安在內的很多車企新研發的發動機,都要求在這個工況下完成驗證才能被推向市場。


電影《一代宗師》裏有句台詞叫:念念不忘,必有迴響。30多年來心無旁騖,始終專注於發動機研發的馬丁,用這樣一種“名垂青史”的方式詮釋了何謂工匠精神!

 

英國紳士的牛脾氣


2011年加入長安英國研發中心之前,馬丁曾先後供職於捷豹路虎、電裝(Denso)等全球知名的整車及零部件廠商,參與了多款經典發動機的研發和調校,是行業內屈指可數的大師級存在。


工作之餘,馬丁喜歡駕駛着自己那輛2002款捷豹XJR去追尋詩和遠方,偶爾也會騎上那匹叫作“所羅門”的荷蘭暖血馬來一場盛裝舞步,十足的英國紳士範兒。



待人接物方面,他也表現得極為紳士。比如邀請團隊裏的中國同事去家中做客,他會事先向當地的華人朋友瞭解中國的禮儀習俗,儘量尊重對方的文化和飲食習慣。


但就是這樣一位優雅謙和的紳士,偶爾也會犯牛脾氣,執拗起來跟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當然,那都是因為工作中出現了分歧,為了找到一個最優的技術解決方案,他會暫時放下紳士風度,據理力爭捍衞自己的立場,哪怕對方是頂頭上司,他也會毫不妥協正面剛。


“真是一頭約翰牛,認準了的事情就要和你死磕到底。”團隊裏不少人都領教過他的牛脾氣,雖然忍不住要吐槽,但大家內心還是對他認真、嚴謹的做事風格充滿了欽佩。


馮·卡門説過:“向真理低頭,向科學鞠躬,這是一個科學家最起碼的道德。”馬丁身上就有這樣的品質,每次碰到大家爭論不休,誰也説服不了誰的時候,他會提議雙方來一場“終極PK”。説白了就是把各自方案的技術先進性、成本經濟性,以及和系統的兼容性等一一羅列出來,再由團隊成員逐項量化打分,誰的綜合得分高,誰就是最後的贏家。



果然是工程師的腦回路,解決分歧也要講究方法論。這樣一來,兩套方案孰優孰劣,一下子就變得既直觀又客觀。哪怕最後是自己的方案被Pass掉,內心傲嬌的馬丁也會心悦誠服坦然接受。


“沒有牛脾氣,就造不出這麼牛的發動機!”馬丁和長安汽車動力研究院的小夥伴們都清楚,所有的爭吵,所有的抬槓,所有的不妥協、不退讓,都是為了早日造出世界一流的發動機!


今年6月4日,由他領銜設計的藍鯨NE動力平台,在長安汽車全球研發中心正式發佈,其中1.5T直噴增壓發動機以高達40%的熱效率,一舉刷新了這一單項的“世界紀錄”。發佈會現場,在近百家媒體記者長槍短炮的圍觀下,自信從容的馬丁迎來了技術生涯的又一次高光時刻。



一個報廢活塞的故事


成功,不過是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水面下藏着你看不到的艱辛付出甚至是挫折失敗。


在長安英國研發中心馬丁的辦公桌上,赫然擺放着一個殘留着斑駁印記的報廢活塞,看上去頗具年代感。這可不是一件藏品,而是馬丁刻意保留下來的一件“罪證”——那是1985年,血氣方剛的老馬還是捷豹路虎研發團隊的一名新人。在一款發動機的測試過程中,他需要從5個不同型號的活塞中選出最合適的一個用於裝機,由於一時疏忽,他做出了錯誤的選擇,最後直接導致發動機被幹報廢。



對於一門心思想開創大事業的年輕工程師來説,這次重大失誤如同被兜頭潑了一瓢冷水。好在領導和同事們並未不過多責怪他,深明大義的經理還一再寬慰道:“如果你永遠不犯錯,那麼你永遠不會學到新的東西。”



自那次事故後,馬丁就把這個報廢活塞留在了身邊,走到哪兒帶到哪兒。它就像一個“介錯人”,時時警醒着自己:既要勇於創新,又要避免盲目冒進,用充滿哲學思想來總結就是“大膽設想,小心求證”——思想可以矇眼狂奔,行動卻必須腳踏實地——這也成為他多年來篤行且受益無窮的座右銘。


https://hk.wxwenku.com/d/201086347